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牵着小昂的手来到市集,依旧热闹得不行。

早市已过,现在的摊贩多半卖糖果、饼乾等小点心,菜摊、鱼贩仅剩不到十摊,而且已经在收摊,也没有剩下,看得出生意很好,让紫雪心情大好,早朝兴起的阴霾逐渐散去,微笑爬上她的唇角。

「娘,妳在笑什幺?」小昂拉拉紫雪的衣袖。

「小昂,你看。」紫雪把男孩抱起来,指着正在收拾的菜摊跟鱼贩,「那几家是卖菜跟鱼的,不到午时,已经在收摊子,而且没有剩任何东西,这代表生意昌隆,知道吗?」

「嗯,知道!」小昂点点头,小小的脸还是有些疑惑,皱起眉,歪头,「可是为什幺他们生意昌隆,娘要这幺开心呢?」

「因为当民生用品全数卖完,人们还有闲暇去买童玩零食,就表示这个国家现在国泰民安,人们安居乐业,这是娘最开心的事。」紫雪再指着满街的童玩、零食,笑得无比欢乐。

「小昂明白了!」小昂用力的点点头,「等小昂长大,一定也会像娘一样,让大荒国人民安居乐业,过得幸福快乐的生活!」

「乖。」紫雪摸摸他的头,「走吧,我们去买画糖人。」

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情感 第1张

把他放下来,牵着小昂向前走,紫雪的眼底蒙上一层浅浅的阴影。

其实她不求小昂能像她这般劳心为民,而是希望他有个平凡安稳的人生,因为高处总是不胜寒,站在万民景仰的崇高位置,注定与风暴为伍,即使想要求个平安,也只是个奢望,比如现世的冥主、过去的异星、现在的雪小姐。

她有至高权位又如何?她没有资格去拥有祥和。

世上未能拥有权力的人都在追求地位,而拥有过荣耀的人,却只想着过最平静的人生……呵呵,天下众生总是如此,令人哭笑不得,但这就是现实,为了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一切,她既已站在最高处,又怎幺能不继续走下去?

「小姐,请您放心,小昂不会辜负您的期望。」莲儿慢慢走到紫雪身侧,轻声耳语,「有我们为他铺路,他肯定会过着平凡安稳的日子。」

侧头,莲儿投以温柔的笑靥。

跟在小姐身边已经不知多少年,她一直都知道小姐要的从来不是权位,而是与爱人相守、与朋友相知、与家人相惜的日子,可惜在现世,小姐用尽力气,也只换来那个垃圾的背叛,辜负小姐为他付出那幺多,可惜到这里,小姐好不容易跨出一步,却被皇后推下悬崖,失了孩子,还与少爷分离,命运到底要何时才肯给小姐幸福的未来?

「那就好好努力吧,接下来的风雨可不是撑把伞就能度过。」紫雪淡笑,低头看着自己手腕刚才绑上的绷带,红点斑斑,「能逼我鲜血挑起风暴,这局棋至死方休,没有达到目的,绝不罢手。」

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情感 第2张

「属下明白!」

「妳们在说什幺悄悄话?小昂也要听!」小昂凑到她们中间。

「秘密,不告诉小昂!」紫雪蹲身,摇摇头,给他一个大笑容。

「为什幺?小昂也想知道!」

「真的?」

「嗯!」

「好吧,那就勉为其难地告诉小昂。」紫雪故作难色,转头,猛然把小昂抱起来,「我们在讨论要把小昂抓去哪里卖掉比较好!」

「啊啊啊啊啊!小昂不想被卖掉!」小昂忍不住大叫,呼唤走在他们后头的父亲,「爹爹,你儿子都要被人卖掉了,你还站在旁边看啊?」

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情感 第3张

蓝翼嘴角抽动,不知道该说什幺。

现在是在演哪齣?

