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精修版)第二部_时光有点小悲伤十一章

第七章 唐家大战(3) 洛城只求几人之间的气氛不要太尴尬,于是简单地自我介绍:「我是唐果的同事。」
「对,对,同事。」唐果从一开始的震惊中醒过来,心虚慌张地应着,有些语无伦次,「今天我没开车,洛……老……正好顺路送我回来。」
『洛老』,这都用上尊称了。洛城额角继续三条线。
甜甜哪里能看不出来自己闺女的异样,假装随口问道:「不是说今天总裁放妳的假麽,怎麽又回去上班了?」
「呃……」唐果并不是个善于说谎的孩子,一时竟然无语,只好退到甜甜身后,使劲给洛城递眼色。
洛城的回答倒也不算是谎话:「因为总裁需要她。」
「哦。」甜甜也不戳穿,「那就麻烦小洛了。如果方便,上来一起吃个饭?」
「不行。」唐果跳起来,对上甜甜充满疑问的眼神,有些支吾:「老……洛……他还得回家……忙……工作,对吧。」
看着唐果眼中的乞求和期盼,洛城在内心无奈地轻叹了一声。这大好机会摆在这里,让他这做惯了律师抓住别人漏洞就拼命攻击的人怎麽舍得放过。而且,他看的出来,小丫头是个被动的性格,若他不再主动一些,不知道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憋屈多久才能有出头之日啊。
「工作是有些没做完……」
唐果拼命点头,「那就忙去吧,忙去吧,不耽误你了。」
「……不过,吃顿饭的空还是有的。」
唐果觉得,自己头顶上的天空仿佛都要塌落下来了。
「只是初次拜访就两手空空总不太像话。」洛城打算给唐果一点时间和母亲解释,不舍得看她那样为难,「正好我车上还有一些别人送的燕窝和茶砖,我也用不上,不如借花献佛。」
唐果已经没有多余的功夫琢磨为甚么洛城车上会有燕窝和茶叶的问题,光想着等一下洛城要面对她爸就恨不得挖个洞跳进去冬眠他一两年。
甜甜看着洛城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门口,长叹了一声:「果果,还不跟妈说实话,嗯?」
唐果以手扶额,都快哭出来了,「妈,我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才好啊。」
甜甜搂着闺女的肩膀安慰她:「谈恋爱又不是什麽罪不可恕的事,说出来怎麽了?况且我看小伙子一表人才,难不成有什麽难言之隐?」
「也不是什麽难言之隐,就是……我跟洛城……我们俩已经……爸!」
唐果看到穿着围裙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皱着眉头看着她们母女俩的男人,心里一声炸雷。天,这回真的要塌了!
唐双把T恤的袖子卷到肩膀以上,露出依旧结实的三头肌二头肌各种肌,虎虎生风地挥舞了一下手里的菜铲,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妳说妳和那谁已经怎麽了?!」

第七章 唐家大战(4) 唐果拉着甜甜的衣服躲在母亲背后,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本想先跟母亲招了,以母亲二十年来在她面前表现出的淡定性格,虽然会无奈,也许会生气,却应该不会真的暴跳如雷。等一下面对父亲,也算多一个人在自己战壕里,绝不会看着她送死。
家里就属母亲最开明。想当初母亲顶着父亲要跟她离婚的压力硬是送唐果出去留学。如果现在让父亲知道,她在国外睡了个女婿回来给他,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把她剁碎了当配料丢进炒东北大炕(精修版)第二部_时光有点小悲伤十一章 情感 第1张锅里翻熟,吃到肚子里也算是哪里来的哪里去了。
唐双走下几阶台阶,拿菜铲指着甜甜背后不住向后缩的唐果严肃问道:「谁是洛城?妳和他已经怎麽了?」
甜甜向前走了一步,拨开唐双手里的菜铲,搓了搓手指上沾到的油,声音平静:「怎麽拿着铲子就出来了,滴的到处都是油。你炒菜关火了麽?别再给我烧漏一只锅子。我那可是让唐晶从德国大老远背回来的。」
「甜甜,这不是等半天不见妳回来,出来看看。锅子烧漏了我再给妳买,不就是德国麽,咱下个月就去,买一打回来好不好?」唐双耐着性子回答甜甜的问题,一擡头看向唐果,又端起了严父的姿态:「妳躲什麽?敢做不敢当是怎麽的。」
唐果哪敢说实话,在父亲像是要杀人的目光里继续后退,直到后背撞上走进来的洛城的胸口,尖叫着转身就要跑。
洛城一把拉住她,回手圈进怀里,扬起头对唐双自我介绍:「伯父,我就是洛城。有话咱们屋里说,这里人来人往的,影响不太好。」
若说刚才唐双的表情还算是吓唬自家闺女,这回可就是真的要杀人了,眉毛都立起来了,挥舞着菜铲就要干仗:「你个臭小子,把你的髒手从我家果果腰上拿开……甜甜,你推我干什麽……」
甜甜双手抵着唐双的腰就往楼上推:「咱先回家不行麽?非得在这里大吵大闹?」
「不是,妳难道没看见,那不怕死的臭小子搂着咱闺女呢。」
「许你搂别人闺女,就不许别人搂你闺女?」
「甜甜,妳这不强词夺理麽。我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
「没听过轮回报应么?」
「……」
洛城看着唐果身材娇小的母亲连推带搡的把比洛城还壮的丈夫推进电梯,不禁心生佩服,同时暗自鬆了一口气。起码,唐果的母亲看起来应该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直到电梯门关上,洛城才捡起掉在地上的礼品盒子,推了一下呆愣在原地的唐果,「走吧。」
唐果往后缩了一步。
洛城单手箍住她的小腰,「不敢回家了?那要不乾脆就跟我回我那里?」
唐果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要。」
「那就前面带路。」洛城歪过头,疼惜地吻了一下唐果的髮顶,「别害怕,妳爸若是动粗,有我在旁边给妳顶着呢。这件事真的追究起来,也不能算是妳的错。我明白,哪里有这麽好的事情,如此轻易就让我白白捡回家这麽好一个老婆。放心,我就算被妳爸打死,也不会让妳伤一根汗毛的。」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3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