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_被男友强按着做

如同应宥真所讲的,学校为了这场大活动提早就跟警察做好了道路申请,在这段时间里的车辆都必须绕路而行,虽然对于其他用路人会造成不便,但对于学校而言,学生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要真的出什幺事情了,之后的善后工作也许会比用路人的抗议还要更加难以处理也说不定。

在这群学生当中,有的人独自一个依照自己的节奏奔跑,有的人则是找了朋友边玩边跑也比较不孤单,然后他们的目光全被一对看来最突兀的存在给吸引过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该是各自跑步的两个人现在却是揹人与被揹着的情况,学校活动虽然没有明文规定说不能够有这样的行为出现,可是看在别人的眼里总会觉得内心不平衡,不过这是在其他人做这件事的前提下。

面对散发出只要对上眼就好像要杀人的气势,即便是有意见也没有人敢说些什幺,都会聪明地当作什幺都没看见,继续往终点奔跑去。

似乎感受到四周投来好奇的目光,被揹着的苏俪妍拍了拍揹着她的那位少年小声说着:「虽然说我跑步可能不太方便,不过走路的话还是可以的,所以……」还是把我放下来吧。后面的这些话还没讲完,苏俪妍马上就感受到一道眼神正怒气沖沖地瞪着,她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肩膀。

「所以什幺?」转头望着她的赤红眼瞳没有隐藏的怒意,应龙真已经很努力压抑情绪不爆发导致声音也压得很低沉,听在别人的耳里又更可怕了点。「脚踝都已经肿起来了,真的放下来让妳用走的,到晚上了还不一定能在校门口看到妳。」

「至少还走得到啊。」苏俪妍不敢继续看着他,撇过头心虚地说。自己的身体是怎幺样的情况她当然清楚,只是不愿意让应龙真继续受到异样眼光的洗礼,这样的是她已经习惯了让她承受就好。

在那纯净的灵魂还没被染上黑汙前,赶快远离自己……

「把我放下来吧,依你的速度很快就能回到学校了。」

「不、放。」

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_被男友强按着做 情感 第1张

「你……」

「把妳放着自己走然后我自己一个人跑回学校?这种事别人会做,但是我应龙真不会。」他一边说一边用手夹紧对方的腿防止她中途从他的背上跳下来,面对应龙真的执着,苏俪妍都不知道该说他什幺了。「尤其才刚发生完事情,说什幺绝对不会让妳独自一人。」

「你真的好奇怪。」反正应龙真是怎幺都不会把自己从他的背跟手解放,苏俪妍也放弃任何挣扎,乖乖地就让他揹着。

「有这幺奇怪?我记得妳已经不是第一次这幺说我了。」

「有。」面对应龙真的疑问苏俪妍是认真地点头回答,不知道为什幺应龙真突然有种挫败感。「所有人对于我的事情都是敬而远之,就是怕接触我之后会弄得全身腥,可是你好像完全不怕的样子。」

「有什幺好害怕?妳又没有什幺传染病。」

「话不是这幺说的。」

「说到底,那些人不都跟我们一样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除了狐假虎威、仗势欺人以外,也没有什幺其他多大的作为。」尤其又欺负女孩子,罪加一等!

「就怕对方仗『势』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对象。」苏俪妍意有所指地说。「就跟刚才的那些人一样。」

话一说完两人便陷入一阵沉默,安静得只剩下马路上呼啸而过的车声及鞋子与地面磨擦所发出的声音,彷彿是回想起前不久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他们讲的那件事情。

时间稍微往前回到半个小时前,学校集结参与的一年级学生们在操场上交代着出去校门后的注意事项,虽然大部分的学生基本上都没有心在听,直到宣布路跑活动开始,学生们便开始移动脚步往校门外奔跑出去,当然也包括了应龙真三人组。

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_被男友强按着做 情感 第2张

只是跑没多久就有个人大喘特喘地蹲在一旁,夸张的喘气方式让别人都以为他是不是气喘病发作,殊不知他只是前一天熬夜导致体力不支,又加上开跑的那刻顾着聊天呼吸没有立刻调整好导致整个乱掉,不得已才在路边休息。

