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双腿调教毛笔伸入_reach的用法总结

Chapter02-欧石楠 (3) 骄阳晒过的午后,下课时间,大家都还在走廊上奔跑嬉闹,只有黛瑀静静地坐在位子上。
「欸欸,小黛,跟妳讲个大八卦──知道女中那个女生吧?昨天在补习班说啥妳知道吗?」高中时与黛瑀最要好的筱晴,一屁股坐在宋昀融的空位上,「她说『我在等宋昀融跟我告白欸』,WTF?」她先是捏着莲花指模仿了下声音,在最后突然一脸狰狞。
黛瑀提起画笔,沾了点透明水彩,在空白的四开图画纸上画出一朵一朵乌云。
「讲真的,宋昀融是很帅,但未免吸引到太多奇怪的女人了吧?」筱晴不管黛瑀有没有回应,就逕自说下去,「在补习班听到她在那边宣示主权,我差点笑出腹肌来。」
黛瑀抬头,「可能她真的很有把握吧……」距离美术课还有一节课,不晓得来不来得及。
筱晴耸肩,「我是觉得有点太自恋了啦,我不信宋昀融是那种只看脸不看脑交往的人。」
「可是她好歹也是女中的。」
「是这样没错,不过我觉得,有没有脑和会不会读书不一定是相等的,」筱晴耸耸肩,「话说回来了,妳的美劳作业不是早就交了吗?现在这个是?」
黛瑀无奈的笑了一下,答案不言而明。
筱晴立刻站起来,双手环抱,「好样的,宋昀融是又死去哪了?」
「他去练球了。」她拿笔沾水的同时,水杯里一抹灰色在水中滚动化开,不知为何,她总是特别喜欢看色彩跌进水里的瞬间,看着挺疗癒的。
「好意思光打球不顾作业?还丢给妳做,」筱晴说:「妳太惯着他了,还甘之如饴吗?」
「没有甘之如饴。」只是她已经习惯了,就是奴性有点重吧?黛瑀笑笑。
宋昀融直到上课钟才匆匆忙忙回来,全身都是汗,和几个男生一起站在冷气通风口,惹来女生的笑骂,「喂!很臭欸你们。」
等凉快够了,他索性把溼透的运动服脱了,只剩下里面穿着的一件黑色坦克背心,脖子上挂着的坠鍊闪闪发光,回到位子上之后,看见左边的黛瑀低头赶图,宋昀融忍不住凑上前,「画的真好啊,这样美术老师一看就知道不是我画的了欸。」
「帮你忙还嫌弃。」黛瑀板着脸说道。
宋昀融立刻搓手陪笑,「哪──敢嫌弃啊?我是怕妳画太好会让我被识破而已,嘿嘿。」
把天空和草地画完之后,黛瑀点缀了几栋房子在中央绿油油的平原上,然后把颜料未乾的图画纸端到宋昀融桌上,「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蛤?妳不完成这幅杰作吗?」宋昀融慢慢接过水彩用具,一边恳切的用闪亮眼神盯着黛瑀,「帮我画啦,画完请妳喝宝宝冰。」
想起福利社卖的沁凉饮品,炎炎夏日,黛瑀妥协了,她把纸再拿回自己桌上,边说:「那你要帮我戳吸管才行。」宝宝冰是种袋装饮料,每次她总是技巧很差的戳不了洞,不然就是失手戳爆。
宋昀融闻言,笑得很欢,精神抖擞的站起来喊了声「是的班长」。
看着他又旋风一般跑向福利社,而身后几个想拖延上课时间的男同学也跟上,黛瑀嘴角扬起了,一个几不可察的弧度。

钢琴社第十三届成果发表会当天,人来得挺多的,根据心彤的计算,除了原本预计的五十张公关票之外,还多了不少人。
这个「盛况」完全出乎意料,但欧阳琳很快就得出结论,「只要是雌的,大抵都是冲着裴学长来看的吧?」
心彤本要回答,后面突然传来社员的声音,「社长,这节目表上是不是打错了啊?中场休息之后,第一个表演的,不是王黛瑀吗?」
欧阳琳稍稍和心彤对看一眼,心彤接过单子说:「嗯……的确是少打了。」
社员问:「这样没关係吗?观众会不会──」
心彤立即打断了社员的话,她微笑着说:「没有影响,将错就错就是了,妳赶紧去準备自己的事情吧,妆都还没化欸?」
外面下着滂沱大雨,本就凹凸不平的校园地面,放眼望去变成一片千岛湖,黛瑀踩着笨重的雨鞋,儘量快步往表演厅走去。
远远就看到正在排队,等待入场的队伍,其中还有方方,一看到黛瑀从身边经过,就对她握拳比了个「加油」手势,黛瑀回则以仓促的微笑。
进入建筑内,沿着舞台边跑下楼梯,进入待机室,把沉甸甸的背包卸下,黛瑀看身边的社员都已经着装完成,赶紧就从背包里翻出上台要穿的黑色洋装──
「那个,黛瑀,」其中一个正在化妆的社员抬头叫住她,手停在画眼线的位置,她说:「妳有看群组吗?社长发的通知。」
「没,刚刚从研究室赶过来,还没时间看。」黛瑀说着边又伸手去翻手机,手机被压在背包里所有东西的最底端。
社员笑得有些尴尬,「嗯,看完有问题…… 社长说她在隔壁间,可以问她。」说完回头就继续描她的眼线。
讯息在眼前亮起,打开之后过了几秒,黛瑀整个人定格在原地,四周来来往往忙碌的人群好像都与她无关一样与她擦肩而过,几个社员透过镜子看她的表情,但只见她默默地收起手机,然后面无表情的用力推开门,往隔壁间走去。

