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潮吹女自述 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

35 「不知道小熙姐姐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慕可蓉语气充满担心。
「白秘书一定可以处理的很好。」姚子承边开车边说着。
白瑞熙在他身边多年,办事有条有序,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她肯定能够解决的。
「恩。」
既然自家老公都这么说了,慕可蓉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一想到白瑞熙那时慌张的表情,她还是有些担心,就在这个时候,慕可蓉感觉到从左手传来的热度,她转过头,却看到姚子承伸出的手覆盖着她的。
「不要担心。」短短的四个字从姚子承的口中说出来,如此的温暖又可靠。
慕可蓉满脸幸福的笑容看着身旁的男人,嫁给姚子承大概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姚子承没有听到慕可蓉回应他,以为老婆还在想着白瑞熙的事情,趁着等红灯的时候将目光看向她,却没想到慕可蓉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然后慕可蓉又突然倾身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轻且短暂的吻让姚子承莫名升起一团火,吞了口口水,他的小妻子最近挺主动的呢。
其实慕可蓉只是想要给老公一个奖励而已,在姚子承眼中却是无声的邀请。
姚子承加快车速,现在他一心只想回到家,好跟老婆恩爱,而某个丫头则是毫无知觉。
总算是回到家,慕可蓉準备打开车门,却被姚子承一把扯进怀里。
「怎么了吗?」
姚子承直接用动作代替回答,他吻着慕可蓉的唇、脸颊,吸允着锁骨留下明显的痕迹,大手也不安分的从衣服下襬钻了进去。
「等……等等……」慕可蓉喘息的推开姚子承,被吻肿的嘴唇、染红的脸颊,都让她变得更抚媚动人。
「你该不会是想在这边……」羞红着脸,她说不出口,实在太羞耻了。
「谁叫老婆妳诱惑我。」姚子承一脸无辜。
「……」
她诱惑他?慕可蓉心里无数个白眼,这男人每天都要,已经快把她给累死了,今天她只想单纯的睡觉!
「老公,这事不急,明天再说好不好?」车什么震的,她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做那档事。
现在的慕可蓉在姚子我的潮吹女自述 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 情感 第1张承眼里是如此的美味,要他明天在说?呵,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他怎么会不知道刚刚在办公室的时候,慕可蓉是故意转移话题的,而现在他不会在让她有机会逃掉。
「不好。」姚子承咬着慕可蓉的唇细细呢喃着,「我要妳。」
令人沈醉又略微沙哑的声音,慕可蓉禁不起这样的引诱,身子顿时发软,姚子承当然是毫不犹豫的享用了。
结束之后,姚子承用自己的外套紧紧包裹着累摊的慕可蓉进家门,而在他怀里的慕可蓉脸颊绯红的将头埋进姚子承的胸膛,虽然明明知道不会有人看到,可是她还是觉得丢脸死了。
可恶,这个闷骚男,到底哪来的这么多体力?下次她绝对、绝对不会在让他得逞。
白瑞熙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明明登记的是普通病房,怎么就换到特等病房了?
「那个,你们是不是弄错了。」白瑞熙问着其中一位医护人员。
「请问妳是白瑞熙小姐吗?」
「是的。」
「那就没有弄错了,这是副院长命令的,他说一切费用由医院支出,请妳不要担心。」医护人员官方的说着。
副院长命令的?她哪知道这家医院的副院长是谁,还不用支付住院的费用,这真的不是诈骗集团吗?不过能让爸住的比较舒适,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白瑞熙内心一个挣扎,最后她做出了决定,算了,那就先这样吧,下次在好好谢谢这家医院的副院长。
而另外一边的徐文浩,满意的听着报告,想像着白瑞熙一脸崇拜的感谢他。
「不过那位白小姐好像不认识副院长。」报告的人没有发觉徐文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瞬间垮下来,还继续说着,「当我告诉她,是副院长的命令,她却是满脸的疑惑。」
「难道她没问你副院长是谁吗?」徐文浩有些咬牙切齿。
「呃……没有。」
这女人,难道没有好奇心吗?不会问一下吗?
