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狗狗x了我两小时

Chapter 6. 相处,不代表了解。(2) 『为什么赢了还不开心?』
『妳知道为什么我和齐冠廷会突然比起这个吗?』
『我怎么会知道?』我在鬆饼上涂了厚厚一层卡士达酱。想着邵以熙问的问题,我只知道这两个人在情人节前夕突然说要比谁收到的巧克力多,就展开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比赛了。
学校从高一开始到已经毕业离开学校的女学生们,知道这两个人要比的赛后当然都为之疯狂地期待着情人节。
我还记得有些女生不知道送谁才好,所以乾脆两个人都送。真的是疯了!
现在回想起那一堆手工爱心巧克力,还真的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其实,齐冠廷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会输还是赢。』邵以熙依旧用着那有些忧郁的口气说着。
天啊!阳光少年,不对,已经不是少年了!阳光男子全身散发着忧郁的气息!这违和感真的会让每个女生心动啊!
说实在的,要不是知道他喜欢的人的“类型”,我现在一定也会像高中那样觉得有些小鹿乱撞。(不过,这个小鹿乱撞不是因为喜欢,纯粹是女高中生看见帅哥的反应。)
『那你们干嘛还要比啊?』既然对赢还是输无感,那比这个不就有点,呃,伤了一大票少女心吗?
『巧芸……我真的觉得齐冠廷可以喜欢妳这~么久,真的很厉害。』邵以熙恢复成老师好姐妹那样,叹了口气。
『什么啊?这又关喜欢我什么事了?』说完后,我再怒吞一大口鬆饼。果然还是要涂满卡士达酱的鬆饼才让人可以满足!
『因为,齐冠廷这样大费周章跟我比赛,动用了全校的女生疯狂送巧克力,只是为了拐某一个人送巧克力而已。』
听完邵以熙说的话,我傻眼到被刚刚吞的一大口鬆饼给噎到了……我赶紧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待食物顺利从我的食道滑到我的胃以后,我才又抬眼看邵以熙。他也一脸无所谓地看着我。
说真的,当年我会觉得这个人喜欢我,我真的觉得自己眼睛是瞎了……
这人分明就是一直在看我“笑话”啊!
『你明明当时就知道了齐冠廷那没救的心态,干嘛还要跟他比?』我皱眉问着他。
我记得我那年被齐冠廷一直卢、一直卢,卢到受不了!只好去便利商店买了一盒金莎巧克力心型盒装的给他,充当“一份”。
现在回想起来,齐冠廷输了根本也没有很难过啊!谁叫他的“学妹”数量没有比邵以熙的“学姐”数量多。
『齐冠廷就只是为了要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要妳送巧克力而已。』邵以熙没有回我刚刚的问题,继续说道:『他说,只要巧芸有送,其他,都无所谓。看!为了妳,他连校草的头衔都愿意让给我了!』
『他……无聊……』我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为了要我可以送巧克力给他,还真的是不辞辛劳!这样会让我觉得,好像齐冠廷做什么都是为了我一样。
都是邵以熙害的啦!现在,我开始有点想齐冠廷了……
卡士达酱,现在,怎么感觉不甜了?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那天老师好姐妹跟我的对话。
说真的,有时候我总觉得邵以熙到现在还是有那么些喜欢齐冠廷耶!
就像那天他讲到了齐冠廷跟他比谁收到的巧克力多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好像一脸很受伤的感觉。
会不会真的是因为看着齐冠廷喜欢我没有喜欢他,而感到难受?
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性,我就觉得好对不起老师好姐妹喔!
我拿起手机,传了个讯息给老师好姐妹。〕
〔我:老师好姐妹,你消失有点久了耶!〕
〔老师好姐妹:再久也没有比某人稳定了之后消失得久。(白眼贴图)〕
〔我:我哪有啊!怕你忙不敢一直打扰你啊!〕
毕竟我身边的人好像都有工作,只有我是米虫一只……
〔老师好姐妹:今天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
〔我:啧啧,齐冠廷不在就这样约我,老师好姐妹你这样不太好喔~〕
〔老师好姐妹:妳啊,脑袋想太多没用的东西了!〕
〔我:好啦,开玩笑的~(赔罪贴图)〕
〔老师好姐妹:那就在……集合喔!〕
〔我:好啦!你慢慢忙吧~(再见贴图)〕
现在,我又一个人无聊了。
易晴也已经出国了……不知道她出国这一个多月以来过得好不好?每次打电话给她都没有接。
连想都不让人想就对了?
感觉,我的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闲到发慌……
我的未来,难道就真的要这么没目标到永远吗?我裹在棉被里,对于自己的未来,还是很迷惘。
齐冠廷说不管我有什么决定都会支持我……所以,是要我好好想、仔细想的意思吧?没想到,他会比我还要担忧我的未来。
要是可以跟他一样对医生这职业充满热忱就好了!不过,每当我想到以后都要在医院里面为病人看病,虽然稳定却又有那么些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的未来就这样子定下答案了……。
会不会齐冠廷就是看出我那一点点的不甘心,才没有一直逼我去考国考?
嗯,有可能。
只不过,我还有什么选项可以选?
我的脑袋中闪过了好多种我觉得自己可行的行业,却没有任何一样我觉得自己可以持之以恆的。
会不会,我真的注定有做一位闲妻凉母的命?
