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毌的大肥b 污秽不堪里再加一个你

Chapter 1 一张遗失的学生证(三) 这并不是阿华第一次进图书馆的女厕所,其实,从他进来当工读生之后,就常常被那一群女人拗着叫他来修水箱、装卫生纸、换灯管等等的,他好几回都曾经怀疑过自己当初究竟是来图书馆应徵当工读生的还是来当水电工的。
每次阿华都因为担心被误会,也怕造成场面尴尬而想尽办法推辞,可是根据他的经验,十次里面大概只能推掉一次,而推掉的那一次,并不是众姊妹们终于良心发现了,而是刚好有中和思惠这对情侣又吵嘴,有中为了讨好思惠,就会刻意将所有工作往自个儿的身上揽。
正因为如此,阿华有时候对于需不需要去做这些事,心里也是充满着矛盾,一方面不想去做,但是那表示着有中和思惠又吵架了,另一方面去做嘛,又必须面对随时都可能发生会让自己无奈尴尬的情况。
不过,面对着自己每次内心恶魔与天使交战的状况,阿华最后都会善良地选择牺牲自己。
『算了,反正忍耐一下就过了,尴尬就尴尬啰,又不会少一块肉。』阿华表面上会抱怨,但是心中总会安慰着自己。
『唉,每次都这样,八楼有前后两侧女厕所,两侧相隔很远,每一侧女厕所里头各有三间,学姊也没说清楚,看来又得逐一检查了。』
阿华花了将近十来分钟跑遍了八楼两侧的厕所,真正装卫生纸其实并没有花费他多少时间,没一下的功夫,他就几乎快把八楼所有已经用完卫生纸的厕所的卫生纸给装好了。
『不只女厕所,连男厕所也顺便检查,顺道连灯管也巡一下,免得到时候倒楣的还是我。』阿华一边往后侧的女厕所走去,一面自言自语地说着。
『终于到最后一间了。』阿华手上拿着捲筒卫生纸,走进后侧最后一间女厕所,他看了一下,说道:『这间还很多,暂时不需要换。』
正当他转身想要赶快离开这个令他害羞的场所时,他眼角的余光瞄到厕所墙边的置物架上有个东西。于是,他回过身来,低着头仔细看了看置物架上的东西。
『是学生证啊。』看到这东西,阿华一点儿也不感到惊讶,因为这在图书馆里头可说是司空见惯的玩意儿,几乎你想得到的地方,都会有迷糊蛋会把自己的学生证给落在那儿。
『先把它收起来,等会儿事情都忙完之后,再把它放到失物招领箱啰。』阿华弯下腰来,从置物架上拿起了学生证,反射地看了一下上面的资讯,他想知道究竟又是哪个系的迷糊蛋。
『林恩恩,资讯管理学系二年级。』阿华唸出了这个迷糊蛋的名字,接着他说:『资管系,咦,是系上的学妹耶。』
虽然阿华也是资管系的,只不过就像刚刚在电梯里头柳有中说的一样,平常的阿华除了上课之外,就是到图书馆来打工,平日也不太管系上的事,就连自己班上同学的名字跟长相都记不太清楚了,更别提会知道自己系上有哪些学弟妹的。
『等一下装好三楼的灯管后,再把它拿到失物招领箱啰。』阿华一边将捡到的学生证放到上衣外侧的口袋,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
还是跟八楼的状况一样,学姊也没讲清楚到底是哪一间要换灯管,所以阿华也是花了将近十来分钟跑遍了三楼两侧的厕所,同样的,不只女厕所,连男厕所也顺便检查,顺道连卫生纸也一併巡视了一下。
『算了,反正今天也没其他的事,乾脆来个大放送好了。』将三楼的厕所搞定之后,阿华下了一个决定,他接着要将所有图书馆的厕所全部巡视一遍。

Chapter 1 一张遗失的学生证(四) 『呼,终于全部搞定了。』阿华喘了口气,擦擦额头上的汗,他看看手錶,惊呼:『天哪,都七点多啦,看来那些家伙应该早都跑光了吧。』
阿华走出了电梯,看了一看出口的柜檯,果然,大家真的都跑光光了。
『说到要做事,每个人都一堆理由推辞,讲到要收工回家,大家都像脚底抹油似的,跑得比什么都快。』阿华摇了摇头,感叹地说,他走到柜檯,想拉开抽屉找失物招领箱的钥匙,没想到,抽屉竟然上锁了。
