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小短篇 多男同时插一个女人8p

Chapter.7 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巧合? 到了教室后,发现童以安老早就坐在位子上吃着她的早餐。
「所以死缠烂打的结果如何啊?」
原本只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没想到童以安居然娇羞地低下头。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啦。」童以安越说越小声。
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不管怎么问,她似乎都不太想说的样子,那我也只好作罢。
「那妳明天还要继续去等赖彦丞吗?」
「当然,而且我觉得,我是真的喜欢上赖彦丞了。」童以安用着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看着我。
「妳呀,小心别太快就一头栽进去了,连人家底细都没摸清楚就说喜欢,小心最后受伤的会是妳哦。」
「别诅咒我啊,乌鸦嘴任雨晞。」
「反正凡事还是小心点吧。」我轻轻地敲着她的头。
「很痛欸妳。」童以安笑着说。
没想到死缠烂打这招意外地有效的,接下来几天,经常能看到她和赖彦丞走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更正,只有童以安有说有笑,不知情的人说不定会认为童以安会通灵吧。
他们聊天,我则是默默地跟在后面,这样的模式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
和赖彦丞道别后,我跟童以安便往另一头走去。
「总觉得最近跟丞儿学长距离拉近了好多啊。」
原来已经从学长变成了丞儿学长吗?
「那是妳自我感觉良好吧。」因为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像是童以安倒贴,而对方态度依旧冷淡。
「不管怎样,总是比一开始好多了。」童以安开心的道。
「对了,妳星期天有空吗?」我突然对童以安丢出了一个问题。
「我没事啊,妳星期天要干嘛?」
「我想去一个地方。」
于是我便开始跟童以安说那天遇到夏婆婆的经过。
「那位婆婆感觉人很好呢,好啊,那我们星期天就去拜访她吧!」
星期天一到,我便早早起来开始整理,之后又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把童以安挖起来,口口声声说只要再五分钟就好,但实际上却花了将近半小时的时间才从床上爬下来。
「都是妳啦,一下赖床一下又要上厕所,害我们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没好气地说。
但罪魁祸首却只是吐了吐舌,令人感到无奈。
「不知道这个时间去会不会打扰到夏婆婆呢…」我看了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哇!真的都种满了紫罗兰耶,而且还有蝴蝶!啊哈哈哈哈哈!」童以安开心的在旁边跑来跑去,这种感觉真像是父母带孩子出来踏青啊。
叮咚。
我按下了门上的电铃。
「谁啊?」一道声音从里面传出,我怎么觉得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
天啊,世界真的有这么小吗?
我揉了揉眼睛,还捏了我的脸颊,确定这不是在作梦,是现实。
「学长好啊…」我扯出一抹牵强的微笑。
夏佑唯先是愣了几秒,接着马上开心的说,「雨晞!妳怎么知道我家住哪里?」
「呃..」我因为一时的惊吓而无法马上做出回应。
「难道,雨晞妳果然是对我有感情的吗?还特地跟蹤我回家?」夏佑唯一脸惊讶的用双手遮住嘴巴。
「学长,抱歉。 我没有闲到还能跟蹤你回家。」我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夏佑唯又马上装出一副受伤的样子,如果是一般人看到的话,大概马上就会把他紧紧拥入怀中了吧,但是很可惜,我比较特别,决定无视眼前这人的存在,任由他继续幼稚。
「谁来了?」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想到那人一出现,童以安便以跑百米的速度迅速从另一边冲过来,还真有妳的。
「嗨!丞儿学长!」童以安用非常灿烂的表情看着他。