目光投向自家爱妻,她笑看他们打闹,眉眼间笑意满满,再看向主子,同样笑得非常开心,方才谈话间的沉重似乎被抛到九霄云外,消失无蹤。

「儿子,不是爹爹狠心,爹爹真是打不过她啊,你还是乖点吧,也许还能够卖个好价钱!」蓝翼迎上,爱莫能助的摇头,也跟进去打闹。

「不是这幺说的吧!爹爹,我是你儿子啊!好歹拚一下吧!」小昂一愣,叫得更大声,发现父亲不帮忙,转而看向母亲,「娘亲!救救小昂,我是妳最宝贝的儿子!」

「娘亲也打不过啊!」莲儿皱眉摇头。

「什幺!连娘亲也不愿救小昂?」小昂大吃一惊,哭丧着脸,「好吧,爹爹跟娘亲都帮不了小昂,小昂也只能认命,请娘尽量卖高价一点,千万别贬低小昂的身价喔!」

看到小昂这般垂头丧气的表情,紫雪不禁大笑,银铃般的笑声引来许多路人侧目,那美丽的笑容顿时让他们定步,视线直直落在那抱着孩子的女子身上,彷彿天女下凡,令人难忘的绝豔。

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情感 第4张

「娘终于笑了!」

「你喔,就是这幺鬼灵精怪。」紫雪戳了下小昂的额头。

「小昂没有鬼灵精怪,小昂是看娘不太开心,才会逗娘开心呢!」

「你最乖了。」紫雪在心中叹息,牵起他的手,「乖,娘带小昂去买好多画糖人吃,中午再带小昂去京华酒楼吃最喜欢的出水芙蓉,好吗?」

「真的啊?」

「娘何时骗过小昂?」

「娘最好了!」小昂蹦蹦跳跳的拉着紫雪往前跑。

走进市集,到处都有画糖人的摊贩,民众都停下脚步,看位高权重的雪小姐要买哪一家,摊贩们则是个个迎上来招揽,但小昂拉着紫雪跑到某位在卖画糖人的婆婆前,双眼亮晶晶,看着空无一物的商品。

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情感 第5张

「画糖人还在做,要等会喔!」婆婆瞇着笑眼,满是皱纹的手正握着汤勺,「孩子,有没有想要什幺形状?婆婆可以做一个特别的给你喔!」

「小昂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形状吗?」小昂拉拉紫雪的衣袖。

「当然!」

「好耶!」小昂凑到婆婆身边。

趁着婆婆还在煮糖水,小昂跟在婆婆旁边,在看怎幺做画糖人时,莲儿跟蓝翼忧心忡忡地走到紫雪身侧,显然有事情让他们相当烦恼。

「小姐,杜公子就住在京华酒楼,我们过去,不怕撞上吗?」

「撞上便撞上吧,总得要见面,不差这次。」紫雪微笑,似乎已有安排,「出来逛街,开心点,别老皱着眉,小昂看了又要担心。」

说完,小昂刚好带着婆婆特地做给他的画糖人跑来,那是一朵曼珠沙华的图案,画得活灵活现,彷彿是一朵真花,看得紫雪发愣,眸色凝向婆婆,她还在製作其他画糖人,并没有特别在意紫雪等人。

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情感 第6张

「婆婆,您见过这花?」

「黄泉的『火照之路』,美丽的绝望之花,曼珠沙华,对吗?」婆婆并没有抬头,语调相当哀戚,「老身有幸见过一次,当时有个女孩白衣如雪,手持此花,喃喃自语这几句,蹒跚走在雪地里。」

「那是……」

「雪小姐,您会幸福的,请不要再绝望。」

「会的。」紫雪放下一锭银子,坚定不疑的微笑,「这是特製画糖人的钱,还有当年您对我的救命之恩,紫雪此生绝对不忘。」

牵着小昂离去,紫雪走得潇洒。

凝视离去的倩影,婆婆深深叹了口气,又不禁想起当时的情景,那女子手持着一朵豔花,白衣如雪,胸前绽出豔丽血花,却紧紧抱着一个年约两、三岁的孩子,步步疼痛,却不见她出声,最后在她面前留下一句「务必要救这孩子」后,便不支倒地。

再次看到她,才知是大荒国主上最信任的──

从头肉到尾的糙汉文_穿越兽人被做晕 情感 第7张

雪小姐。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516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