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我受不了啊 两亲家全家互换情债

第6章 英雄救美过枝桠(3/4) 「你的条件这么好,怎么可能没有对象?还是说女朋友空缺,但是未婚妻已经宝座有人?」安之妍揶揄他,谁叫湛宸风说出来的这一句话这么不靠谱。
「那妳呢?来缅甸这么久只看妳给老总打过电话,男朋友呢?」湛宸风反问她的同时,顺便把长裙的帐给结了。
「分手了。」她答的简洁有力,好像没发生过这件事情。殊不知她到缅甸的第一个晚上还想起他,还担心自己会孤枕难眠……结果她遇上了湛宸风,根本没有美国时间想起那位前男友、没有时间痛心……这代表什么?她根本不爱他吗?「因为我太忙了,没有尽到女朋友的义务,就被小三给抢走了。」
「那妳就当作那段人生是误入歧途了。」
「我也这么想,但不是很容易,毕竟我也是认真付出过,哪能说放手就放手,虽然是不得不啦!」安之妍罕见地叹了一口气,马上又恢复她云淡风轻的口吻:「我猜你的恋爱肯定没有遇过挫折,因为女人要劈腿也找不到更好的对象了,是吧?」
「是吗?」他问安之妍,也问自己。「去女厕把长裙换上,妳的肤色适合这种亮丽的颜色。」
安之妍的怀中被塞入刚结帐的长裙,他将她的肩膀转个方向,推她去女厕,动作在一瞬间结束,让安之妍完全没有时间答话。
他闪躲了她的问题,她没有恶意要去探究他的隐私,只是随口问问罢了。湛宸风的态度骤变,看来他有过不好的感情经历。
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也会在情场失意吗?
她莫名其妙地走进女厕,依总裁的命令换上浓厚民俗风的缅式长裙。
「总裁你真的很会挑衣服,明亮的颜色对我们这种黄皮肤的人来说很难搭,你挑就不会耶。」安之妍走出来,撩起裙襬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喜孜孜地说着。
「别转了,妳不是脚痛吗?」
脚痛……湛宸风在关心她吗?轻轻地一句问候让她好开心,好像可以飞上天去。他的嘴巴坏,但是真的很温柔,如果能成为他的女朋友就好了。
等等,成为他的女朋友,就好了?
原来她的潜意识里老早就这么想,怪不得会在半梦半醒间吻了他……原来她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他们的大总裁。不知道总裁是怎么想的,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肯定有更好的对象,怎么可能轮到她?
还是保持现在的关係就好,别改变。
「不痛。」她的心里暖,就算有什么病痛在这瞬间都好了。
见她笑了,湛宸风也笑了。
之妍,我的感情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但却让我变得成熟、变成更好的男人;而妳,赶上了好时候。
「安小姐换上长裙别有一番风情。」泽兰从转角走过来,送给她公式化的笑容。
天哪……这个女人是不是太穷追猛打了?他们不管到哪里都会遇见她?
「谢谢夸奖,泽兰小姐。」安之妍看着她,发觉今日的她打扮变朴素了……平底的宝石罗马凉鞋,白色的紧身T恤完全显露出她婀娜多姿的曲线,下半身是浅色刷白的牛仔裤,脸上只上了隔离霜和黑中透蓝的眼线。「泽兰小姐也是风格多变。」
这是湛宸风喜欢的样子,他们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交流?为什么泽兰会一夕之间了解他的怪僻──不喜欢女人打扮太过的怪僻?
「逛逛市场嘛,何必这么拘束?」泽兰微笑道,随后转头对湛宸风问好:「斯拉维总裁,您说是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随后,他牵起了安之妍的小手,转身走了。安之妍则是嚷嚷着:
「你怎么就这样走掉了?好歹也要说一声。」安之妍把他的手甩开,就怕他发现自己因为他的举动而升高的体温。
「不必了。」湛宸风再次牵起她抽开的手,牢牢地握着不再让她挣脱。
奇怪了,为什么湛宸风看到她就臭脸?在机场见面时转头就走,现在也是转身就走……难道他们是旧识?有过不好的过去?若是旧识泽兰干嘛还要对他自我介绍?
到底泽兰是他的谁?她好好奇。
「好、好啦……你别抓着我的手,丢不丢脸啊?」
「因为妳脚痛。」
「你有病啊你!」她脚痛?她脚痛跟牵手有什么关係?听湛宸风在唬烂她。
泽兰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是看着他们的互动,她发觉了一件事情:
「斯拉维总裁喜欢她,但是这个安小姐好像还没有察觉。」如果是这样要拆散他们还不简单?让斯拉维总裁停止对她的爱就好了。
可是要怎么做?如果她硬抢会让自己里外不是人……若主动去约安之妍又会让自己一身嫌疑,既然如此,就让安之妍自己来找她吧!

