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骚货 爽不爽 顶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第五回 「可以啊」学长听完很乾脆的答应,本来压住阎珩的手脚也跟着离开
「学长真的愿意帮我保密?」太好了!学长果然是好人!阎珩赶紧坐起身子喊道
「当然,我个人认为学弟喜欢BL的事情还是让它流传成男校七大不可思议供人想像好了,直接挑明说似乎就失去趣味了嘛」月见两手环着胸,欣赏着他说这句话时阎珩震惊的表情
「拜託千万不要!」阎珩整个人跳起来惊恐的喊道
「看到你这么激动的情绪,会更强烈激起我宣扬的动力喔,学弟,换个方式让我更愉悦的话,或许我就可以选择闭嘴不说,比如苦苦哀求就还不错喔」月见突然觉得这只惊吓中的小猫咪很可爱,让他忍不住开起开关
某个想狠狠欺负他的禁忌开关
「苦苦哀求…」阎珩听到这里,完完全全明白了
这学长根本就是坏心眼的抖S大魔王啊!!!!!
月见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么简单!原来..原来他惧怕的,并非是学长那太完美的优势,根本就是草食动物遇上肉食动物的危机直觉意识啊!!!
但他发觉这个已经太迟了,他已经完完全全落入魔掌中,而且他居然是到前一秒才察觉!是有多迟钝啊!
「学长,你想散播就去散播吧!」可恶。就算这么晚察觉,他也不能白白就随便认输啊!阎珩咬了咬牙,浑身发抖的吼道
「嗯哼,我了解了,你等我一下,我记得你家就住在OO区嘛,我去通知那区的社区里长」月见说完,突然就要拿起手机拨号
「喂喂喂!等一下!」阎珩马上冲上前抓住月见的手臂
「为什么要通知社区里长啊!!!!」
「吃好道相报,没听过吗?你喜欢BL的事情最好是用广播的方式让你的邻居青梅竹马国中好友国小好友你爸妈你兄弟姊妹还有你前女友,啊,说错,或许是前男友,一起分享这个秘密讯息,让你回老家时有一堆注目礼啊,我人不错吧」
人不错你个大头鬼啊!你这死混帐学长!
「学长为什么有我家社区里长的电话啊…」阎珩整个像垂耳的兔子垂头丧气的说道
「我自有我的情报来源」月见招了招手机微笑道
「所以学弟,我可以继续散播了嘛?啊,顺便传个群组讯息告知你的所有朋友好了」月见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走阎珩口袋中的手机开始拨打讯息
哇靠…!他是认真的!
「我..我知道了!我求饶!求饶!快把手机还我!哇!」阎珩伸手要抢回手机,却被身手更快的月见搞到扑了个空,两个人的距离近到差一个拳头就能碰到嘴的距离
「姿势不错呢,学弟,就这样跟我求饶如何?」
「开..开什么玩笑!呜哇!」阎珩急急忙忙的打算拉开距离,却被月见拉住衣领扳回,逼的阎珩两只手乖乖的伏在月见的胸口
「在不赶快求饶,你的动作会更让人误会喔」月见笑的一脸邪恶警告道
「呜…」阎珩忿忿的瞪着月见,这家伙真的是太超过了!
我到底为什么会招惹这个恐怖的家伙啊!!!
「学长求求你,不要说出去」阎珩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大声点」
「呜…可恶」你这个腹黑坏心眼的魔鬼!
「学长,求求您不要说出去!」阎珩紧抓住月见的制服大声吼道
「喀擦」当阎珩大声吼出来时,学生会长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月见」一名戴着眼镜,眼神锐利精明的高个子男生走了进来
「你..你不是把学生会长室上锁了嘛!!!」阎珩瞪大眼睛的看了看眼镜男子,又看了看月见后大声喊道
「因为我有全校教室的钥匙,还有抱歉,打扰你们的好事」眼镜男子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镜后说道
「我们才没做什么好事咧!」阎珩忍不住喊道
「依我的角度来看,你们的动作非常没有说服力」看着阎珩上月见下的姿势,眼镜男冷静的分析道
「呃!」阎珩马上面红耳赤的推开月见起身,这个姿势的确超没说服力
「哀,小高就是很喜欢来打扰我做事呢」月见摊手无奈的笑道
「又在招收新的奴隶?你的恶趣味真是没变呢,月见」名叫小高的眼镜男子冷冷的讽刺道
等等!
什么奴隶?!
「哎呀,别说这么难听嘛,简单来说,只是当个跑腿的而已」月见一脸你讲的也太难听了吧的无谓笑容
「还敢说,上一个跑腿的不是被你逼到转学了嘛,只差没再你这泼漆投诉」小高依旧以冷漠语气诉说对阎珩来说极为恐怖的事情
「你会吓到他的,我可不想我的奴隶第一天就要给我办转学」月见笑的一脸阿哈哈还有这回事啊的说道
阎珩整个人倒抽一口气,他真的打算把他变成奴隶啊!
「我才不是奴隶!也不会做你的跑腿!」阎珩当场喊完后,慌慌张张的直接逃离现场

第六回 就算阎珩口头上非常抗拒,但迫于被月见把持着秘密,之后的这一星期无论是午休还是放学时间几乎都会被广播叫去学生会长室
叫过来不外乎就是打扫,列印文件,帮忙处理文件,帮忙点名甚至还要帮忙跟老师转达事情,调解学生纠纷,有时还要小心会被月见毛手毛脚
最后连现在这个文件都要他亲自去交给他,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狱生活啊啊!
