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狗棍中的棍子_s给m指定的日常任务调教任务

Chapter03-虎耳草 (8) 「哦,说人人到呢。」乐茉也笑了,背后的手捏了黛瑀一下。
「学长好。」黛瑀说。
裴哲走过来,对两人都点头打招呼,乐茉识相的先撤了,黛瑀欲哭无泪,接着抬头迎上他近在咫尺的注视。
「刚刚在忙,所以没有即时回讯息。」裴哲拿出手机。
黛瑀愣了一下,才想起他指的,是早上没有回应,她摇摇手,「没回没关係的,学长应该很忙!」
裴哲说:「我会想办法回妳的,最近几天比较忙是真的,」说到此,看见她手上也有服装系的传单,「这个,有打算参加吗?」
见他轻哂,黛瑀乾笑,「不会……学长参加比较合适。」
「妳也很合适,」裴哲倾身,靠近她,在她耳边说:「如果妳有兴趣参加,告诉我,我让妳走后门。」
「……啊?走后门?」一股热流轻轻擦过她的脸颊。
「当模特儿有一笔不错的酬劳,」裴哲说:「先这样了,我跟朋友吃饭,晚点聊。」说完温柔的拍拍她的手臂道别。
待他高挺的背影消失在来往的人群中后,她还在原地,一下摸摸自己的手,一下子摸摸滚烫的耳朵,像个傻子一样,迟迟没有走,直到上课钟响。
乐茉说的很稳,她却觉得一切都未知啊……她想着,无声地喟叹。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让她头痛的事情──方方晚上一回到宿舍,就大声宣布:她要参加迷宫恋人晚会。
方方握紧拳头,抬头望向窗外,「既然黛瑀都有了春天,我也要积极寻找自己的春天才行!」
黛瑀差点一口茶喷在萤幕上,缓过神来,又听到方方说了一句:「这几天要开始治装了,妳陪我去买衣服,然后叫上乐茉一起……」
「我有春天?乐茉跟妳说的吗?」
对于黛瑀的怀疑,方方完全嗤之以鼻,「妳多久没翻学校论坛的热门帖了?现在立刻马上打开来看。」
黛瑀「喔」了一声,慢吞吞的点了点书籤列,把Z大论坛的网页叫出来。
【讨论】文商院男神即将死会──有没有裴哲意中人的八卦?在线等,急。
首页上,粗体黄字在她眼前跳转出来的瞬间,不得不承认,她心跳加速了一点,往下滑看到激烈的议论,冷汗都快冒出来了……
一楼:「说真的,裴哲要是死会,四季男神就要走入历史了,想哭。」
二楼:「楼上科普一下,什么是四季男神啊?难道学校里还有跟裴哲一样帅的男人?」
三楼:「醒醒,今天是要来讨论女人不是男人!而且就算真的有其他跟他一样等级的,机会也不属于我们QQ」
四楼:「意中人身分为何,正解交给五楼!」
五楼:「应该是正妹吧?呜呜,不可能是普妹。」
目前都没有人说出比较确切的答案,黛瑀也被勾起了好奇心,继续往下看却发现了不得了的「证据」──左边是一张长髮女孩与裴哲几乎并肩散步的照片,右边是镜头稍微拉近的女孩的侧脸照。
十楼:「这人好眼熟,好像是我们文学院大二的!」
黛瑀无言了,看着下面越来越多追问十楼的留言,她乾脆关掉视窗,摀住脸。
方方看她这反应,「妳这是害羞还是惊恐需要缓冲?还是眼不见为净?」
黛瑀双手巴着脸,拍了拍,「我不知道……那张照片是哪里来的啊?」
方方说:「我才想说妳呢,跟裴哲学长发展到携手漫步校园的程度了,都不讲的打狗棍中的棍子_s给m指定的日常任务调教任务 情感 第1张。」
「我不觉得这样叫发展啊。」
「纯友谊散步到人烟超稀少的文学院小径?妳开玩笑的吧?我说啊,他搞不好想趁机对妳做坏坏的事情,妳如果对学长没意思就快逃,把他让给我们这些单身狗!」方方狠狠捏了黛瑀的脸一把。
黛瑀说:「我对他……」后面快要说不下去,她的脸从看到照片开始一直是滚烫的。
方方瞇眼,作摩拳擦掌样,「妳最好快点说清楚,有没有意思?有,我可以帮忙顺水推舟,没有,我可以和乐茉一起开马甲上去混淆大家视听!」
黛瑀慢慢的点头,「我……有点意思了。」
「啥……真的?」方方倒是没想过她会就这样招了,整个人动作一滞。
黛瑀再次点头,感觉自己像尊太阳能娃娃,只能一个劲的点头,除此之外,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这已经是极限了,在方方一片狼嚎之中,她只想把自己塞进地洞里,然后再也不要面得知实情狂喜的方方,还有混乱的网战。
唔,这件事应该不会传到对方耳里吧?她想。

