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幸福 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22) 「进来吧。」我对谢永明的没玩兴感到失落,开口让门外的人进来。
门一开,果然是李曜诚,后头还有个人端着甜汤,放在桌上后就离去。
「好吃吗?」他逕自挑了一张位子坐下,对着我们俩笑了笑。「见你们没点甜点,我就带了点我喜欢的过来了。」
我站起身,盛了三碗出来。
「好吃啊,这里我常来,我们家一向喜欢这里的厨子。」我把甜汤一一放在谢永明跟李曜诚面前。「谢谢你的甜汤,你都请了好几道菜了,还带甜点来。」
李曜诚笑了笑,他的面容偏中性,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看起来真真像是会放电一样。
「一直想跟你们交个朋友,但总是不得其门,今天难得让我遇上,等会儿就别客气了吧。」他笑咪咪的说。
我对谢永明使了个眼色,他倒是一点都不为所动。
「朋友之间计较这些做什么?」我不答反问,却没给他一个同意或是拒绝的答案。
李曜诚也听出我打的迷糊帐,于是端起甜汤喝了一口。「早就想跟你们说件事,但是又怕交浅言深你们不信……」
「你知道兇手?」谢永明这时候开口了。
李曜诚微唯一愣,点了点头,他也不卖关子,就道:「兇手是徐芳怡,她一直都有精神疾病。」
「赵家玮呢?」我追问,这不容易吧?一个班级有两个精神状态不稳定的。
「他只是偏执,而且在乎成绩而已。」李曜诚笑起来,「别理他就迟来的幸福 你慢点轻点弄疼我了bl 情感 第1张没事了,他人是比较阴郁,不过也就这样了,以前我也不喜欢他,后来才发现只要无视他就行了。」
「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个?」我追问。
李曜诚不回答我的话,却又说:「不过你们别冀望学校会把徐芳怡揪出来了,她爸早在入学的时候就送过一大笔钱出去,请学校多多包涵。」
谢永明跟我同时笑了一声,什么行径,这样一来就算兇手不是徐芳怡,学校也觉得就是她了。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两个这件事,我也差不多该要走了。」他起身,整了整衣服,转头看着我。「告诉你们的原因是,我想跟你们当朋友。」
我们俩也站了起来,我开口。「李曜诚,朋友这事情也不是口头上说说就算的,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当个朋友吧。」
「行。」他笑,「日久见人心,你们会知道我是个不错的朋友的。」
他说完就走了,留下我跟谢永明,我们俩相视一眼,谢永明走到我身边,我问:「你怎么看?」
「徐芳怡的事情是真的,交朋友是真的,至于动机,等。」
谢永明说的简单极了,我颔首。「跟我想的差不多。」
「差别在?」他低头看我。
包厢的灯光昏黄,那一瞬间,我有些看不清他的轮廓。
小心脏忽然又「噗通噗通」的狂跳起来,我笑起来,别过脸,避开了他的视线,看着门板耸耸肩。
「当朋友?好啊,当,以后我们来这里吃饭都可以便宜些了。」我随口扯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却没想谢永明笑了起来,骂了我声无赖。
我那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心忽然就宁定了,对嘛,这才是谢永明跟于文斐。

(23) 知道兇手是谁之后,我心里就比较安定了。
正常上下课了一段日子,距离期中考越来越近,我心里难免又有些顾虑,总觉得会旧事重演,谢永明似乎没有我这种感觉,依然很稳定的念着书。
想想也是,他这么强悍,谁敢弄他?
不过他一向敏锐,大概也察觉到我情绪有点紧张,所以在考试的前一天,我们早早就离开了图书馆,谢永明陪着我在寒风里走着操场。
「心情不好?」
我们走完了第一圈,我身体已经热了,但指尖还是发冷,我撮着手,「没什么,明天要考试了,我总觉得还会再看见死老鼠之类的……」
要是老鼠还好,如果是狗还是猫的,我可能真的会被吓疯。
「没事,不会的。」
他伸手安抚的捏捏我的手,我惊讶于他的掌心这么热,他啧了一声就把我的双手紧紧包起。
我分了神,不知道我应该专注在我的手上,还是他这么笃定的口气上。
谢永明必定是做了什么,才会这么肯定的说。
他就是个有十分把握才开口的人。
「你做了什么?」我没顾上我的手,只想先追问这件事情。
「没什么,徐芳怡家里能给学校送钱,难道我们家给学校的钱还少了吗?我也没有要为难他们,只是我需要一个安稳的读书环境,这也不算错。」他淡淡的说,「我请我爸跟校长谈过,这事情不会再发生。」
「喔……」
有时候解决事情的方式就是这么简单易懂,也不必拐弯抹角。
「那……」我偏了偏头,「我还是琢磨不出,徐芳怡这是要整谁?赵家玮?有这必要吗?」
「我不关心这个。」他答得很直率,「但如果他们俩曾经有什么新愁旧恨,我不介意两个人一起弄走。」
「你要怎么弄?」
这事情有些超乎了我的想像,我愣愣的看着他。
他张开手,冷风窜进我已经热乎的掌心中,害得我连忙把双手插入口袋里,他伸手拍拍我的头,「不告诉你。」
「咦?」
谢永明笑了笑,「这样妳能安心考试了吗?」
「这样我怎么安心考试,你让我满肚子问号啊!」我追着已经继续向前走的谢永明,「干么不告诉我?」
谢永明安静的走了一大段路,我一直在旁边叨叨絮絮,直到回到我们放书包的位置他才开口。
「文斐,」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喊我,让我有些紧张,「有些事情妳爸不让妳做,那我也不会让妳知道怎么做。」
我不服气,却又觉得有种甜腻的感觉在心头蔓延。
「妳要永远像现在这样,聪明却带着天真,永远都像个孩子一样。」他顿了一顿,我屏着气息看他,在路灯底下他看起来特别的有魅力。「也许还有点蠢。」
我瞇起眼,「……我是不是听错了?」
「不蠢吗?第二名?」谢永明嘲讽着问。
我知道他不想跟我继续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才这么说,其实他并不真的觉得我蠢。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78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