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好大再浪一点 xxxXxxx1

Chapter 1 – 流浪(04) 温砚洋一走,我和外婆面对面,她先是温柔地看着我,接着就露出想到什么似的表情,要我等她一下,就进到厨房,捧着一个纸盒和袋子回来。
「这个是外婆买给妳的。」她把盒子放在桌上,打开后,一份精緻漂亮的蛋糕就出现在我面前。
「妳喜欢巧克力对不对?所以外婆帮妳买一份黑森林蛋糕,请老闆再帮我多加一点妳也爱吃的水蜜桃。」外婆再从袋子拿出分别是1跟5好深好大再浪一点 xxxXxxx1 情感 第1张的蜡烛,插在蛋糕中央,最后点上蜡烛,笑吟吟地对我说:「以前妳妈妈带妳回来的时候,妳才五岁呢,个子小小的,好可爱。想不到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而且和妳妈妈一样漂亮。」
看到外婆为我精心準备的生日蛋糕,我忽而觉得彷彿有东西卡在喉头,发不出音,也抽不回气。
我这时想起,温砚洋在捷运上对我说生日快乐,是因为外婆告诉他今天是我的生日,而且外婆还知道我喜欢吃的东西,那应该就是妈当初联络外婆的时候,顺便也将这些事告诉她,只是不晓得是妈主动开口,还是外婆主动问。
我望着外婆的脸,她始终用温暖喜悦的态度对待我,她很爱笑,眼睛瞇起来的时候,还有一点猫咪般的神韵;她的个子不高,体型有些丰腴,戴着一副黑框老花眼镜,花白的头髮又捲又短,说话时语气轻柔缓慢,和温砚洋一样,都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特殊气质。
妈告诉我,外婆过去曾是高中老师,所以我原以为她会是个严格又严肃的人,想不到她比我想像中还要和蔼可亲,而且对于我的到来,似乎真的相当高兴。
她和外公,以及她和妈之间的故事,直至此刻才让我开始有点好奇,但我不敢问,毕竟来这里前,妈就已经命令我不准给外婆添麻烦,更不准向她问东问西。
来日方长,今后我们就会一点一滴,开始熟悉彼此吧。
「这次只有妳一个人来,会不会觉得孤单?」
正在吃蛋糕的我停了一下,摇摇头。
「弟弟今年多大了呢?」
「要上六年级了。」
「跟着爸爸留在台北?」
「嗯。」
外婆颔首,看起来若有所思,她凝视我,「亮亮,妳为什么愿意来这里和我一起住呢?」
我没想到她会直接这么问,不禁又顿住几秒钟,然后放下短叉,思考半晌,低应:「因为……妈她说之后会回来这里,所以我就跟着来了,而且,我认为换一个新环境,其实也很不错。」
「是吗?这样也好,我一个人住在这里这么多年,还嫌太大了,现在多了人,觉得热闹许多。砚洋他们平时都会上来玩,妳在这里,应该不会无聊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外婆帮忙的地方,儘管开口,好不好?」
我点头,抿抿脣,「谢谢。」
外婆问我为何愿意来和她同住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她很在乎我的想法,也许她真正想问的是我对她的感觉,想知道我是怎么看待她?心里愿不愿意接受她?一对完全陌生的祖孙突然间要一起生活,对我和外婆而言,想必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看着外婆眼睛的这一刻,我才渐渐有了这种尴尬和不自在的感觉,心里也涌起一丝愧意,因为从我决定来这里,并且终于踏进这栋屋子,到现在这样与她面对面以前,我一心只想着离开台北,没有留意这个问题,更没思考今后要怎么和她相处?怎么与她增进感情?
我根本没有认真想过外婆的事。
一意识到这样的自己,我慢慢低下了头,假装专注在吃东西,实际上是在逃避外婆的视线。
吃完生日蛋糕,外婆就带我去看她为我準备的房间。
四面淡淡的粉红色壁贴,连窗户的窗帘也是粉红色的。
头顶上两座风格典雅的水晶吊灯,全新的木製书桌、书柜,还有衣柜,加上一张乾净的床,完全是专属于女孩的房间,站在门口的我一时看得呆了。
「之前寄来的衣服和其他东西,外婆已经帮妳放到衣柜去了,妳先整理一下包包,然后休息一下,若整理完后还有什么需要的,再跟外婆说,嗯?」
我说不出话,只能怔怔点头,外婆一关门离开,我忍不住又张望四周一圈。从窗外洒进来的明亮阳光,让我不需要开灯,就可以清楚看见房内的每个角落。我走到床前慢慢坐下,没多久完全躺了下来,棉被和床舖十分鬆软,让我觉得彷彿置身在云里。
好香。
瀰漫在房间的淡淡薰衣草味道,不晓得是从哪儿来的。枕头旁边放着一只有半个人大的白兔娃娃,我拿起来细看许久,将娃娃拥进怀中。
来到高雄的第一天晚上,我睡不着。
深夜十一点,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时拿手机看。
妈得知我顺利抵达外婆家后,仅回传一句「乖乖听外婆的话」就没有下文,也不晓得是真的太忙,还是对我太过放心?
我无聊地一直滑手机,滑到一张照片时,手指倏地停住。
照片里的背景,是在下午的速食店里,照片发布时间却是在一小时前。
掌镜的人,是有化妆的嬿婷,露出傻气笑容的玲萱则在她背后;阿典在对面对着镜头做鬼脸。照片里有三个人,但被标记上去的名字却有四个,还有另外两个人没有被拍进去。
嬿婷没有写什么,照片里的主角们也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她选择在今天放上这张照片,是不是要故意给我看的,我不知道。
盯着手机良久,我点进他们每个人的脸书页面,一个键一个键慢慢的按,将五人从好友名单中全部删除。
将自己的脸书也关闭后,我把手机塞到枕头下,走到窗前把窗户完全打开。
我一边感受高雄的夏风,一边了望远方天际的零星灯火,没多久楼下传来一声狗吠,视线一落下,我的目光立即在某个身影上凝住了。
提着袋子的温砚洋,站在对面屋子的大门前,隔着栏杆逗弄里头的一只小狗。
玩了一段时间,他和狗儿道别,转身要回到公寓,忽然抬起头,结果正好与我对上视线,我反应不及,下一秒他就举起左手,朝我的方向挥了挥,深深微笑。

