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情小说集阅读 我和漂亮妈妈的一次

选择 4-2 我无心去注意这是几楼,但显然楼层很高,可以从走廊的窗户往外眺望整个城市的绮丽风光,一整层楼都属于复健场所,门里面走进去有许多我没见过的高科技先进复健器材,外面则是有几张小桌子和凳子、饮水机、厕所、饮食区让人休憩。
我跟在他们两人身后走进去,来到一个不到十公尺,立着双银色金属桿的步道,只见凌浩轩缓慢地走下轮椅,双手撑住身侧的金属桿,膝盖微弯,似乎无法出力。
方芷羽站在一旁担忧的看着他,却无法帮上什么忙,而我则伫立在不远处的门边,面无表情地凝视凌浩轩咬着牙抬起步伐,每一步对他来说却都是艰辛,我心里一个疙瘩,眼神晦暗下来。
他当初的车祸究竟有多严重?失忆又伤身,他一路上到底怎么走来的?
我深深地望着凌浩轩认真专注的俊魅神情,无可自拔的深陷其中,扰乱心中一潭池水。
他的钢琴呢?奥地利那边的乐团又该怎么办?他放弃了吗?
众多的疑问参杂在我深邃的眼神里,我低下头,孤单的艳情小说集阅读 我和漂亮妈妈的一次 情感 第1张身影清萧。
他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我淡淡勾起一抹无力的笑容,笑里藏着许多未知的悲伤。
或许时间终究是把我的感情淡去了吧,竟然有种无所谓的感觉。
「砰。」蓦地听见这声响,我立刻抬眸往凌浩轩的方向看去,只见他跌倒在地,俊脸扭曲,显然非常疼痛,我的心跟着狠狠一抽。
「没事吧?」方芷羽急的在他身侧像只无头苍蝇转来转去,「你要加油,慢慢来没关係。」
凌浩轩这时候却低头拉开一抹讽刺的浅笑:「或许我真的再也无法走路。」
我双眼一瞇,打量他深沉绝望的背影,似乎是感受到我的视线,他也低低递来目光,对上我黝黑的双瞳,不禁一愣。
你要放弃了吗?
我仍是看着他,不带一丝情绪。
你甘心吗?
我毫无畏惧的望进他美丽的双眼里,第一次这样毫无保留的看穿他整个人。
凌浩轩震惊的微启双唇,犹如感受到我传达给他的讯息,修长的手指放在地上紧握成拳,身体微微颤抖。
「加油,不要放弃。」方芷羽仍在他耳边聒聒噪躁,语气掩不住支持和鼓励,但她不知道的是,有时候说出这种话不但没办法安慰他人,反而让人烦闷的无法振奋。
我没有去理会方芷羽,只是盯着凌浩轩看,久久他都没有任何动作。
原来,你就这的一点能耐。
我悄悄勾起嘴角,让这抹轻视的微笑落入凌浩轩眼底,只见他浑身一震,薄唇抿得更紧。
「方芷羽,时间到,我要先走了。」我从倚靠的墙上挺直背脊,缓缓将目光从凌浩轩身上收回。
「咦?呃,我……」方芷羽低头看凌浩轩,又不知所措地望向我,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不用送我了,妳陪着他吧。」我淡淡说出口,胸腔却闷闷的,深沉的凄凉压了上来,令人喘不过气。
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是她摆在第一位置的人了?
语毕,我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留下一抹清淡的身影消失在他们眼前。
「咦?别乱来啊,小心一点!」刚走的几分钟,身后传来方芷羽的惊呼,得知凌浩轩果然被我刺激到,决定重新站起来。
背对他们的我悄悄勾起欣慰的笑容。
像凌浩轩这样的人,不应该躲在受伤的世界里,掩盖他真实的光彩。
……加油。

选择 4-3 当我赶到麵馆时,很讶异自己在厨房内还能看见夏书宇忙进忙出的身影,前阵子开始,他甚至自动要求到用餐区帮忙,想起昨天和他的冲突,我心头一顿,複杂感缓缓涌上来。
这个时段原本只有我一个工读生,不得不承认夏书宇来了之后,帮助我很多事情,工作量不再像之前那样繁重,也不再觉得虚脱般的疲劳。我以为,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以之前对夏书宇的认知,他应该会赌气离开,甚至想办法要怎么好好「感谢」我。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到底是我对他原先的认知错误,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我记忆里那个人已经随着年龄成长慢慢蜕变?
