轿子里进入了她_在轿子里被温师傅

齐太夫人知道了老公爵夫妇的状况后,随即又问田昕妮还遇到了哪些人,又说了哪些事情,田昕妮见她兴致很高,而曹老夫人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她便只好接着往下报告。

两位老人家听得很仔细,听见了交情深的人名便进一步询问细节,而田昕妮都能详细地一一作答,其中很多人、事都涉及到了对方的下一代,或者接班人。

齐广群偶尔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但他的见解多半了无新意,本质上跟田昕妮的意思都一样,顶多就是换了一种说法,让齐太夫人看了他好几眼,但碍于他的脸面,没叫他闭嘴。

不过,曹老夫人倒是呼应他的话点了点头,或是应和几句不痛不痒的话,适当遮挡一下田昕妮的聪明伶俐与精明能干,免得她锋芒太露被人忌惮。

阮美雪则目不转睛地看着田昕妮,当听到某人与齐纪衡相谈甚欢时便嘴角微微上挑,露出得意的微笑,她的儿子最优秀,但当听见某人还记得齐允霖他们小时候的事情时便抿了抿嘴,觉得这根本不值得一提。

齐纪威与刘文玲听了一会儿,心有灵犀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还是小看了田昕妮的本事,她不只〝认识〞那些人,她还能跟对方说上话,做深入的交流,甚至已经开始跟那些人的下一代、继任者建立交情!

刘文玲看了站在田昕妮旁边的齐允霏一眼,内心不由地感概,两个女孩同样十八岁,从小一起长大,就读同样的学校、班级,可是心思怎幺就差这幺多?别人家的孩子已经开始经营自己的人脉、揣摩人心、分析事理了,她还懵懵懂懂地只知道玩!

齐允霖认真地听她说,对她的细腻心思既讚叹又佩服,想自己也一样认识对方,而她与对方交谈的当时自己也在场,但她说的那些细节自己竟然一无所知,对她推敲出来的事情毫无所觉!真不知道她是怎幺办到的…

轿子里进入了她_在轿子里被温师傅 情感 第1张

齐纪衡看田昕妮的眼神越来越炙热,她能够从对方的神情、话语中听出对方的心思,分析对方可能会做出的选择、决定,这察言观色的本事简直就是侦察兵、情报员收集、观测、鉴别任务的典範!

「好好好,知道大家都好就好,现在想见面是见不到啰!」齐太夫人既高兴听见老朋友的近况,却又有些感慨岁月的无情。

「欸,妮妮,」齐太夫人忽然又拉着田昕妮追问道:「妳说玛丽跟太婆婆比,谁脸上的皱纹多?妳说实话!」

「那还用得着比嘛,」齐允霏绕到另一侧,两手捧起齐太夫人的脸颊,夸讚道:「我们太奶奶的脸上哪有皱纹?找出一条,我的耳朵就给他弹!」

「好好,哈哈哈,这个话我爱听!」齐太夫人心情大好,立刻宣布道:「霏霏今年的红包加倍!」

「太奶奶这不公平,霏霏把我要说的话抢走了!」齐允霖跟着哄老人家开心。

「好,也算你一个,妮妮也有份!」齐太夫人乐得眉开眼笑,大家通通有奖。

齐太夫人心情大好,高兴地留下曹老夫人与田昕妮吃晚饭,于是田昕妮便跟着齐允霏回房间聊天,等吃饭的时候在出来。

轿子里进入了她_在轿子里被温师傅 情感 第2张

「我说妳也别表现太好了吧,把我们都比到水沟里去了!」齐允霏怨怼地瞪田昕妮。

「太婆婆都问了,我总不能说我私下跟她报告吧!不然…还以为我藏了什幺事情不肯告诉他们…」田昕妮表示自己很无奈、很无辜。

「唉,说得也是,好吧,原谅妳啦!」齐允霏表示自己大人大量,不与她计较。

「妙妙他们还好吧?」田昕妮担心田昕妙与田昕亮又惹事。

「嗯,挺好的,是妳爸去机场接他们的。」齐允霏回答。

「那就好。」田昕妮放心了。

「妳跟小叔叔还好吗?」齐允霏好奇地问道。

「好啊,一路相安无事。」田昕妮想到他要成立警卫队的事,但对齐允霏…什幺也不能说。

轿子里进入了她_在轿子里被温师傅 情感 第3张

稍后,大家围着圆桌坐下来吃晚饭,齐太夫人要曹老夫人与田昕妮乾脆留下来过年,但曹老夫人婉拒了,于是刘玉玲便要安排司机送她们下山。

「大嫂,」齐纪衡出言阻止道:「不必麻烦了,我有事要下山,我送她们回去。」

田昕妮一听,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

「你才刚回来,好好在家休息,别出门了。」曹老夫人婉言拒绝他的好意。

「就是啊,你晚上还要去哪里?」阮美雪立刻紧张地追问。

「我跟朋友有约。」齐纪衡淡定地回答。

「你才刚回来,还没…」阮美雪刚要长篇大论,便被齐太夫人打断了话头。

「好啦,」齐太夫人不耐烦地说道:「多大的人了,小衡有他自己的事,妳别管那幺多!」

轿子里进入了她_在轿子里被温师傅 情感 第4张

「有事就去忙。」她对齐纪衡说道。

「是,我办完事情就回来。」齐纪衡朝齐太夫人颔首。

「要是时间太晚就在小岚家住一晚,别赶来赶去的,也不嫌累人。」齐太夫人终究还是心疼小孙子。

「是啊,我们家有客房,你直接过来就是了。」曹老夫人顺着齐太夫人的话说。

「好,我知道了,谢谢田姑妈。」齐纪衡觉得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心情很踏实。

田昕妮低着头静静吃饭,心里却有不好的预感。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4941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