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调教室调教女仆_有关龙之谷的位面小说

讨厌王子83(倒数完结中) 「章域寻——我什么时候以準备考大学的压力大为由,找你『舒压』了啊?而且还是那种『舒压』!你少污衊我了!别因为你求婚求不成,就用这种方式逼婚!我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孟意棠豁出去了,直接站起来对着章域寻爆吼,她胸口这口气要是再不发洩,她準会脑溢血而亡的。
「小意,我知道这么做让妳很生气,但是为了我们刚成形的孩子,不得不这么逼妳,对不起!我真的很想照顾妳,陪着我们的孩子一起长大,小意不要再生气了,小心肚里的贝比,太激动对孩子不好。」
「去你的孩子!我们之间明明比一块白布还要白,哪来的孩子啊?你当我是圣母玛莉亚可以无性生殖啊!」孟意棠已经气到不顾长年来所受的礼仪,直接开口飙髒话。
「小意,胎教、胎教。」
「去你的王八胎教——你可以不要再演了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答应跟你结婚吗?」
「我没有演啊!我真的没有演,我只是想负责而已,为什么妳就不给我个机会?我真的不想错过女人最珍贵的十个月,更不想错过我们孩子成长的每分每秒,妳不能因为不想结婚就说我演这齣戏污衊妳、逼妳结婚,妳这么说,对我……真的很伤。」
说着说着,章域寻眼眶马上漫上蓝灰色的水花,没一会儿,泪珠如断线的珍珠,一颗接一颗的落个没完。
全校的女孩子看到这情形,有些心疼的跟着落泪,有些上台忙安慰,有些直接痛骂孟意棠的过分,让孟意棠被轰到快耳聋了。
「停——」
孟意棠受不了此起彼落的噪音,跳上椅子喝止她们的无知。
「够了!通通安静,听我说!既然章域寻说我找他『舒压』,那证据呢?我找他『舒压』的证据在哪里?我可以现在马上到医院照超音波给大家看,证明我的肚子除了该在的内脏外,什么也没有!」
孟意棠这话一出,所有人马上看向哭上瘾的章域寻。
「小意,证据我的确是有,但拿出来会毁了妳的清白,妳还想看吗?」
「看!当然要看!我看看你有什么证据污衊我!」
接着章域寻故意一脸为难与不愿地望着孟意棠,迟迟不愿将证据拿出来。
「拿啊!拿出来啊!把证据拿出来,只要你拿得出来,今天毕业典礼后,我就跟你去公证!反正我们双方父母都在!」
孟意棠说完,全校马上响起拿证据、拿证据的口号,催促着章域寻。
在台上的章域寻,听着雷动的催促声,头微微一侧,嘴角扬起得逞的贼笑,但没一会儿便被他巧妙地隐匿起来,换上了哀愁。
他从毕业生代表手中接过幻灯机的控制器,毕业生代表离开前,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十分同情他的遭遇。
毕业生代表之所以答应让章域寻佔用他的时间,就是同情开校以来最风云的人物,竟然被情伤逼得失去他平日的自信与风采,说实在的,除了同情外,还让他有同等人的亲近,他以为像章域寻这样自信有魅力的人,一辈子只会站在浪头上,不晓得浪下的痛苦,没想到浪头上的他,也有落浪的时候,让他这个功课顶呱呱,但是女人缘挂零蛋的可怜虫,知道世间没有完美的事物,更没有完美不败的人。

讨厌王子84(倒数完结中) 「小意,我按啰!」章域寻佯装担忧地回头看了眼孟意棠。
「你给我按!用力按!看看我到底怎么舒压的!」
「小意,对不起!」按的时候还故意眼睛一闭,装出一副千百个不愿意的表情。
第一张照片是章域寻指控孟意棠强暴他时的照片,那张照片中的孟意棠,跨坐在章玉寻的重要部位上,裙子捲过腰,内裤一览无疑,上半身趴贴在章域寻的身上,龇牙列嘴地咬着他脸上的肉,而被压着的章域寻,表情充满了被强佔的痛苦与忍耐。
孟意棠一看到那张照片,双手拳头马上握得死紧,因为……圣咏明明跟她讲说照片已经被销毁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转头寻找孟圣咏那个背叛者,却发现她的位子,空空如也。
那小背叛者竟然跑了,没想到……最亲近她的人,也让她最信任的人主人在调教室调教女仆_有关龙之谷的位面小说 情感 第1张,竟然联合那个混蛋背叛她!她提早结婚对她到底有什么好处!她不懂。
如果她知道孟圣咏是为了组二十万的摄影器具背叛她的话,不知道她做何感想。
「这张是我跟小意的第一次,那次虽然全程是小意主动的,但……很甜蜜。」
「甜蜜个屁啦!那次我们根本就……」
她还来不及解释,耳边便传来机械转动的声音,章域寻换下一张了,这张让孟意棠更想杀了自己的小妹跟章域寻了。
这张照片中的孟意棠,头顶着镜子,下巴高高仰起,双眼微闭,一脸的陶醉,双手还紧抓着藏在裙内的头颅,彷彿要将他往自己的私密处贴去似的,净白的婚纱捲至大腿,微微露出章域寻英俊的侧脸,他的双手虽然隐匿于裙中,但感觉得到,他的双手正用力地将自己往孟意棠的私密处推去。
这张照片让全校师生发出吃惊地震响,都为照片中露骨的情慾感到难以致信,因为简直跟情慾写真没两样。
「这张是……小意前阵子迷上了角色扮演,那个角色是对新婚夫妇,受不了对彼此的肌渴而……」
「够了——爸妈、姊、岚姨,你们当天不是也在场,帮我解释当天的情形。」
