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媳的粗大完整版 啊太大了嗯吃不下了

八十二、转变(7) 「没啊!可能没睡好吧!」沈星解释,却难掩眼神里的惊慌。
余楠坐在那里,看着她进厨房的身影。她想跟他装蒜,他也只能陪着她装。
热粥重新上桌,两个人安静把粥喝完。他拿出报纸来,慢慢看着。沈星整理碗筷时问他:「今天不赶上班吗?」
「今天可以晚点进公司。」他翻着财经栏,和平常没两样。
沈星把碗丢进洗碗机,看着管家出门买菜,就在他旁边的位子坐下。
「明天的剪綵会有很多媒体记者过来,妳都準备好了吗?」
沈星点头,其实就是把衣服搭好,首饰配好,做个称职的陪衬。
「也许会有记者对妳出现在媒体面前感到好奇,要访问妳,我相信妳可以表现得很好。」
沈星抿着嘴低下头,显得漫不经心。
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此起彼落的呼吸声和时钟在走的答答声。
过了很久她才说:「我看到了。」
余楠看着报纸连头都没抬,宛若闲聊一般问她:「看到什么?」
「看到从包厢里拖出一个鲜血淋漓、鼻青脸肿的人,还有、你们、从里面出来。」沈星凝视着报纸上的一点。
余楠沉默了很久,才缓缓说道:「有时候,有些人没有遵守约定,必须受惩罚。」
「……」沈星对于他的回答目瞪口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余楠抬起头,看着身旁一脸震惊的她。
沈星皱眉对他说:「不遵守约定可以照违约规定罚他,为什么要动手把人伤成那样?」
「有些事,不是定合约就能解决的。」
「……你不是不喜欢人家说你是黑道吗?可你做的事却是黑道的行为。」
「别说得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妳不懂我的生活。」余楠显然被她最后那句话惹怒了,不大高兴。
「我说的是事实,哪个正常人会这样动手?」
「妳哪只眼睛看到我伤人了?」
「好几次你衣服上有血迹。」
「我衣服上有血迹妳就认为我伤人了?妳亲眼看到过吗?」
「没看到。」
「那妳就是诬赖我。」余楠撂下这句话,丢下报纸,人就走了。
留沈星一个人坐在那里,脑子飞快转着。她的确是没亲眼看见他伤人,只靠着自己瞎推测就说人是他伤的。
余楠走了很久,她才拿出手机拨给他。
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起,声音冷冷的,还在不高兴。
『喂?』
『生气了?』
『被诬赖能不生气吗?妳为什么就要把我想得那么坏?认为人就是我伤的?原来妳就是这样想我的?』
『……对不起。我就是看你们从一个房间里出来……』
『为什么不先问我来龙去脉呢?妳就是把我想得这么坏!我很生气!』
『我已经说了对不起。』
『我接受。』
『那就别生气了。』
『我还需要冷静冷静,先这样,挂了。』

八十三、转变(8) 那之后余楠没有再来电话。沈星后来想问他晚上回不回来吃饭,他也没接,最后是打到保镖那边的对外联繫手机,才藉由保镖的口回覆,今晚不回来用餐。
沈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不高兴还是真的忙,她觉得余楠生这个气有点奇怪,也太久了。
这天夜里没有他,她开灯睡觉,整晚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呆,突然想到明天就是渡假村开幕剪綵。越想越觉得紧张,翻来覆去更是辗转难眠。
她听到屋外有些声响,以为是隔壁栋住户也没睡,直到卧室门突然被打开,她弹跳似地从床上弹起来,盯住门看!
余楠额头上有些薄汗,微微沾溼了前髮,一进来就看见沈星如惊弓之鸟般弹起来,便停住脚步,看着她。
两个人对望了几秒,余楠才进来走到床边俯着头看她。
「还不睡?」
「……」
余楠替她掩了掩被子,「快睡吧!」
沈星还盯着他瞧。他脱下了衣服进浴室洗澡出来,擦乾湿髮在她身侧躺下。她闭上眼睛,很想问他白天的事,又不敢问,怕破坏了这宁静。
他的手突然握了上来,紧紧收住她的手。又往她身边靠了靠,吻住她小巧的耳珠。
沈星一颤,睁开眼,只见他面若冠玉,微笑看着她,什么都不用说,沈星知道没事了。身体也往他那靠,将脸埋在他怀里,嗅着他身上的清香,心想,就算这个男人真的是杀人放火的她也认了吧?
靠在他身上她终于能摆脱一些事睡个好觉。公媳的粗大完整版 啊太大了嗯吃不下了 情感 第1张这一睡就睡到天亮,日上三竿了才醒,醒来的时候他竟然还在,沈星爬起来看了看钟吓了一跳。摇了摇他,才发现他早就醒了,闭着眼睛在假寐。
「晚了!」
「没关係,今天不进公司。」他又闭上眼睛。
沈星记得今天是大日子,赶紧要起床準备。
他拉着她,「再陪我躺会。」
「今天不是要剪綵吗?」
「别紧张,来得及。」
沈星任由他抱着。
「我们该有个孩子了。」
「……」沈星不知道他突然提这做什么。
「这样妳就不会一天到晚没事胡思乱想,还怀疑我。」
「……你昨晚怎么突然回来了?」
「还用问吗?当然是怕妳睡不着赶回来陪妳了。」
「喔……」
「以后不许随便怀疑我,有事直接说。」他将头埋在她颈窝,闷闷地说。
「嗯……那天那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违反了商场上的诚信原则,他们给他个教训。」
「『他们』是谁?」
「平时一块儿玩的朋友。」
「能不交这么血腥的朋友吗?」
余楠听了,笑了笑,气喷在她脖子上很痒。
「有些事身不由己。」
「……你们男人就知道用这句话搪塞!」
「妳又听过哪个男人用这句话搪塞妳了?」
「……」
「说啊!」余楠维持不变的姿势,逼问她。
「没有……」
「我当然懂得自我保护,在商场上我见识的比妳多得多,不需要担心我,知道吗?」
沈星心里咕哝了句大男人!嘴巴上回答:「知道了。」
余楠很满意地摸摸她的头。
他不想说他半夜跑回来,是因为忍不住想见她。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伤神。
回来一看到她那双惊恐的鹿眼望着他,那一刻,那些气早就烟消云散不知道跑哪儿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0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