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狗做爰的感受 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

26. 『羽宁、羽贤、羽荷,过来,让爸爸抱抱!』爸爸笑得慈祥,张开双手,準备让我们投入他宽大的怀抱,而我们三个也毫不迟疑的冲向爸爸温暖的怀中,『哇,你们真的一天一天在长大呢!』
『对呀,爸也越来越老。』我开爸爸的玩笑。
只见他皱起粗眉,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自嘲道:『哈哈,真的耶!』
爸爸是个肚量大,总是用爱教育孩子的父亲。
『爸,你爱我们吗?』我问。
爸爸面露和蔼,『我永远爱着我的家人。』
我一直深深相信,他永远都会是个了不起的父亲。
直到两年前,他因为杀人被判刑。
『妈,为什么?为什么爸爸会杀人?』我大哭,不敢相信自己很爱的爸爸竟做出如此可怕的事,『为什么……』
杀人,光听就让人寒颤。
妈妈抱着我,不发一语。
我也没再问下去,因为不管为什么,杀人就是不对的,那是无法被原谅的行为。
根本没必要问,因为不管理由是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他。
爸爸被关,影响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而是一整个家庭。
妈妈的操劳,弟妹失去了父亲,看着我亲爱的家人变成这样,我就无法原谅爸爸当年杀了人。
怎样也无法……
「老公,老公……」熟睡中,妈妈细小的声音传入我耳里,让我从睡梦中醒来。
「妈?」我以为她醒了,于是叫了她,但起身看向她,发现她还在睡,看来刚刚的声音是在说梦话。
「老公……」
妈妈在喊爸爸……
「老公,老公……」
一声又一声的……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想念他?他可是杀了人啊,对于那么可怕的人,为什么还要想念呢?
没有爸爸的妳,已经工作到病倒了,难道妳都不会对他有怨怼吗?
「老……」妈妈慢慢睁开眼睛,「啊……这里是……」
我微笑看着妈妈,「妈,这里是医院,妳太劳累所以晕倒,医生说住院几天就没事了。」
妈猛烈的坐起身,「什么?医院?我怎么能住院呢?我还得工作!」说完,妈打算下病床。
我阻止妈的动作,「妈!妳都已经累倒了,工作就先别做了吧!」
「这怎么行呢?一天不工作老闆就会对我印象差,现在景气这么差,我可不能失业!」妈还是坚持要下床,「羽宁,妳别阻止我!」
「妈……」
突然隔壁病床的帘子被拉开,传来一阵男声,声音我并不陌生,但一时又想不出是谁,「请问怎么了吗?」
「咦?」
「咦?」我与说话的人都对彼此的出现感到惊讶。
当你越是想跟某人保持距离时,老天爷就偏偏要跟你开玩笑,让你遇到你想避的那个人。
而且巧遇的方式千奇百种。
「简羽宁,妳怎么会在这?」
「我才惊讶张尚军你怎么在这……」
啊……我想起来了,他的妈妈住院,没想到原来也在这间医院,而且还在我妈的隔壁床……
「羽宁,是妳的同学吗?」妈停下下床的动作,问我跟张尚军的关係。
「算、算是吧……」
「那是妳妈妈?」张尚军问我。
我看着他,接着点头,「嗯。」
「简妈妈妳好。」确认身分后,他很有礼貌的跟我妈问好,我妈也给他一个礼貌的回应。
既然张尚军在这,那就表示他身后的那位女性是他的母亲吧,她还在睡觉,身上有多处的包扎,是与狗做爰的感受 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 情感 第1张摔倒受伤吗?还是怎么了呢?
上次张尚军不愿意多提,当然这次我也不会问。
反正我想他也不会告诉我的。
『我家的事妳不用管。』
毕竟他都这样跟我说过了……

27. 「羽宁,妈要去工作,妳让妈下床。」知道隔壁还有人在熟睡,妈小声的在我耳边道,「现在早上六点,幸好还来得及。」
「不行!我怎么可能让现在的妈去工作呢?」
妈皱起眉头,「妳怎么这么不懂事?万一妈被炒鱿鱼,家里的经济会垮啊!」
「没有钱我可以去赚,但如果妳身子垮了我赚不回,所以拜託妈妳休息吧!」
已经没有爸爸的我,无法再失去妈妈了。
见我意志坚决,妈似乎放弃跟我争,躺回病床,「好吧好吧,但我最多只住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后我一定要回去工作。」
「嗯。」但如果状况还是不好,我还是不会让妳出院的。我在心里想。
「那妈妳再多睡会。」我拿起手机,「对了,妈,给我妳老闆的电话,我打电话跟他请假。」
妈唸了一串数字,我照她说的输入手机,然后拨出,好在她老闆还算不错,很快就答应妈的假,但是也要求尽快回去工作。
看着妈渐渐放鬆,安然的再度闭上眼睛,我面露放心的微笑。
「简羽宁。」听见张尚军叫我,我抬头看他。
他比了比门外,我很快便明白他要我们到外头说话。
我们走到走廊的尽头,他率先开口,「妳妈妈怎么了?刚隐约听到妳们的对话,是过劳吗?」
「嗯,妈在昨晚昏倒,毕竟她从早工作到晚,全年无休,确实太辛苦了。」
「希望她早日康复。」他淡淡的说。
「谢谢。」
「妳不觉得未免太巧了吗?竟然在同一间病房。」
「是很巧。」巧到不可思议。
「我妈妈她……」
「你不用讲没关係!」我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知道,你不用特地跟我讲没关係!」
『我家的事妳不用管。』
既然你那样说,我也不会要求你让我知道。
反正也还有芝蔓分担你的事情,又何必需要我呢?
又何必……
「不是不能让妳知道,只是说来丢脸,不知道怎么跟妳讲。」他的表情飞过一阵愁苦,「所以,暂时间妳就别问了。」
丢脸?他家到底……
「还有,上次妳来我家时……就是芝蔓也在的那次,那天我说话有些冷淡,抱歉,那天我心情不太好,所以脾气比较差。」
「没关係的,你……」
我话还没说完,便被突然的一道声音打断。
「简羽宁,去病房没看到妳,原来妳在这。」这声音是……不会吧,可是我不会听错的,全世界只有他是这个声音。
转过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我不敢相信在我眼前的人,「孟玄?」
他怎么会医院?
我上前,上下看了他一番,担心的开口,「你来医院是身体不舒服吗?」
他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没事吧?
「孟玄你……」
他拍拍我的肩,「我没事,我是来看妳妈的。」
「咦?」听到他没事我鬆了一口气,「你怎么知道我妈在医院?」
「昨天巷子有救护车的声音,我有看到妳妈被送上救护车,所以趁上课前来看看。」
「这样啊。」没想到他还愿意关心跟我有关的事情……
「简妈妈没事吧?」
「嗯,住院几天就没事了。」
「为什么你会看到简羽宁的妈妈被送上救护车?」张尚军插进我跟孟玄的对话,「那应该是很晚的事情了吧?」
「我没跟你说过吗?孟玄家也在那条巷子,离我家很近的。」救护车的声音那么大,应该整条巷子的人都有听到。
「什么?」张尚军一脸惊讶,「你们住附近?」
我点点头,「是啊。」
也难怪他不知道,孟玄每天都会留校自习,而张尚军则是在放学时间来拍鸟,因此他们一直没遇上。
「我才纳闷你为什么在这里?张尚军。」孟玄的语气似乎有着挑衅,他干嘛这样对张尚军说话……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49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