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坏 ipz 127为什么是神作

章回十四《盼长安》(5) 青莲乡,青莲居士李白的故乡。
下了马车,孟春温煦东风拂来,吹得孙可君有些懵。熟悉的温度气味,时隔八年,她又再度回来了……
「咦?沫澄姊姊!」
那一声黄莺般清脆悦耳的嗓音朗朗传来,她侧过头,看见那儿站着面貌几分熟悉的及笄少女,清秀可人,活脱脱一个小家碧玉的俏丽姑娘。
孙可君瞇眼想了一会。这称呼还真有几分熟悉,不过眼前这姑娘却有些面生啊……
「太白哥哥也回来了!」侧目望过去,俏丽姑娘满脸的惊喜讶异,回头就望村子里奔,「爹、娘,沫澄姊姊和太白哥哥都回来啦──!」
「妳忘了妍儿了?」无奈低首望她茫然神色,李白莞尔,「对面私塾赵先生家里的闺女赵妍,以前挺喜欢缠着妳的。」瞧着她懵然怔愣的样子,他有些无奈。她也未免忘得太快了?不过时有八载,似乎也不能太怪她忘了此事便是。
「是那个向我讨桃花的小丫头?」几分诧异地抬眉,她不禁惊呼一声。这怎么着,光阴似箭,当初那个满口童言童语的孩子也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唉,想当初她才双十年华啊,如今都要迈入中年,还要当娘了呢?她这可真是老了,岁月不待人啊。
「是啊。」李白浅浅笑了一笑,「走吧,待会还要上山去祭拜我爹娘呢。」主动地挽起她的手,他眼底眸光温柔流转,想和她一同进村给昔日乡亲们见证幸福。
望着他柔和神色,她也不住地跟着笑开,「好。」
两人一踏入村子,几乎受到了凯旋般的热烈欢迎。从前和他们较有交情的村人们各个样子都很欣慰,便是连杨老大夫也瘸着拐杖来了。
「唉呀,真是太好了。」杨老大夫捋了捋长长的髯鬚,看着他们的样子笑呵呵的,「老夫还想,这么久不见,原来太白和沫澄……和孙夫人成亲了。」笑笑地看着孙可君,他十分欣慰地歎。
有生之年但还能见到如此光景,他也算是了无憾事了啊。
李白有些不好意思,「兴许是,缘分难断吧。」面上几分赧色,他说罢,深深侧头望了她一眼,眸子里满是深情爱恋。
孙可君见了,亦跟着暖暖地笑了开来,「其实不瞒大夫,这儿还有个孩子了。」想想眼前的老人一直都挺是关心他们,她便也未多虑,低首莫了摸肚皮,笑得几分腼腆起来。
杨老大夫讶然,随后哈哈笑开,「真的?那老夫可得活得久一些了!」
才和老大夫叙旧一半,却说那里赵妍奔了过来,冲着他们就喜孜孜地开了口:「沫澄姊姊、太白哥哥!你们可还记得妍儿?」眨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她直直拉起她的手,样子很兴奋。
孙可君失笑。「当然记得。妳当时还是一个丫头呢,如今都生得这么漂亮了?」扬扬眉,她调侃地笑,佯作讶然地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闻言,赵妍有些羞赧,「哪里,沫澄姊姊才是一点儿没变,一样漂亮好看。」腼腆地搔搔头,她随即又是灿烂地笑了起来,「那时一直希望妳能和太白哥哥成亲的,如今能见着,真是太好了!」说着,她看了看两人。一个俊美清冷,一个秀丽风华,哪里还有比这更合搭的佳偶?
孙可君抬眸觑了李白一眼,「你看看,当时我可被多少人催着要嫁你啊?」单眉微挑,她佯作责怪地看他,像是笑他当时竟然不敢娶她。
李白也没想会如此,登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沫澄……」无奈地浅浅笑笑,他只能将她的手挽得更密了些。
与村里的人打过照面,两人回过李白祖厝置放行囊,便望葬着他爹娘的山里乘车过去。
李白父母的墓地有些荒凉,位在悬崖边,却正好望着邻界西域。
「爹、娘,孩儿来看你们了。」踱到墓碑前,李白细细摸着石碑上头的文字。他的爹娘被葬在一起,西临土蕃,再过去就是他爹亲西域的故乡……「孩儿不孝,久未来见,还望爹娘不要生孩儿的气。」说罢,他便在墓前跪下,神色怀念而严谨地跪叩下去。
孙可君亦跟着在两座墓碑前跪下,原来想做跪拜,却被他伸手挡下,「妳有孕在身,诚意到了便好,我爹娘不会太介意的。」轻扶着她肩头,他做什么都小心翼翼,就怕她有个万一。
她不禁失笑,便也从了他的关心。「知道了。」好笑地觑了他一眼,她莞尔。她怎么觉得他似乎比她要更像孕妇?
