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b的动态图片 我和退休老妇的乱情

选择 4-4 隔天,方芷羽一脸欲言又止的来到我位置旁。
我将自己的视线从窗外收回:「怎么了?」
「那个……」方芷羽俯身在我耳畔,极力压低音量,深怕别人听见似的,「凌浩轩说,他决定让脚痊癒后再回到学校来,所以麻烦我每天放学转告一些学校的事情。」她的脸上洋溢被託付的喜悦,两片浮动的红云显得娇羞不已。
「所以?」再度听见凌浩轩这个名字自她唇瓣吐出,我很不是滋味的轻蹙眉心。
自从他的出现后,我和方芷羽的关係像是铺上一层薄纱,愈来愈模糊,愈来愈看不透,还有那不知名的巨墙悄然矗立在我们之间。
然而,心底却有股莫名的心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了谁,是她……还是他?
但我唯一明白的是,这种心情熟悉得过于危险,必须竭力压抑。
「呃,课堂笔记部分我不太行,能不能请苡娴帮忙?」方芷羽迅速将掌心合十,放在额头前,「拜託!我功课真的不好……」
「我上课也没有在听,不作笔记的。」我淡然,「还有,妳确定要找我?」语末,我轻瞥她一眼。
看上次段考成绩我是班上殿后十名的就可以晓得,这种事情找我并不适合,而正是因为段考,这个班的前几名也对我卸下心防,甚至有种轻视鄙夷:「仁川不过尔尔。」的错觉。
「所以我才来请上课稍微『有空』的苡娴帮忙啊……」方芷羽紧闭双眼,软语间尽是哀求,偶尔瞇开其中一只眼睛偷偷打量我。
我心里用力疙瘩一下。
为什么我一定得帮她?
「……妳为什么那么愿意帮助凌浩轩?」我将深邃的视线紧锁在方芷羽身上,不放过她任何一秒钟的肢体表情。
方芷羽明显怔忪,羞涩之间,红晕甚至攀附到她的耳根子,她的小脸像颗熟透的苹果。
答案,出乎欲之。
望着她羞赧的神情,我整个人浑身一震,忽然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为什么偏偏「又」是他……
「拜託啦……」方芷羽拉拉我的衣袖,朝我低声撒娇,因为她知道我对这招十分没辄。
我嚥下喉间的血腥味,垂眸沉声道:「知道了。」
几乎,是毫不犹豫。
我曾经对自己说,如果一切能够从来,我一定会义无反顾地选择。
而现在,是时候了。
时间已经把我的感情沖刷的一乾二净,将我年少时的轻狂尖锐磨损透彻,也许,不会再那么痛苦。
「太好了!谢谢妳,真的很谢谢妳!」方芷羽忽然扑上来抱我,我愕然的呆在原地,还没回过神来,她已经又蹦又跳地离开。
属于她秀髮的迷人沁香缠绕在鼻尖,和开学与她相遇的味道一模一样,教人沉醉的气味有增无减。
只是,心底却有一块小角落,慢慢在改变。

社团上课,我照常来到美术教室,里面的三位学长姊也依旧不顾进度的嬉戏打闹,连续几堂课下来,我始终默默的坐在一旁观察他们的互动,发现他们情同兄弟姊妹,情感非浅,甚至是深厚。
也不难发现,郑祐廷喜欢罗祤岚,罗祤岚喜欢司徒冺,而司徒冺──
我将目光缓缓放到他那总是一张冷淡的脸庞,坐在画架前的身影竟透露出一点孤寂,和他周遭的景色格格不入。
这让我想起与他初遇时那幅美丽的画作,却碍于关係熟稔度,我一直没有再开口盘问他那幅画想表达的意境。
不知为何,这几堂课程下来,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司徒冺浑身上下所散发出对我的厌恶感,尤其是在我偶尔捕捉到他打量的眼神时,那裏面镶嵌着浓厚的鄙视更是让我愕然,依稀记得是自从他知道我的名字后,便开始这般奇怪的行为,明明我们才相处没几天,究竟是我的错觉,还是真有此事?
「嘿,苡娴,怎么一个人坐在这?」正当我低头沉思时,罗祤岚终于从缠人的郑祐廷那儿脱身,来到舔b的动态图片 我和退休老妇的乱情 情感 第1张我身旁坐下,美丽的鹅蛋脸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表情绽放开来。
「没有。」我瞟她一眼,良久后才小声开口,「学姊,你们三个人……感情很好。」
闻言,罗祤岚漂亮的眼睛先是一怔,淡淡笑意才缓缓蔓延:「是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我低喃重複她的话。
怪不得。
「那妳和司徒冺学长很好?」
罗祤岚再度怔忪,终于忍不住低笑出声:「学妹难得妳主动开口,却没想到是问冺的事情啊。」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清,尤其罗祤岚又喜欢司徒冺,这下子我该怎么解释?
「大多数人对祐廷这个笨蛋比较有兴趣,妳怎么偏偏喜欢一个冷木板?」她轻轻用肩膀顶我一下,语气充满笑意。
这应该是我要问的吧?
「我没有喜欢他。」我忍不住在心里叹口气,「我只是很喜欢他的画。」
「画?他竟然给妳看过他的画?」眼前的可人儿显然比我惊讶,「他从来不主动让别人观赏他的画的,有时候就连我和祐廷也不能看。」
「不,是我进来的第一天不小心看到的。」我淡淡解释,视线不禁瞥向不远处我们口中的人物,「他似乎很生气。」
「呵呵,也难怪啦。」罗祤岚无奈乾笑,跟着我的目光看向司徒冺颀长的背影,「……妳知道伍德洛‧克莱顿吗?」
闻言,我先是微愣,瞠大双眼不敢置信地望着她,错愕的甚至连话差点都说不清楚:「妳是说……Woodrow Clayton……伍德洛‧克莱顿老师?」
这个熟悉的名字从我心底最深处猛然窜上,以及那张上了年纪、留着山羊鬍的和蔼脸庞,重击我的脑袋,彷彿挣脱了长久以来我的遏抑。
「是啊,原来妳也知道。」罗祤岚小小惊讶,又继续开口,「克莱顿老师在英国的绘画界名声响亮,有人甚至称他为第二个达文西,是现代艺术界的龙头,也是冺的叔叔。」
「叔叔?」我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几乎是哑口无言。
难怪他看起来有点混血儿的味道,原来克莱顿老师是他的叔叔,我从来都不晓得……
──
对手戏暂停,小部分剧透~