别吧!这样我的人生也太无趣了……。

Chapter 6. 相处,不代表了解。(3) 好像,唯一让我有心动的,就是去动物园的那天,齐冠廷提到的,兽医。
不过当兽医的话,是不是很多事情都要重来?想到这,我又拿出手机,上网搜寻了兽医系。
看到网路上写的有关兽医系的言论后,我的“想”,就这样轻易被打退了。
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想到一点很重要——
你要面对,你爱的动物,在你面前死亡。
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动物却没有养过任何宠物吗?连鱼我都没有养过。就是因为我没办法想像,一个生命就这样在我面前消逝……更无法承受。
我抬头看着房间那透着明亮阳光的窗,窗户上面还有N百年前,上面有着齐冠廷写的淡淡字迹。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的内心一阵无奈慢慢浮现。
齐冠廷是大笨蛋!居然没有想到这么重要的事!
要是我真的当了兽医的话,不就、不就会像网路上写的那样,要面临各式各样的生离死别?想到这非常现实的一面,我觉得好难受。丢开手机,抱住阿泰,我把自己捲在棉被里面,什么事也不想去想!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没有用!连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找不到……为什么我可以这么没用啊?为什么我觉得我好像快哭了?
「阿泰为什么我可以这么没有用啊?」我的鼻子蹭在阿泰毛绒绒的肚子上。阿泰不会跟我说话,但他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听众。「连自己未来想要做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很废物啊?不知道齐冠廷知道我现在这么颓废,会不会笑我……」
最后,我是怎么睡着的,我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依稀记得,我最后口中唸着的,还是,齐冠廷。
我做了一个梦,而且是很真实的梦。
我梦到齐冠廷回来了! 因为知道我太想他了而回来。
梦里的他很理所当然地打开污到湿的黄文阅读 狗狗x了我两小时 情感 第1张我房间的门,走进来,在我床沿坐了下来。
因为夜晚的来临,所以我没办法看他看得仔细。
齐冠廷就这样看着床上正在睡觉的我,我想起身抱他却无法动弹……只能看着他抚着我的脸颊,低喃了些我没办法听清楚的话语后,就又消失了。
房间,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的梦结束。醒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
手机好吵。
我拿起手机接了起来后,电话那儿传来老师好姐妹爆走的声音:「我们不是约吃晚餐吗?现在都快九点了!」
我看了下时间,啊,我午觉好像睡得有点久耶!
「我睡着了……」我缓慢地坐起身。眼神不自觉地看向刚刚齐冠廷在梦中坐的地方。好希望刚刚的梦是真的。这样,至少我知道你也想我想到发慌了!
「回!神!」我握着的电话那头又传来邵以熙的嘶吼声。
「喔。抱歉……」
「算了!我们改约明天好了!」邵以熙用无奈的语气说着。
我知道自己现在这样乱失神真的很糟糕!可是一想起刚刚梦到的齐冠廷,我好像就没办法打起精神来了……。
一个人的时候,孤独感总是特别的强烈,像是会吞噬掉自己一样。
「嗯……那个,我刚刚梦到齐冠廷耶!」我突然开口,「他在梦里好真实。」
「所以妳现在这样有气无力的,就是因为梦到他?」
「我,」明明就不想哭,却突然哽咽了起来,「想他……」
天啊,才过两个月耶!未来还有十个月耶!我要怎么熬下去?齐冠廷真的是大笨蛋!居然不准大家去看他!
越想越觉得有些气急败坏。但是,同时,思念也跟着加深了。
「巧芸……妳别乱想了!不然,妳会更想他的!」
「嗯……」说的简单做的难啊!要是说不想就不想的话,那我会怀疑自己对齐冠廷的感情的。
「别被思念给淹没了。」邵以熙叮咛。
「好像,来不及了……」现在的我,已经没办法停下了……「我的脑袋,好像当机了一样,只会一直不断重複出现齐冠廷那讨厌鬼的笑容……」
我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床沿。上面,并没有任何温度。
邵以熙又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心思听。电话什么时候断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在听到电话那头只传来嘟嘟声以后,我就放下手机,起身走出了房间。
最近这几天,对齐冠廷的想念莫名地快速倍增。好烦。
爸跟娘在客厅看着电视,看到我走出来是有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很快又把视线放回了电视上。
「饭我有帮妳温着,赶快去吃吧!」我娘用着有些无奈的语气说道。
这几天,早餐午餐晚餐,我準时出来吃的次数好像一只手就数得出来了。
我娘也无可奈何,放弃我了。好吧,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齐冠廷不在,她的活力来源也跟着度假去了。
「好!」我转身往饭桌走去。
坐在餐桌上后,没仔细看桌上的菜色,我随便扒几口饭,吞了几口菜,吃了几口鱼以后,我就盛了半碗汤喝掉。结束晚餐。
把空碗收到水槽后,我打开水龙头开始洗碗。洗好以后,又转身走回餐桌,要把剩菜收到冰箱里。就在收拾的时候,我突然发现——
有玉米蛋捲?
为什么我刚刚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而且也没有想夹来吃的慾望?
我看着我手中的盘子里,那两块完整无缺的蛋捲,脑袋有很多思绪快速转了一遍。
饮食习惯改变(不爱吃玉米蛋捲)、变得有些懒散(爱睡觉)、心情起伏大(乱想齐冠廷),再加上我的经期本来就乱七八糟没有固定,两个月没来也没什么。
不过现在……好像有什么了?
傻眼……我该不会,怀孕了吧?想到这一点可能性,我愣住。
好像除了像是吃坏肚子一样的孕吐以外,我、我中奖了?
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想到怀孕这个可能性,我就有点慌……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42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