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狂妃太子殿下别惹我_被榨精的体育生张莽龙

第三十章 梦醒时分 其实,宋昱并没有睡着,他一向浅眠,心中有些恼怒为什么自己突发善心让她留下,这对他说来是个麻烦,他不愿意在女子身上花太多心思,所以他才将这些事情都交给李总管,马马虎虎说得过去就可以了,用不着事事向他稟报,偏偏李总管却是一个十分忠心的主儿,什么事都要来询问一下才敢作决定,今日让她留下,李总管肯定要来问他是否赏赐,是否晋升。
微微皱了皱眉这才发觉身后那人蜷在角落里发起抖来,娇小的身子紧紧地用被子裹住,略带零乱的髮丝顺着丝织的被面柔顺地滑下,半脸埋进被子,只露小片脸颊,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修眉紧皱,面色痛苦。这样的她脆弱而无助,彷彿秋天漂泊在风中的瑟瑟发抖的落叶,让他有种揽进怀中的冲动。
宋昱对自己产生的这种念头吃了一惊,冷冷勾了勾嘴角,不耐烦地推了推那发抖的身子。
云锦诗从噩梦中迷迷糊糊的醒来,睁眼就看到宋昱那冷冽的眼神,他皱眉看着她,语气有些烦躁:「你做恶梦了?」
她猛地回过神,低下眼帘,略带恐慌地问道:「妾身是不是吵到爷了?」
眼前的女子低眉顺目,一言一行都十分符合他的侍妾们应有的标準,可他却感到莫名的恼意,冷冷地哼了声,回过身又睡了。
又瞇了一会儿,云锦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宋昱起身穿了衣裳,他举手投足里带着明显的小心翼翼,这让云锦诗莫名的心中一暖,她没有起身,只是仍然闭着眼睛。可是她听到那人轻轻地打开了门,又轻轻地阖上,轻的让她的心开始颤抖。
过了一会,门被缓缓打开了,一个老嬷嬷缓缓走进来,灰白的头髮鬆鬆挽着,一只玉色髮簪斜斜插在髻上,她手里端了一个白瓷药碗,面色严肃平板,看不出喜怒。云锦诗睁开眼直直看着那碗缓慢移动过来,为自己刚才心中那溢满的温情感到好笑。
「喝了吧。」
那嬷嬷看也不看她,直接将那碗端到云锦诗面前,浓黑的色泽映着白瓷的细腻,强烈的对比刺痛了云锦诗的双眼。
她们只是他的妾,只是他发洩欲望的工具,却因为出身低贱,没有资格为他生孩子,原来,妾,竟是这么凄惨可怜,连做母亲的资格都没有,云锦诗望着那药竟有一丝的恍惚。
她第一次的时候就喝过的,再喝一次又有何妨?
况且她要离开就不能留下任何牵绊……
想到这里,云锦诗冷冷一笑,伸手端过,一饮而尽。
「可以了吧。」
云锦诗擦了擦嘴角残留的汁液,将那碗递给那嬷嬷,儘量端平的碗还是带着些许颤抖。
「姑娘,认命吧。」
嬷嬷怜悯的看了她一眼,接过碗,这时进来一个梳着大辫子的丫鬟,她将手中托盘放在桌上,看了看那嬷嬷,嬷嬷对她轻轻颔首,她便下去了。
「你也算是个特别的,王爷可从来没有让女人从这张床上睡过一晚的。其实,你本来可以拥有和王爷同床共枕的权利的,这又是何苦呢?」那嬷嬷将那托盘里样样齐全的衣服平放到她手里:「穿上就快些离开吧,王爷准你一次,可没有再准二次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把王爷一时对你的骄纵当成是恃宠而骄的资本。」
原来嬷嬷是怕她赖着不走。
云锦诗冷冷一笑:「嬷嬷请放心,锦儿这就离开。」
「你也算是个聪明的。」嬷嬷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那是一件上好丝绸做成的裙衫,轻若鸿毛,美若霓裳。
云锦诗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衣服有多美,一件件穿在身上,疲惫地出了宋昱的卧房。回去的路上,在她身旁经过的丫鬟小厮们均都诧异看她,她也不予理会,只是走着,面无表情。
「姐姐……」
不远处传来一声悦耳呼唤,云锦诗从纷飞的思绪中回过神,转身,无焦距的目光投向那声音来源,待看清来人竟是一怔。

第三十一章 后院清晨 云锦诗正强忍着浑身的酸痛往回走,不想到回头一看,冰儿和黎美人正站在不远处等她。
冰儿倒是和之前一样的水灵,可是黎美人却是另一番模样。她今天身上穿了一件宝蓝色的长裙,身姿摇曳,如弱柳扶风,乌髮随意梳着,却面色苍白,满面黯然。