「不是叫你早点睡了?明知道自己的体力弱还不乖一点。」宋俨冉跟着也蹲下来轻拍那位还在喘的人的背部帮助他缓和下来,照平常被宋俨冉这样酸言酸语有人一定会马上反驳,但是到现在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有……有啊!你一回去我就马上关灯躺床了!」稍微缓和下来后蒋丰靳还是忍不住反驳几句,只是声音有够小声而已。

「是躺在床上继续滑手机吧?当我不了解你吗?」睡觉前不滑个过瘾就绝对不会睡觉的人会在他回家后乖乖睡?

「呃……」

「唉,龙也说几句吧?有人就是欠人唸,只靠我一个他根本就不当作一回事。」向来沉着的紫色眼眸难得染上一丝怒意睨了眼心虚看向旁边的笨蛋,宋俨冉转过身望向一直没出声的那位,只见那个人眼神不断扫视着从面前跑过的学生,就像是在找人,当然也就没听见宋俨冉说的话。

似乎早看透那张顶着严肃脸、紧皱眉头的人找的到底是谁,宋俨冉露出一抹淡笑走到应龙真身旁故意靠在他耳边轻声说:

「那个女孩已经往那边跑过去了。」

「啊?」

因为宋俨冉的声音而回神的应龙真愣了几秒才渐渐反应过来,乾咳几声想要掩盖过他的迟钝,偏偏就有人全看在眼里。

「你刚刚说谁往哪边跑过去了?」

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_被男友强按着做 情感 第3张

「当然是能够让你这几天想到就会不断失神的人。」宋俨冉看透应龙真想法地说,彷彿什幺事情在他那双紫色的眼眸里是无法隐藏的。

「这幺多人一起跑你也能看到?唬烂的吧。」对于他的认脸能力蒋丰靳是毫不掩饰地质疑,最好只是看过一眼就知道那个人是谁,哪那幺厉害?「还有你不是偶然间才见过她一次面?这样就记住人家的长相了?」

「因为我过、目、不、忘。」特意把最后四个字说得清楚,惹得有人嘟起嘴巴,转头不想理人自己生着闷气。

「你就这幺肯定我找的就是她?」也许有这幺不甘心立刻被人猜中自己在找谁,应龙真撇撇嘴不打算那幺快就承认。

「是。毕竟也没看过你对哪一位女性……哦,除了宥真姊以外的女性认真放过心上的,否则那一天她人走都走了,你干嘛一脸紧张问我有没有见到她,事后还问阿靳有关于她的事情?」

又一次被完全讲中内心所想,应龙真这次连反驳都不想反驳了,紧绷着那张脸继续死盯着眼前那群从他面前跑过去的学生们,而被盯着看的那群学生则是一头雾水。

这个人没事一直盯着自己干嘛?眼神还有够兇……

「话说回来啊。」宋俨冉似乎想起什幺,开口才说了几个字又停了下来,惹得应龙真红瞳瞪了他一眼。

「有话就赶快说,要讲不讲的让人很烦躁。」

「我是要说啊,只是还没讲出来就被你打断了。」

「好好好……我闭嘴,你快点说。」深深吸了一口空气逼自己不要继续跟对方继续争执下去,因为继续接话也只是刚好走进了宋大先生的陷阱里面,越是表现得紧张,这个人就会跟你唱反调一样越说越慢。

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_被男友强按着做 情感 第4张

熟识宋俨冉这个人后就会知道其实他真的没什幺恶意,要是面对其他人他是理都不理会,就是在与朋友之间的相处比较有他自己的一个方式。

只是那种方式对于好友的他们来说就这幺讨人厌了点而已。

「你找的那个女孩子往那个方向跑过去。」

「这个你刚刚有说过了。」

「后面还跟着几个看起来不怀好意的人。」

「去你的这个干嘛不早说!」听他慢条斯理地讲了最重要的部分应龙真气得拳头往他头上敲了一记,扔下两位好友就往宋俨冉讲的那个方向奋力跑过去。

他不是气宋俨冉为什幺那幺晚才说,气的是自己怎幺一点自觉都没有。

像这样有机会让自己独自一个人的活动,当然也给了有意图想对苏俪妍做什幺事情的人绝大的机会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手,在学校里苏俪妍至少有莉娟阿姨的图书馆可以躲藏,甚至还有『学长』这个声势可以或多或少保护她,但在学校以外,她就是孤身一人。

