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高h文 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

第75章-滑胎真相 此事不出半日便在宫里传得沸沸扬扬,宫人们三五成群的议论着,越说越夸张。什么步贤妃杀死齐婕妤,所以齐婕妤化做厉鬼来索命了啊,要不就是宫里阴气太重啊……说到最后,步贤妃乾脆躲在宫里,闭门不出。
「混帐!」
「哐啷——」
步贤妃随手抓过一个花瓶,一个用力将其摔碎。
「娘娘息怒。」一个宫女垂首劝道。
「息怒?」步贤妃怒极反笑:「妳叫本宫如何息怒?有人蓄意谋害本宫,可本宫却不知是何人!」
「娘娘,正是因为我在明处、敌在暗处,所以才不可自乱阵脚啊,应当冷静下来思考才是。」那宫女抬起头,竟是昔日与春茂一起服侍前皇后的绿萼。
「这还需要妳教本宫!」步贤妃气急,一掌搧了过去,硬是在绿萼脸上留下深红的掌印。
「奴婢不敢!」绿萼害怕的跪了下去,双膝重重的撞在地上,发出一声重响。
「哼。」步贤妃深吸了口气,慢慢的调整呼吸,两手合于腹前,恢复原先的端庄大气。她斜睨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绿萼道:「本宫安排妳入凤鸾宫那么多年,妳该是从先皇后那儿打听了不少事,妳说,齐婕妤一案她如何看?」
「回娘娘,先皇后并未察觉是您所为。」绿萼回答。此刻,她的膝盖撞得生疼,却不敢乱动,生怕眼前的主子一个生气就把她砍了。
「是嘛。」步贤妃冷哼一声,喃喃自语道:「莫琦丹啊莫琦丹,妳可真是命大啊,可惜孩子最后还是没了,皇上都来不及知道呢……」
当初她安排绿萼进入凤鸾宫服侍莫琦丹,进而得知她怀有了身孕,而莫琦丹这人也是狡猾,欲待孩子大些时再公布于众,可惜那贱人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她会让绿萼将安胎药调换成打胎药。
可谁知同样也让厨房弄了安胎药的齐婕妤,她宫里的婢女阴错阳差将那碗打胎药送去给自家主子了。
虽然这事不可能会有其他人知道,可楚妍这人不得不防……
「绿萼。」步贤妃看了眼地上的绿萼。
「奴婢在。」
「那事除了妳……还有谁知道?」
「娘娘,奴婢办事您放心,这事除了娘娘和奴婢,再无其他人知道。」绿萼担保道。
「这样啊……」步贤妃缓缓勾唇,别有深意的和绿萼身后的宫女交换一个眼神。
那宫女会意,从袖中拿出一条帕子,蹑手蹑脚的来到绿萼身后。
「绿萼,辛苦妳了。」步贤妃笑道。
「谢、呃……!」绿萼才说了个谢字,脖颈就被帕子紧紧的勒住,脸色顿时涨红,喘不上一口气。
「娘、娘娘……娘……」绿萼眼睛渐渐翻白,最后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死不瞑目。
步贤妃轻叹一声,优雅的迈着步子,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娘娘,尸体该如何处置?」那宫女问道。
「今儿夜里扔井里去吧。」步贤妃道:「就在冷宫那儿找口井呗。」
「是,娘娘。」
「对了。」步贤妃问道:「青竹,本宫问妳,妳怎么看这苏宝林?」
青竹是步贤妃的陪嫁婢女,是步家精心挑选的,个性沉稳内敛,身手也是了得。
「苏家怕是要反了老爷,奴婢听闻朝堂上也有些动静。」青竹不卑不亢的回答。
「嗯……」步贤妃颔首,眼中迸发出阴毒的光芒。
「看来这棋子也是留不得了。」

第76章-齐婕妤显灵 一连数日,楚妍与倾雪秘密的进行着搜查行动,而具体的内容并无其他人知晓,所以宫内人心惶惶,担心自己会遭受牵连。
直到第八天。
一如往常的惯例,众妃嫔一早的就前往凤鸾宫进行晨昏定省,众人坐在位子上,皆是神色肃穆,等待楚妍发话。
步贤妃神色自若的啜饮着婢女端上的茶水,好似前阵子那事不过只是一场梦罢了。