「爹、娘,妾身是太白妻子,姓孙,名叫可君,字为沫澄,是太白给妾身起的字。」用词难得恭谨,她望着墓碑轻唤,却不住地想……李白的父母,定然也是十分温柔的好人吧?
「沫澄腹中已有了孩儿的孩子,改日一定再带他来给爹娘请安。」笑意柔和,他将她身子搀扶起来,随后又是重重长揖,「还望爹娘保佑,孩儿一家,一世长安。」
那句话道得那样郑重而恳切,孙可君不禁一怔,侧头愣愣地望他。
一世长安。
他一直记着她的祈愿……长安长安,多好的愿望,多好的念想……是多少人一生所盼?
多好,真好。
下山时已是申时,日色微沉。
李白并没打算在此长待,只盘算住个一两日便回去,他虽然自号青莲,但还是属意东鲁的清幽。这里人多嘴杂,他不甚喜欢一些三姑六婆。
而至村庄前时,旁边两个席地坐着的孩子却吸引了孙可君的目光。
那两个孩子一为男,一为男孩年纪稍长,约已有始龀,女孩却仍十分幼小,看上去不过二、三岁的样子。
两个孩子不吵不闹的,只那女孩还好奇地四处张望,男孩却十分安静,一双墨玉般的眼睛乌溜溜的,如是一泓平静湖水。
「大娘,这两个孩子怎么会坐在这儿?」拉了路过的一个妇女询问,她几分不解地蹙起眉。他们的爹娘呢?怎么就让他们坐在这里餵蚊子?尤其那女孩儿还这么小……
「唉,夫人妳有所不知啊。」一提到两个孩子,妇人脸上立时充满同情怜悯,一股脑的就把两人拉到一旁,「这两个孩子是前相许圉师孙女的孩子,几年前嫁了咱附近一家姓李的郎君,谁道前年一把火却烧了整个家,只剩这两个可怜的孩子留下。那许圉师早于数年前就殁了,亲戚中又无人愿意收养,好好两个孩子就成了皮球……唉……」
听着那妇人的话,孙可君心下一个震惊。许圉师的孙女,是原来史书上记载的李白正妻许氏!这么恰好,她就嫁了这附近姓李的男子,而她又佔了现下李白妻子的位置……
「孙可君,天命确实不可违……日后妳会渐渐明白。」
莫晨星的话语在脑中清明,她不禁一个怔愣。这样多的巧合,一旦她离开了大唐,届时这儿的人的记忆都将被篡改回来……可这两个孩子何其无辜?若是无她,他们应当能过上有爹有娘的幸福日子……
「许圉师?」李白讶然抬眸,「当初离开这里时,我曾拜见过许公,那时他还想将孙女许配与我,只是我婉拒了他好意……没想今日竟会变得如此。」喃喃几分慨然,他有些不捨地看着两个孩子,遥想那许公亦曾是一代贤相豪杰,怎么他子嗣却会落得如此境地?
「不如咱收养他们吧。」细细思量过一阵,孙可君想了想,终究还是愧疚。「反正不是养不起,这样等孩子出世,还能有哥哥姐姐陪着他呢。」侧头望他笑,她在心里默默歎息。
无论如何,孩子都是无辜的,许氏已经够可怜,她不能连两个孩子都让他们流落街头。
若没记错,这两个孩子,应当便是伯禽和平阳,而她腹中这个……
看来,她也真是被编入这茫茫历史中了呢?如此细想来,她不禁苦笑。
「此话当真?」李白惊讶地回头望她,有些不敢置信。虽然他亦有此意,可却没想沫澄竟然会主动提议,以往依她的性子,应当是不会留心的这些……
「嗯,那是自然。」笑笑点头,她踏步往两个孩子走去,弯身,「孩子,你们叫什么名?」亲切和蔼地弯脣微笑,她望着年纪稍长的男孩,开口轻问。
那男孩儿眨着大眼睛看着她,定定望了一晌,才方徐徐开口道:「回夫人,我叫伯禽,妹妹尚没有名字。」嗓音稚嫩,他侧头望了眼小丫头,微微垂下眸子。
「那便唤平阳吧。」如她所料,李白亦缓步走了过来,笑意柔和地低望,「伯禽,我们做你和平阳的爹娘,可好?」
要妄收养伯禽和平阳,还得经问许家,但孙可君明白,这是大事已定了。
望着三人,她面上笑着,却突然有些感慨。
即便史书上无名无份,她其实也不是很在乎。只要能和他相守,又有什么好介怀?这两个孩子看着这样聪明,兴许还能替她照料腹里的婴孩呢。
如此想着,她不禁浅浅扬起了笑。

章回十五《惊心魄》(1) ──天宝八年,春。
五载过去,物换星移之际,又是一年新春。
李白于徂徕山中隐居,时常下山与杜甫高适吟诗作对,喝酒相聚。为了赚钱,他凭着曾经翰林学士的名号开了个小小私塾,收几个小学童,就教些句逗诗文道理。