Chapter02-欧石楠 (4) 「不是只有我做这个决定,妳不要怪我。」心彤苦笑着,伸手指指在附近的两个副社长和公关,「这是我们讨论出来的结果。」
「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黛瑀勉力撑起笑容,感觉到自己整个脸颊都热辣辣的,她对眼前四个神色各异的女孩子如此央求道。
除了心彤之外,三个女孩间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欧阳琳站出来说:「总之,这次请妳别弹了,回去吧。」
黛瑀没有因此就垂头走开,「我想问理由。」
心彤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主要是因为,妳前几天请假太频繁了,先是团讨又是生病?有这么刚好的吗?你有没有心在练习,大家都看得出来。」
黛瑀浑身发冷了一下,一阵细密的电流从脑门向下爬过背脊,她儘量不要让泪腺发作,强装镇定的笑说:「我记得我有附上药单证明,这是真的,而且我只请假请了四次,其他验收都有到,我私下加练──」
「连着一次请四次还是太多了,王黛瑀,都不来的话,我们怎么保证这场演奏会的质量?」心彤说。
「我有──」
「说真的,如果无法负荷课业上的牺牲,什么都肖想兼顾的话,那当初干嘛来徵选?」欧阳琳冷笑。
黛瑀连暗暗握拳的力气都没有,她说:「最后的验收,所有学长姐也认可我的能力了,这样……还不足以证明我私下的练习有效吗?」
心彤单眼皮微微瞇起,「反正我们已经决定好了啦,就这样。」
无可挽回。
落到这样的结果,黛瑀只能僵立在原地,嘴角的微笑已经彻底消失,连勉强都无法。
果然,这里计较的并不是能力还有努力了多少,而是,有没有被看见。
「……我知道了。」
黛瑀稍稍仰起头,过了几秒,旋足走出门外。
整个待机室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骚动──黛瑀胡乱地把化妆包和衣服、琴谱全数塞回后背包里,收拾的动作简直像要逃家一样,其中一人走上前去问:「现在就要走啦?」
「嗯。」黛瑀抬头,看着对方露出微笑,「大家表演要加油啊。」说完,抱起背包,擦过那人的肩膀,夺门而出。
跑出表演厅时她也没有给在观众席乾等的方方打电话──表演厅里,讯号太微弱,几乎是接不到电话的,且场内要求大家都静音开震动。
黛瑀走在湿漉漉的草皮上,抄近路要回宿舍,却不小心没看準被树根又绊了一下,差点摔到水洼里,就在她稳住脚步继续快步前行时,被一道声音叫住:「黛瑀?」
转过身就看到在昏黄的路灯光下,站着一身挺拔西装的裴哲还有──宋昀融?她揉揉眼睛。
这两人同时出现让她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但还是走向他们,「呃,学长,还有宋昀──」
刚刚出声的是裴哲,见她有点狼狈侷促的样子,裴哲低声问:「妳怎么会在这里?等等就要开始表演了。」
宋昀融也问:「欸,对啊,妳不是要表演吗?怎么还待在场外啊?」他满脸惊讶,指了指黛瑀。
同时遇到两个她此刻最不想,也没想过会遇到的人,一阵头疼,她说:「我才想问你们两位……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啊?」
「在半路上拦截下来的,这位大哥,」宋昀融嘿嘿笑了下,「想说他看起来就是要去参加演奏会的,就请他带路啦。」
裴哲定定地看着黛瑀,「为什么现在赶着要走?有东西忘了带?」
黛瑀垂下头来,一瞬间眼泪都溢出眼角,但是她忍回去了,用力忍了下,抬起头来又是笑脸。
「晚点跟学长解释吧,麻烦学长带他入场。」她说完,转向宋昀融,深呼吸,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转身就走。

这个男孩子是黛瑀的旧识,裴哲看着宋昀融困惑的脸庞,在他发问之前收回视线,宋昀融说:「我看活动专页上,和现在发打开双腿调教毛笔伸入_reach的用法总结 情感 第1张的节目表不太一样,为什么?」
在柜檯的接待向宋昀融解释,「临时删除了一个表演,所以不太一样。」
裴哲看了眼节目表,宋昀融在一旁惊呼,「欸?王黛瑀的表演取消了?」
取消?
接待把宋昀融带进场内后,裴哲打了电话给心彤,「学妹。」
心彤在那头的语调飞扬,「喂?学长,你人现在在哪啊?」
「我在工作人员走道上了,不过我想问一下,」裴哲手里拿着节目表对照,他微笑说:「中间是不是有表演临时取消?」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292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