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风流 看很黄很黄的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

第三章 雨落的声音 CH10 「真是!每次就知道欺负琦琦。」明舒苓护着赵琦上车,就怕项俞衡又胁迫她做别的事。
他们三人坐在公车的最后一排,为了安全起见,明舒苓坐中间。十五分钟摇摇晃晃的车程,耳边时而传来下车铃的叮叮声,这一切对赵琦都是新鲜的,不是她没搭过公车,而是第一次感受与朋友肩碰肩的坐着。
听他们说今天发生的趣事,还有只有他们能懂得的笑点。「历史老师果然是增加我心脏强度的最佳来源。」
「你说短裙配长袜吗?」舒苓回道,似乎感同身受。
项俞衡做出阿门的手势,拍了拍胸,平淡的说道:「我怎么会倖存下来。」
「是因为她已经当阿嬷了吗?」
语毕。他们一致静默。赵琦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可是历史老师也说她两个孙子都上小学了啊,而且她看起来也是六十好几。她歪头,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
接着就看见他们不自觉的动了动嘴角,接着一阵爆笑。
「琦琦,有些事我们要学会放在心里。」舒苓拍着她的肩,却也止不住笑,「不要太老实,大家知道就好了。」
「哈哈哈哈!」项俞衡笑得夸张,接近傍晚的斜阳落在他的眉眼与侧脸上,让他的五官几乎浸在一片橘之中。「琦琦妳真是太可爱了。」
听到他这么说,赵琦莫名脸红,「你很烦,不要一直笑!」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赵琦懊恼还有些生气的表情,舒苓有些惊奇道,也跟着赵琦一同斜眼看项俞衡:「你看,琦琦说你烦。」
「喂、喂!现在不只排挤,还搞霸凌啊?」
「你刚也强迫我让你跟。」
「哎唷!现在都学会顶嘴。」项俞衡觉得好笑,抬手想抓赵琦,舒苓立即张手护住赵琦。
赵琦也撞起胆回嘴:「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不是君子。」
她吓得闪躲,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玩闹笑容。
下了车,项俞衡提议先去便利商店买冰,他们一人咬着一种口味的冰棒,舒苓勾着她的手,项俞衡走在她们的身边。这种从未有过的事情,让赵琦笑瞇了眼。
不过项俞衡根本就是来乱的,眼光高又挑剔,太花俏不要,太单调也不要,拒绝条纹系列,说是显胖,让她们都要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性别了。最后他们一人买了一件淡粉红色T恤。
「本来想要买特别一点的。」舒苓嘀咕几句,「谁叫项俞衡是男的。」
「我穿这么少女的颜色我也很牺牲。」项俞衡晃着袋子略为不满的说道。
「没关係,我觉得粉红色很好看,反正重点是人、是人。」赵琦赶忙出来救火,倒是说了句自己莫名中枪的话,她凭什么对自己的颜值这么有自信啊?
「琦琦说得好。」项俞衡豪爽的勾住赵琦的脖子。「跟我出去就是莫大的光荣。」
赵琦皱眉,「呃,我不是这个意思。」
「……」
一旁的舒苓见项俞衡一脸窘,早就笑到不行。
最后他们又去了一趟卖场,买了明天要在游览车享用的零食,结果舒苓什么都想吃,项俞衡拿她没办法,把自己的选择权都给她,舒苓便开心得买了一大堆。
「吃这么多零食,小心变成大胖猪。」
舒苓哼他一声,艰辛的将结帐台上的两大袋零食拿下来,「我不介意。」
项俞衡很自然的接过最重的那一袋,「明天揹不动,我可不帮妳。」
「这该不会我全部要带吧?」
「当然啊,我又不会吃。」
闻言。舒苓苦丧着脸,刚刚买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要她在这中间取捨,她觉得好为难啊。她可怜兮兮的瞅了一眼项俞衡,再看一眼零食袋,最后项俞衡实在受不了她的眼神,只能妥协,「如果妳妈不让带,就不关我的事了喔。」
「好!」舒苓喜孜孜的笑了。
后头的赵琦看着他们的互动,也觉得特别心暖。他们在一同搭了公车回去,原本望着窗外的赵琦,一回过头,就看见舒苓靠在项俞衡的肩上睡着了。
项俞衡甚至还轻轻拨开她的浏海,就怕她扎进眼睛。赵琦偷偷拿出手机,将此刻的画面拍了下来,也传给了舒苓,她一定会开心的。
之后他们在公车站牌分开,赵琦开心的抱紧手中的袋子,得赶快回去整理行里才行,才一弯进巷子中,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巷口,仰头望着天空不知道在看什么。
赵琦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发现是刘子沅。她全身开始发烫。怎么办?要视而不见吗?可是都住在同一条巷子,不打招呼好像很奇怪。
于是,她硬着头皮抬头,发现刘子沅早就在看她了。她又被吓到一次,弱弱的开口:「……你好。」
刘子沅微微颔首,眸光放在她怀中的袋子,淡淡的开口,「去哪了?」
「和舒苓还有项俞衡出去。」她接着又说,「明天是我们的毕旅。」
他微微点头,轮廓在晕黄的月光显得更加冷峻,赵琦又更胆怯了,却私心不想让话题结束,于是她提起勇气又问:「你明天还要上班吗?」

