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余生不逢你 小说_18禁播放器安全吗

5。她完蛋了~ 文靳言回应了施若凝的告白,他们正式在一起了。
这的确是间接证明了文靳言和左维香没有在一起,但也代表了文靳言抛弃左维香,选择了施若凝。
左维香一点也不在意因此得到了大家同情的目光,还让每个人误以为她正沈浸在失恋的阴影里,但她哪里有一点点失恋的样子,她的笑比之前更灿烂,她的心情比之前更美丽。
总之,她终于又恢复平静的高中生活了。是吗?是吧。
「左维香。」
嗯?左维香回头。
是施若凝。
「什么事?」她不懂施若凝为何特地约她来这?
「没事。」
这样的答覆让左维香转身就想走人。
「等一下,我希望妳放弃文靳言,不要再缠着他了。」施若凝说了约她的原因。
这是甚么意思?她甚么时候缠着文靳言了?她哪一点给了施若凝这样的误解?
「你们不是公开在一起了吗?」
「是,但请妳不要再出现在文靳言的四周,动摇他的心。」
这是在警告她吗?
她不解施若凝现在的行为,这是所谓的不安全感吗?
她已经跟文靳言在一起了,却还是把她跟文靳言扯在一块?
她明明跟文靳言没有任何关係,却仍得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
现在还想要她的保证?
「他是妳的,整个人都属于妳,妳要送我,我都不要,妳可以放一百颗心。」她大器的给了个潇洒的保证,然后帅气的甩头离开。
一回到教室裏,谢佳妤马上挨了过来。
「妳去哪了?」谢佳妤问。
「没啊。」
谢佳妤一脸担心。
「怎么了?」那张脸让她不得不问。
「怕妳想不开。」那社会新闻成天报导那些情感失意的人们夸张的行为举止,严重的影响谢佳妤。
刚刚她真的以为左维香会不会去做了甚么傻事?在她找不着她的人影的时候。
「嗄?什么想不开?」谁想不开?
「人家说失恋的人很容易掉进死胡同里。」
「呿,我好的很。」左维香哪来的失恋,她轻敲谢佳妤的脑袋,现在的她明明就在康庄大道上,哪里是甚么死胡同。

晚上左维香跟老妈请教她拿手的炒饭,因为等一下她又得去文靳言家帮他準备晚餐。左维香对料理一向非常有兴趣,早就日渐累积了一手好厨艺,这大概只有左妈左爸才知道,噢,对了,还有文靳言。
左妈看着每天都去找文靳言的左维香,笑瞇瞇的问,「你们和好啦?」
「妳为什么这么开心?」她讨厌妈咪这暧昧的笑脸。
「你们和好了,我就放心了。」左妈语重心长的说。
「说什么啊,我走了。」她还真是有苦难言,垂头丧气的往文靳言家过去。
文靳言给了左维香一把家里的钥匙,说好听一点是方便左维香进出。事实上,就只是因为他懒得帮她开门。
而今天的晚餐当然就是炒饭。
左维香替文靳言準备的晚餐都是这种快速方便準备的晚餐,因为她不想浪费时间在餵食文靳言这件事上。
反正当初他只说了替他準备晚餐,并没有要求得準备甚么样的晚餐。所以每天的晚餐,由她决定,她煮甚么,他吃甚么。
文靳言倒也从来没有说过甚么话,对于她煮的晚餐,没有称讚,也没有嫌弃,就只是餬口似的吃光他的晚餐。
「那我回去了。」左维香才走了两步 ,忽然想起的说,「噢,对了,请你认真一点谈恋爱。」
「什么?」文靳言正扒了一口炒饭,口齿不清的问。
「你是不是不够爱施若凝啊?」
「什么意思?」
「她今天给我下马威,要我不准再见你。」
「喔。」他应了声,敷衍了事。
左维香怀疑的坐到文靳言身边瞇眼盯着他看,「你是不是给了她什么误解?」
「妳再看也看不出答案。」他专心的吃着他的炒饭。
「反正,你认真一点。」左维香边说边站起来,準备离开。
倏地,厨房墙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她顺手的接起正好在一旁的电话,「喂?….怎么不说话?」
「左维香?」是施若凝的声音。
她一惊的立马挂了电话,额际上瞬间挂上整排黑线,一脸完蛋了的表情面对文靳言,「是施若凝….」
这下子她真的死定了,她这只手是怎么搞的,甚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她几乎可以想像施若凝现在的表情。
「你完蛋了。」文靳言幸灾乐祸,然后继续吃他的炒饭,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置身事外。
那,她明天需要请假吗?