只见他们四人,补妆的补妆,装咳的装咳,看天花板的看天花板,玩手指的玩手指,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包括最近才慢慢跟她熟起来的章叔,也转头看外头,硬是不看她。
「现在是怎么样?你们通通被章域寻给收买了吗?为什么都没有人愿意帮我说话——你们到底是吃了他什么药?他又对你们说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配合他!你们有没有为我想过啊!」
事实上,孟家父母、孟琪惠、韩岚芬跟章父,本来都不赞成两人这么小就结婚,毕竟两人心态都不定,感情也还在建立中,仓促的结婚,怕他们这一对刚起步的佳偶,未来会变成怨偶,然后进化成仇人,最后帮台湾节节升高的离婚率再下一成。
但为何最后五人通通无条件地助纣为虐?全是因为中了章域寻的当。
早在一个礼拜前,章域寻就跟孟圣咏,两人一搭一唱地说她们两姊妹的亲生父亲要来抢监护权,说自己老婆生不出来,要找孟意棠到美国学习当他的接班人,还帮她找了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夫,那名『门当户对』的未婚夫,在美国的上流圈中,臭名远播。
不学无术不用说,花心劈腿更是家常便饭,把女人当成名牌般地一个换一个,据说还会打女人,之前才毁了一个名模的脸,让她现在必须靠整形恢复以往的容貌,五人一听,莫不紧张起来。
为了故事的逼真,章域寻还请美国的员工打电话佯装自己是孟家姊妹的亲父,逼迫孟家父母完璧归赵,不然的话,法院见。
一生公益的孟家父母一听,更是紧张万分,因为他们的存款都拿去帮助难民了,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余钱请律师捍卫,只能天天担心孟意棠的亲父上门讨孩子。
这时章域寻跳出来说:『只要小意嫁给我,就等于章家的一份,以我家的财力,他想动小意比登天还难,我们家的律师团可是数一数二的强悍,保证还没碰到小意半根寒毛,就已经被告得屁滚尿流。』
听到消息前来关心的韩岚芬与章父一听,都觉得这主意好,所以……五人便与章域寻狼狈为奸,演这一场。
本来孟琪惠说要将整件事告诉孟意棠,但害怕计画漏馅的章域寻,马上跟孟琪惠说,要是让孟意棠知道这件事,她一定会去找亲生父亲算帐,怕到时帐没算成,人就先被掳去了。
孟琪惠一听,马上打消这念头,不然的话,今天这场戏,怎么有办法演得这么彻底,这么顺利。
「章——域——寻——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孟意棠气得就要从椅子上跳下,冲上去打章域寻,站在她身旁的女同学见状,无不稳住她,深怕她一不小心摔下,孩子万一流掉该怎么办。
「妳们不要拉我,我要去杀了那家伙——」
「小意,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小心胎气。」
「胎你妈个头啦!」推开身边的人,又要冲上去。
这时章域寻像是被孟意棠的凶恶吓到般,突然往下一按,一张黑白的超音波照马上冒出来,照片中央有个像是蜷曲小白虾的影像。
「小意,看看我们的孩子,别激动!别激动!」
「你那照片是从哪里弄来的!」她快疯了,为什么连那种照片也有!
「妳上礼拜偷偷去妇产科的时候,我等妳走后,跟医生要来的。」
「我上礼拜根本就没有去妇产科——我的天哪!到底要怎么样才说得清啊?」
顺道一提,那张超音波照,是韩岚芬鼎力相助的,那是章域寻姊姊刚成形时的模样。
「小意,只要我们结婚后,我跟妳保证,绝对不会再利用其他的女孩让妳忌妒,我会帮妳好好照顾我们的小宝贝,不会让妳累着,更会帮助妳实践妳的梦想的,小意,嫁给我吧!我一定会让妳幸福的,如果妳不喜欢嫁入我家的话,要我入赘都没关係。」
章域寻话一说完,全校学生马上大声喊着:『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孟意棠对眼前的荒唐已经无言以对了,只能颓坐在椅子上,任人宰割了,她不想再做任何反抗了,反正怎么说也说不清了,随便他们了。
结婚就结婚,有什么了不起的,是啊!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想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就让她坐在椅子上,脸一捧,嘤嘤地哭起来。
当天,章域寻如愿地与孟意棠公证,那天证婚的人数,差点把法院给挤爆了,因为全校师生都到齐。
半个月后,两人的婚宴直接在学校办,把整个礼堂还有操场给佔满满的,邀请所有师生来参加,感谢他们当日帮他们两人的证婚,那天,婚宴一直闹到凌晨一点才慢慢散去,身为新嫁娘的孟意棠则脸苦一整天,跟章域寻脸上得逞的笑,形成强烈的对比。
总之,章域寻的贱功让顺利取到美娇娘,而孟意棠则因为章域寻的贱功,毁了她的人生计画,因为三个月后,章域寻实现了当初的诬陷,让孟意棠怀孕了,迎接他计画中的第一对孩子,因为……孟意棠怀『双胞胎』啦!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91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