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_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

【番外】家族旅行 2 李景川在大厅,一见妻子出来就敏感地察觉到她眉宇间的阴郁。
在一起多年,他怎会不知道她是为了等会儿的爬山行程而困扰?
陈芯虽然擅长运动,可对于爬山她简直排斥至极,不过因为喜欢大自然的父母都爱爬山,因此这个行程她也只能够全力配合。
「有我。」李景川没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她的头安慰道。
「嗯……」
上车后,距离陈芯最近的黄耀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于是关心地问:「不舒服吗?」
「没有。」陈芯勉强地朝他笑了笑,「我们等一下爬的山会很难爬吗?」
看着陈芯比哭还要丑的笑,黄耀开玩笑道:「放心!爬不上去的话我在妳腰上绑一条绳子拉着妳上去。」
陈芯让黄耀的话给逗笑了,重新恢复朝气开始好奇地问了黄耀一堆日本的事情。
过了约莫一个小时的车程,随着周边的建筑物越来越少,黄耀驶进一个宽敞的停车场。
可能因为是平日的关係,停在停车场内的车寥寥无几。
黄耀让众人先下车伸展休息一下,顺便告知卫生间的方向。
「景川,你小心点那小子。」
厕所内,陈彻、陈逸以及李景川三人正进行着男人的对话。
这一路上,他们在后座见陈芯和黄耀聊得开心,已经渐渐出现警觉了。
「放心。」
出了厕所,他们就看见陈芯站在黄耀身边有说有笑。
三个男人互看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黄耀接着领着他们进到神社里,一边介绍着神社的历史,陈芯跟在他身旁听得津津有味,时而好奇地提问着。
众人在神社逛了一圈后,黄耀集合起大家,朝一处阶梯走去。
「从这里上去就会到达内殿,上头的风景很好,你们绝对不会后悔的。」
一路上,黄耀走在陈芯身边,一边跟她聊天,一边补充神社的资讯,注意力被转移的陈芯这次到没有爬得哭天喊地,反而一派轻鬆地随着黄耀的节奏往上爬。
眼前轻鬆好走的阶梯步道在越过半山腰之后开始越来越险峻,没了步道,众人必须走在凹凸不平的大石头上,有时候还得俩俩搀扶着攀爬,大家都开始专注地看着脚下的路线。
「啊!」突然,陈芯的叫声引起大家的注意。
她走在布满青苔的石头上时,脚下不小心滑了一下,好显黄耀眼明手快地接住她,身上倒是没受什么重伤,脚也没有拐到,就是膝盖微微擦了一下。
李景川见状,赶紧上前去将她从黄耀怀里拉了出来,转头对着众人说:「我先带她回车上,你们继续爬吧!」
陈逸也跟着扶着陈芯的另一只手臂,表明了回去的路不好走,要跟着他们比较安全。
这时,陈芯才敏感地发现李景川和陈逸两人的表情都有些阴沈,因此一路上她安安静静地让两人轮流揹着,也没敢多说半句话。
回到车上后,李景川只在替她擦药时问了句「痛不痛」,之后一直到回了饭店也没和她说过话。
「嫂嫂,他们到底想干嘛?」陈芯吃饱饭后,忍不住拉着简如雪问。
「吃醋了呗!谁让妳靠黄耀那么近?之后妳受伤就爆发出来了,就这么简单!」简如雪一派轻鬆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_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 情感 第1张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_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 情感 第1张地回答。
她其实也是听了自家老公的抱怨才知道的,否则神经大条的她根本只顾着欣赏风景,哪还能注意到他们的小小心思呢?
