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宝贝你真紧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棋逢敌手之二十七(慎) 看着梦娜一丝不挂的仰躺在沙发上,纤细的两条雪白大腿不停地交错着摆动,胸前的丰满的两个乳房,正随着她热切的呼吸而起伏着晃动……
明明该一点反应也没有的拒绝她推开她的,可是她却在内心泛滥起对她的种种愧疚时,情难自尽的想要尽她所能的给她她所想要的温暖。
「妍希……嗯……啊……希……」一个人躺在了冰凉的沙发上,看着那个就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的人,梦娜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抛开了所有的自尊,她伸手掰开了自己的大腿,用温热的手掌爱抚着自己的私处。
「嗯……妍希……我需要你…求你………」一手依然继续着对下体的爱抚动作,另一手缓缓上移摸上了胸前乳房,她放浪的扭动着身躯,双唇暧昧地开合着。
在她即将阻挡不了因为眼前的刺激而渐渐张扬起的生理反应,就快要整个人往梦娜所在的方向压去时,她却突然想起离别前苏瑶那张故作坚强的脸。
如果她现在因为一时的意乱情迷,而选择成全了梦娜的请求,那么到时候她又该用什么样的脸面去面对苏瑶?
她会那样扭头就走不过是在气苏瑶的对她不信任,但是这并不能够变成她背叛苏瑶的理由,就像她不能够接受苏瑶和麦肯之间过于亲近,她如果就这样和梦娜上了床,苏瑶若是有一天知道了,她们之间就彻底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可能。
她和苏瑶都是那样骄傲的人,她们根本无法容忍对方对自己的背叛,就算在怎么爱着对方,她们也绝对无法接受那样足以毁灭一切的严重背叛!
在重新想起苏瑶总是将所有的心事和烦恼往肚子里吞的那份倔强时,她原先被挑动了的情慾,立时冷却不少的停止了蠢蠢欲动。
对于梦娜她并不是真的一点心思也没有,她当初会找上她也就是因为她曾经看上她,本来想等事情办成了以后就立刻将她留在身边占为己有的,可是如今的她却连一点点的疼爱都无法给的,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她痛苦、失望和愤怒。
「梦娜。」在梦娜的指尖即将撑开阴户,彻底进入下体前,卓妍希伸手拦下了她的动作,她面露同情的对她摇了摇头「别做了,你不该是自己做这种事的人,你值得更好的人去爱你……而我从头到尾都不是那个人,所以你就彻底对我死了那颗心吧好不?」
在听见卓妍希并不爱男人而是爱着女人时,曾经误以为自己能够有机会得到她的关爱的梦娜,在被无情的阻止了她即将对自己做出的自慰动作时,她几乎是完全无法接受的瞪视着那个给了她希望又残忍的打破了她所有希望的女人。
「我到底是哪里不好?为什么你可以在连碰一下都不愿意的情形下,就这样无情且残忍拒绝我!我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为什么你却还是坚持着要推开我───为什么?」她从来不曾这样作贱自己的在别人眼前卖弄着自己的身体,一直以来都只有她拒绝别人,连曹旸那样的老男人她都愿意为了她而委身于他,难道她这样的付出还不够吗?难道她为了她所做的一切还不够换她对她一次的成全吗?