选择 4-5 「不过克莱顿老师很少来到亚洲展览,所以在东方大概只有接触绘画的人才会知道他。」罗祤岚朝我甜美浅笑,美丽的双眸里闪烁骄傲神采,「不愧是我们素描社的,妳很有素质喔。」
我淡淡收回视线,震惊的沉默不语,眉宇间缓缓爬上一股莫名的愧疚和痛楚。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克莱顿老师见面,我对不起他,甚至没有颜面再去面对这位拉拔我长大的好老师。
「冺很崇拜克莱顿老师,甚至说是一种迷恋,他从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画画,也非常有潜力,于是他的父亲就把他送到克莱顿老师那儿学习。」罗祤岚悠悠视线锁在司徒冺的身影,有些失神,「只是,克莱顿老师不认他这个徒弟,可以说他是克莱顿老师的姪子,但从来不认可他的画。」
我心头微涩。
没想到,总是满脸笑容的克莱顿老师对学生也有这么严格的一面,而我……
我偷偷瞟向不远处安静画画的司徒冺,罪恶感慢慢攀附在颈部,好像随时都要掐死我。
「在冺死缠烂打之下,克莱顿老师终于愿意给他一次机会证明他自己。去年英国有一个全国中学生素描比赛,在绘画界是一场非常盛大隆重的赛程,叫作『Sketch Grail』,当时许多有头有脸的艺术家都把自己旗下的徒弟推出来,希望能争夺冠军,参赛者接近三千多人,战况激烈。」
听见Sketch Grail,我整个人浑身一震,头皮发麻。
「当时克莱顿老师派了两名徒弟出去,一个是冺,另一个好像是东方人……真正情况后来我不晓得,不过好像听说是克莱顿老师比较喜欢另外一个学生,而许多看过那名学生参赛作品的艺术家都一口咬定冠军绝对是那位学生的,总之人气很高。」罗祤岚低下头若有所思,「不过后来那名学生在委员评鉴前一个礼拜没有前往英国参赛,连作品都没有送过去,结果第一名变成冺,克莱顿老师非常失望,即使冺是冠军,他还是没有承认他。」
她的目光瞥向我,使我的心跳在剎那间漏了一拍,背部不断冒下冷汗,有种作贼心虚的感觉。
「最后,就完全失去那名原本可以夺冠学生的消息了。」罗祤岚毫无异样的说完,我突然重重鬆口气,暗自在心底安抚自己。
幸好,她没有察觉到什么。
「比赛结束,冺全家人便一起搬来台湾居住,而他再也不主动给别人看他的画作,我想,应该是他也被打击到了,毕竟自己一直很渴望战胜的对手忽然消失,让自己不战而胜,很不甘心吧……」罗祤岚忽然转头望我,长髮被微风轻轻撩起,勾勒出温柔的抛物线,「听过这件事情吗?」
「……有。去年发生时,在英国那边闹得沸沸扬扬。」我垂脸,面无表情,眼底却浮现一圈又一圈的波澜,不自觉收紧冰冷的手指。
「喔,原来啊。」罗祤岚点点头示意,接着便是一阵沉默。
我和身旁的她双双望向前方,郑祐廷正在捣乱想要专心画画的司徒冺,后者一张有着外国血统的深邃五官留露出淡淡不悦,那双深褐色的眼瞳里却流转着点点笑意,平常僵硬得很的薄唇也总是在郑祐廷靠近后,缓缓上扬。
接近正午的阳光火辣辣的晒进来,因为正值十一月初,反而悄悄暖和了美术教室里每一块画布,将所有事物镀上一层金亮的光芒,让我在瞬间感觉到眼前的三个人,有种不真实的存在感,好似他们本来就应该要这样带着微笑永远在一起。
「学姊喜欢司徒冺学长吗?」蓦地,我唅在口中很久的话语不小心吐出来。
我感觉身旁的人儿毛瞬间都竖了起来,是惊吓,也是警戒,却是沉默良久,似乎在思索着该对我说实话,还是说谎打混过去,不过二者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其实我不是很关心或很在乎。
「呵呵……有这么明显吗?」最后,罗祤岚涨红一张美丽的脸庞,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朝我问道。
「嗯。」我也毫不掩饰。
「唉……」罗祤岚叹口长气,好像要把暗恋的心情全部吐出来,「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
「他知道吗?」我轻描淡写地反问。
「不知道。」她摇摇头,眉宇间承载着挥之不去的哀伤,「其实,他……他喜欢的……」
我微瞇双眼,沉声开口打断罗祤岚始终开不了口的下句话:「他喜欢的,不是异性。」
后者的身子顷刻间僵硬起来,惊讶的眼光洒在我身上:「妳怎么知道?」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349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