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饱满高耸 大炕上的肉体联欢刘琴

15

15
「这里不欢迎妳,请妳出去。」走到罗海俐面前挡住,思竹不客气地出声。
「我只是来看看昶熙,为什么不可以?」坚定的眼神锁定思竹,罗海俐的语气有些强硬。
「叫妳滚就滚,怎么意见这么多啊?」
不耐地垂头挖挖耳朵,思竹抬起眼怒视。
「别以为没人知道妳做了什么好事,也别想被拆穿后我们会放过妳!妳该庆幸这里是医院,就趁我们还没离开医院前滚远一点吧!不然在外面遇到我妳就死定了!」
迴避思竹的视线,罗海俐垂眼笑了笑:「我不知道妳在说什么,我今天只是想来看看昶熙,就这么简单。」
毫不畏惧地反驳,罗海俐绕过思竹的身旁走向床沿。
「我说了叫妳滚!」单手拉住罗海俐的胳臂,思竹阻止她继续往前。
一个重心不稳,罗海俐脚步微微向后,鲜花也鬆手掉落到地板。
「我只是来探病,不想跟任何人吵架。」明确地表明来意,罗海俐蹲下身捡起有些散落的花束。
「妳看看我朋友的脸,要不是因为妳,她会变成这样吗?」把手指向我,思竹愤恨地说道。
罗海俐望向我,并用力眨了眨那双不解的双眼:「她是妳朋友?她是昶熙的女朋友?」
不知道她是在演戏还怎样,竟然没有认出我是谁。
「妳不要装了!就是妳唆使人去打他们的对不对?」
一直闷不吭声的红髮女孩跟着开口。
「我不爽妳很久了!自以为学妹就很可爱吗?拜託妳不要这么自恋好不好?我看到妳就想吐!」伸手推了罗海俐好几下,红髮女孩简直比思竹还要泼辣。
「吵够了没啊?」
一道不满的声音从病床方向喊过来,让现场所有人不禁闭紧了嘴。
「大呼小叫的吵死了!要吵不会出去外面吵喔?」徐昶熙平常就已经够吓人了,现在发飙起来更令人不敢恭维!
「我们不想跟妳吵架,妳走吧!」
「对啊,妳快点消失好不好?」
「把昶熙跟他女朋友打成这样,是因为嫉妒吧!」
「我超看不起妳这种人的,快走吧妳!」
徐昶熙的朋友们一一开口,每个人都对罗海俐都充满了失望与不耻。
「全部都走吧!我想睡一下了。」徐昶熙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后躺下将脸埋进被窝里。
「好吧!欸我们走吧!让颜悦青留下来陪昶熙就好了!」思竹在徐昶熙发言后接着表示。「颜悦青,要是昶熙想吃什么的话就带他去,知道吗?」微笑捏捏我的脸颊,思竹笑得颇乐。
「不用了。」正準备说出这三个字,却被徐昶熙抢先一步了。
「为什么?」思竹很合理地提出心中的疑问。
「因为我现在不想看到颜悦青。」这句话淡到没有参杂半点感情,我的心也在瞬间凉了一半。
这是徐昶熙头一次道出我的名字,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的话,那该有多好?
「喂,这是你对女朋友的态度吗?你以为颜悦青被打成这样是谁害的啊?」思竹走到徐昶熙床边掀开被子,开始不顾虑后果地怒骂。「干嘛啊?罗海俐在颜悦青就不是你女朋友了喔?还是罗海俐很好上你不甘心放掉?」
「梁思竹!」冲上前搂住思竹的肩膀,刘敬君将她拉离床边。
「你们都先走吧!我等等就出去。」帮徐昶熙拉好被子,关祺玮催促大家离开。
离开病房时我转头望了徐昶熙最后一眼,正好对上他锁定在我身上的目光。
而每当我再去回想这个情景,总会让我心跳剧烈得好久、好久。
我不确定,这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回到我的病房,思竹扶着我躺到床上,刘敬君则帮我们把轮椅推了出去。
思竹的眉头依旧紧锁,我压根不敢跟她说话,只好东看看西看看,这才发现隔壁男孩又把帘子拉起来了。
「对了,护士有没有说妳什么时候出院?」拉了张椅子坐下,思竹提问。
「不知道,等等我问一下。」摇摇头,我把被子拉到胸前盖上。
「嗯。」思竹应声后,房里恢复了死寂的气氛。
唉,思竹绷着的表情好可怕!
