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经典之诗晴第二部_深蹲一年的壮阳感受

全文完 烟花灿漫的日子-70
今年是个暖冬。
时间推移脚步催促向前,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冬末初春之际。那片林荫大道枝头已有了些许绿意,属于这春季的花悄然绽放,一片澄黄。
手牵着手走过了一地落叶,裴又欣停下脚步,仰头一看,风铃木盛放灿烂。
「学姐,妳还记得吗?」她收回视线,朝着陆蔚萱莞尔一笑:「十一月分开时,这里一片光秃秃的,我也是在这里接到妳的电话……现在二月了,没想到这么漂亮。」
陆蔚萱怎么可能忘记?忘记自己那时是怎么捏着心讲出残忍的分手,心中再怅然也无可奈何,幸好、幸好她们没有因此错过。
「还有妳要我还给妳钥匙……」彷彿是讲到了伤心之处,眉目间隐隐的忧郁,看得陆蔚萱好心疼。她拉过她的手,裴又欣抬起头,直直地看进那双温柔似水的眼里。
「又欣,我只跟妳拿回套房钥匙,不是吗?」
裴又欣点头,一时间没会意过来,又听见陆蔚萱娓娓而来:「对啊……我跟妳说过,妳是我钥匙,只有妳能打开我的心房。」她扬起笑,阳光轻薄地洒下。「这样就够了。」
左心处胡乱窜动,陆蔚萱轻轻抚着,她何尝不是将自己的心捧着,交给了裴又欣呢?
因为她知道,这个人会待她比自己来得更为珍视。
裴又欣握住了她的手,目光不经意地掠过她,一块白色木牌映入眼帘,她牵着她走近一看,不知何时这片橙林多了这么一个注解。
『黄花风铃木的花语——再回来的幸福。』
心,微微一揪。去年在这的分离,原来早已冥冥中注定好会再重逢。她转头,陆蔚萱同样温柔地凝视她,一如往昔。
一如往昔。
「我的幸福,真的回来了。」裴又欣抱住她,朔风迎来,吹乱了两人的髮,几片澄黄花瓣随风轻轻旋落,停留在两人脚边……
耳边厮磨、低声呢喃,揉揉她微凉的手,包裹住。走进了人烟稀少的校园里,两人互看一眼,同时走上楼。
琴房如初,两人也是。
多少的甜蜜、挣扎、暧昧、茫然,都在这一一发生,更不用说裴又欣曾在门外见到了陆蔚萱教导学妹的画面,那一刻她的心灰意冷,刻骨滋味从未忘怀。
「……教导学妹?」陆蔚萱拧眉,想了想,顿时想起些什么而稍稍提高音量,「不,我没有教她,我只是帮朋友代课啊!」
裴又欣一愣,睁大眼,「真的?」
「是啊,我说过了吧?妳是我第一个学生,当然也是最后一个啊……」陆蔚萱放开她,逕自走向钢琴,坐到了琴椅上。「教过妳之后,虽然有很多学弟妹也来找我,希望我能指导他们,可是……」
她抬起头,笑得如三月飞雪般温润。
「……我想倾心教导的人,始终只有妳啊,又欣。」
如果当时能听到这些话,该有多好?如果当时她愿意多问一句,是不是两人就不用受这么多折磨?
「谢谢妳。」她走到她身后,倾身从后抱住。「我也只愿意让学姐教我,我也……只有妳,始终只有妳。」
陆蔚萱垂眸,悄悄地握住她,无声地告诉她,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又欣,妳欠我一样东西。」陆蔚萱从她怀中抬起头,笑容多了几分淘气。「妳还记得我曾让妳蒙眼弹琴吗?」
「记得,而且我受益良多,体会到了不一样的风景。」裴又欣顺着直觉答,却见陆蔚萱笑着摇头。
「不是吗?」裴又欣问。
「是,也不是。」伸手拨去了她的额前碎髮,时光彷彿倒流回到了那天,她听着裴又欣弹琴专注的模样,心里某块地方随即轻轻拉扯。
指腹向下,停在软唇上。
那天,她也是这么看着她的唇,差点把持不住亲了下去,若不是裴又欣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断了她,也许,她会做出超乎想像的事。
「学姐……?」裴又欣轻轻喊她,手一勾,裴又欣随即低下头,陆蔚萱仰头吻了她。
那天来不及做的,现在她讨回来了。
双唇分开时,裴又欣红着脸凝睇她。旧地重游,那些当初感到遗憾的事,慢慢地圆满了。
「又欣,等等我来开吧。」裴又欣才正要打开车门便听到陆蔚萱如此说,她略为讶异,但点头答应了。
「那钥匙给妳,不过学姐有要去什么地方吗?」裴又欣问,然而陆蔚萱不过是回以一个笑容,裴又欣摸不着头绪。
银车一路驶上快速道路,在摇晃的车里,裴又欣睡得很沉。下了快速道路后,她空出右手轻轻替她盖好披在身上外套。
驶离繁华街区,绿意盎然的山景苍郁渐深,一望无际的翠绿地平线映入眼帘,裴又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不小心按到了车窗按钮,夹杂雨后清新的风溜进车内,她顿时醒了。
「这里是……?」裴又欣惊呼,脸贴在车窗上不敢置信。「我们现在是要去山上吗?」
「不完全是。」陆蔚萱笑了笑,腾出右手握住她。「说好的小旅行,妳忘了吗?」裴又欣摇头,她当然没忘。
很快地车停进铁轨旁的停车场里,裴又欣走下车,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直到陆蔚萱牵着她走上了木栈,入口处木牌上写着『平溪』二字,这才会意过来。
「这里是平溪老街吗?」裴又欣惊喜问,见陆蔚萱点点头,顿时玩心大起,拉着她走过好几个摊贩,一片古色古香的老街笼罩在薄雾之下,竟显得幽深僻壤。
