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口述插的高潮 避孕套使用方法图

第十三章 Act.05 回到家我特别心烦,孟长鸣洗完澡的妖孽姿态都无心欣赏。
再加上回家的时候下大雨,我心情更糟,连头髮都毛毛躁躁的,让我在男朋友面前丢脸。
我打开电视,坐上摇椅,孟长鸣揉揉我的脑门,说我头髮都湿了是有没有穿雨衣,我哀怨看了他一眼回你不知道外头雨有多大,他竟然说下大点最好,我看你们明天怎么玩。
对他,我只能摇头。
他说:「去洗澡,省得感冒。」
「感冒我就有藉口不去啦。」我异想天开。
「我宁可妳出去玩。」他的语气非常真诚。
我心头一暖,忍不住说:「你真的很喜欢我吼。」
「我是不想被传染。」
我冲上去作势掐他脖子:「说你爱我,不然我外遇去,到时候看你去哪儿找另一个孙福福。」
他说:「妳太矮了,这样我弯着腰很痠。」
「孟、长、鸣──」我故意闹他,但看他为了迁就我驼着背也辛苦,所以就跳上沙发,换我居高临下。
他抬头看我:「妳叫我名字怎么跟喊仇人一样。」
我低头俯视他,特别高高在上:「总比你叫我名字跟叫狗一样好。」
「都说那是妳名字本身的问题。」他这是变相污辱我爸,而且还是屡次。
「那是你口气的问题。」所以我污辱他。
「越来越牙尖嘴利了。」他不愠不火的拍掉我的手,往我旁边一坐,拿浴巾擦拭湿淋淋的头髮。
我忽然觉得冷,不是心理上,是身体上,不知哪扇窗没关,被风扫了下,我就跟着发抖,扔了句我去洗澡,快速冲进还有他刚洗完余温的浴室。
我正穿衣的时候,孟长鸣在浴室门外喊他饿了,要我出来后炒饭给他吃。
除了荷包蛋,泡麵,炒炒忘了加盐的青菜,我唯一会做而且十分拿手的就是炒饭,实在是自己喜欢吃,颇有研究,几乎任何炒饭都难不倒我。为了展现我在女友这个身分上的少数优势,某天放假,我自主举行了炒饭派对,从此开启他的炒饭人生……唉呀,怎么说起来有点害羞。
我吹头髮时问他想吃什么口味,他选了鹹鱼,鹹鱼那鹹劲和饭说有多搭就多搭,想到连我都流口水了。
我嚷着:「你先备料,我吹完头髮去炒。」
他老大拒绝,振振有词:「我就想看妳在厨房穿梭忙碌的模样。」
我兴致勃勃问:「是不是有家庭的感觉?」
「就是证明妳至少还能下得厨房。」他在取笑我这件事情上有多费尽心思,让我大开眼界。
没办法,我头髮吹了半乾就饿得炒饭去。
我备料时,他晃到厨房门口说:「妳行李收好没?」
我寒毛竖起,特别谨慎地回答:「睡觉前再收。」
他又说:「不如我帮妳收。」
我不确定:「这怎么好意思呢?」
孟长鸣:「我也得表现一下男友这身分上该有的体贴,就当回报妳这餐。」
我很客气:「我们俩还讲什么回报呢?我自己收就好,有些东西你也不知道放哪儿。」
他停顿了一下:「妳……没来对吧。」
「来哪里?」这么没头没脑,我是天妒的聪明也猜不着。
他轻瞪我:「妳的生理期。」
原来是大姨妈啊……
「是还没。」晚个一两天还在正常範围内,这提醒了我行李要带卫生棉。
「那不是挺好的,妳就能下水,用不着在岸上眼巴巴看别人快乐。」
他这话到底是真心还是讽刺,我真的听不出来啊。
他忽然就问:「妳的泳衣呢?」
我一个激灵,脱口道:「不穿,才不要便宜了别人。」刚才好像把周芳丞拿给我的泳衣随手放了,等等要杀红眼似的小心把它藏起来。
孟长鸣嘴角一抬:「妳可以穿那件布料很少的,我记得……比基尼是吧。」
啊……被他看见啦。
这情况下,说什么都不对,何况我没想到如何解释我的惊喜,惊喜解释过后就不惊喜了,可如今它变成反噬我的惊吓,我乾脆倒油热锅,装没听见。
我妈以前说过,夫妻相处就是有耳无嘴,听听就算,我觉得用在男女朋友的关係上也是OK的。
只是我妈没告诉我,如果另一半不买帐该怎么办,孟长鸣就不买帐。
后来其实也没什么,他就是冷静地气炸而已。

第十四章 Act.01 早上五点,我悄悄起床準备。
我认为能在不惊扰孟长鸣睡眠的情况下出门对我俩都好。好比以往住家里跟朋友约好去夜唱时,得偷偷摸摸来,未免老母早上来查房,还要事先留下纸条交代我和同学吃早餐。
好在我房间主卧有自己的浴室,做什么都不怕吵到他。
全部弄好已经六点多,我到巷口的买了早餐,本想买美又美,看到传统中式早餐忽然想吃稀饭,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夏天的早上吃热腾腾的稀饭……买回家我就后悔了。
当我挥汗和稀饭奋战时,孟长鸣的房门开了,他阴恻侧瞧了我一眼,眼神不外乎是嫌我模样臭酸,我原谅他早起总是脾气大。
我指了指桌上另一份早餐:「给你的。」
「我不吃。」他冷冰冰地说。
有没有必要为了比基尼而气成这样啊?我不是昨晚都拿去洗了,现在还挂在阳台上,没要带去的意思,他发什么火,神经。
我心口酸得委屈,口气也强硬起来:「我特地买回来给你吃的。」
他连搭理我都不愿。
吶,如果他说个原因,比如天太热我吃不下稀饭,或者我今天就不想吃稀饭都好,我立刻释怀,偏偏他一副正因为是妳买的我才不吃,那该多伤人啊?