「有什么好吃醋的啊?黄耀是导游,我只不过是问了他几个问题。」
想起李景川刚刚吃饭时虽然还是给她夹了菜,不过半天嘴巴也没吐出半句话,摆明了想要和她冷战。
陈芯实在受够了,决定去敲他们的房门。
走廊上,她正巧看见陈彻迎面而来,走上前去拉住他撒娇,「彻哥刚刚去哪了?」
「只是去外面走走。」
见陈彻冷着一张脸,陈芯心中暗叫糟糕。
简如雪可没跟她说连陈彻都生气了。
「这、这样啊!那您早点回房休息吧!」陈芯尴尬地笑着想要赶快请走这尊大神。
「妳去哪?导游那里?」陈彻眼神锐利地扫了她一眼,吓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有啦!我去找景川,我先走了!」说完,陈芯一溜烟地跑了,再待下去她都要被陈彻冻成冰块了。
她敲了敲李景川的房门,来应门的是陈逸,说了李景川正在洗澡。
「这样啊……那我……」
她原本想着要进去房里,却让陈逸给阻止了。
他揉了揉她的头,眼神温柔地让人招架不住,「早点回去休息吧!」
之后还意味深长地看了陈芯一眼,说了一句「下不为例」,这才把房门关了起来。
陈芯站在原地,看着眼前被无情阖上的房门,突然感受到这世界的残忍与黑暗。
她一个柔弱小女子怎么就去招惹了这么难搞的男人,还一次招惹了三个。
她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知道陈逸刚才的温柔全都是假象,他越是温柔,就表示他越是生气。
算了!一个个的都自己气死算了!
想着想着,她也放弃哄男人的想法,逕自回房间去了。

【番外】家族旅行 3 隔天,陈芯一早就醒了,她见身旁的简如雪和母亲都还熟睡着,便轻手轻脚地离开被窝。
简单洗漱之后,她下楼来到饭店外围的花园。
昨天晚上她透过饭店的玻璃窗看见这个地方,人工草皮上摆着几张白色桌椅,一旁的树上还绑着吊床,可能因为时间还早,昨晚看见的喷水池并无任何动静。
再往前走了几步,她发现不远处的位置上坐了个男子,背影熟悉无比。
那人听见后头的动静,回过头来。
陈芯走了过去,弯下腰从他身后抱住他,下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说了声「早安」,一切都自然地彷彿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嫌隙。
李景川淡然地「嗯」了一声,端起桌上的咖啡缓缓喝着。
陈芯见状有些不满,鬆开手来到他的面前,左顾右盼了一下,确认周遭没有其他人,下一秒便夺走他手中的咖啡,大胆地跨坐在他身上。
李景川下意识扶住她的腰,双眸与她对视,可仍旧不发一语。
陈芯皱起眉头,搂住他的脖子,凑到他面前问:「干嘛?吃醋了?」••
「嗯。」他很坦然地承认,搂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像是在表达他的不开心。
他专心地看着她,好看的脸庞没有半点表情,只有嘴里吐出的话语透露出微微的酸意。
「妳觉得他很有趣?」
「嗯。」不用想也知道他口中的「他」是指谁,陈芯如实回答。
「他有我好看?」
虽然陈芯不懂这个问题跟他们现在要讨论的事情有什么关连性,仍然顺着他回答,「没有。」
「妳的老公是我吧?」
「对。」
「那么离他远一点。」
「好。」她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
「乖。」李景川闻言,开心地揉了揉她的头,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陈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就已经让李景川捧着脸给吻了。
在一阵天旋地转之中,周围充斥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她只觉得这辈子注定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从以前到现在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完全被他掌握在手掌心,无法逃脱。
接下来的几天旅行,陈芯都乖乖地跟在李景川身边,而车子副驾驶座的位置也换成了陈逸,这些变化黄耀看在眼里,倒也没多说什么,仍是称职地做好他导游的工作。
大学时期的他的确对陈芯有好感,他向来都喜欢个性阳光的女孩,所以才会自愿参加期初大会的表演,希望能够跟她有进一步的认识。
当时他早有耳闻陈逸对陈芯的过度保护,不过那时并没有想太多,而这次接到的客人是陈芯一家,也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也让他见识到不只陈逸,陈芯身旁还围绕着陈彻和李景川两个优秀至极,却佔有慾十足的男人。
若是他再和陈芯有进一步的接触,恐怕这三个男人会逼他直接在原地上吊自杀吧!
现在回想起来,黄耀庆幸地觉得当年那场车祸还发生得真是时候!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984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