两人抵达平溪时薄暮迫近,深冬易晚,双双坐于店内享用美食,这才知道陆蔚萱筹画多时,连车后行李都安置好二人行李,民宿竟也订好了,裴又欣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惊喜。
「听说这里晚上有活动哦,我们先去放行李再走回来看看。」
「好啊。」
陆蔚萱的眼光好,一进入民宿房内大片落地窗外的美景映入眼帘,山城围绕,也许是天色晚了,能见到几个天灯冉冉上升,鹅黄色的光点隐没入天际。
折返走回平溪老街,街上人群比起方才要多了些。人潮汹涌的广场里,两人携手相偕,就怕丢失了对方。
穿梭于人海之中,走上了铁轨,裴又欣双手张开步步小心地向前走,陆蔚萱在旁扶着她,看着她笑得灿烂的侧脸,一时间心也暖了。
「学姐。」
陆蔚萱抬起头,无声地微笑着凝视她。
「妳觉得这座铁轨的尽头在哪呢?就这样一公车经典之诗晴第二部_深蹲一年的壮阳感受 情感 第1张直走下去,是不是能到一个我所想像不到的地方?」
脚踩着小石子,陆蔚萱绕到她身前,手轻轻扶着她的腰,两人走在铁轨上好一段路,直到她听见那席温言淡语才停下脚步。
「又欣,我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在哪,我只知道若有那么一个地方叫做幸福,那么我已经走到了。」
冉冉升空的昏黄天灯一簇簇点亮夜晚,恰似碾碎的星辰般翩翩落进了秋水般的眼。她一身蓝衣踩着光而来,映入眼底时,是一片星空灿烂。
一时间,裴又欣移不开目光,脚下不小心一滑,若不是陆蔚萱眼明手快地捞起她,现在她可能就跌坐于地上了。
「妳没事吧?」清淡的嗓音搔过耳际,她踉跄几步摇头说没事,抬起头的剎那,两人皆是一愣。
两人的距离好近、好近,霎时整个世界只见得到彼此的身影,心忍不住轻轻颤抖,陆蔚萱垂眸,拉过她的手蹙眉:「妳的手好冰,会不会冷?」随即拉进自己的大衣口袋中,裴又欣靠着她,两人并肩而行。
向一旁的商家买了一个天灯,两人各自站在俩对面拿着毛笔写下愿望,陆蔚萱先写好了,才正要探头看看裴又欣写些什么,却被拦住。
「不行!学姐还不能看,这是秘密。」颊上两抹绯红色特别诱人可口,陆蔚萱拗不过她,只好放下自己的好奇心。
当工作人员点火时,两人各执一边,看着乾扁的天灯缓慢地膨胀,各自写的愿望也越来越清晰。
「数到三,我们一起放开。」
乘载两人心愿的天灯彷彿感受到了其中心意,烛火传来的热度暖了两人的心……数到三,同时放开了手。
红色天灯蘸墨愿望冉冉上升,手不自觉地十指相握,一同仰望乘风扶摇直上的天灯。
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那点光亮,陆蔚萱才轻声喊她。
「又欣,妳闭上眼睛。」裴又欣收回视线,一转头眼前便多了一只手遮住视线,她失笑:「学姐,妳要干嘛?」问归问,她还是乖乖闭上眼,任着陆蔚萱在后推着她向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裴又欣只知道渐渐远离尘嚣,当四周只剩下树梢婆娑声时,终于停下了。
「还不可以睁开眼。」陆蔚萱的声音从后而来,裴又欣朗朗回声好。
「好了,可以了。」
睁开眼的剎那,眼前一片光亮,照亮了陆蔚萱的含笑的眉眼,如此温柔……
「仙女棒?」裴又欣诧异,陆蔚萱递给她。「这是上次又婷给我的,我一直忘记拿起来,刚好就带出来了。」
看着手中的仙女棒,裴又欣有些失神。
记得去年面对那一晚的绚烂烟火,裴又欣只感到悲伤,甚至希望与学姐分离的那段日子能像烟火般短暂。
如今此时此刻,她却希望这场烟火能久一些、长一些,她捨不得这样的美好迅速消散……
「又欣,不要捨不得。」陆蔚萱的温言淡语使她回神,这才发现手中的仙女棒早已燃烧殆尽,徒留一根焦黑的棒子。
一只手,轻轻覆上她的手背。
她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两人身后突然一阵轰然巨响,漆黑的夜顿时一亮,也照亮了两人相偎的身影。
「妳写的愿望,一定会成真。」陆蔚萱突如其来的一句,顿时使她方寸大乱,脸红着,她说不出话。
目光流转处,无限爱怜。
「妳希望我不会再离开……又欣,妳给了我一个家,让我有了归属。」手握紧了几分,心底涌出一丝酸涩。
裴又欣拉过她的手,摊开,扬起笑:「学姐,妳知道对我来说,与妳相爱的每一天是什么吗?」
「什么?」陆蔚萱眉眼含笑,温淡如水。
裴又欣伸出食指,在她掌心徐缓地写下了几个字。长睫下藏了座波光粼粼的湖水,眼波流转,柔情似水。
两人相视,亦如初见。
满天灯火,佳人相守,永不离。
——烟花灿漫的日子
全文完

《烟花灿漫的日子》实体书资讯 《烟花灿漫日子》
作者:希澄
绘师:Mr.阿德利
定价:340NT(408页/A5/左翻横书/22万字)
内容:正文、网路不公开番外《花开灿烂的岁月》1万5千字、全书后记
资讯:2016年(民105)12月 首刷
2017年(民106)9月 二刷
购买:请洽粉丝专页
(书籍简介放上相关资讯文)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37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