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 低喘 王爷 挺入_黑人的那个真的又大又长么?

Chapter-4. 往事(6)
游君雪有个青梅竹马的学长,在三年八班,名唤江宇轩。江学长常常下课都会来找君雪,时不时带点好吃好玩的寻她开心,久而久也和我熟识起来。
「颜雏茵,妳这人实在太可恶了!不仅成绩好、体育强,又很会唱歌,长得也还不丑,就连江宇轩现在来也都是先找妳,好像妳才是他的青梅竹马一样。我好嫉妒妳喔!」游君雪面上笑着对我说,眸子却没有笑意,语气泛酸。
我没察觉这些,只蹭着她一蹦一跳的:「是啦!我是不算丑,但也比不上妳这个文青气质大美女啊!我也曾经好羡慕君雪妳有个这么帅气的青梅竹马呢!哪像我,从小就只有一个女生玩伴,还是个老爱犯花痴的二货。」想起苏惜墨那副看到帅哥就口水流成河的模样,我不住打了个颤。
「现在的江宇轩可把妳当妹妹疼成个什么样呢!」她嗤鼻,瞇眼。
「唉唷!他拿我当新奇的玩玩罢了,等他兴致一过,哪比得上你们多年相处的情分啊!」我嘻笑,「对了,妳不是很喜欢那部古装剧『凤隐天下』的主题曲吗?我特地练了要唱给妳听哦!」
我摇头晃脑,模仿原唱低沉浑厚的嗓音唱了起来。
『浮生怅,三世疏狂,换一曲离殇;软烟罗,舞尽芳华,世事最无常;别再续,剑破玉华,黛眉犹入画;凭谁慌,策马追霓裳。
御风踏,血雨拚杀,覆手倾天下;救苍生,难救病榻,思念已成狂;恩怨缠,凤凰涅槃,云雾渐消散;红绡落,轻坠烟罗帐。』
前几天练唱时,我反覆听着旋律读着歌词,不禁也深深爱上了这首歌。喜欢它的歌词意境,大气壮阔,刻画男儿的雄心壮志与癡心癡情。
君雪只是一脸沉静,像是思虑着什么。我自动把她的表情解读为听得如癡如醉,于是激励了我继续唱下去。
唱到最后都被自己故作夸张的哭腔共鸣给震出眼泪来了,可见我多投入。
「来点掌声呀!」我嘟嘴,人家唱得这么卖力耶!
「我决定了!」君雪拍案而起,我吓了一跳。
「妳干么?」
「我要和江宇轩表明我的心意!不要再思念成狂了!」
哦,她真的有在听我唱歌,嘻嘻。歌词是很能撼动人心的。
「告白啊?去吧!待他病榻难救时可就后悔莫及噜!」
「诅咒人家啊妳?」她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可是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他可能对我告白的打枪……」
她突然又抓起我的手:「要不雏茵,妳替我去跟江宇轩告白吧!」
「嗄?!」我惊呼:「妳不是才说妳不喜欢江宇轩跟我走这么近,现在又叫我去?妳也放心啊?而且这样很没诚意耶……」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呢喃。
「那是因为我信任妳啊姐妹!」她翻个白眼:「妳不必担心啦!他如果连妳都可以笑纳了,我还怕会被打枪吗?」
「喂!游君雪妳什么意思嘛!」我追着她打。她漂亮的一旋身,扣住我的手腕:「妳帮是不帮?一句话!」
「哼,妳都这样贬损我了,我当然要很意气用事的答应妳,帮!」我承认这句话逻辑很怪,总之我是豪爽的一口答允了。
不过就是当个媒人,为这对欢喜冤家牵个线嘛!我乐见其成的。
于是我放学后便独自一人去308教室寻江宇轩。
「宇轩学长!」我小跑步上前,叫住正要下楼的他。
他回过身,「哦,是雏茵学妹。」
「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们先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再好好聊。」我四处张望着。
「不如就到我们班教室吧,人也都走光了。」他领着我进教室。
教室里,我们随便拉了两张椅子,还未落坐,他便一脸好奇开口:「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神祕?」
「学长啊!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凑近,直截切入此行的目的。
「……问这做什?」他一顿,坏笑:「哦~我知道了,妳想和我告白是吧?」
我连忙挥手:「不是我啦!是君雪……託我来表白的。」
闻言,江宇轩笑容一僵、消失,而后脸色一沉。
我以为他因此生气了,慌忙解释:「其、其实,是我自己要来的啦!是我有心想撮合你们,和君雪无关……你、你别生气嘛!」这也能算是所谓的,『善意的谎言』?