沿着活动规划的路线一路奔跑寻找有可能成为下手的地方,虽然在体力上应龙真可以说是非常充足,但是在维持长时间全力冲刺下还是会有耗光的时候,无可奈何之下应龙真只能先暂时停下脚步手搁着膝盖上急促喘息,在这段稍微休息的时间不断努力调整呼吸,眼睛当然也没有停下来寻找。

「可恶,路线就只有这样,到底还能去哪里……」将鼻头上的汗随意用手抹去,应龙真还是忍不住啐了髒字,那群人这幺会躲?到底是去哪里了!

不过老天爷似乎听到了应龙真的抱怨,就这样这幺刚好让他瞥见了一个穿着与自己身上相同运动服的男学生走进了巷口内,彷彿看到希望应龙真再度做完一次深呼吸后悄悄跟在他后头,而映入眼的画面却让应龙真瞪大双眼,全身血液都往脑部冲去,手缓缓地紧握起来。

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_被男友强按着做 情感 第5张

「还真的跟传闻中的一样没反应。」笑得猥琐的学生一手将女孩的双手禁锢在她的头部上方,另一手则不断对她身体上下其手,然而她却没有表现出他想要的反应而觉得有些没劲,却又感到另一种不同的兴奋感。「老子如果把妳弄到爽翻天了看妳还会不会是这样冷冰冰的反应。」

面对这般汙辱的人的话语,也许早已习惯,又或是说已经放弃挣扎,苏俪妍闭起双眼,也关起了心门。反正就跟平常一样,忍一下就过去了。

「嘿!大哥,不要玩过头啊!也留给我们玩玩……」

「急什幺?还轮不到你们!」对部下呸了口水后急忙想解开裤头,惊觉部下后面站了一个身影,却因为背光的关係而看不清楚对方的容貌,但背脊下意识地颤慄起来警觉问:「等等,你后面跟了谁?」

部下还来不及反应转头看便被一记重拳狠狠击倒在地,出拳的人一步步踩踏沉重脚步走向前方,愤怒情绪影响下的红瞳看起来更加吓人,也震住了前一刻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动手的人,一句话也不敢吭。

「你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飞来的脚板踹向脸部整个人夸张地往后飞去,旁边看戏的部下学生们赶紧跑过去将老大扶起来,才被这幺踹一下就满脸都是血的脸看得其他人身体都起鸡皮疙瘩,没人敢为了老大跟踹他的人动手。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还敢这样踹我!」即使满脸血也不忘跟人下马威,被部下们扶起的他指着踹他的人怒问。

应龙真自然是不多加理会,走苏俪妍面前将她扶起,看见她那身已经被人撕得残破不堪的衣服二话不说就把外套脱下来替她穿上,怕弄痛对方而轻轻地将她身上的灰尘拍去,望着她的温柔与刚才的愤怒简直判若两人。

「还好吗?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面对他的提问,苏俪妍只是轻轻摇着头,并没有开口回应。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个只会欺负女人的混帐东西而已。」稍微确认一下苏俪妍身上的情况后应龙真转头瞪向他们,这时的眼神又回到愤怒。「劝你们赶快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粗大_被男友强按着做 情感 第6张

「你叫做……应龙真是吧?」既然都被下了驱逐令,他们当然一秒也不愿意久留,赶紧揹着人就要离开,但离开前也不忘了威胁恐吓,那个被部下们揹着的人瞥见了苏俪妍身上披着的,那件绣有名字的外套,用力将名字刻在内心。「你总有一天会后悔今天做的事情!走着瞧!」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3417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