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涨爆了,叫他吸乳汁!_舌头挑弄着小花蒂 情人

第一章 二八年华小肥妞 1-1.1 告白被拒(1) 有关潘炘炘和聂秉风的恩怨情仇,要从高中开始说起。
对于十六岁花样年华的少女来说,惨事排行第一名绝对是告白被拒。
体育课时间,男生打篮球,女生场边聊天,潘炘炘忙着安慰告白失利的好友。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嘛,我就说聂秉风眼睛长在头顶上,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人告白成功过啊。」潘炘炘拍拍身旁姐妹淘丁佩盈的肩膀,很能理解地叹了一口气。
「呜呜呜⋯⋯明明是我要告白,可是他一看到妳就翻白眼走了,我根本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潘炘炘,妳要负责啦!」原本还拍个不停的胖手,就这么定格在空中。
咦,搞半天,怪她就是了?
枉费她昨天费尽唇舌在电话里安慰了丁佩盈一晚上。
唉,这年头姐妹淘还真不容易当。
不过回想起昨天的告白,聂秉风的确是没给丁佩盈开口的机会,依稀记得,当时她拉着丁佩盈的手,在男厕前堵住刚上完厕所大步走出来的聂秉风,感觉自己像个仗义直言的女侠。
「喂,聂秉风,借一步说话。」潘炘炘用下巴对着聂秉风昂了昂。
「干嘛?」聂秉风低头瞟了眼潘炘炘,面无表情。
对,低头。
一样平平都是十六岁,但聂秉风同学已经长得人高马大,记得学期初健康检查,潘炘炘在保健室不小心看到他的身高纪录,180公分。
真是不公平,她潘炘炘再怎么努力吃,也只长体重不长身高,从国小毕业160,到现在高一下学期还是只有160,不过体重倒是从48公斤暴增到68,很不公平啊,这世界。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聂秉风低下头时,他长在头顶上的眼睛才看得见人,对着潘炘炘手上画满爱心的粉红色卡片,嗤之以鼻说了声:「告白?先回去照照镜子吧,『胖猩猩』。」末了的「胖猩猩」三字,说得既冷酷又无情。
然后漠然转身,眼睁睁在她们面前潇洒离去。
他甚至完全没发现潘炘炘身边,丁佩盈的存在。
「喂!不是啊,聂秉风,喂!」等潘炘炘回过神想解释时,聂秉风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转角。
就这样,筹划许久的告白大会,莫名其妙毁了,还让聂秉风误会是她要跟他告白。
冤枉啊,大人!
只不过,仔细想来,她潘炘炘好像的确得为这个失败的告白负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责任,因为被误会要告白的人是她,聂秉风才会「见笑转生气」翻白眼走人。
这年头被肥妞告白是会成为众人笑柄的!
但再想想丁佩盈挑选的告白对象聂秉风,突然又觉得那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责任应该是在他身上啊!
能和聂秉风这样的人同班,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这学校是一所附设有国中部的私立中学,大部分的同学都是从国中部开始读起,聂秉风在国中时就已经很红,倒不因为他是什么篮球校队还田径校队这种,相反的,他非常低调,低调到几乎没几个人跟他说过话,但是除了他的死党之外,和他说过话的人都会被他刺伤。
是的,刺伤。
聂秉风平时不爱说话,可是一说话就超级机车,绰号「八步」,意思就是被他呛过的人,走不过八步就会吐血身亡,影射其话语之狠毒程度,犹如八步断魂散,只比七步断魂散好一步。
聂秉风,就是这么红的。
照理说,这种人应该人缘差劲到被全世界的人拖去围殴才对,可惜天不从人愿,他在男生圈的人缘潘炘炘不是很清楚,可在女生圈里,聂秉风这三个字三不五时就会听到,炙手可热得不得了。
因为他长了一张韩系美男脸,活像去韩国整过型一样,整张脸毫无瑕疵的帅,最可恶的是,他有一双欧巴长腿,又细又长又直,包在窄管制服裤下简直完美,因此非常受女生欢迎。
但这里所指的女生,并不包括她,潘炘炘。
她和聂秉风从高中分配到同班的第一天开始,就结下樑子。
潘炘炘认为聂秉风有严重的「仇胖症」,是一种看到胖子就攻击的症头,上高中第一天,她只不过就是不小心站在教室门口和丁佩盈聊天,他出现时便老大不客气对着她肥胖的背影低吼:「欸,胖猩猩,让开。」当场教人难堪。
她知道自己胖,可是第一次这样大庭广众下被羞辱,还导致班上同学也跟着叫她「胖猩猩」,自认好脾气的潘炘炘非常不爽,于是乎,两人的水火不容便由此而起,总是互找麻烦。
不过,潘炘炘没有发现的是,国中三年儘管同校,两人彼此是不认识的,为何聂秉风会知道她潘炘炘?如果她有一点怀疑,或许两人的缘分便不会有往后轰轰烈烈的发展。
「潘炘炘!妳倒是说句话啊?」
「蛤?什么话?」不知不觉陷入思考中,潘炘炘根本不知道丁佩盈后来又说了什么。

第一章 二八年华小肥妞 1-1.2 告白被拒(2) 奶涨爆了,叫他吸乳汁!_舌头挑弄着小花蒂 情人 情感 第1张奶涨爆了,叫他吸乳汁!_舌头挑弄着小花蒂 情人 情感 第1张 「帮我把卡片拿给聂秉风啦。」
「才不要!」昨天是拗不过她才勉强答应的,搞得聂秉风以为是她暗恋他,自尊都被踩在脚底下了。
「我好想当聂秉风的女朋友喔!」
「喔。」这句话她已经听过八百次,并且是从不同的女孩口中说出,觉得好腻噢。
「什么态度?妳认真一点啊,这次是因为妳的关係所以聂秉风连正眼都没看我,如果他有看到我,我一定有机会成功的!」
潘炘炘瞟了丁佩盈一眼。
这位同学哪来的自信啊?