是欲盖弥彰。
不过他又有什么好气的?因为君雪喜欢自己而来气?我想不透。
「妳说,游君雪喜欢我?」他浑身发散一股慑人的气魄,不见往常的温和,我有些傻住。
「感、感觉……是、是这样……」一句话说得支离破碎。
「……」
他突然把我抵在墙角,双手撑在墙上,圈住我,眼神逼视着。
「那妳呢?」那幽深黑眸里,涌动着不知名的情愫:「……游君雪喜欢我,妳呢?」
「什么?!」我又惊呼,他为何要这么问?
难不成……
「妳喜欢,我吗?」他在我耳边轻吐出这句话,炽热气息挠痒了我。
我瞪大眼—
「可是我喜欢妳。」江宇轩哑声,拥我入怀。
呼吸一窒。我的头被他一手扣住,埋进他胸膛。
现在是什么状况?!
我反射性挣扎:「学长……学长!你!」
「……雏茵,和我交往吧……」
结论是,江宇轩笑纳了我。
不虚此行。
个屁。

Chapter-4. 往事(7)
几日后,我和江宇轩在一起的消息在校园里传开恩 低喘 王爷 挺入_黑人的那个真的又大又长么? 情感 第1张恩 低喘 王爷 挺入_黑人的那个真的又大又长么? 情感 第1张
江宇轩这个校草,本该与校花相匹配的,却纡尊降贵,屈身于我一朵不知名的野花。令众人颇为震惊且扼腕。
问我爱他吗?答案是肯定的,肯定不。
当时我的小脑袋被他喜欢我这件事惊得七荤八素,迷迷糊糊间竟就这样答应了!
答应和他交往!
天啊!他的粉丝这么多,我会不会因此成为全校女生的全民公敌,被日日仇视啊?!
造化弄人,最后没因当上全民公敌而爆红,游君雪却不再理我了。
「君雪,这礼拜轮到我们这组负责抬餐,我们一起抬吧。」中午时分,我对她道。
「敏惠,今天我跟妳一起抬餐。」君雪站起身,向另一个女同学叶敏惠笑道。看也没正眼看我一眼,把我视若隐形人一般。
我怔,转头去找其他抬餐的同学:「郁彤,那我跟妳抬!」
周郁彤也没搭理我,我见她若有似无的瞪了我一眼,挽着罗雁琪的手直接走出教室。
我只好再去找人。
接连吃了几个闭门羹,我放弃,决定自己一人下楼抬餐。因此延误了全班的用餐时间,还被班导骂了一顿。
我很委屈,到底是哪理惹到谁啦?不是被瞪,就是被冷言冷语对待,甚至不被理睬。
下午家政课,老师让我们做鬆饼。
我们事先分好了组别,我跟君雪、敏惠、郁彤和雁琪同组。各自分了工,我负责操作鬆饼机。
我们程序正进行到拌鬆饼糊,隔壁组也是。几个闲闲无事的女生居然拿着蛋在嬉戏,『一不小心』一颗蛋向我掷来,掉落、破碎于我脚下,溅了大片生蛋液在我的All Star帆布鞋上。
「啊!」高分贝惨呼,发自我口中。
那两个闯祸的女生笑嘻嘻的跑来,随便收拾了残局,假意擦拭着我鞋上的汙渍:「哎呀!抱歉抱歉!」
「妳!」她分明是故意的!呜……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双鞋子,就这样报销了!好心疼……
我气急,正要开骂。敏惠突然叫我:「颜雏茵,鬆饼糊弄好了,妳可以开始烤啰。」
「喔!」我抓过她们丢下的抹布,气愤的用力擦了擦鞋侧。接过装着鬆饼糊的大碗,走到鬆饼机旁开始动作。
沿着沟槽小心倒入麵糊,拉下的上盖因高温触碰到下盘上的奶油,发出「滋」的声响。我顾着鬆饼机,回想着今日一箩筐不顺遂的事情。
大家到底是怎么了?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心里闷闷的,好难受。
「颜雏茵!鬆饼要烤焦啦!」我想得出神,一回神,嗅到了空气中飘散的烧焦味。只见郁彤冲了过来,对我嚷。
她拍开我握着上盖手把的手,一把拉起机台上盖,本该烤得金黄色、香喷喷的鬆饼,映入眼帘的却是焦黑一片。
我忘记要时时查看鬆饼受热的状况了!时机一到就必须要翻面,烤得差不多时就要赶紧上桌!我竟分神全忘了!
由于我一时的疏忽,以致发生这种惨况。
我搞砸了—
「妳看!都怪妳啦!这种东西要怎么吃?简直浪费食材!」
「对、对不起……」我用眼神向君雪求助,她只冷冷的看我一眼。我从没在她脸上看过如此冷漠的表情。
我心一寒,宛如置身冰窖。
回到家,随意沖了个澡,无力的倒在床上。
今天感觉特别累,却一夜无眠。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195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