「叩叩」阎珩敲了敲门,发现没有人喊进来
「不在嘛?那干麻叫我送文件过来」阎珩紧蹙着眉自言自语,本想转身离开,手却不小心按到门把
「哇!」没料到的是,门很轻易的开了,让阎珩这个人身体向前倾跌跌撞撞的进了学生会长室
「呀啊!」女生娇媚的惊叫声很自然的随着阎珩的进来从沙发上传来,阎珩傻眼的看着月见上女生
下的交欢画面,文件全散落在地板上
「不好意思打扰了!」阎珩吓的退后到门板上,妈啊!这家伙的本性是仅限在这间学生会长室会展现出来吗?!
「学弟,请不要动」正当阎珩拉开门逃出去,但月见恐怖的温和呼唤,吓的他人一震不敢动
「下次在继续吧」月见喊完后转向温柔的朝沙发上近乎半裸的女生摸头笑笑说道
「呜…!」女生拿起制服一副好事被打扰的样子瞪了一眼阎珩后逃出会长室
那件制服…似乎是恆静女校的…阎珩靠在门板心想着,这下被当成敌人了
「捡起来」女生一走,月见马上命令道
「蛤?」什么东西捡起来啊?
「你掉下来的东西啊,文件」月见难得的脸上浮现有些不悦的情绪指了指地上
「喔..喔」看来是好事被打扰不太高兴吧…阎珩乖乖的把文件捡起来交给月见
「刚刚的…是学长的女朋友?」阎珩有点试探性的问道,因为他刚刚应该算是很严重的妨碍到他们了
「不是,互相慰藉的对象罢了」月见专心的看着文件随口说道
「慰..慰藉?!」你这家伙是在说什么阿?难道就是指只是炮友关係的意思嘛?
「学长,这样对待女生是不行的吧?女生会误会的啊」不过如果知道你本性的话,大概就会想要直接逃离吧
「这样对待女生不行,那我换成你就行吗?反正你是男生」月见停下看文件的动作,抬头眼睛微瞇的盯着阎珩
「当然不行」阎珩马上拒绝
「那就不要对我的感情事有这么多废话,不过是个奴隶」月见冷冷回道,跟他方才的亲切模样大相逕庭
「我才不是奴隶咧」阎珩听到这句话,心情莫名的不爽
「如果不是奴隶,干嘛把文件送过来,交代的事情都帮我做的好好的?」月见走到办公桌坐下来翘起二朗腿冷笑道
「因..因为..」因为你手上握着我的秘密啊!混帐学长!
当然,阎珩不敢把这句话直接说出来
「看你的表情,似乎对我有诸多不满啊」月见盯着这只想发火却只敢缩在那里的小猫咪微笑道
「我..我怎么敢对学长有所不满呢」阎珩脸上极勉强扯出一个假笑
「如果没有不满,那就麻烦学弟把这些校庆公告发给全校各班的班长啰」月见看着那种假笑表情三秒后,突然走上前将厚厚一叠文件放到阎珩瘦弱的手掌上
「叫..叫各班的班长过来拿就好了,为什么我还要特地…」一班一班去送啊!!!阎珩看到月见的微笑表情马上小骚货 爽不爽 顶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情感 第1张闭上嘴
「秘密,想被人知道吗?小奴隶」
「呜…」只要听到秘密,阎珩就没辄,这样岂不是真的就是月见学长的奴隶了吗!!
「乖,好好送去,每班的班长都要喔」月见看到阎珩咬牙切齿愤恨瞪着他的模样,心情就莫名的好
「学长,没事的话,我要走了」阎珩努力平息自己的怒气,转身
「放学,记得来学生会长室」
「是…」阎珩一脸垂头丧气的走出来,难道他的高中生活都要葬送在这个魔鬼上了吗?不行,他必须要想个法子让学长乖乖闭上嘴,让他不会将秘密当成是他的把柄,阎珩拿着厚重的文件边走边心想着
「但是学长除了是个腹黑大魔鬼,其他好像还真的没有弱点」阎珩站在走廊上喃喃自语着,应该是说他的外在实在是太完美,就算跟其他人说他的本性,恐怕也没几个人相信,知道他本性的,大概就只有上次那个闯进来的小高学长了吧
「你站在这喃喃自语些什么?」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阎珩闻言抬头,看见小高学长就站在他面前
「呃,没有」说人人到,不过老实说阎珩也摸不透眼前这位戴眼镜的冷酷学长,偶尔会对他冷言
冷语,偶尔却也会指导他文件处理,大体算还是个好人,再怎样都比月见学长好一点
「月见又叫你做事?」小高学长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镜后指着阎珩手里的文件狐疑问道
「呃,对」
「看来你真的是他的新奴隶呢,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上吗?」
「呃..呃,没有」为何小高学长会知道啊?!
「没有的话,是自愿的?你喜欢月见?」
「当然不喜欢!」最后一个问题阎珩一秒回答
「所以是非自愿的?」
「…是…是自愿的,学长上课钟已经响了,文件我下节课发,先回教室了」在逼问下去,事态必定更加麻烦,阎珩转身準备往自己的教室走
「学弟」
可恶,平常话不投机三句多的人怎么偏偏今天这么多话啊!
「..是?」阎珩有点无力转回来
「如果被人抓住把柄,最好的方式是让他也有那个把柄」小高学长说完,便转身离开
什么意思啊,高知识分子的话都好难懂阿?
等等,让他也有那个把柄?阎珩愣在原地想了一下
难道是要让月见学长也一起喜欢BL吗?!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452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