感觉我一个人待着还比跟她独处来得轻鬆自在呢!话说刘敬君怎么出去这么久还不回来?
现在这种情况,也只剩刘敬君能安抚思竹的情绪了。
大概过了如五年般漫长的五分钟,佳筠竟然出现了!
「咦?我走错病房了吗?」佳筠手里提着一盒蛋糕,满脸疑惑地左看右瞧。「悦、悦青姐?天啊,妳怎么会变成这样?」
目光停放在我身上,她可终于认出我了。
「就……出了点意外。」我也想问,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欸颜悦青,敬君打来了,我先走啰!」思竹从外套口袋摸出响起铃声的手机,边起身走向门口。
「嗯,掰掰。」
刚刚希望思竹赶快离开,现在看她走掉的背影却又有点不捨,我好矛盾。
「她是妳朋友啊?好正哦!」
思竹离开后,佳筠拿出蛋糕,是我最喜欢的草莓口味。
「这是今天做失败的,老闆说放着会坏,我就带来给妳吃了。」佳筠这孩子干嘛非要补上这句话?安静点拿给我不是更好吗?
接过佳筠递来的叉子,我心急地张大嘴巴想要吞掉蛋糕,嘴角却传来撕裂的疼痛。
「悦青姐妳的嘴巴在流血!」看我面目纠结,佳筠一脸惊恐。
我用手轻轻碰触疼痛的地方,再看看沾了血的手指。
唉,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大快朵颐啊?每天快饿死了只能这样小口咬、小口嚼,我都快要抓狂了!
「对了,妳是惹到谁呀?不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佳筠拿起一旁的湿纸巾,轻轻替我擦拭嘴角的血迹。
这个问题从我醒来时就思考了好久,心中是有个答案,却没有足够的证据。
「啊,悦青姐,我跟男朋友约好等等见面,时间差不多了。」望了眼手腕上的手錶,佳筠揹着包包起身。
「快去吧!迟到就不好啰!」
「嗯,再见啰!」
大家都已经有男女朋友了,我心中难免会感到些许的寂寞,但感情这种东西又强求不来,只能在心底偷偷地羡慕他们。
其实,我也好想要一个男朋友喔!不是徐昶熙那种忽有忽无,而是一个真正的、可以让我依靠的男朋友。
「哇——」隔壁帘子用力被拉开,男孩双手向上伸着懒腰,一边发出奇怪的叫声。
「你想吓死谁啊?」
他怎么无时无刻都这么兴奋啊?而且伤得这么重还伸这么大的懒腰,是有病……咦?
「你手上的绷带呢?」还有脚上的石膏也不见了,是怎么回事?
「妳说这个喔?」男孩从旁拎起一串长长的白色绷带,对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当然是假的啊!不然我怎么能安稳的睡在医院里?」
扔出手中的绷带,男孩把脚伸到地板穿上鞋子。
「你、你要去哪里?」无法置信地望着男孩,我明明是想问他为什么说谎,却问了奇怪的问题。
「去吃关东煮,妳要一起来吗?可以请妳吃。」露出开心的笑脸,男孩跑跑跳跳到我床边。「觉得小青妳太瘦了,应该多吃点才对!」把脸逼近我,他又接着说。
他应该是要去医院内附设的便利商店吧!一直待在病房里也满闷的,顺便出去走走吧!
「等我一下。」我从柜子里取出一双乾净的白色拖鞋,穿好后与男孩一起步出病房。
走进电梯,男孩把手伸了过来。
「妳眼睛看得清楚吗?我可以牵着妳哦!」虽然小小挣扎了一下,不过我还是把手放进他的掌心了。「小青的手好热哦!是跟脸红成正比的关係吗?」
「你、你想太多了啦!」不禁又想挣脱他的手心,却被他抓得更紧了。「欸,要是你朋友或认识的人看到你跟钟楼怪人手牵手,他们应该会吓到心脏麻痺吧!」
因为太害羞了,我只好转移话题。
男孩听完笑了起来,说真的,我好喜欢他那灿烂的笑容。
「欸,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小青小青的叫我,可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他?