是年,李白长子李伯禽十二岁,长女李平阳正满始龀,次子李天然四岁,小名颇黎。
「妾髮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遶床弄青梅……」
悄悄探着门缝过去,秀丽女子手里端着一盘晶莹漂亮的糕点,笑意盈盈地听着满堂童声朗朗《长干行》。
即便年已过而立,她面上仍未刻画下什么岁月痕迹,仍然是玉肌花貌,身形窈窕依旧。
而那立于学童前的俊美先生更是已添上几分成熟韵色,即便面上仍旧清冷淡漠,眼底却是透着柔和神色。
便在离门边不远,一个娇俏可爱的姑娘正歪着脑袋四处张望。先生望过去,正要训斥,却见她蓦地跳了起来。
「啊,娘!」
眼尖的平阳侧目过去,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盯着那盘秀色可餐的点心。朗读声剎然而止,李白手里捧着书,几分诧异地望过去,便看见另一个小小身影朝门边女子扑了过去:
「娘──」
一双眼睛同玻璃一般清澈明亮,小小的娃儿屁颠屁颠的奔着,颊上浅浅酒窝笑得好不讨喜,和女子的面上的笑容乍看下,竟有五分相似。
「黎儿,课都还没上完呢,跑出来做什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儿子,孙可君奈何他不得,却又见小小学堂里,几个学童也跟着开始躁动。
「是师娘!」一群孩子眼巴巴地看着她手中那一盘点心,谁还记得什么长干行,一下子全都围了过去。
倒是一旁一个年纪稍长的少年一把替她将东西端了过来,「通通不许抢,排队!」横眉竖目的,那少年面庞还十分稚嫩,却已有几分清俊的样子出来,冷清锐利的眉眼更是生生显得气势了几分。
几个孩子十分怕他,全都乖乖排成了一直线,只有平阳还嘟囔着小嘴,十分不甘心的模样。
「哥哥真兇,以后一定娶不到美娇娘!」淘气地撇撇嘴,平阳朝他扮了个鬼脸,奔过去偷拿了块糕点,一溜湮就不见人影。
伯禽被她气得火冒三丈。「李平阳!」一面怒回头喊了声,奈何他手里还捧着东西,根本没办法上去教训妹妹。
孙可君看着这帮熊孩子,只觉得哭笑不得。「对不住啊,打扰你上课了。」无奈耸耸肩,她垂手摸了摸颇黎的头,歉然向他笑笑,见他亦是不知该哭该笑。
「不打紧,他们上课也上得乏了,正好休息会。」放下书册,李白徐徐朝她走去,趁着孩子们全围在伯禽身边,便走到她身畔去,低首轻吻她额心。
五载过去,如今他们一家和乐幸福,要远比她想像得快乐美满。
伯禽初始面对他们还有些彆扭,态度一直不冷不热,也不愿开口唤他们爹娘,直至一年过后,他也终于逐渐被他们视如己出的疼爱融化冰冷,甚倒有了几分哥哥的模样。他懂事又听话,还会替她管教平阳及颇黎,是三个孩子里最为聪明伶俐的一个。
平阳入到李白家中时年纪尚小,对从前父母原来就没什么印象,很快便适应了生活。平阳是个淘气又可爱的姑娘,活脱脱一个小魔头,经常带着颇黎作怪玩闹,弄得一家子人仰马翻。
而颇黎出世后便被两个孩子视若珍宝,几乎都被捧在了掌心宠,搞得她这个娘只好老对他扮黑脸。
颇黎的眼睛及笑容和她格外相像,样子却有几分李白深邃俊美的雏型,于是出世时,小名便唤为颇黎,名字天然:颇黎尚指西域如琉璃一类的稀贵珍宝,他望他的儿子,要如天然珍宝一般高洁卓越。
至于平阳,则是平安健康,若阳光般明朗快乐之意。
「平儿不晓得又上哪作怪去了。」无奈回首望了眼那边平阳消失的方向,孙可君端过伯禽手上的糕点盘子,笑笑道:「禽儿,就你拿她有办法,快去让她回来上课。」
伯禽抬眸看了她一眼,「是!」心下原就繫念着妹妹,他说罢便扭头追了过去。
老师好坏 ipz 127为什么是神作 情感 第1张「啊?我也要和哥哥姐姐玩儿!」颇黎一见两个兄姐都不见,不甘寂寞地喊了一声,竟是直接分开会抱着娘亲大腿的胳膊,也跟着转身奔了过去。
「哎?黎儿!」孙可君拦他不及,懊恼地看着那边三个孩子离开的方向,又气又好笑地无奈摇了摇头。真是,看她晚上敢不敢训他们一番!竟然给她藉故逃课?