Chapter 1 – 流浪(05) 失眠的这一夜,我和温砚洋最后在三楼往四楼的楼梯间聊着天。
我坐在楼梯上,他则站在他家铁门前。楼梯间的电灯特别昏黄,不怎么亮,让他这时的脸看起来有些朦胧。
「这给妳。」他从便利商店的塑胶袋里拿出一盒巧克力棒。
「谢谢。」看他接着拿出一罐汽水,我问:「你这么晚出去,不会挨骂吗?」
「不会,家里只有我在,我爸妈现在都在外地上班,九月中才会回来,他们经常到处跑来跑去,所以我还挺自由的。」
可是你不会觉得寂寞吗?我的脑海马上浮出这个问题,却无法开口,仅能点点头,表示了解。
「妳呢?这么晚出来没问题吗?」他回问。
「应该没问题……我是确定外婆的房间灯关了,才偷偷出来。」
「我想也是。」他莞尔,「我听说,妳跟秀玥婆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面,也没有联络过,是真的吗?」
「算是吧,很小的时候有见过一次面,但我完全没印象了。」
「妳知道吗?当婆婆告诉我,妳要过来跟她一起住的时候,她真的很高兴耶,甚至还有一点紧张不安呢。我跟婆婆相处这么多年,都还没有见过她那个样子。妳来之前,她天天都在用心的帮妳準备东西、帮妳布置房间,这部份我也有参一角,妳房间的吊灯,还有书桌跟柜子,就是我和婆婆两人一起帮妳挑的。」
「……」
「妳跟婆婆两人处得还好吗?」
我点头。
「那就好,婆婆一个人生活这么多年,现在有妳过来陪她,今后应该就不会无聊了。」他语带放心,视线在我脸上逗留一会儿,「其实我觉得亮亮妳挺了不起的。」
我微怔,「为什么?」
「因为如果是我,想到要离开原来的学校,还有身边的那些同学朋友,心里一定会难过,也很捨不得,可是妳很坚强,而且又勇敢,独自一人从原来的地方来到陌生环境,还没有紧张跟不适应的样子,我觉得这很不容易。」
听到他的讚美,我一时没有回应,只低头凝视他给的巧克力盒。
「这样的话,我想妳就算到新学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若有什么不懂的,或是碰上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问我,不用客气喔。」
我又点头,他和外婆说出了一样的话。
「那妳的手机几号?这样有事的话,比较好联络。」
他一边听我告诉他的数字,一边点着手机萤幕,下一秒,我裤子口袋里的就响起一段旋律。
「我也把号码给妳了。」他收起手机,脣角一扬,「早点睡吧。」
「好。」
我们互道晚安,温砚洋进到家里,我也回到四楼,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
再度躺上床前,我把温砚洋的电话输入在电话簿里,却发现通讯软体有新通知,原来温砚洋也把我加进他的Line好友名单里。
我不禁想到,今天受他不少帮助,却始终没有好好向他道谢。
凝睇他的大头照片刻,接受他的邀请,点进聊天,传了讯息给他。

「今天谢谢你。」

很快的,对方已读,并且回传:「不客气。」
看着那三个字,我莫名感到彷彿有什么自胸口流过。
当我再从窗口眺望出去,面对那一片无垠天空,觉得内心轻鬆不少。
想起外婆对我的好,还有温砚洋的亲切,原先萦绕心头的沉重与不安,此刻终于不再那样强烈了。
距离开学那一天,剩不到两星期,我没有特别期待,也没有特别焦虑。既然已经离开原来的地方,决定捨弃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那么,我也该认真的重新开始了。
不管之后等待我的会是怎样的校园生活,我都必须安份守己,顾好自己的事,至少不能给外婆添麻烦,不能造成她的困扰,让她担心。
到这里的第一夜,我慎重地这么告诉自己。
结果没想到,开学的第一天,我就食言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69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