他把葡萄草莓放进了她的下面_欢爱道具各种地方一女多男

51. 妳什么时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 51. 妳什么时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
由于K医学校虽建在离市区一段距离,但因校地广大、学生诸多,自校门口放眼望去,满遍视野的各种店家端的是琳瑯满目,任君挑选。
不过一向吃饭皇帝大(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的傅伊小姐,一向秉持着吃饭就是要吃正餐,且要少油少鹹少糖的健康概念,实在极少食用任何一种与之相悖的垃圾食物。
所谓傅伊小姐眼里的正餐,绝对是少油少鹹少糖(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的极少数餐馆能勉勉强强符合她的标準。
故而虽放眼望去,满遍视野的各种店家,也就仅仅只有那么一两家,让傅伊小姐看得上眼。然而对一向重口味走慢性自杀路线的步阑阑却只觉得这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塞食物入口……那样的进食运动。
不过毕竟阑阑姑娘也念得是医学院,完全能够明白傅伊小姐的坚持。尤其是在医院实习过一回后,看过因各种理由就医吃药的状况,就更加明白所谓的「年轻时虐你的身体,老了时你的身体来报复你」这一道理。
──果真是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啊。
奈何阑阑姑娘虽知如此,却随性笃坚、不知死活、自暴自弃、生生不息地继续着她的重口味走慢性自杀路线(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暨熬夜烧肝煮脑之自残大业……
幸好她的室友是傅伊,跟着聪明人的步调走,横竖準没错。
于是乎再怎么难吃的菜色,只要被傅伊说了这是养生、这是养肾(盐巴由肾代谢)她也就吃得极其高兴欢喜了。
用完饭后,阑阑又被傅伊左拉右扯地至操场散了好一阵子的步。
这秋末时节,地上满是落叶飞捲,风又极大极凉,吹在饭后燥热的身子上极是舒服。
「然后啊……那个病人就骂说『你以为我是谁啊?你不给我药,我也可以叫人靠关係拿给我啊!』学姊倒是好脾气,一直安抚;反倒是学长一听,整个变脸,还冷笑耶!」
「冷笑?哈哈真的假的啦,对病人冷笑?」
「嗯啊,他就冷笑说『好啊,那妳就去靠关係拿拿看啊!要是管制药这么容易取得,妳还用得着在这里对我们大呼小叫的么?』然后那病人也心虚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好乖乖地把表单填好……真的是欺善怕恶。」
「有的病人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想到我在DI(药物谘询组)的时候啊,也接到一通医生的电话,他连我是谁都不管,就劈哩趴啦说了一大堆,至少一分钟过去,我才只怯怯地说……我是实习生来着。」
「噗──那医生当下应该很想骂人吧!」
「哎……这是个不堪回首的记忆啊……」
二人这四个月来实习时所发生的趣事,实在多不胜数。
正当聊得欲罢不能时,这时步阑阑宅于陋室那千年几乎不曾响过的手机居然响了,她打了个抱歉的手势,一看来电者是杉杉弟弟,纳闷地接了起来:「哎,怎么啦?」
「姊!妳、妳妳在电脑前面吗?」
对于这个奇怪的问题,加之以结结巴巴他把葡萄草莓放进了她的下面_欢爱道具各种地方一女多男 情感 第1张不符合杉小弟弟一贯模範生的绰约风姿,阑阑只是怪道:「没欸,咋啦?这么急。」
「妳妳妳──有办法上线么?」
阑阑更奇怪了,自她办了智慧型手机,不就一直都在线上么,「上线?神马?」
「少.年.游──啊!」
「啊啦啦?」她还没跟这弟弟提过自己删号重创的事,一时间只顾琢磨该如何应答,没觉察弟弟那语调中的仓皇与急迫。「那个弟弟啊,其实我……」
也不管自家姊姊话语未尽是在迟疑些什么,步杉杉只是愈发气得连珠炮似地续道:
「妳什么时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还有那十步一杀的副掌为何说妳不玩了?又为什么世界上一大堆人说妳抛夫悔婚肯定是个人妖号来着……?姊姊啊!妳到底趁我不在时干了神马奇怪事啊!」
「……」
闻言,步阑阑只觉被这一连串的奇怪讯息给雷了个外焦里嫩,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听着杉杉弟弟继续疲劳轰炸道:
「妳别不说话啊!到底给我说清楚啊!要不就快点儿上线解释妳自己吧,我的姊姊什么时候变性成了个带把的,作弟弟的我最好不知道啊!」