然而赖彦丞却意外地出现了跟以往那个一号表情截然不同的惊恐表情「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吧,就让他们僵持一会儿吧。
「对了,妳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眼前的这人,终于回复正常,问出重点了。
「我们是来这里找一位夏婆婆的。」
「找奶奶吗?」话才刚说完,夏婆婆便走了出来。
「唉呀,这不是雨晞吗?快进来快进来,旁边那位可爱的小姐也是,一直站在外面晒太阳对皮肤不好哦。」夏婆婆笑笑地说。
「啊,婆婆您好,我是雨晞的朋友,我叫童以安!」
夏婆婆微笑地摸了摸童以安的头,随即把我们带进屋里。
房子里果然也是种了许多花花草草,到处都能闻到淡淡的花香。
「你们就先去佑唯的房间吧,有什么需要再叫我一声。」夏婆婆亲切地说。
「好,谢谢婆婆。」我微笑回应。
「话说回来,雨晞妳是怎么认识我奶奶的啊?」夏佑唯吃着多啦A梦的造型饼乾。
「之前回家的时候意外走到了夏婆婆的花圃,所以才会认识的。」我简短的回应。
「原来是这样啊。」夏佑唯点了点头。
「丞儿学长!你怎么也会在这里?真的是太巧了!」
「这个问题是我要问的吧?好不容易能让耳朵安静两天,怎么到哪里都可以遇到妳?还有丞儿学长是谁?」赖彦丞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当然是学长你呀!不觉得很可爱吗?而且我总觉得我们的缘分一定不浅,天注定就是要我到哪里都跟着你。」语毕,童以安又大幅地缩短了彼此间的距离,让赖彦丞想逃也逃不了了。
「这是孽缘吧!」赖彦丞大声地反驳。
「哇…以安学妹真不简单耶,居然能让彦丞对女生有这么大的反应。」夏佑唯小声地说。
「她可是童以安欸,缠人的功力简直跟你一样。」
看着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我总觉得,童以安的恋情说不定会开花结果,如果她能试着安静一点的话。
「他是来你家读书的哦?」我瞄了一眼放在桌上的课本。
「对啊,要考试了,如果没有彦丞帮我辅导的话,我肯定会通通不及格。」夏佑唯伸了个懒腰。
我看了他一眼,喔喔,身材看起来还真好,因为伸懒腰的关係所以衣服稍微掀了起来,有着微微的六块肌啊。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冷静,任雨晞,妳一定是跟童以安认识太久差点被同化了。

Chapter.8 法式热吻,bonjour。 「哇,丞儿学长你真的好厉害啊,居然在做这么难的数学题目!」童以安贴着赖彦丞的手说。
赖彦丞脸红了,因为他们的距离真的非常靠近,原来是小腼腆啊,真是意想不到的隐藏属性。
「拜託妳离我远一点好不好?妳靠这么近真的很热。」赖彦丞用手推了推童以安的头。
「那我坐在这里看你算数学好了。」童以安往后退了五公分,不过看起来有退跟没退都差不多。
「为什么啊?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吧?」赖彦丞瞪了她一眼。
「因为丞儿学长你算数学的时候很帅呀。」童以安据实以告。
赖彦丞肉肉小短篇 多男同时插一个女人8p 情感 第1张又脸红了,这样的反应更让童以安心花怒放。
「佑唯啊,过来帮我準备午餐吧。」这时,夏婆婆突然走了进来。
「好啊,雨晞跟以安,妳们也留下来吃午餐吧!」夏佑唯笑笑地道。
「不用了啦,本来就是我们突然来打扰,现在还要待在这里吃午餐,实在是很不好意思。」我跟童以安赶紧拒绝他们的邀请。
「没关係,刚刚出门时买菜本来就买多了,还怕吃不完呢。」夏婆婆说。
「对啊,就留下来嘛,难得大家都在,就一起吃午餐吧!」
我跟童以安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最后点头答应。
「啊,那我也一起去帮忙吧!」我起身说道。
「雨晞妳就在房间里等吧,毕竟妳是客人。」夏佑唯挥挥手,要我继续坐着。
「没关係啦,反正我刚好也可以趁这个机会练习一下,因为一直以来对于做菜方面真的不是很拿手。」我尴尬的笑了下。
「那雨晞也一起来吧,我还可以慢慢地教妳做菜唷。」夏婆婆微笑地说。
「那以安跟学长就先待在房间吧。」我回头看了童以安跟赖彦丞一眼。
童以安看起来非常开心,还对我比了个讚,而赖彦丞似乎察觉到自身危机也想出来帮忙,但却被童以安拉回座位,动弹不得。
「那雨晞妳先来帮忙洗米吧,有什么事情的话再叫我哦。」夏佑唯说完,便开始在砧板上切菜,动作非常流畅。
「好。」我挽起袖子,洗米这种事情,虽然是第一次不过应该很简单吧?