丁佩盈是长得很漂亮没错,尤其是站在她这肥妞旁边,整个人就像公主一样闪闪发亮,但她的对手是眼睛长在头顶上,说话超级机车的八步断魂散聂秉风,丁佩盈和他同班那么久连一次话也没说过,更别说从古至今,前仆后继奔向他的青春少女几千几百,全都一将功臣万骨枯了呀。
「干嘛不自己拿给他?又不是不认识。」
「因为我怕当场被拒绝啊,就像妳一样。」
喂,没礼貌。
正想反驳,丁佩盈便让潘炘炘把冲到嘴边的话给硬生生吞了回去。
「妳帮我,我就帮妳!」
「啊?」
「妳不是很喜欢我高二的直属学长『羊肉炉』吗?我可以帮妳约他出来。」
「妳怎么知道?」潘炘炘瞪大眼。
「很明显好不好,每次经过高二孝班教室,妳都故意走很慢。而且学长来找我的时候,妳两只眼睛几乎都要黏在他身上了。」
「我哪有!」潘炘炘嘴上否认,但两颊已经一片红。
羊肉炉,姓杨,名洛儒,名字超级好吃,完全是她的菜!
「不用跟我争辩这个啦,反正,妳帮我把卡片拿给聂秉风,约他这週末出来喝咖啡,我就帮妳把学长也约出来。」
哎哎哎哎,魔鬼的交易啊!
明明知道她潘炘炘超容易被煽动,还用这招对付她!
最后,为了认识梦中情人,潘炘炘仍是收下了丁佩盈特製的豪华卡片。
后续发展可想而知,潘炘炘又狠狠被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聂秉风给羞辱了一顿。
放学后,潘炘炘挡住了聂秉风的去路,抓起他的手臂,不分青红皂白就拖往垃圾场。
然后趁着四下无人之际,将豪华手工卡片塞给他。
「收下。」
「还不死心?」
「打开看看。」
「镜子照了吗?」
「不是我,昨天你误会了,要告白的是丁佩盈,她约你这週末喝咖啡。」
聂秉风颈项低垂,默默拆去画满爱心的精美封套,过长的浏海遮住了一切表情,他打开卡片看了一眼,便随手往后一扔,豪华手工卡片就这么掉进垃圾堆里。
「没兴趣。」他抬起头,双掌上下拍了拍,好像那卡片上沾了土似。
「喂!不是我欸,是班花丁佩盈。」完了完了完了,她的梦中情人之约。
「谁都一样,我,不喜欢。尤其,我不当别人的交易。」
「什么?」
「为了认识学长,所以帮忙送卡片?」聂秉风指了指掉在垃圾堆的卡片。
他怎么会知道?
潘炘炘像偷吃糖被抓到的小孩,涨红着脸睁大眼回视。
「他又不怎么样,妳眼光有问题吗?」聂秉风语带不屑。
体育课时他球打一半,下场喝水,无巧不巧就听到了。
「不关你的事吧。」她就是喜欢长相老实,不怎么样的普通人,不行吗?
「告诉妳,就算他不怎么样,也不会看上妳。『胖猩猩』,少做梦了。」
聂秉风突然弯身靠近,在潘炘炘的耳边吐息,弄得她浑身不自在,说不上来是噁心还是害羞,总之整张脸突然间红得猴子屁股似。
「怎样,我就是爱做梦,不行吗?」
「减个肥先,妳妈真会养。」聂秉风双手环胸,一双长腿以着三七步站在她面前,从上到下里里外外打量她一回后,出口的嘲讽杀伤力十足。
「聂秉风你很机车欸!」她火大上前推了他一把。
结果,聂秉风竟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摔进他身后的垃圾堆里。
当场,潘炘炘也吓呆了。
她她她力气有这么大吗?
「活、该!」但对于贱嘴八步而言,摔进垃圾堆刚好而已!
所以她绝不道歉。
绝、不!
「胖猩猩!妳这个该死的肥婆!妳会一辈子嫁不出去!」聂秉风怒吼。
然而那石破天惊的吼声只激起潘炘炘发誓要追到学长的决心,丝毫没有伤害她的自尊分毫。
「放心,我结婚绝对第一个放帖子给你!」潘炘炘不甘示弱回呛。
不过,帮丁佩盈告白的差事再度搞砸,当然也没能认识羊肉炉学长,潘炘炘自然就把这笔帐算在聂秉风头上,简直恨死他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908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