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男人揉胸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

选择 7-5 仁川有两种入学管道,其中一个是显赫的家世背景,另外一个就是优秀的成绩;仁川里大概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属于前者,拨款几十万元就可以入学;剩下的百分之一则是被列为奇葩,专门给家境不好但是功课优秀的学生,三年免学费、学杂费的特殊待遇。
而黎晓凡就是我们这届唯一的奇葩。
我不禁蹙紧眉心,看见黎晓凡被打的镜框歪斜、头髮杂乱、裙摆撕裂、手脚皮肤美女被男人揉胸 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 情感 第1张全是擦伤,猛然让我想起在孤儿院的自己,胸口微缩。
明明是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回忆却还是历历在目,那种被殴打的绝望和不甘,永远也没办法释怀。
「放了她吧。」
「可是……」
「我说放了她。」终于,我微微动了怒意。
不可能啊,这并不符合我在夏家里所学到的「生存法则」,这个女孩对我一点利益也没有,为什么我要帮助她?帮助她我又可以换来什么?
「明白了。」带头的女生撇撇嘴,面有不甘的领着其他有男有女的同班同学离开。我记得没错的话,那女生是某暴发户人家的女儿,余姝颖。个性娇蛮,喜欢使唤他人为自己做事,也喜欢把自己当成一班之长,自恋程度高于常人的公主。
阿姨提醒过要和余姝颖打好关係,我现在却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子搞砸了。
「妳没事吧?」我走向跌在地上的黎晓凡,从口袋中掏出看似价格不菲的丝绸手帕,递给她。
「谢、谢谢妳救了我。」她微颤双手,接过我的手帕,布料转眼间就被她身上的血给染红,「对、对不起,我会把它洗乾净再还妳……」
我沉默不语,面色淡然,转身就想离开。
「等等!」她突然唤住我。
我着魔似的停下脚步,转头对上她那泪眼如残花的楚楚可怜模样,眉头微拧。
「为什么……要救我?」她停止不了啜泣,含糊不清的问。
「心情好。」我叹口气,随便给她一个敷衍的答案,压下心头涌上的怪异感,想立刻走人。
「那么还是……谢谢妳。」我听见自己身后夹杂浓厚鼻音的声调传来。
我顿了顿,仰望门外纯净的蓝天,淡淡启唇:「不要哭,哭了妳就输了。」语毕,我踏着悠然的步伐离开。
身后第一次和我说上话的黎晓凡,一张伤痕累累的脸蛋却是怔忪。
以前在孤儿院体会过这种滋味,你愈是哭,打你的人只会更加嚣张跋扈,到最后我乾脆咬紧牙关隐忍,说什么也绝不掉下眼泪,自然而然那些人就会自讨没趣的离开。
所以,不能哭。
走出体育馆的同时,我发现一个男生站在凤凰树下打量我,洁白的校服被风撩起,几片枯黄的树叶飘散在他周围,他的眼神深邃如海,紧绷的表情没有太多情绪,俊挺五官像是上帝雕琢出的作品中,是我看过最好看的。
虽然我不认识他,而且我不喜欢他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探查,但碍于保持良好形象,我还是对他微微一笑,接着快步走人。
擦而身过的瞬间,一股沁香让我微愣,悄悄打量他一眼,好像看见他勾唇笑了。
事情发生后我常回想起来,要是那天我没有去体育馆,一切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

选择 7-6 隔天下课,我的座位一如往常被包围的水洩不通,周遭满是吵杂的噪音,我一刻钟都待不下去,却还是端正的坐在位置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女孩们谈天说笑,场面看起来和乐融融,谁知道那些谎言下藏着多少谄媚与巴结,令人厌倦。
「昨天那集妳有看吗?」
「看了、看了,男主角好帅!」
「苡娴有看吗?」
「昨天在读书。」我露出抹浅笑。