「妳可以叫我郑智勋哦!」
「咦?郑什么?」
「郑智勋。」
「这是你的名字?」
「到——了!」
在瞎扯的同时,电梯抵达了地下一楼,郑智勋小朋友鬆开我的手雀跃地冲出电梯,满怀兴奋地奔向便利商店。
拿着纸碗站在关东煮前,郑智勋小朋友把所有想吃的东西通通放进碗里,最后加了几匙汤。
「小青妳快点来啊!来看看妳要吃什么?」无预警地高声呼唤,我赶紧小碎步到他面前,顺便给他一记白眼。
「下次不要这么大声喊我啦!」发了个小牢骚,我接过男孩的纸碗挑选食物。
「咦?好巧哦!」身旁出现一个身影,我有点惊吓地望着他。「刚好我也带昶熙来买东西,跟他打个招呼吧!」
是的,这个温柔的人就是我最欣赏的关祺玮先生,可惜我每次跟他碰面的时间点都不对。
当我跟他正后方的徐昶熙对上眼,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答应男孩下来买东西吃。
「小青,我们去结帐吧!」
拉过我的手走向柜檯,男孩好像没发现正在跟我讲话的关祺玮。
「咦咦?小青遇到朋友啦?」意识到我似前似停的步伐,男孩转过头看向关祺玮与徐昶熙。
「欸走啦!人家忙着约会,不要打扰他们啦!」盯了我很久的徐昶熙终于开口,语句里竟是满满的酸味。
「可是……」
「你没看到她刚刚幸福的样子吗?」
「昶熙!」
「走啦,别坏了人家的兴致!」
「……喔。」
——为什么,这些话会让我这么难过?
「小青妳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为什么我……觉得好伤心呢?」
如果这份心情可以简单说明的话,我是不是就能坦率一点了呢?

16

16
今天是我住院的第二天,到现在我都还没跟护士确认我的出院时间,再这么住下去开销肯定会很惊人吧!
隔壁的郑智勋小朋友不知何时已经把绷带跟石膏送回手脚,现在正呼呼大睡开心地跟着周公玩耍呢!
如果我也能像他一样无忧无虑就好了。
不过严格来讲,我本来也是这么无忧无虑呀!是认识徐昶熙之后我才变成这样的吧?
唉,说到徐昶熙,为什么他昨晚说的那些话会让我这么在意啊?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
不、不可能!我又不是白痴,怎么会喜欢白痴呢?
重点是,徐昶熙这个人性格恶劣、态度又这么嚣张,会喜欢他才有鬼勒!
「小青早。」转过身面向我,郑智勋瞇眼微笑。「心情好多了吗?」拉开棉被坐起身,他伸过手抚摸我的后脑勺。
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每个女孩子都来这套,但这种不经意的温柔其实很对我胃口。
「嗯,幸好昨天有你陪我,还逗我开心。」昨晚郑智勋说了一整夜的笑话,只可惜我通通不记得了。
「最经典的就是北极熊的笑话对吧?拔完了,好冷哦!」郑智勋边说边缩起身子,扮演着喊冷的北极熊。
「突然觉得你跟北极熊好像哦!白白的、手又很冰!」脑中的北极熊跟郑智勋巧妙地重叠,我不禁笑了出来。
只是,他会不会也跟北极熊一样,远远地看起来乖巧可爱,一接近却足以将人伤得遍体麟伤?
「可以的话我也想当熊哦!」
「咦?」
对上我疑惑的视线,郑智勋低眸加深了唇角的阴影。
「变成熊的话,就可以在冬天睡着,心也不会因为冷而不断的发抖了。」
当他笑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忘了眼前这个笑容有多灿烂,顿时只感受到那笑容底下满载的寂寞与悲伤。
「咦?小青怎么又哭了?」郑智勋把脸凑到我面前,不可置信地眨了眨双眼。「刚刚明明在讲笑话的呀!小青好爱哭!又想到昨晚不愉快的事了吗?」替我抹掉眼泪,他笑了笑。
可能是泪腺过于发达了也不一定,如果在未来用回忆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的话,我会不会更清楚落泪的原因呢?
