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辣文 嗯啊好涨再快点一起上活色生香

VIII.别无他意(2) 「妳是什么意思。」
她被他带到一处人烟较少的校园角落,他放开抓着她的手,面色凝重地问。
芊妤转转被他握得生疼的手腕,逃避掉许翼的眼神与质问,抬手顺顺耳边的髮丝。
看到她的反应,许翼内心深处彷彿有把火在烧,他很生气,但比起生气他更想听听她怎么说,或许听了,他的心就不会那么难受。
他抓住芊妤的肩膀,急切地说:「我在问妳话啊!」
芊妤被他的举动吓着,平时总是看见嘻皮笑脸的许翼,现在气愤得眉头深锁,这样大力地掐着她的肩,她顿时无措的望着他的脸。
见她不语,许翼渐渐冷静下来,思路也清楚多了,她被这样突然地带过来,而他又什么都没说的劈头就问,也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指的是什么。许翼的手指慢慢鬆开。
是放弃了吗?芊妤瞥了一眼在她肩上的手,除了抓住她的力道减低以外,他眉目间的愠气也消去不少。芊妤重振气势,她拨掉许翼的手,轻轻一笑:「你是说小薇的事吧?」
芊妤此话一出,许翼的眼神马上变了,很犀利、很陌生,她小小地倒抽一口气。
「对。」他说。
果然。她耸耸肩说:「怎么了吗?」
怎么了?妳问怎么了?许翼感到不可思议,她竟然能够如此轻鬆的说,难道她忘记了,还是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脑袋自动打住思考,他不愿继续往下想。
「妳知道周恺薇会跟我告白对不对,所以妳那天才会拜託我。」许翼的语气意外的平静,「妳是什么意思?」
没关係,我等妳的解释。
「就是那个意思。」芊妤强迫自己盯着他的眼,不容自己有任何闪避。「你做得很好。」
做的很好?
许翼笑了,默默地笑了,他低语:「我做得很好。」
倏地,彷彿理智线断了一般,他开始猖狂地大笑,芊妤见到他突来的举动不禁向后退几步。
他的笑声嘎然而止,许翼大声地咆哮:「那我要不要像狗一样跟妳讨饲料然后等妳拍拍我的头说好棒!」
「小艾,妳好自私。」他没有对着芊妤说,而是仰着天喃喃道。
宛若对她非常失望,芊妤伪装的坚定烟消云散,她内心很慌,她发觉自己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讷讷地她说:「我没有……自私的不是我。」
「妳没有?妳就这样把周恺薇推给我也不事先告诉我,这样不是自私是什么!」
许翼对她大喊,他的一字一句都打击着芊妤。
「你可以拒绝啊!」芊妤吼着回话。
愈来愈多人经过,路过的人都看好戏般地瞧了几眼。许翼没有接话,推了推眼镜后刷过自己的浏海,不停的深呼吸企图让自己冷静短篇辣文 嗯啊好涨再快点一起上活色生香 情感 第1张,芊妤不看他,把头撇向一边。
「妳明知道我不会拒绝妳。」许翼淡淡地说,「但是周恺薇……」
「不可以!」芊妤打断他的话,「你不可以提分手,从来没有人向她提分手。」
「那我不介意当第一个。」许翼直白地说。
一阵风吹过,扫落了一地树叶。
「对,我很自私。」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声音压抑着:「所以很自私的我要再很自私地拜託你,别跟她提分手。」
许翼莫可奈何地笑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小声地说给她听:「妳不只自私,还很狡猾。」
芊妤没有抬头,她不敢,她不敢看许翼说出这句话的表情。
她没看,她没有看见许翼说出口时的表情,那不是厌弃,是难过,因为心疼而难过。
「我喜欢妳聪明,更喜欢妳自私,还喜欢妳狡猾。」即使伴随着树叶的沙沙声,他的话依然清晰,「因为我喜欢妳,所以我答应妳。」
许翼走了,留下芊妤自己蹲在原地。
是呀,她很自私,她很自私地将她们维持在最美好的暧昧阶段;对的,她很狡猾,她很狡猾地利用他来维持与小薇的友谊。
是不是因为太过自私、太过狡猾,现在她才会这么难过?
芊妤揪着衣领,她没有哭,只是含泪。
「我不要自私,我不要狡猾,你不要喜欢我,好不好?」
这样,我才可以无所谓的面对你。

