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的被轮流灌满 女同桌让我放学插她

几经辛苦为失忆(三) 几经辛苦为失忆(三)
随着「扑通」一声,我「不小心」掉入了河里。我计画好了,以我十岁就会游泳,获奖无数的水準,只要伸伸手臂,装装溺水,然后悠闲地等着人把我拉上去……顺利失忆。
我应该用什么姿势最漂亮呢?自由泳,仰泳,蝶泳,蛙泳?我要表现出水中芙蓉般的动人体态,让古人惊歎折服我的娇人身姿。
当我触碰到水的一瞬间,我彻彻底底后悔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这个河水会这么冷啊!(你包得如此厚实当然不能体会什么叫做春寒料峭。)冰冷的水像一把把冰刀割开我的皮肉,刺入骨头。疼痛感一阵阵袭来——
我扑,我扑——手臂根本就使不上劲。别说什么游泳姿势了,我连狗刨式都用上了。我不要做什么水中芙蓉了,能成为一张小小的烂浮萍就不错了。
里三层,外三层的丝绸、棉质、绮罗衣料吸足水,我像蛤蟆一样鼓了起来,重的还有满头的金银珠宝,沉得我的脑袋直往水里钻。不会有人认为我大费周章穿越到古代,穿得如此负罪,就是为了来跳河自杀。那这个工程实在是太浩大了。
我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也扑不动了,就大口大口喝着河水,身体直直往下坠。窒息压迫感袭来,我不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死去啊。我还年轻,我还没有泡帅哥,没有结婚,没有生宝宝,我不要死啊——
在生死一线的时候,我文学细胞打开,突然想到了一副对联,上联:计画赶不上变化,下联:变化引领着计画。横批:彻底失败。
在视线模糊中我看到一抹身影向我飞扑过来,会是谁?难道说是来勾魂的。
我朦胧中听到哭喊声,吼叫声……此起彼伏,绵绵不绝。这就是我要的轰轰烈烈的效果吧!可是为了这个效果把自己给挂了太不值了吧。
好像有人在狠狠地拍我,打我。你们不能仁慈一些吗?我都已经死了,你们还不放过我。难不成要鞭尸,更恶劣一些,说不定要奸尸。
痛啊——我都快死了,怎么疼痛感越来越明显?死也不让我死得爽快一些。
「咳,咳——」我吐出几口水,意识渐渐清晰,哪有要死的人思维像我一样灵活的。我缓缓睁开羸弱的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哥焦急的脸。哇哦,我太好命了,躺在帅哥的怀抱中,我觉得自己飘飘欲仙了,看来鬼门关走了一趟值了。
红心闪烁ing……口水四溢ing……
「帅哥……」我学着《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石榴姐姐大吼一声,立马钻入了帅哥的怀抱。他会不会是我的要找的「胸怀大‘痣’」。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缘分那。
迫不及待验证我的猜测,我忙忙乱乱扒开他的衣服,古人的衣服就是複杂,一层裹一层,层层叠叠,包得像一个花骨朵。
「妹妹!妹妹!你放手——」帅哥握住我的双手。
「妹妹?」我晕倒,好好的一个帅哥岂不是只能当成花一样来欣赏,不能摘了。受不了如此打击我精疲力竭地晕了过去——

寄语赏花风日好(一) 寄语赏花风日好(一)
再次醒来时,感到头痛欲裂,像生锈了的钝刀在割我的脑袋。羸弱地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一位梨花带雨的美妇趴在一位中年帅哥的身上嘤嘤啜泣,多么养眼的一个画面那。我想这应该就是我前世的爸妈了吧。
「相公,雪儿醒了。」美妇用丝绢拭干眼泪,走上前,摸着我的额头说道:「雪儿啊,有没有好一些了?」这个声音柔柔软软,如阳春纷纷飘落的樱花,听得人骨头酥酥的。
雪儿,应该就是我前世的名字了。蛮好听的。
「你是谁啊,我这是在哪里?我要回家!」好狗血的穿越文烂剧情,女主穿越到一个地方,醒来干的第一件事——装失忆。我必须照单子演好这场戏,真怕一个不小心——笑场了。
「雪儿,怎么了?你不记得了吗,我是娘亲。」眼泪迤逦的滑落,无声无息,美女就是美女哭起来都这么好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坠下,真有当琼瑶奶奶女主角的潜力。
「御医,你过来看看。」帅哥爹爹厉声喝道,上前扶住快要倒下的美女娘亲,温声安慰道:「夫人放心,雪儿会没事的。」
接下来就是御医不停的被轮流灌满 女同桌让我放学插她 情感 第1张慢条斯理乱说一通,什么惊吓过度,什么气血不通,什么体制甚虚,狗屁的说了一大通,最后才总结得出我想要的——我失忆了。为了能名正言顺装失忆,我容易嘛!跳到冰冷的河里,喝了那么多河水,一想到我刚刚喝的河水有鱼的粪粪尿尿,我又忍不住大口大口吐起来。
「这又怎么回事?」帅哥爹爹一把拎起御医,把他摔到我的窗前。
看到御医豆大的汗珠直冒,身体哆嗦起来,语无伦次:「这……这……」「这」了半天「这」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心生怜悯,帮他解释道:「我刚刚喝河水喝撑了,现在吐掉一些,助消化。」消化?消化那些粪粪尿尿,我又低头吐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认亲。告诉我「失去」的记忆。我就发扬十万个为什么精神,把所有可以问的,和不可以问的都问了个遍。可以问的就是比如这是哪里,我是谁之类的。不可以问的就是美女娘亲被多少个人追求过,何时爱上帅哥爹爹的,何时发生第一次关係的?!干嘛!人家无聊,八卦一下不行啊。
我把从美女娘亲和领头丫环流苏那儿问来的零零总总归纳一下,我穿越到了淳于王朝,这个王朝已由淳于氏统治300多年了,国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我的帅哥爹爹贺兰祈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他位高权重但是只有美女娘亲一个老婆。帅哥不稀奇,但是如此衷情专一的帅哥真是稀世珍宝。我都眼红美女娘亲,如果早出生那么二十年,帅哥爹爹一定是我的。美女娘亲因为生我时难产差点西去,所以他们只有我和哥哥两个孩子。我叫贺兰飞雪,芳龄十五,相府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那个的帅哥就是我哥哥,叫贺兰飞羽,比我大四岁,文韬武略无一不强。把他放在二十一世纪,就是年轻帅气的钻石王老五,必定虏获万千少女的芳心。

我轻轻掀开蚕丝锦被,脚还没有着地,就听到流苏的声音传来:「小姐,你怎么可以下床呢!老爷交代你必须躺在床上静养。」她故意加重「床」字。前世的我和流苏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没大没小惯了。
我知道她们因为我掉入河里的事罚了半年的工钱。心里大大不爽快。所以加倍用心执行帅哥爹爹的命令。
我眼巴巴地看了流苏一眼,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人见人落泪的可怜样,但是流苏硬生生地摇摇头,我恋恋不捨地把脚收了回去。
我已经躺了半个月了,刚开始兴奋地不能自已,舒舒服服做一条千年大米虫。米虫没当两天就厌倦了,躺得我腰酸背疼,屁股都麻木僵硬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8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