01-1

「蓝浚颖,拜拜。」我向他挥挥手,那个有着慵懒气息的长睫毛男孩。
其他女生都说他很可怕、很冷漠,但至少跟他说拜拜,他会跟你挥挥手。
也不算太冷漠嘛。
看,他朝我挥手了。这没有很难嘛。
一开始,会注意到他,其实都是受到别人影响,别人一直在说他很冷漠什么的,所以我就一直看着他,也不知为什么,就是被他身上的慵懒吸引,喜欢上他。
我也觉得,是因为他的酷。
每个人都知道他的习惯:没必要绝不主动找女生说话。
对于男生,他完全正常,但是女生,主动的次数一只手数的出来。
所以,造成了女生们觉得他很可怕的印象,但是对我来说,何尝不是种助力呢?
我有一点点喜欢他。
「轻云,妳真的好勇敢喔。」一旁三五个女生,用一种羡慕又崇拜的语气对我说。
我叫柳轻云,因为我妈希望我的个性云淡风轻,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勇敢什么?」我轻笑,把书包往肩上背了背。
每次书包都很容易掉,让我有点小小的不耐烦。
「妳敢跟蓝浚颖讲话啊,真的很厉害耶,我们都没有跟他讲过话耶!」他们崇拜的说,我有点小小的惊讶。
「一年了,没有跟他讲过话?」我跟他讲过的话倒是不少的呀。
他的座位在我前面,最后一排第四个位置。
我喜欢他的背影,也喜欢他打瞌睡的样子,更喜欢他看不懂老师笔记转头回来问我的时候。
他的近视很深,却不喜欢戴眼镜,所以遇上字小的老师,他都会跟我借笔记。
因为我们附近少有男生做笔记,所以他才跟女生借笔记,我很开心我是他的第一首选。
託他的福,我上课时超级认真。
但是,他除了第一次有开口问我:「妳的课本可以借我吗?」之后,都只有朝我伸出一只手。
有的时候,我看着他的手,只想把我自己的手放上去。
「对啊,因为他的眼神好可怕喔。」她们说,我只有微笑。
这句话我听过不下十遍了。
「其实他骨子里是个白痴,妳们不知道吗?」我忆起他常常跟男生玩疯,老是做一些蠢蠢的事。
我突然感觉背后有个人擦过去,我转头。
是蓝浚颖。
「啊,哈哈、哈,嗨。」我乾笑着对他说。
他只给了我一个眼神,然后回到自己座位拿东西。
那个眼神似乎在说:以后讲别人坏话时,先看看四周吧。
我顿时很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真的很可怕啊……」那几个女生果然又做出了评语,即使他看的不是她们。
我回头,再笑笑。「被他听到了。」
唉,算了,他看起来好像不太介意的样子。
他一直都是这样,对女生没什么表情、反应。
走在教室里很多甚至是直接无视,于是造就了一个「这个人很可怕」的印象。
但在我看来,他只是觉得很懒的去注意而已。
毕竟,男生不是每个都无聊到爱去听女生的尖叫吧。
说起来,他的冷漠,对我来说似乎一点用都没有。
因为,我想接近他。
或许会有人说我花癡,但是,每个人都会这样的吧?
想更接近自己喜欢的人一点,哪怕只是一句话。
我想更接近他一点,就只是这样。
「这次真的拜了?」看着他再走过来,我保持原本的笑容,再次对他说。
他看看我,略点头,然后就走了出去。
我突然有种小小的满足感。
「那我也走了。」我向女生们说,然后我也走出了教室。

当我走到了楼梯口,他给了我一个小小的惊喜。
「你还不走?」我看着他的眼睛,我真的很喜欢他的长睫毛。
「……妳真的觉得我是个白痴?」
……要是我现在从楼梯上滚下去,还来不来得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292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