但事与愿违,没想到洗完第一次将水倒掉后,锅里的米也跟着一起水流掉了。
「那个,学长…。」我端着剩不到一半的米去找夏佑唯。
「嗯?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啦,都认识这么久了不用一直学长学长的叫,感觉挺彆扭的,米洗好了吗?」夏佑唯走近问。
「喔..夏佑唯,那个,呃…。」我惭愧地低下头来。
但他却只是笑了笑,接着说:「没关係啦,米再加就好了,我来教妳洗米吧!」夏佑唯接过锅子,往水槽走去。
「看好啰,倒水的时候要把手放在边缘,这样就可以把流出来的米挡住,也不要一次倒太多,慢慢倒就好了,来,试试看吧。」他的语气非常温柔。
我照着他的方法做,没想到这次真的顺利洗完米了。
按下电锅上的按键后,我才鬆了口气,光是洗米就累成这样,看来我真的没有什么天分啊。
「雨晞啊,妳来帮我煎鱼吧。」夏婆婆对我招手道。
「先把鱼慢慢放进去,小心不要被油喷到了唷。」夏婆婆在一旁叮咛着。
我小心的用双手拿起盘子里的鱼,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搞砸一切,幸好最后顺利的将鱼放入平底锅中。
「慢慢来,不用急。」夏婆婆笑笑地说。
「好…..。」没想到话才刚说完,我就被油喷到手了。
「好痛!」我看着逐渐发红的手臂。
「佑唯你赶快带雨晞去擦药吧!这里我来就好了。」夏婆婆着急地叫了夏佑唯。
「啊啊啊啊!雨晞妳不要紧吧?还有哪里有受伤吗?」夏佑唯紧张的走过来。
「没事啦,只被喷到一小部分而已。」总觉得他的反应太夸张了。
「总而言之,先赶快去沖水吧!」夏佑唯想也没想,便马上抓起我的手走向水槽。
我愣愣地看着他帮我烫伤的手沖水。
「没想到雨晞也有不擅长的事情啊。」夏佑唯边拿出医药箱边说。
「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
「因为平常见到妳总是一副很沉稳的样子嘛,没想到弱点居然是做菜。」夏佑唯莞尔。
「这样会很奇怪吗?」
「不会哦,这样的雨晞也很可爱。」他微笑地说道。
一股热度突然涌上来,这人真的完全没有羞耻心啊!
不过看着他那么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却笑了出来。
「笑什么呢?」他抬起头来看着我。
「没事,你处理好了就赶快回去吧,怕夏婆婆会忙不过来。」我下意识地别过头,不想被他看见我现在的表情,看起来一定很蠢。
但他只是对我露出了微笑,之后又低下头继续帮我擦药。
处理完我的伤口后,他便站了起来。
「那我先回去帮奶奶了啊,妳一个人没问题吧?」
「当然,又不是小孩子了。」
夏佑唯忍俊不住,随即又摸了摸我的头便走回厨房。
我摸着刚刚被他摸过的地方,嘴角也不自觉地跟着上扬了。
原本想直接走回房间的,但我却注意到放在柜子里的一张相片。
相片里站了四个人,我马上就认出了夏婆婆和她站在一起的小男孩,那是小时候的夏佑唯。
然而后面还站了两个人,想必就是夏佑唯的爸爸妈妈吧。
「他小时候还挺可爱的嘛..」我喃喃的道。
不过有个地方令人感到好奇,明明看起来就是这么幸福的一家人,为什么现在却只剩夏婆婆跟夏佑唯一起生活?
我站在那张全家福前站了好一阵子。
还是先回房间吧,一直站在这里感觉像在窥探别人隐私似的。
当我走到房门前发现门没有关好,反而露出了微微的缝隙。
决定了,先来偷看一下里面的情况吧,免得童以安到时候骂我不解风情。
没想到偷看后的画面如此的令人意外。
童以安睡着了,才离开不过十几分钟,居然睡着了。
而一旁的赖彦丞默默地起身拿了自己的外套披在童以安身上。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童以安居然缓缓地倒在赖彦丞的肩膀上,就这样静静地靠着他。
这会不会是预谋犯罪啊。
赖彦丞一副想推开却又怕把人给吵醒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好笑。
于是我打开门,慢慢地走了进去,赖彦丞看到我后微微一楞,之后又一脸难为情的低下头。
「不用在意我啊,学长请自便吧。」我摆摆手,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妳可别会错意了,我只是看她快摔倒了才这样的。」他马上恢复成以往的一号表情。
那转换表情的速度可真是惊人呀。
「没想到学长是个那么温柔的人呢。」我幸灾乐祸对着赖彦丞说道。
但他却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坐了一会儿后,童以安终于醒来了。
「嗯?我刚刚梦到丞儿学长跟佑唯学长在法式热吻耶,正精彩的时候居然就醒来了。」童以安揉了揉双眼,第一句话就如此地具有冲击性。
赖彦丞的脸瞬间黑了一半。
「醒来的话就赶快走开,一直压在我肩膀上真的是快重死了。」赖彦丞恶狠狠地瞪了童以安一眼。
房间在一瞬间内又恢复了吵闹。
「已经可以开饭了喔!你们赶快出来吃吧!」夏佑唯突然走了进来。
「好,马上就来了。」我跟赖彦丞异口同声地说。
四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刚、刚刚的是什么啊?!任雨晞妳怎么可以这样!连我都还没跟丞儿学长异口同声过欸!」童以安站起来大叫着。
「就是啊!彦丞你也太不小心了!下次要好好注意一下说话的时机,知道吗?」夏佑唯在一旁胡乱附和着完全没有逻辑性可言的话。
不过赖彦丞只用了一句「要你管」就马上把他们KO了。
「无聊欸你们,这又不能代表什么,赶快出去吃饭啦,别让夏婆婆等太久了。」说完,我便自己走出房间。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84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