我拍桌:「让你吃你就吃。」
他冷我:「我想吃什么自己会买,妳带到火车上去吃完吧。」
他现在解释的效果已经不比开少妇口述插的高潮 避孕套使用方法图 情感 第1张始就这么说,现在我听来不是解释,是划清关係。简单说我买了早餐是为了向他示好,他却不肯走我给的台阶下,偏要把事情闹大,他是有多想和我吵架?
他洗漱过后换好衣服,一声不吭出门了,关上门的背影特别严肃。
不知道是不是稀饭太烫的关係,我胸口闷出一把火,把吊扇开到最大,好不容易吃完稀饭,我脸也花了。
时间紧迫我该出门,但我还是回房去补个妆,出门穿鞋时,正好他买了早餐回来,什么不买偏是我没买的美又美。
我哼了声,套上凉鞋之际,猛然发现那十根乾乾净净的脚趾甲没有夏日的指甲油点缀,我彻底忘了,我昨晚就该擦的。
我犹豫了仅只半分钟,时尚魂在我心中吶喊,我还是回头去擦指甲油。
没办法,凉鞋是我新买的,指甲油的颜色也是为了搭配凉鞋新买的,虽然不是为了这天,光为了夏天的海边,我不想浪费。
「擦了只会让人更注意妳鑫鑫肠的脚趾。」他优雅地吃早餐,就有时间对我冷言冷语。
「孟长鸣,我现在没有空和你吵架,真的。」我忙着擦指甲油,尤其脚的部分特别麻烦,我又手残。
我换了几个角度弯腰,没一个好使,我腰硬。
一双长到不行的腿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大拇趾尖戳到我脚底,害我一阵痒,脚板跟着哆嗦,这一哆嗦,划出了好长一道红来。
我手开始颤抖,气得抖呀。
「孟长鸣──我们有仇吗?有仇嘛!你这么整我,你知不知道我得在七点前準备好才赶得上公车?」我气得跳脚,忙着找去光水。
「有妳这么嚷嚷的吗?」他冷了我一句,伸手捞来我随手搁在饭桌上的去光水,天知道我为什么要放得那么远。
我急得想多吼他几句,又怕他这时跟我闹脾气不给我去光水,乾脆抿嘴瞪他,看他打算怎么做。如果他不给,我就扑过去跟他拚了,大不了到了民宿再擦,大不了穿靴子去海边。
孟长鸣无动于衷往我腿边一坐,「拿来。」
我一愣,傻傻问:「我有什么可以给你?」
吶,我如果再机灵一点,说我就一颗心可以给你了,不管他是当幽默还是情话,总归就能和好,可惜我没有,我反应不佳。
「指甲油。」他白眼我。
「你想干嘛?」我异常机警。
他强夺我手中的指甲油,跟强抢民女的官兵一样。
他说:「补几道变成彩虹。」
「哈,瓶盖在我这儿。」我掌握了工具,他想得美。
他目不转睛瞅我,手微微改变角度,眼见瓶口就要朝下倒,我连忙喊:「孟长鸣,你别欺人太甚!」
「谁欺人太甚?」他很讪,我听出他针对别件事。
我叹口气:「真的,就一套比基尼而已,我陪周芳丞逛,觉得好看才买的,这会儿不是还晒在阳台上吗?我没打算带啊。」
他还白眼我:「孙福福,妳别净把我的心眼想得那么小。」
我就直问了:「那你气什么?」
「我得工作,妳却出去爽快,我心里不平衡。」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62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