第6章 英雄救美过枝桠(4/4) 离开良依市场,湛宸风叫了车去曼德勒山(Mandalay Hill),安之妍完全就像个小跟班,主子要去哪她就跟着去哪里。
曼德勒山位于曼德勒市北部,旧称罗煞女山,只有236公尺高,是缅甸着名的佛教圣地。从山脚到山顶上总共有1700多个阶梯,沿途有八大寺庙;虽然说是佛教圣地,但是在山顶上的却是印度教的神庙。
念在安之妍的膝盖受伤,湛宸风直接叫计程车师傅载他们到山顶,要不然他本来是打算要花两个小时走阶梯上去的。沿途上有许多小卡车,但是载货区却改造成四排座椅,成了现成的小公车,车屁股还多加装了横桿,上头还可以载人呢!
安之妍看到这样的奇景,啧啧称奇地要湛宸风看,还说这车在台湾完全是非法超载,人家都能安然无恙地开上山,看来台湾的小客车五个人就太深了我受不了啊 两亲家全家互换情债 情感 第1张超载的限制是太过神经质了。
依她看,这小货车上面肯定有二十几个人挤在后座。
司机将他们载到了神庙入口后就留在车上等他们回来,两人临走前只叮嘱一句:神庙里要脱鞋,不如就把鞋子留在他车上。虽然说是神庙门口,却还是有一小段阶梯要爬到最顶上,阶梯的两边都是贩卖商品的小店家,走起来也不至于太无聊。
「这种经营策略真聪明,楼梯两边有卖纪念品的店铺,这样爬楼梯累了就会停下来逛逛。」安之妍吃力地爬着楼梯,她的体力向来很好,但是她昨天被狗追跌了大跤,膝盖和小腿很痛,自然动作就慢了。
「我揹妳吧?」
「神经病,这种小阶梯要你揹我?」安之妍笑着,想像那会是怎么样一个好笑的偶像剧画面。「这是什么东西?好可爱。」
她的目光被旁边店家挂在上方挂钩的商品给吸引,完全不理会湛宸风的体贴言语。
「小姐,这是用椰子心做成的小猴子,这在其他店家是没有的。」老闆见到客人,马上迎上前去、笑容满面地介绍。
「小猴子,超可爱的。」安之妍的眼睛都看的发亮,目光不断在那群椰子小猴上流转。「我要买一个回家,挂在我家门口。」
「因材施雕,确实不错。」湛宸风见她这么开心,愿意买一百只小猴子送给她。「我们可以等下来再买,小猴子不会跑走。」
「老闆,我等一下再来买,你要等我喔!」安之妍挥挥手,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此时此刻,她完全是个观光客。
「上来吧。」湛宸风伸出手,安之妍自然而然地把手交给了他。他没说什么,安之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彷彿两个人十指交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她的脚离开被太阳晒的温热的水泥阶梯,踏上冰凉的磁砖地板,瞬间的肤觉转换让安之妍精神一振。
「哇!这里好漂亮。」映入她眼帘的是层层递进的拱廊,柱身是碎绿玻璃和镜子一小块一小块镶嵌出来的,朝阳面被阳光反射出粼粼的海水绿,配上安之妍身上渐层黄的长裙,好像来到色彩的大海。
柱身上头是相连的拱券,米白和鹅黄的墙面上写着缅甸文,安之妍便随口问了一句:
「那上面写什么啊?经文吗?」
「那些是出资盖这座庙的人。」湛宸风顺她的目光瞄了一眼,如实回答。
「把人名写在上面感觉好像在祭祀人家。」
湛宸风听了,笑着揉揉她的髮心。
缅甸的夏季是舒适的,即便她离赤道很近却没有在台北的那种湿热感。阵风吹来,犹如晚秋。伴随着风的是清脆悦耳的铃铛声,安之妍一听便甩开了湛宸风的手,跑出迴廊张望寻找声音来源。
「怎么了?」湛宸风双手抱胸,缓步走到安之妍身边。
安之妍真的是个好奇宝宝,什么风吹草动都可以引起她的注意。
「哪里来的铃铛声?」
「妳抬头看看主塔。」湛宸风走到她的身后,一手环住了她的腰肢,一手轻轻扳起她精巧的下巴,让她的后脑杓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仰首望天。「这是缅塔,塔身是用砖砌成的,外层再贴上金箔,顶端他们俗称叫金伞。金伞上会镶嵌宝石和铃铛,妳听到的声音就是风吹过金伞所发出来的。」
「你到底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安之妍扭着脖子问后方的他,打从心里敬佩湛宸风有问必有答的脑袋。
「看书来的。」
「那我还真想看看你的书架都放些什么怪东西。」这句话安之妍百分之百相信,如果湛宸风不够奇怪的话,他也不会跑到缅甸来。
「妳可以来我家看啊。」他笑着。
「我不已经借住在你家里了?」还用过他家厨房咧。
「不,我说的是义大利的家。」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74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