呵,没关係,时间还多得很,他总有一天会让她知道他的身份。
还在一旁报告的人看着自家副院长眼神闪过的腹黑,感觉一阵冷风搜过,让他打了个冷颤,在心里为那位白小姐默哀,接着悄悄地离开办公室。

36 戴恩菲独自一个人来到酒吧。
她原本打了一通电话给慕可蓉要约她来,结果咧,却被慕可蓉那个无良老公给禁止,这样也就算了,她还在电话另外一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老婆,谁打电话给妳?」叫的这么亲密,噁心死了,这个声音的主人真的是那个姚子承吗?戴恩菲翻了翻白眼。
「恩菲说想约我出去,我可以去吗?」
「当然不行。」
「可是我已经好久没跟恩菲见面了……」
「还是不行,老婆只需要看我一个人就好了。」谁敢跟他抢老婆的,还想佔据他们相处的时间。
「你真是的,这么肉麻的话也说得出口。」慕可蓉羞红着脸,丝毫已经忘记了电话另一头的戴恩菲。
戴恩菲的白眼简直是快要翻到天际去了,这对夫妻是要晒恩爱到什么时候。
「慕可蓉!」戴恩菲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慕可蓉赶紧丢下在一旁的姚子承。
「恩菲,对不起,我老公不让我去……」
真是够了,妳老公不让妳去妳就真的不去,慕可蓉妳可不可以有点自己的主见啊!戴恩菲好想直接隔着电话对慕可蓉咆哮。
「算了算了,我自己去。」她按耐住自己的性子。
「恩,等下次我再请妳吃东西,嘶……姚子承你在做什么!」她还在讲电话,自家老公却不要脸的直接咬着她的耳垂,还伸出舌头舔了几下。
「反正老婆妳也没有要出去了,那我们来做一些增进感情的运动。」
电话还没有被挂掉,戴恩菲隐约听到了一些儿童不宜的声音,她果断的结束跟慕可蓉的通话。
搞什么啊,要做那种事也找个恰当的时机好吗?
看来之后要约慕可蓉只能说是难上加难了,戴恩菲摇晃着酒杯里的红色液体。
韩柏竣今天刻意的没有出现在上次遇见戴恩菲的酒吧,再说发生过那么丢脸的事,他也没那个脸再去了。
可恶,那间可是他很喜欢的酒吧,却因为戴恩菲那个疯女人的关係,让他没有办法再去光顾。
一进去,韩柏竣立马找到了目标,可是为什么他的脑中却闪过了戴恩菲那张呛辣的脸,话说他準备靠近的目标背影也有点像那个疯女人……
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的是快被搞疯了,怎么会突然想起戴恩菲呢。
「嘿,美女,有这个荣幸请妳喝一杯——啊!妳怎么在这里?」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韩柏竣怀疑是不是自己在作梦。
「又是你这个变态。」戴恩菲一脸的嫌弃,她还在想这个搭讪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妳妳妳——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这女人根本就是阴魂不散。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戴恩菲回答的理直气壮,「呵,在找一夜情的对象啊。」她调侃的说着。
「才、才不是。」她是怎么知道的,韩柏竣内心一个紧张,他知道自己是绝对斗不过戴恩菲的。
「算了,看在我今天没人陪的份上,一起喝吧。」戴恩菲帮韩柏竣点了一杯跟自己一样的酒。
「大嫂怎么没来陪妳?」韩柏竣觉得奇怪,慕可蓉跟戴恩菲不是很要好吗,怎么不见慕可蓉的身影。
「那个女人被你们家姚子承绑得死死的。」戴恩菲喝了一口酒,继续说着,「你都不知道我刚刚听到了什么,他们两个真是噁心的可以。」
「什么?快点说来听听。」韩柏竣觉得有趣。
然后,戴恩菲就一句不漏的告诉韩柏竣,结果当然是引来他疯狂地大笑。
「哈哈哈……」真的是快笑死他了,韩柏竣从来没想到姚子承结了婚之后会变成这样。
「是吧,我的耳朵根本是被汙染了。」
「看在妳那么惨的份上,我陪妳喝。」韩柏竣豪爽的直接拿起酒杯。
「说真的你兄弟根本就是——妻奴。」
「妻奴。」
韩柏竣和戴恩菲同时讲出了这两个字,接着他们两个噗哧一笑。
「真没想到我们也有这么默契的时候。」戴恩菲笑笑地说着。
「我也没想到我们能够心平气和的说话。」韩柏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原本他是不喜欢这样一个大剌剌性格的女人,可是现在的他却对戴恩菲改观了。
他悄悄的盯着戴恩菲的侧脸,听着她毫不掩饰的话语,之前他碰过的女人从来不会像戴恩菲一样不把他放在眼里,她们在床上或许妖媚,却没办法勾引起他想要更进一步认识的想法,说穿了那些女人无非是想要巴结他,进而得到好处,而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不好的,这只不过就是双方各求所需,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
韩柏竣将目光放在戴恩菲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上,不知道嚐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味道,他居然有种想要吻下去的感觉。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戴恩菲毫不客气的用力捏着韩柏竣的脸。
「痛痛痛,妳这女人难道就不能淑女一点吗?」他捧着被戴恩菲捏红的脸。
「谁叫某人不专心。」戴恩菲一脸的无辜,还顺便补了一枪,「该不会又再想其他女人了吧,也对,变态还是改不了变态的本质。」
「……」
他刚刚肯定是脑子进水了,居然会觉得戴恩菲很迷人,还想吻她,韩柏竣你清醒一点,在你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疯女人,他一直说服着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401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