52. 那说她是我女朋友,有人信么? 52. 那说她是我女朋友,有人信么?
「什么啊──?」

就在傅伊莫名其妙的目光凌迟下,阑阑只能硬着头皮说什么也要赶回宿舍去。但是等到二人脚步再怎么飞快,回到屏幕前也已经是近五分钟后的事。
这时世界频道早已平息下来了,完全不见有任何烟硝战后的气氛。不过脸书上夹带了几张这十分钟内的屏幕截图,大约的状况如下:
【世界】绝代傲娇:我就问今晚的临安城官道是谁说要封的,不就是十步一杀的副掌要迎娶MM吗?怎么帖子到现在都还没见个影儿。
【世界】渔夫卖包包:谁要迎娶?傲娇儿听错了吧,这事儿没听过!
【世界】疯疯傲傲:没错呀!我刚无聊路过了官府,他们说今晚官道确实是「留情向晚」早在上星期就缴了款说好要封的。
【世界】等寂寞到夜深:哦?那怎么没收到帖子?
【世界】花弄影:哟!十步一杀有喜事怎不和大家一起分享捏?( ~’ω’)~
【世界】花弄影:我和明日哥哥的婚礼也在明天,帖子早都发出去啰!大家记得来赏赏脸哟!
【世界】茉:呵!谁不知道十步一杀不问江湖事,本就只顾着自己快活,哪里想得到还要寄帖子给各位前辈?
【世界】蜀道难:是看不起咱们还是怕咱们去抢亲吶?
【世界】公子十二:十步一杀也忒张狂!
【世界】黄月英:少听那小蹄子调唆!
【世界】黄月英:不是不寄,是婚礼临时取消了。那官道封了都封了,自然也没法取消。
【世界】等寂寞到夜深:哦,这样。怎突然取消啦?
【世界】望月思春:噢!月英神说话了,快拜!
【世界】望月思乡:喔!快拜!
【世界】王不留行:收绝品蓝天拂麈20/ 法剑宽刃17 / 灵犀顶装87y可议
【世界】王不留行:收绝品蓝天拂麈20/ 法剑宽刃17 / 灵犀顶装87y可议
【世界】骑乌龟撞地球:楼上滚去商频收,别在这乱!
【世界】黄月英:若让大家不便,还请原谅。就当是误会一场吧。
【世界】青青子烟:什么小蹄子?黄月英妳敲字放乾净点!
【世界】青青子思:就是,还叫什么月英真是汙玷古人之名。
【世界】青青子芯:呵,是人妖吧!
【世界】黄月英:我一向不和打不过我的人废话。各位要洗频自便。^_^
【世界】茉:哈,只准自说自话,不让人质疑?
【世界】茉:我记得没错,那留情向晚的「妻子」可不是个名叫「春意阑珊」的女仙英么?
【世界】绝代傲娇:哦?傲娇儿眉头一皱,发现案情并不单纯。怎么,有八卦?
【世界】尹绝夜:……
【世界】周娱不恭谨:妞儿,妳抽风了么?
【世界】周娱不恭谨:这是咱们侠派里的家务事,还轮不到妳多嘴吧。
【世界】茉:我偏要说吶,你能奈我何?大家好奇,我也不过是略尽小小的棉薄之力还原还原真相罢了。
【世界】绝代傲娇:没事,快说、快说!周娱你不让说感觉更有鬼哎!
【世界】留情向晚:有劳大家操心了。春意阑珊只是不玩了,没什么需要多说的。
【世界】尹绝夜:神马?
【世界】青青子烟:都订亲了却突然不玩了,不会是「夫君我要当兵去」了吧,哈哈。
【世界】蜀道难:有可能。
【世界】公子十二:那也太悲催!XD
【世界】渔夫卖包包:噗,搞不好真是人妖?
【世界】尹绝夜:春意阑珊现实裏头是我姊姊,你们少在那裏胡说八道!
【世界】青青子烟:哦,小弟弟你谁啊?
【世界】青青子烟:都给你说就行,他也有可能是你「哥哥」啊!
【世界】青青子思:就是!就是人妖吧!哈哈哈哈哈那这亲不就是个大笑话,真是笑得我花枝乱颤、好生舒爽啊~~
【世界】吃饭睡觉打东东:楼上那是淫叫吧。噁。
【世界】茉:证据?照片?不,声音、照片、社群网站全可作假,这事儿就是个罗生门,怎么说都行!我也可以说他是我现实里的男同学哟!
【世界】留情向晚:你们在这猜测、汙衊又有什么意义?要论证据你们也没有。
【世界】留情向晚:瞎编故事倒是挺在行的?
【世界】留情向晚:咱们侠派再怎么低调,该宴请的该发帖的,绝不会少。
【世界】留情向晚:言尽于此,十步一杀依循旧例,不会再于世界频道上发废文。
【世界】鬼君皇:呵呵,瞧瞧我家的副掌门多棒啊!
【世界】鬼君皇:月英和他说的,全就是我们十步一杀上下一体想说的话。
【世界】鬼君皇:安静地鄙视你们这群瞎起鬨的。
【世界】绝代傲娇:(对手指)额,我可没有……只是悬案,让人好奇一下下。
【世界】公子十二:没营养!撤。
【世界】渔夫卖包包:有道理!撤。
【世界】吃饭睡觉打东东:肚子饿!撤。
……
只见这般沸沸扬扬的对话被向晚几句堵得乾乾净净,余下几个自觉被骂着、被看不起了的人们,继续吠吠几声,便完全安静下来了。初次再见向晚,居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而且是只能远远从世界频道上望着的人了,阑阑难免心里发涩。

当她从截图回过神来,自己依然挂机在泰山碧霞祠一角僻静处,而看到的只有疏落的几句人妖骂声。
【世界】囧囧有神:真好奇啊,好端端一桩喜事居然演变成罗生门。
【世界】给我钱钱其余免谈:怎么说都没证据,没搞头啊!
【世界】中二又怎样:这官道封得漂亮,却是秋风扫落叶,冷冷清清悽悽惨惨戚戚……哎呀!
【世界】尹绝夜:她真的是我姊啦你们很烦……
【世界】帅得惊动党中央:没证据,不跟你说。
【世界】我帅得别人都骂我了:楼上光看名字就在唬人,哼!
【世界】帅得惊动党中央:……你有资格说我么你!
【世界】渔夫卖包包:我小小的心就这样被击碎了,啊~~
【世界】千里清秋:还没安静啊。
不料会看见嘴贱大神发话,步阑阑瞪大了眼。但下一句,竟叫她差点喷出一口口水溅满整面萤幕──
【世界】千里清秋:嗯?那说她是我女朋友,有人信么?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159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