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起裙子从后面 第一次去男方家注意

Chapter61.<青春> 「妳这女生真的有够讨厌欸。」他口气不悦。
「嗯。」梁雨荷拿出手机,点击了林呈夏的帐号,準备对他发送讯息。
如果他有上线,就会看到那些攻击他的话…
就像许东平说的,为了珍惜的人什么事都会想做,就算只有一点点…
「我现在在操场,你在哪里?你还好吗?」一封简单的讯息,她只想表达关心。
一秒、两秒。
已读。
她倒吸了一口气,已读…
也就是说…林呈夏有登入帐号,
所以说…看到那些留言了吗!
不行!她想现在就冲去找他!
「喂,妳要干麻?都已经被赶出教室了,现在还想被赶出学校吗?」他拉住他的手。
「抱歉,我现在真的很急!」她要挣脱开他的手。
「不是我要说妳,妳真的很笨欸!」
「都已经被骗了还不知道!」
「什么啦!」梁雨荷急躁的回应。
「妳一定觉得他很好、他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大家都误会了,是吗?」
「废话!」
「很抱歉,似乎只有妳自己是这样觉得,不要再活在妳自己的世界里面了,快醒醒吧。」
「你们才是快醒醒吧!他怎么可能会那样!」她永远记得那天晚上他提到父母时那双哀伤的眼神,那是很深厚的亲情。
「妳自己看吧。」
她接过许东平的手机,看见那串熟悉的数字,她马上认出了传来讯息的人是谁。
「是真的。」
就只有这短短的三个字。
梁雨荷握着手机的手颤抖。「你问他什么了?」
许东平将画面转移到寄件备份,让她看看自己提出的问题。
「传票是不是真的?回答我,现在我和梁雨荷在一起。」
梁雨荷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手机,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是在开玩笑吧?
「现在我就把这封回信转贴到网路上,让大家看看他的真面目。」
说完,许东平就要拿回手机。
「不行,不行!」
梁雨荷激烈地将手机握紧。
「喂,还来啦!」许东平伸出手。
「不行!你不行传!」
「我一定要传,到现在还有人傻傻在为他辩解,就跟妳一样,不能再让大家崇拜这种黑心的人了!」他又往前想抢回手机。
他向前压制了她其中一只手,要凭单手的力量和她抢夺,
就在拉拉扯扯的过程中,一个重心不稳,梁雨荷的手不小心一鬆,
那支手机就脆弱的在地上当场解体。
许东平一张脸上充满了怒气。
「妳怎么可以这样!」他忿恨的望着她。
「对、对不起,我会再买一支新的赔你…」
「赔我?有什么用!那支手机是去年生日臻芸送给我的!」
「妳太过分了,妳太过分了!」他往前靠近她。
"噹-噹-噹──"下课钟声响起。
「许东平,对不起,你冷静一点…我…」
梁雨荷向后退,退到了球场上。
「冷静?妳叫我怎么冷静?妳知道那支手机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
他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梁雨荷毫无防备的就这样撞上球架,头部感到一阵剧烈的晕眩。
「不会再有了…臻芸要转学了,她唯一送我的礼物不会再有了!」
他继续靠近,向她大声怒吼着。
对不起啊,许东平,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在意识模糊之际,她看见了一个人远远跑了过来,
然后,他狠狠的送了一拳给许东平。那个人,是林呈夏。
她吃力地将眼睛睁开点,却看见才没三两下,许东平已经躺平在地上,
而林呈夏像是发了狂似的,跨坐在许东平身上,用力的将拳头打在他的身上、脸上。许东平已经痛得不再发出哀嚎。
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了,大家都对林呈夏指指点点,但是没有人出来阻止,
毕竟林呈夏的眼神,太可怕。
梁雨荷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前阻止林呈夏,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但是林呈夏彷彿没听到似的,继续对许东平施暴。
直到柳尚仁也听闻消息赶来,硬是联合篮球队的几名队员一起把林呈夏拉开许东平。
而当林呈夏终于停止暴走,他才发现全世界看待他的眼光已经不一样。
那是彻底的嫌恶。
还有,她那双闪着泪光的眼。