「你们会不会太甜蜜啦?」用力甩上门,思竹带着不屑的神情走到我面前。「欸臭三八!我刚刚帮妳问过护士,妳大概明天或后天就可以出院了!」瞪了郑智勋一眼,思竹拉了张椅子坐下。
「妳今天怎么没带刘敬君一起来?」平常都会跟男朋友黏一起,今天怎么捨得分开了?
「就算是情侣也没必要每天黏着吧!」又转过头瞪了郑智勋一眼,思竹的语气依旧火爆。
今天是哪个倒楣鬼惹到梁思竹了吗?她今天火气也太大了吧?
「欸妳心情不好吗?讲话是有没有必要这么兇啊?」心情不好还迁怒我们,感觉很差欸!
「经过一天,妳的脸总算没那么肿了!我跟敬君还担心要是妳的脸继续肿下去,昶熙就不敢喜欢妳了。」故意忽略我的问题,思竹扯了一个不相干的话题。
「欸妳不要开口闭口都是徐昶熙好不好?」而且我昨晚才刚跟他尴尬,实在很不想提到他的名字。
「怎么?有新欢就不甩昶熙了哦?」
思竹翻了翻白眼,眼神定格在郑智勋身上。
「你笑什么笑?害别人吵架你很开心吗?幸灾乐祸什么呀你?」一脸嫌弃地看着微笑的郑智勋,思竹好像更火大了。
「他哪有害谁吵架?妳不要随便指责别人好吗?」郑智勋又不知道我们几个之间的事,思竹这样一昧的怪罪他我觉得很过分。
「好啊!那为什么他看到妳跟祺玮他们讲话还硬拖着妳离开?他根本就是故意要拆散你们啊!我看他寂寞久了想找妳陪他啦!」
思竹不知道从哪得知昨晚在医院超商的事,还一口咬定这些不切实际的猜疑。
到底是哪个白目告诉思竹这件事的?会是徐昶熙吗?还是关祺玮?
「是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重点是,妳可不可以不要随便跟别人搞暧昧?」打断我的思绪,思竹又补上一句。
我随便跟别人搞暧昧?原来在梁思竹眼里,我在跟郑智勋搞暧昧?
有没有搞错啊?我越听越生气了。
「梁思竹妳是想跟我吵架吗?一早来医院跟我大吵大闹,妳觉得这样很了不起吗?」
「不想管妳了,我要去找昶熙!」扔下这句话,思竹气沖沖离开病房。
有时候我无法理解思竹生气的定义,明明很多事根本用不着动肝火,她却莫名其妙对我发飙,我到底是招谁惹谁啊我?
一早就得这么活受气,我觉得我的皮肤已经开始老化了。
「小青对不起。」最可怜的就是这孩子了,什么都不知道还被呛,挺对不住他的。
「智勋不用道歉,是我朋友太激动了。」不小心叫得太亲暱了,应该不会怎样吧?