彻底推开了卓妍希抓着她的那只手,梦娜蛮横的从沙发坐起身,疯了似的将卓妍希重重的扑倒,然后对準了她的唇瓣便落下了一个又一个充满了佔有慾的激情热吻,她不信,她就不信她不可以,她就不信她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她就不信她卓妍希真的可以如此无情的推开她。
对于梦娜这突如其来的反扑一点防备也没有的卓妍希,就那样被狠狠的压制在她的身下,当梦娜的手乱无章法的抓揉着她的乳房,她也丝毫抵挡不了的被动的承受着一切。
饥渴贪婪的翻搅着卓妍希口中所有的温热,梦娜不停地使力推揉着她的乳房,感受着身下的女体像是也有了动情的颤动后,她才终于停止了一切的动作,目光里夹杂着阵阵水光的看着卓妍希的眼睛「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不行吗?我可以就当一个没有任何名分,甚至永远不公开关係也没关係的情妇!」
看着梦娜的双手就那样明目张胆的抓着她的乳房不肯鬆手,卓妍希几乎是真的动怒了的伸手推了她一把,将她彻底从她的身上推开「够了!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不可以和对不起了,你到底还要疯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

棋逢敌手之二十八 「我没有疯!疯的人是你──」狼狈的从沙发上爬起的梦娜,就那样睁着眼对着那个推开自己的女人大吼着。
疯的人从来就不是她,她都已经做到这样的程度了,难道她连一点施捨来的关爱都不能拥有,她不甘愿自己就这样让人随手就丢!真正疯的人应该是固执的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选择忠贞,而选择推开她的卓妍希。
「梦娜,我们之间真的非得搞到现在这种地步吗?难道除了情人以外我们就做不成朋友吗?」看着髮丝凌乱且光着身体的梦娜,卓妍希终究还是于心不忍的朝她伸出了手。
在看着卓妍希朝她伸来的那只手时,原本就没打算要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梦娜,在抓住那只手的同时,连带着将整个人都往她的身上攀附而去。
「好,如果你非得要用朋友这两个字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关係,那我可以成全你──成全你做一个会彼此爱抚和上床的朋友。」
在梦娜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然后她们又双双重新倒向沙发的那一刻,卓妍希终于看清了现实,现在的梦娜根本就完全失去了理智,她根本没有办法和她对谈,甚至无法说服她放弃。
在梦娜强抓着她的手,摸向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时,卓妍希都是摆着冷淡且完全冷漠的表情,她无动于衷的由着她抓的她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从一开始的热切到渐渐心灰意冷的梦娜。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为什么你可以忍心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推开我!她真的就那么好吗?她付出的真的有我对你付出的多吗?我真的可以不在乎你和她之间的事,只要你成全我一次就好,我甚至不强求你一定要爱我,为什么你不可以为了我而暂时忘记她,就算只是将我当成了她也好,就让拥有你一个晚上就好,算是弥补我这些年来在曹旸身边受到的屈辱也不可以吗?」向来是心高气傲的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事物连正眼也不会看一下的女人,如今却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一边说着话一边掉着眼泪。
没想到她梦娜竟然也会有栽跟头的一天,而且还是栽在一个女人手上,想来还真是可笑。
「我只是不希望她因为我而受任何的委屈,她以前过的那种生活已经够痛苦了,我希望我给她的只有快乐……梦娜,你和她都一样,我也希望你可以快乐,过去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那样践踏的你人生,让你去做你不想要做的事。」低声叹了口气,卓妍希弯下腰,用手指抹去了梦娜脸上滚烫的泪水。
从今以后她不希望在看见任何一个女人为了她而掉眼泪,她知道以前的她就和那些狼心狗肺的男人们没有两样,可是现在的她是真的愿意为了苏瑶而选择洗心革面,做一个专情且专一的人,这一生她都会好好待苏瑶,只会爱她一个人。
在她温柔的替梦娜抹去眼泪的同时,始终将目光放在她身上不曾移开过的梦娜,眼泪掉的更是凶狠的像溃堤了的水库,最后她只好将她按进了怀里,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重複说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在这样完全失去理女儿宝贝你真紧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情感 第1张智而胡闹了一整个晚上以后,梦娜哭着在卓妍希的怀中睡去,而怕她因此而着凉的卓妍希,只能够将自己的上衣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她便这样光着上半身的搂着她直到天亮。
当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屋内,她的手机也同时传来了苏瑶的讯息,她看着简讯上写着的『对不起,还有我爱你……』时,不过是简单的六个字就足以让她完全忘记昨晚的气愤和心痛,其实她想要的一直都很简单,那就是苏瑶对她的全心全意,不论别人怎么想她们怎么看她们,她在乎的永远都只是苏瑶,只要她愿意相信她们之间的感情,只要她愿意相信她,就算要她将整个原腾拱手让给她──她都会毫不犹豫的说好。
对现在的她来说,苏瑶就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存在,如果将原腾交到她的手中能够令她开心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将原腾捧到她的面前。
艰困的将手从睡熟了的梦娜头下抽出,飞快的打着简讯,在看着那个脸上还挂着泪痕,手却依然倔强不肯鬆开她的腰的梦娜时,她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B>我马上就回去了,等我。</B>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463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