Chapter62.<青春> 林呈夏及许东平的事情很快的就在学校传开了,
想当然,这样的暴力事件让大家对他的印象变得更差。
「幸好人家许东平心地好,没有要跟你追究下去,否则我看不只篮球队,你连学校都别想待下去了。」杨教练训斥。
林呈夏静静承受着这些责骂,他知道做错事情的是他没错,他不会替自己辩解,也不会想要脱罪。反正自己身上流的是那个人的血,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只是早晚。
「好了,这次学校只有记过而已。以后记住别再这么冲动了。」杨教练拍拍他的肩,像个爸爸一样语重心长的说着。
「谢谢教练。」林呈夏鞠躬致意后离开了办公室。
才刚踏出门口一步,就马上被人给拉住了。
「梁雨荷?」他讶异。她怎么会知道他在哪里?
「对不起、对不起…」她拉着他的衣角,控制不住的掉眼泪。
「干麻啊?」他摸摸她的头。「头都肿起来了。」
「早知道我应该也在他头上打一个跟妳一样的包。」
听见林呈夏这样说,梁雨荷紧张的摇摇头,「不行!」
看来她也很担心呢,明明自己没有发生什么事啊。
「开玩笑的。妳怎么在这?」
「老师找我…聊一些事情。」她的表情像是想掩饰些什么,不自然的转移视线。
他瞥了一眼位在导师室旁的辅导室。「要谈今天的事吧?」
「嗯…」她有些不安的抬起头,怕他会因为这件事情又不开心了。
「你还好吗?」她担心的问。
他有些讶异,在那件事情之后,她第一句对他说的话是"对不起",第一个问的问题是"你还好吗"。难道她满脑子就只想着这些吗?
「梁雨荷,老师叫妳可以进来了。」脸上包着纱布和创可贴的许东平从门内探出头来。见到林呈夏,他直接转过头不想和他有所接触。
唉,会这样也是正常的。「那我…先进去啰!一有空我就会联络你,一定要接我的电话喔!」
「嗯。」他微笑。
然后那微笑,在梁雨荷转身关上门之后,彻底消失。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
只要她不在身边,就一点笑意也没有。
但是她继续待在他的身边多一天,他的内心也会感到更加不安,
怕自己如果对她做出了像「那个人」一样的事…

「梁同学,坐。」
「谢谢老师。」梁雨荷拉开椅子,坐在许东平的旁边。
「关于今天的事情,老师知道妳一定也吓坏了。」
「不过不用怕,学校一定会保护妳,所以妳可以说出事情的真相。」
老师温柔的说。
「林呈夏是怎么攻击许东平的?把妳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老师,好吗?」
什么啊,又是这种主观的想法。
这个问句就像已经直接定了林呈夏的罪一样。
「老师,一开始是因为我和许东平在吵架,林呈夏他是我的好朋友,所以远远看到的时候他以为我被欺负了,所以才会一时冲动,并不是存心要伤害他。」梁雨荷平静的陈述。
「所以…妳的意思是说这是误伤啰?不是校园暴力事件?」老师皱起了眉头。
「对。」她坚定的回答。
辅导老师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忽然用双手撑住了脸,看看许东平,又看看梁雨荷,撩起裙子从后面 第一次去男方家注意 情感 第1张一脸不解。
「这年头的孩子都是怎么了?都是不打不相识的吗?」
「不是说你们都是草莓族,连被体罚一下都要告老师。」
「现在是怎么了,如果目击证人不敢说出真相那我还能体谅,」
「老师,我并没有不敢说出真相-」
「结果被打得这么严重的受害者也在替施暴者说话。」
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梁雨荷转头看着许东平,他的表情没有太多情绪,看不出个所以然。
难道他帮林呈夏说话了?
「照理来说这么严重的校园暴力事件应该依校规严惩,不过伤害罪属于告诉乃论罪,因为许东平同学并没有要追究,所以林同学才能逃过一劫。」
梁雨荷对这个事实感到惊讶,许东平他为什么…
「好了,既然你们的说法都一致,那么事情就结束了。两位可以回教室了,谢谢。」
「谢谢老师。」梁雨荷和许东平起身鞠躬后,便离开了辅导室。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382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