楚妍双手放在椅子的扶把上,朗声说道:「那日之事害诸位妹妹受惊了,今日,本宫便会给诸位妹妹一个交代。」
闻言,郑美人担忧的问:「娘娘,已经撤查出兇手为何人了吗?」
「是啊娘娘,究竟是何人所为?」桦美人附和着。
楚妍轻轻一勾唇,朝倾雪颔首示意。
倾雪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淑妃娘娘这是……」薛婕妤疑惑的看着倾雪。
「来人,把鹦鹉拿上来。」倾雪眉目低垂,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唯有那不容质疑的声音,令人自觉的安静下来。
不过眨眼的时间,鹦鹉便由宫人带进了宫内。
「娘娘,您这是要做什么?」朱雨汐看见那只鹦鹉,还有些心有余悸的抽了抽眼角,而那日的景象也依稀的浮现于脑海中。
「找兇手。」倾雪冷色道。
她不着声色的瞄了眼方德妃,却见后者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地面,虽是若有所思,但面色却也淡然。
「传灵媒上来。」倾雪又道。
「是。」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个身穿黑漆漆的衣裳、袖成鲜红、头戴高帽的女人,便入了众人的视线。
「这、这是……」薛婕妤看呆了,那表情写满了错愕。
「淑妃,妳怎么招了好神鬼魔兽之徒入宫?」步贤妃神色凌厉的问。
「这位是张灵媒,前几日她冒着生命危险来见本宫,道是宫内骤降极阴之气,差点儿就被人砍了,好在本宫恰巧经过。」楚妍说。
「虽说是皇后娘娘带进宫的,可这邪术……」该死,如果是楚妍带进来的,就算告到皇上那儿也没用!步贤妃欲再说下去,却被倾雪打断。
「劳请张灵媒招来齐婕妤的魂魄,与其对话,揪出真兇。」倾雪朝张灵媒看了眼,示意她开始仪式。
张灵媒会意,站到了鸟笼前,双手托天,那涂满唇釉的嘴大大的张开,成熟女性的声音低沉且颤抖着,响彻整个凤鸾宫。
「民女张氏,求见齐婕妤……婕妤显灵吧!显灵吧!」
张灵媒一直重複着这句话,声音惊天地、泣鬼神,在场的妃嫔都频频觉得胸闷,而且头皮发麻。
「……啊……啊……要来了……」张灵媒像个在森林迷路的女孩般,朝着四周张望着,双手还举在胸前,朝前方探着,像在摸索着什么。
良久,她直直的朝鸟笼的方向跪了下去,大喊着:「民女张氏,见过齐婕妤!」
就在众人惊诧之际,骇人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鹦鹉拍打了几下翅膀,模仿着人经典高h文 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 情感 第1张声道:「平身、平身!」
「……」
闻声,众人脸色具惊,步贤妃更是面如死灰。
步贤妃颤声呢喃着:「不、不可能……」
张灵媒不顾众人的反应,又朝着鹦鹉问道:「婕妤,请您告诉民女,您是如何死的?」
随她话音落下,鹦鹉又开口了:「血崩、血崩……啊、啊、啊……我的孩子、孩子……」
「您为何血崩?」张灵媒又问。
「堕胎、堕胎药……步槿妳这个贱人、贱人!还我孩子!啊啊……」
见状,张灵媒朝楚妍下跪道:「皇后娘娘,齐婕妤已指出真兇,要是不给予真兇惩罚,齐婕妤的鬼魂怕是会在宫中作乱,日后……日后又有娘娘怀孕时,恐怕会对母子不利。」
听罢,倾雪道:「娘娘,您现在怀有身孕,应当速结此案。」
「嗯。」楚妍颔首。
步贤妃见众人的死死的盯着自己,猛地站起身来,身子还摇摇晃晃的,气得头上的髮饰都歪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90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