VIII.别无他意(3) 她们没有再说话了,一句都没有,各自忙着各自的大学甄试,空虚的心灵因为忙碌而被忽视。
芊妤的成绩颇高,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会这么顺利,準备备审资料是一路顺遂,荣誉感盖过她心里的那些不愉快,她以为自己已经没事了,但在挑选面试的服装时,那种烦躁却再次出现。
芊妤拿起的第一件衣服是粉色的,她很少穿粉色的衣服,但是因为很常被小薇拉着逛街,下意识地就挑起适合小薇的。
随便拿了两件浅蓝色的衬衫付了钱,她没有讨厌小薇,只是有点不高兴而已。
芊妤一直都以南部的医学系当作第一志愿来努力,也一直都认为有小薇陪伴的大学时光肯定很美好,但她调动了志愿,她不确定这样的改变到底是好还是坏,至少,她现在认为那是好的。
她们没有说话,所以小薇不知道,许翼更不知道。
时间如梭,放榜了。
校园围墙挂着红布,上头恭喜着考上前端大学的高三生,芊妤的名字也在上面,后方写的医学系是中部的,再往下看,许翼的名字后面真的是南部的大学。
芊妤停在原地好久好久,她的思绪紊乱,一下子太多的情绪她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即使聪明如她也只能概述,那种感觉,
不好受。
无奈,结局已定,她们必然得分离。

「芊芊!芊芊芊芊!妳怎么可以这样!妳怎么可以这样!」小薇飞奔向她,紧紧地巴着她的制服不放,「我只是想吓吓妳所以才没有找妳说话,妳怎么就填中部的?不是说好要一起的吗?」
芊妤低眸看她,粉嫩的唇抿着,无辜的双眼夹带水光,可怜的模样令人不捨,然而当下已经不能纯粹地这样看她。
「我面试被刷掉了,对不起呀。」芊妤扯了一个谎,她抬眸,见许翼在不远处望着。
「被刷掉?芊芊这么厉害怎么可以被刷掉!那些教授也真是目中无人。」小薇很生气的说。
芊妤微微一笑,摸摸小薇的头髮,顺着髮丝手来到她的脸颊,轻轻地一捏,她说:「目中无人不是这样用啦,多读点书,以后我抽考。」
「嗯嗯,我们一定要再联络喔!」
小薇跑向许翼,不晓得再说什么,只见许翼频频的看芊妤,她移开眼神,决然转身离开。
毕业的日子一天一天接近,什么互砸蛋糕、把人丢到鱼池等这些事都不足为奇,小薇在剩下的时光里越发疯狂,鬼灵精怪的她总是一堆怪点子,而她手下的牺牲者往往是许翼。
芊妤经过走廊,发现许翼在洗手台洗脸,恐怕又遭到小薇的毒手,她原本想就这样从旁溜走,可是却见许翼的手肘不注意碰掉了放在一旁的眼镜,他没有发现,洗完脸后摸半天摸不到,左看右看的在寻找。
芊妤在一边看戏,思及如果他踩到眼镜那就不好了,所以走近,弯腰拾起其实就在许翼脚旁的眼镜。
起身抬眸,他在咫尺。
他的浏海濡湿,髮梢还滴着水,没了眼镜的隔挡那灼灼的目光直视着她,似乎还蒙上一层不解。
芊妤帮他戴上眼镜,他眨眨眼随后那种不解的眼神消失,缓缓地许翼说:「原来是妳。」
「嗯。」芊妤小小地回应。虽然知道他近视,没想到这么严重,突然觉得发现这事也挺可爱的。
「又被小薇整了?」芊妤问。果然,他们的第一句话还是脱离不了小薇。
「嗯。」他搔搔浏海,想把多余的水珠甩掉。
「挺有趣的。」她微笑说。
「妳这是讽刺吗?」许翼睨了芊妤一眼,「要不,把她还妳。」
「我……」
许翼没把她的话听完,逕自走开,只有在与她擦身而过时,淡淡地为眼镜的事道谢。
芊妤看着许翼远去的背影,那种感觉就像回到与他熟识之前,是冷淡、是疏远,她的眼眸酸涩,揉揉眼眶,低头默默地笑了。
如此,我更能确定我不会后悔。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84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