「书宇,已经没什么客人了,你和苡娴先帮忙洗碗吧。」老闆娘一边轻推着我进厨房,嘴唇一边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没来的及反驳,只能看着老闆娘满脸春风的离开,留我和夏书宇在同一个空间里,尴尬漂浮在这沉闷的气氛中,光是喘一个大气都觉得快窒息。
唉,老闆娘一定误会了。
「我用洗碗精把碗洗起来,妳帮忙用水沖乾净。」夏书宇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是面无表情。
「嗯。」我点点头,和夏书宇并肩站在流理檯前,有些畏惧的离他两三步之隔。
夏书宇用余光瞥见我小心翼翼的动作,没有多说什么,俊拔的身子倒是微微僵硬。
我们之间的空气很沉重,好像一直都在下沉,上面的氧气变得稀薄,我连吸一口都觉得困难重重,似乎那不是是氧气,而是足以掐死我的毒气。
「妳……今天好像比较晚来。」我听得出来夏书宇试图以轻鬆谈话化解他的尴尬,只是他不知道这样听起来,反而显得更加彆扭。
「嗯。」我努力从喉间低低吐出一个音,「去医院。」
「医院?」夏书宇显然被我吓住,手中的碗差点滑掉。
「去探病而已。」我淡淡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碗,放到水柱下沖洗。
「喔……朋友?」
我顿时语塞,良久才讷讷道:「……同学。」
不知道为何,我不希望他知道我是去探望凌浩轩,毕竟他们昨天才差点擦枪走火,再引起不必要的纷争没有什么好处。
夏书宇这回没有任何反应,一双美丽的丹凤眼直盯着手中的动作,数次欲言又止。
他实在很不会掩饰,我终于受不了低叹口气:「你有话就说吧。」
夏书宇顿住,犹豫地紧抿下薄唇才幽幽开口:「昨天……是我太冲动了。」
我悄悄转动眼珠子看他,嘴角不自觉欣慰的上扬,浅浅道:「不,昨天我也太冲动了。」
「我真的没想到凌浩轩他……」夏书宇见我反应淡然,以为我还在生气,心情激动起来,锅碗瓢盆里油腻的水加上洗碗精瞬间洒溅出来,滴在他身上。
我眨两下眼睛,望着他窘迫的神情,忍俊不禁,低低笑出声:「呵呵……」
第一次发现原来高贵的夏书宇少爷也有这种时候。
一旁的夏书宇双眼深深凝视着我唇边那抹不深却灿烂的笑靥,晶亮的眼瞳不自觉染上一层温柔。
「对不起,昨天,我不应该打你的。」我拿出口袋里的手帕,对上他微愣的视线,充满歉意的递给他。
打人就是不对,何况我还是在众人前扼杀他尊贵的面子。
「不,没、没关係。」夏书宇失措的接过我的手帕,胡乱擦拭身上的油渍,耳廓悄悄地红起来。
「凌浩轩他……他真的不记得我和你。」笑意淡去,瞬间,我的眼神晦暗下来。
就连今天去探望他,他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碍,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妳甘心吗?」
蓦地,我猛然回头望着夏书宇,眉宇间满是压抑的痛苦,以及胸口间传来说不出口的疼痛,让我沉默了半晌。
「这不是甘不甘心的问题。」我摇摇头,全身疲倦,「我已经累得想不了那么多……」
夏书宇只是盯着我看,没有再开口,俊容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哀伤。
厨房里还飘散着油烟味,就像某种情绪一样,囤积在肺部教人难以忍受。
「对了,妳这周末有空吗?」夏书宇试图打破这沉重的气氛。
「怎么?」我抬眸。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橘黄色信封,我认出那是薪水袋,夏书宇忍俊不禁,面容流露雀跃之色:「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靠自己得到的薪资,所以我想好好感谢妳,请妳吃饭。」
我讶异地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似熟悉非熟悉的人久久才吐出一句话:「干嘛感谢我?」
「是妳教会我怎么为自己的人生努力。」夏书宇耸耸肩,语态轻鬆,「别拒绝我,好吗?」他的眼神闪过一丝让我震惊的乞求,以及不容推拒的坚决。
我的心神开始动摇,明知道应该果断摇头,但是有什么东西却在拉扯我的理性,我没办法思考太多。
「我会考虑的。」良久,我点点头。
而面前的夏书宇,露出一个大而开心的灿烂笑容。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349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