上次见她还是意气风发的样子,怎么没过几天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云锦诗诧异的看着她,挪动双腿迎上前,微微皱眉:「黎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黎美人并没有说话,灰黯的美目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目光扫过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低下眼帘勉强笑道:「爷一定很疼你吧!」
云锦诗不禁微蹙眉头,身上的疼痛还未消失,方才喝下的药也还在胃中残留翻滚,她扯了扯嘴角,问道:「黎姐姐、冰儿,一大早的,找我有什么事吗?」见她迟疑,云锦诗歎了口气,对冰儿说道:「冰儿,对我,你还有什么话不能说。」
冰儿一咬牙,一跺脚,乾脆的说道:「姐姐,你也不想想,我们这会子找你还能是为了什么啊?」
黎美人闻言不禁面上微微一红,那抹红晕虽淡却给她苍白的脸增添了不少活力,整个人丰润了不少,云锦诗顿时心中明白了大半,拖着全身透着疲惫的身体,抬起双臂握住黎美人白皙的纤手,略带苦涩的道:「黎姐姐,你放心,下次爷若还叫我侍寝,我定会在他面前提你的,只是你也得把自己调理好了,才能更好地伺候爷啊!」
黎美人的脸上更红了,她羞涩地看了看云锦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本不应该麻烦你说这事情的,可是……」她黯然地低下眼帘,盯着云锦诗柔软飘逸的裙角,苦笑道:「我已经半年没有侍寝了,听李总管说这几日又送来几个貌美的,爷还怎么记得住我们这些旧人……」
云锦诗静静的听着,她倒是对这种事不怎么上心,毕竟她本就没存这个心思,听她这样说也是一笑而过,而黎美人却不同,她年幼时因家中贫困被父母卖到了青楼,在那里经过严酷训练的女子,也早已失了本性,做个宠妾甚至扶正的夫人成了她们一直嚮往的事情,她半年没有侍寝,眼看着再不侍寝便要被逐出府了……
「云姐姐……」
这回换成了冰儿,她突然羞涩的开口。
云锦诗一怔,茫然问道:「怎么了?」
「爷……」冰儿飞快地扫了她一眼,脸颊上立即红得像熟透的红苹果,脸上毫不掩饰的都是羡慕之情,只听她道:「爷昨天晚上待你好吗?」说完抿着嘴,螓首微低,浓密的睫毛遮住眼敛,看不清表情。
「昨晚?」云锦诗下意识的重複着这两个字,突然明白她说的什么,脸也禁不住红了,隐隐忆起昨晚,意乱情迷中,自己也是有几分投入的吧……
云锦诗一眼扫到黎美人正深深看入她的眸子,不由打了个激灵,她们两个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收回思绪,她皱着眉附到黎美人耳边悄声问道:「黎姐姐,每次……那个……你不会觉得全身……痛吗?」她现在就是,而且很痛很痛。
听那些有经验的侍妾们的描述,不是应该全身酸疼吗?
黎美人一听,只差没羞得钻到地缝里去,跺着脚嗔骂道:「死丫头,你……羞死了……」
「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云锦诗笑着勾了她的衣角软软地撒娇。
「的确是疼的。」黎美人满面红霞地看了她一眼,又飞快地别过,不知想到什么,目光一黯,又抿嘴笑道:「不过听那些有经验的说,她们似乎更喜欢王爷那样的。」
云锦诗不禁微微一愣,心中暗道,是因为他一直那样粗鲁吧,院子里就他一个人,又没人比较……
若真的是爱自己的那个人,一定会对自己很是疼爱,也很温柔的吧……
突然醒悟到自己在想什么,云锦诗冷冷自嘲,已经这副样子,又哪能找到什么爱自己的人,回过神见黎美人和冰儿正在诧异的看着她,她尴尬地笑道:「黎姐姐,嫡女狂妃太子殿下别惹我_被榨精的体育生张莽龙 情感 第1张嫡女狂妃太子殿下别惹我_被榨精的体育生张莽龙 情感 第1张我要先回去了,羽美人知道我昨夜侍寝,只怕有给我安排下马威了。」
「嗯,那你先回去吧。」黎美人听她这样说,也不好阻拦,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
「黎姐姐,你大可放心,方才提的事我记在心里呢。」
云锦诗看得明白,笑着让她放心,黎美人脸上又是一红。
就在即将分别之际,忽然从前面又走过来几个未侍寝过的侍妾。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959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