「所以昨天那个男生,是小青的男朋友?」安静了几秒钟,郑智勋提出疑问。
「两个都不是。」不给他任何想像空间,我直接了断答案。
「嗯,好高兴哦!」
像孩子般地绽开笑颜,我也不懂他为什么说了这句话。
「智勋高兴的原因是因为我单身吗?」接着,我很白目的问了他这个问题。
「秘密。」然后,他更白目的回答了我这两个字。

本来还雪白饱满高耸 大炕上的肉体联欢刘琴 情感 第1张可以再待医院一天,但为了我可悲的经济状况,我在今天出院了。
昨天思竹离开后就没再过来,晚上我就跟郑智勋一起去超商随便买个东西充饥。
因为有过一次阴影,这次去超商我故意选了人最多的时间,这样即便遇到什么人还可以躲在人群中,避免发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小青要出院了,这样就再也不能牵着小青温暖的手了!」
郑智勋这番话应该是在对我撒娇吧!我觉得很可爱。
「那小青有空会过来看看我吗?可以带好吃的东西来给我吃吗?」拉扯我的衣衫,他嘟起红润的嘴。
「比起再来医院探望你,我反而希望你的谎言可以适可而止。」一直待在医院这种病恹恹的地方,再健康的人也会待出毛病的。
「医院就像监牢,我也想逃。」垂下脸,郑智勋表露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管了,小青要跟我保持联络哦!」重拾笑容,他把手绕到我的掌心并圈了起来。
「我会的。」其实被一个大男孩牵着手我很害羞,可是我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颜——」
还以为思竹不会来接我,没想到她现在正充满震惊地望着我跟郑智勋紧牵的手。
「你、你们决定交往了吗?噢天啊,颜悦青妳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甚至冲过来拉开我跟郑智勋,思竹还是一脸慌恐。
「他只是手冰,觉得我的手很热很特别罢了。」虽然不想解释,但我看思竹一副快要心肌梗塞的模样看得挺痛苦!
「真的吗?」偏偏她这家伙疑心病最重,每次都要再三确认才肯罢休!
「真的。」认真地锁定她的眼神,我诚恳地回答。
「好,走吧!」
搭着我的肩向前迈步,思竹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呢!
「对了,上次妳弄丢的包包找到啰!有人帮妳送去警察局,我上次帮妳领回家了!」
她还帮我拿回包包,这朋友我还交得真不错!
「小青。」在我跟思竹準备走出病房时,郑智勋从我们身后叫住了我。
「嗯?」我跟思竹一同回过头,两人都投以问号的表情。
先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郑智勋递出一只跟手掌差不多大小的钟楼怪人布偶。
「送给妳。」
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而且一点都不可爱。
「这是上次在小青睡着时做的哦!」
无言地接过布偶,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谢谢。」
唉,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感动?
他双手满精巧的,布偶做得跟卡通里的钟楼怪人很像,我还满佩服他的。
只是,送我其他角色不是更好吗?
「还有一件事哦!」
「嗯?」
「郑智勋是我的偶像。」
「什么意思?」
「嘻嘻。」
这家伙搞什么鬼?
「所以郑智勋是谁?」
「下大雨了!」
「……什么跟什么?」
「秘密。」
算了,下次再问他吧!

跟思竹搭上回家的公车,我坐在窗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脑中的思绪不自觉跑到好久以前的时光,是有关于我初恋的事。
那天,犹如漫画情节般,喜欢的男生在放学后的教室向我表白,我也满怀幸福地答应了交往。
只是最后呢?他以远距离的藉口,告诉我他没有自信再跟我走下去了。
『我们结束了吗?』
『妳不觉得我们已经走出分岔路了吗?』
『所以?』
『妳走妳的,我走我的。』
两年,我跟他走了两年,却走向结束。
『悦青,答应我妳会找一个比我更好的人。』
『我会的,但我不希望你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
『……咦?』
——因为我不想要你幸福。
第一个,多么心酸的三个字啊!
如果不是第一个,是不是就比较能释怀了呢?
「妳在想什么啊?看妳心烦意乱的。」看出我内心的纠结,思竹伸手摸摸我的头。
「我在想,我这个人适合谈恋爱吗?因为我会想很多。」还会越想越烦、越想越患得患失。
「我也不知道妳适不适合恋爱,但我就是觉得妳跟昶熙很配。」
我始终不解这样也能扯到徐昶熙,不过我并没有打断思竹的意思。
「我觉得只有妳能适应古怪难搞的昶熙,不知道为什么。」
思竹有没有想过,我也可能会被难搞的人搞死欸!
「妳别闹了,何况我不是徐昶熙的菜,他也只是利用我挡掉他的烂桃花而已,我们之间不可能啦!」
感觉徐昶熙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跟他交往太恐怖了。
「说实话,妳对徐昶熙没有半点感觉吗?」思竹一脸认真地盯着我,我突然感到格外压迫。
我……喜欢徐昶熙吗?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66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