李白忍俊不住,「好了,课也上得差不多了,就嚷孩子们自个儿玩去罢。」伸手将她搂过来,他亦顺手拿了块糕点来嚐,便见那边一个孩子不满地叫了起来。
「啊!先生怎么也跟我们抢点心!」
「就是,明明先生想吃多少,师娘都会给的!」
她终于噗哧一声不住笑了出来,打趣地抬眼看他,「看来我比你受欢迎啊?」笑得几分得瑟,她扬扬眉,觉得十分有趣。
李白还未回应,旁边一个小姑娘立刻就跳了出来,「师娘的点心最好吃啦!」
闻言,孩子们一概有志一同的纷纷附和起来,李白满脸的无奈。「看来我这先生很失败啊。」哭笑不得,他望着眼前几个小小学生,都不晓得自己该做何反应了?
孩童们鸟兽散后,伯禽也总算把两个顽劣孩子给抓了回来。一见到女儿回来,孙可君上前用力扭了下平阳的耳朵,「妳呀,看妳还敢不敢再贪玩!」无奈地扯扯脣,她一面教训,但又哪里不知这孩子根本只作耳边风?
平阳只得歪着脑袋直讨饶,「娘,对不起,平阳知错啦!」左耳疼得不行,她眨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泪珠含在眼眶,就差没掉下来。「爹──」
那边一起受罚的颇黎也是满脸可怜兮兮,「黎儿错了,娘,黎儿好疼呀!」说罢,竟也跟着姐姐一起扭过了头去望向爹亲,「爹,黎儿知错了──」
李白扬扬眉,「谁让你们要调皮?」盘手在一旁观望,他摆明了要坐看他们受罚,一点儿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一手扭着女儿的耳朵,另一手拽着亲儿子的,疼得两个孩子可怜的直哀声求饶,还不断向旁边的爹亲求救,然而耳畔一个熟悉的温吞嗓音却令她蓦然顿了手:
「好了,孩子们还这样小,多少较调皮些么。」
一旁伯禽闻声诧然望过去,「啊,是王叔叔!」
依然是那一袭月牙白色,清朗出尘的男子笑意浅浅,眉目明秀温润,沉稳淡静。年届知命,如今他官至库部员外郎,已是从六品上之官。
朝廷其实几次有意提拔他任高官要职,但王维一直淡泊名利,不喜斗争权名利禄,才因此升任得较慢,但在尚书部也一直挺受器重。反观王缙却是已然一脚踏入京城斗争中心,一路顺遂地升任,却让他心里有些忧心。
「少卿?」鬆了手,孙可君诧异地望过去,「怎么今日有空来此?」
王维有空閑时,经常秘密来此见他们俩,说说杨贵妃那边的近况情报。而每每一来,他总会带上些新奇的小东西给三个孩子,格外受欢迎。
「李郎君。」礼貌地向他拱手致意,王维和李白一直是君子之交,不冷不热的,也不知什么原因好不起来。「带些重要消息来,顺带看看你们。」微微笑了一笑,他望回她身上,眼底情绪却有些沉重。
哪知道话还没说,两个小娃儿就黏了上去,「王叔叔,黎儿好想您呀。」眨巴着眼儿就抱了上去,颇黎讨喜地笑弯了嘴,看上去十分可爱。
孙可君忍俊不禁,失笑地侧头望向李白,「你惨喽,连少卿也比你受欢迎。」调侃地扬眉笑笑,她觉得这画面实在有趣。这孩子也不晓得像谁,这么势利眼……唔,不会是像她吧?
李白很无奈,那边王维只好弯腰摸了摸他的头,从袖间拿出一只波浪鼓来,笑笑递给颇黎,「黎儿乖,王叔叔也很想黎儿啊。」笑容和蔼,他又掏了几个玩意儿出来给平阳和伯禽,三人才总算高兴平静了下来。
「好了好了,你们别老缠着王叔叔。」没奈何地拉开孩子,孙可君几分歉然向他笑笑,伸手往屋内指,「进来喝茶吧!一直站在这儿也不好说话。」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75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