「好认真啊!」
「真可惜。」
「不会啦,读书让我觉得很充实。」我还是继续微笑,心里却千万朵乌云笼罩。
昨天为了处理夏书宇放在我房间里的蟑螂,我花费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对抗牠,蟑螂我不怕,但是会飞的蟑螂真的很可怕。
「那、那个,宋同学……」黎晓凡站在人墙最外头,试图挤进去和我搭上话。
「走开啦,平民!」
「髒死了,妳昨天有没有洗澡啊?」
「还是妳家没水、没电、没瓦斯?」余姝颖直接在我面前带头放肆起来。
「我不是!我只是想和宋苡娴说说话……」黎晓凡楚楚可怜的小脸低到不能再低。
「凭妳?妳什么货色?」
「人家是天鹅,妳是丑小鸭!滚远点吧!」
「哈哈哈哈……」原本就尖锐的女声高八度的大笑起来,实在非常魔音传脑。
「够了。」我揉揉太阳穴,神情闪过一点不耐,却立刻被掩饰。
众人齐齐转头向我看过来,面有难色。
「别这样,大家要当三年的同学。」我缓和下心情,露出抹弧度刚好的微笑,轻声劝导。
「苡娴妳人太善良了,这样以后被欺负怎么办?」
「对啊、对啊。」没想到大家反而开始吹捧我,虽然说已经聆听这种奉承话两个月,但还是很不习惯,做噁的令人想吐。
「这次就先放过妳!」余姝颖用力撞一下黎晓凡瘦弱的身躯,将她隔绝在人墙之外。
黎晓凡眉心紧拧,她揉捏了的手中的手帕一阵子,才踏着缓慢的脚步离开。
我从人群的缝隙间望过去,眼底浮动似有若无的心疼,却马上被我歛下的睫毛给遮掩。
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她?
中午吃饭时间。
「磅!」那是饭盒撞击大理石地板的声响,伴随着戏谑的窃笑声。
「哈哈哈……」
「哀额,妳要捡起来吃吗?」
「好髒喔。」
我原本好端端的坐在位置上吃午饭,却被这阵喧哗给吸引注目,忍不住抬起头来,却是看见黎晓凡蹲在地上试图挽救所剩无几的饭菜,面容含有薄怒。
仁川附中的午餐是直接给便当,这个礼拜妳要订哪种餐点都可以,日式、美式、欧式、中式……各种高档餐厅送来的饭菜绝不马虎,一餐要价却不便宜,但是黎晓凡这种奇葩因为免学杂费而可以不用付钱。
我咀嚼到一半的米饭竟是再也吞不下去,看着她纤细的肩膀不断颤抖,眼眶里的泪水不断打转,却是倔强的不肯掉下,她用卫生纸将那些散落一地的午餐包起来,丢到厨余桶里,忍住眼泪,头也不回地往教室外跑,留下满地的哀伤。
「她哭了欸。」
「别理她啦。」
「嘻嘻嘻……」
我吞下那口饭,面有凝重之色的沉思须臾,才又继续优雅的将午饭吃完,装作毫不相干的事外人。
通常餐厅送来的便当数都是固定的,不会再多……那她今天的午餐怎么办?
「欸。」这陌生的呼喊差点让我被噎住。
好不容易喘口气,我瞠大双眼往左手边看去,原本连午餐时间都趴在桌上睡觉的凌浩轩,侧过他那令女人嫉妒白皙的脸庞,眼里还带点刚睡醒的惺忪,若此时是他的爱慕者,肯定会上前直接把他扑倒。
可惜我不是。
「怎么了吗?」我吞下口腔里的烫青菜,略为诧异的看他。
「妳不去帮她?」凌浩轩虽然仍枕在他那修长的手臂上,但我彷彿能看见他隐藏在校服后面,那似有若无的笑容,「就像在体育馆那样。」
原来他就是那站在凤凰树下的男生,我怔忪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凌浩轩没想到你也挺善良的呢。」我戴上如同以往的面具笑容,些微的讚美语气拿捏刚好,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
没有料到的是,凌浩轩看见我的笑容一愣,随即眼底的黝黑深浓许多。
「若是你想,亲自去帮她会比较好喔。」我轻轻拿起放在桌旁的卫生纸,收拾好残存的盒子和筷子,离开位置将全部的垃圾都丢掉,再走出教室。
丢掉那些空盒子,就像把我刚才心底那突然涌现的浮躁给丢弃,再潇洒转身。
我为什么要帮她?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351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