第四章 潮汐 CH01 「补习班还有其他学生。」
赵琦喔了一声,眼看话题又要结束了,她有些丧气。
「今天的月亮很漂亮。」
她略为慌张的抬头,发现没听错真的是刘子沅的声音,她后知后觉的也看起天上。「真的耶!原来今天是满月。」她笑,盈盈目光在下一秒与刘子沅四目交接。
她倏然停住了笑容,刘子沅见她僵硬的面容,微微哼笑,他淡淡的移开眼神,「回去吧,不是还要整理行李?」
「喔,对。」赵琦匆匆转身,身后又再度传来刘子沅的声音。
「自己小心。」
听到这句叮咛,赵琦的心跳不可遏止的跳了好几下,她有些惊讶的回头,却只剩刘子沅进门的背影。她愣愣的站在原地好一阵子,一股喜悦攀上心头,她愉悦的跳着步伐回家。
当然回到家自然又是被妈妈唸了一顿,所幸爸爸帮忙说话,她才逃过一劫夜夜风流 看很黄很黄的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 情感 第1张,匆匆洗完澡后马上动手整理行李,她还特别上网查了大家毕旅都带什么,很勤奋的自己列了清单,一样一样的打勾确认才放心去睡觉。
中途因为太兴奋而睡不着,和舒苓聊了一下电话。
「我看到妳传来的照片,……好害羞喔。」
「嘿嘿,我的时间是不是抓得很好?我还很怕项俞衡发现,他肯定会强迫我删掉。」
「琦琦好棒喔!」
她笑了几声,羡慕舒苓他们的发展很顺利,而自己和刘子沅的关係还在起点,只有勉强前进了零点几公分。
「我今天在巷口遇到刘子沅。」
舒苓倒抽一口气,「结果怎么样?说话了吗?」
「嗯……不过好像还是老样子。」她乾笑几声,玩着自己浏海。「明明以前有这么多话好说,长大了好像就变得无话可说了。」
「琦琦不要气馁,或许是因为你们分开太长一段时间,他还无法适应妳突然回来,久了就能变熟了。」舒苓在电话那头对她打气道,「他本来就是那种慢热的人,我之前刚去补习班,他也是一句话都不会跟我说。」
赵琦嗯了几声,忽然想问:「刘子沅刚去补习班的时候是怎么样?」
「……怎么样喔?」舒苓沉吟了一下,「寡言、不爱笑,每天都扳着一张脸,其实跟现在差不多。满多补习班的女生都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是补习班所有人中最帅的吧。」舒苓揶揄道。
「是喔。你们是怎么变好的?」
「我一直找他说话。」舒苓搔搔头,「因为我刚进去没什么朋友,项俞衡也不可能每天陪我上课,所以我什么话都跟刘子沅说。」
赵琦叹口气,反观她,跟刘子沅能够聊什么啊,聊十岁她厚颜无耻的缠着他的事吗?……她死也说不出口。
「他啊只是看起来很兇,其实心思满细腻,感觉不太在乎,但都看在眼里。」舒苓的话充分透露出对刘子沅的了解,「所以琦琦妳不要害怕,妳以前不也对他很有一套,搬出来用,他肯定很吃这招。」
赵琦努嘴,「可是、可是……现在的我好像没办法做到了。」小时候没什么烦恼,想到什么就说,喜欢谁就对谁好,讨厌谁就不跟谁说话。如此单纯的年纪,却是最美好的时光,因为没有犹豫。
「为什么不行?」
赵琦想了又想:「可能是因为长大了吧。」
「是吗?」
「大概吧。」赵琦不确定道,除了这点她也想不到她跟刘子沅之间还有什么变了。
「好啦,不要想太多,早点睡。明天我们要好好玩!」舒苓期待的说着,「把这些烦恼都忘记!」
「嗯!」
挂了电话后,赵琦手握着手机,愣愣的望着天花板,然后又翻下床从书柜拿出相册,找出小时候刘子沅牵她手的照片,她想了想决定将照片他们两人的部份剪下,放进钱包的透明袋里,最后才赶快去睡觉。

隔天,赵琦在闹钟响了的前五分钟醒来,丝毫没有睡意,跳下床就赶紧换上制服,比平常出门时间提前十五分钟,为此全家都吓一跳,「妈,你快点,我不想当最后一个才到。」她背包都揹上了,全副武装完毕。
「集合时间不是七点半吗?现在七点都不到。」
爸爸见赵琦焦急的来回踱步,失笑道:「好!好!爸爸载妳去总行了吧。」
「真的吗?」赵琦双眼睁亮,「好!」
爸爸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带上公事包和车钥匙就往停车格走去。赵琦蹦蹦跳跳的跟在后头,忽然身后的妈妈说道,带着严谨与警告:「回来之后,不管怎样都要收心。」
赵琦望着她。
「光会玩,不读书,以后会变成没有用的人。」
听闻。赵琦原先开心的脸庞一瞬间变得沈重,她低下头来,手里紧窜着背包肩带,外头爸爸忽然朝里头喊道:「刚刚不是还赶着吗?不快点出来,爸爸懒了就不载妳啰。」
赵琦应了一声,随后转头看向妈妈,她知道妈妈有多在乎她的成绩,怕她考不上前几志愿,上不了热门的系所,成绩有没有低于八十分,却从来不问她,在学校有没有交到好朋友?老师对她好吗?今天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
她定定的看着妈妈,抿了抿唇看似有话要说,却在开口之际又退缩了,转而妥协的回应。「……嗯。」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829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