6。这是警告! 左维香身边出现了一个白目的追求者,一个新转来的转学生,不管左维香怎么拒绝,他就是死缠着她。
郑时远跨坐在左维香前面的坐位上,「放学后我请妳吃冰。」
她定定看着眼前的郑时远,不客气的直接拒绝,「不要。」
这个人她已经拒绝他多少次了,他却像听不懂中文似的,看不懂她脸色的样子,每天都能想出新的花样来邀约。
而那邀约的口吻,那神色自然的态度,已经从陌生、生涩到现在一副俨然像她朋友一样的邀约。
「走吧,是新开的手工冰淇淋店。」
新开的手工冰淇淋店?
在哪?
她怎么不知道?
「在巷子里,是一间很特别的小店。」郑时远像似看穿左维香疑问的回答她,完全不介意她一开始的拒绝。
她犹豫,这新开的手工冰淇淋店的确是吸引她。
「而且他们已经预告今天会限量推出特殊的口味。怎么样?一起去嚐嚐?」
这怂恿的话不断的敲着她的心,而那新开的手工冰淇淋店彷彿也一同呼唤着她,向她招手。
不过就是吃冰….
「佳妤等等我们去吃冰。」
左维香约了谢佳妤一起。

第六节下课施若凝又约了左维香。
「妳为什么在文靳言家?」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施若凝又约她的原因。
「我妈要我拿东西给他妈。」她扯着事先準备好的理由。
「我妈跟他妈感情很好,是好姐妹。」这句是真话。
施若凝疑惑这样的答案。
「是真的,不信妳可以自己问文靳言。」这个她想极力想隐瞒,对任何人都不想透露的事,现在被逼得必需公开。
「所以你们早就认识,而且认识很久了?」施若凝确认。
左维香真不想承认啊,「所以我们真的不是妳想的那样。」
她希望这一次是施若凝最后一次约她。
「哼,总之妳不要再接近文靳言了。」施若凝又警告了一次,这一次还伸出手推了左维香。
左维香对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右后方侧跌了过去,下意识的用手去撑住即将摔倒的自己。
「妳干嘛?」左维香大喊,坐在地上看着自己擦破皮的右手掌心,正渗着血丝,还有右脚膝盖也是。
「这是警告。」施若凝撂下狠话便转身离开。
什么嘛?什么资优生?什么时候也学了这种欺负人的事?虽然左维香自知理亏,但仍不免诧异施若凝的行为。
她皱着眉,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脚步缓慢的往教室移动。
上课钟声惟愿余生不逢你 小说_18禁播放器安全吗 情感 第1张惟愿余生不逢你 小说_18禁播放器安全吗 情感 第1张正响了起来。
「维香妳怎么了?」谢佳妤看到左维香的右脚正在流血。
「没事,不小心跌倒。」
「我们去保健室。」
「我自己去吧,妳帮我跟老师说一下。」
「妳自己可以吗?」
左维香举起OK的手势,脸上是谢佳妤再熟悉不过的笑容。
一进保健室左维香就连忙解释,「嗯,我不小心跌倒擦破皮。」
定眼一看,眼前的人居然是文靳言,她征愣,「你怎么在这?」
他在这干嘛?翘课?
文靳言没理会她的问题,直接伸手抓了她的右手看了看,正要检查左手。
「这边没事。」左维香将左手放到身后,「是膝盖…」
然后看着文靳言把医护箱拿了出来,「老师呢?你会吗?」
只见他熟练的先拿了生理食盐水洗清了伤口,然后再用优碘替伤口杀菌,再涂上薄薄的一层药膏,最后用纱布覆盖伤口,透气胶带固定,完美的完成伤口包扎。
这眼前的文靳言,那认真的眼神,仔细的帮她处理伤口的模样,好像瞬间变得不那么惹人讨厌。
忽地,她内心一股莫名感动,此刻她竟觉得文靳言温柔体贴,「谢谢。」
只是现在那张人人称讚好看的俊脸,呃,很臭。
「妳没长眼吗?现在还有人会走路跌成这样吗?」文靳言克制不住的火大。
所以现在是怎样?她又怎么了?她又哪里得罪他了?
干嘛又骂人又摆脸色给她看?
「我回教室了。」左维香没好气的说。
刚刚脑袋里产生的那股感动还有感激什么的?那…全都是错觉!
那些,现在,全部,灰飞烟灭。

放学后,左维香和谢佳妤一起往校门口走,郑时远正站在不远处等着她们。
郑时远远远的就看见左维香的伤,「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去吃冰吧。」
他们一起去了学校附近新开的手工冰淇淋店,左维香点了特别的开心果口味,谢佳妤点了百香果口味,郑时远点了今日限量推出的辣椒冰淇淋,三人在冰淇淋店里吃的开心极了。
「真的很好吃耶。」左维香超级喜欢。这间店立刻荣登她的手工冰淇淋排行榜第一名。
「让我试试你的口味。」左维香顺手就往郑时远的冰淇淋挖了一口吃。
「哇,好特别。」左维香边吃边称讚。
「是吧。」郑时远得意。
「那我也要。」谢佳妤也想嚐嚐郑时远的冰淇淋口味,伸手就往郑时远的冰淇淋过去。
「不要。」无奈郑时远快速移动他手上的冰,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就是不给挖。
「干嘛这么小气。」谢佳妤抗议,「维香就能吃?」
「我的香当然可以。」郑时远趁机说甜话。
「噁。」谢佳妤快吐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206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