『可恶,锁上了,钥匙会是在谁那里呢?』阿华一面唸着,一面拿出放在裤子后面的手机,他看着手机上的通讯录,思索岳毌的大肥b 污秽不堪里再加一个你 情感 第1张着究竟要打给谁。
『喂,请问是婕婷学姊吗?我是阿华。』阿华决定先打给许婕婷学姊,因为通常钥匙都在学姊身上。
『阿华唷,怎么啦?』电话那端传来学姊的回应,讯号似乎不是很好,背景的声音非常嘈杂,感觉上学姊正在火车上。
『婕婷学姊,请问图书馆柜檯的钥匙放在哪啊?』阿华问,他满担心柜檯的钥匙会不会跟着学姊正在坐火车。
『钥匙喔,我交给柳有中啦,因为我暑假要回高雄,所以筱清姐叫我把钥匙都交给学弟妹。』学姊回答,她接着说:『如果你找不到有中,那么你也可以找思惠,她那边有备份的钥匙。』
『喔,好的,谢谢学姊,学姊路上小心。』
『不客气,暑假愉快啊。』
阿华跟学姊道过谢,结束通话后,接着他打电话给有中。
『有中吗?』
『阿华,是你啊。』
『图书馆柜檯的钥匙在你那边吗?』阿华开门见山问有中。
『钥匙唷,对啊,在我身上,学姊下班前拿给我的。』有中回答。
『那就好,那我现在过去跟你拿。』阿华听到,总算鬆了一口气,因为要放暑假了,他暑期并没有申请在校工读,再加上他早已买好了明天一大早的车票要回员林老家,所以他今天一定要把捡到的学生证放到失物招领箱,不然就得带着这张陌生人的学生证回家过暑假了。
『现在?你要怎么过来啊?』阿华觉得有中的回答非常奇怪。
『我当然是骑摩托车过去啊,我知道你租房子的地方啦。』阿华回答。
『可是,我现在在机场耶。』
『机场!你去机场做什么?』阿华惊讶地问。
『废话,当然是要出国啊,难不成闲闲没事跑来机场看飞机啊。』
『出国,怎么都没听你讲?你不是要暑期工读吗?怎么出国啊?那暑期工读怎么办?还有你怎么把图书馆柜檯的钥匙也跟着带出国啦?』阿华闢哩啪啦问了一堆问题。
『兄弟,你问了一大串,你要我怎么回答啊?』
『还跟我称兄道弟的咧,连要出国也没跟我说一声。』阿华埋怨。
『怎么,你不知道吗?大家下午在图书馆柜檯吃下午茶的时候,思惠就有提到啊。』
『下午茶,你们竟然在图书馆吃下午茶!你忘啦,我整个下午都在弄厕所的事。』阿华觉得很火大,这些家伙不只违反规定,还忘记他当时正在为大家做牛做马。
『对喔,我真的忘了,难怪下午茶会多出一份,害我吃得好撑啊。』有中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
『算了,先不提这些。对了,你刚刚说到思惠,你能给我她的手机吗?』正事要紧,阿华决定先把该做的事办好再说。
『她刚刚跑去上洗手间了,你有事要找她呀?我请她等会儿回拨给你。』
『什么!该不会连她也要跟着出国吧?』阿华这下更惊讶了。
『废话,只有我一个人去多无聊啊,当然是我们小俩口一起出国旅行啊。』有中的语气中一副理所当然的感觉。
『那图书馆柜檯的备份钥匙不就也要跟着你们一起浪迹天涯了?』
『这个嘛,我也不清楚,你等等唷,思惠上完洗手间了,我让她跟你讲。』有中把手机递给思惠。
『喂,阿华唷,你找我啊?』思惠接过电话,一面跟阿华讲电话,一面对有中露出甜甜的笑。
『思惠吗?我问你,图书馆柜檯的备份钥匙是不是在你那里?』
『咦,对耶!我怎么这么糊涂,竟然把钥匙给带出来了。』思惠摸了摸口袋,找到了那串钥匙。
『思惠宝贝,我也是耶,我们两个还真像,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有中在旁边为着两人的默契而莫名兴奋。
『这下糟了,那明天图书馆不就要开天窗了?我这边还有一个遗失的学生证等着要放进失物招领箱呢。』阿华的声音大到连旁边的有中都听得一清二楚。
『兄弟,放心啦,筱清姐那边也有钥匙啊,而且下午有个暑期工读生来拿钥匙去打了另一支备份,所以明天我们图书馆绝对不会开天窗的,你儘管安啦!』有中从思惠手中拿回电话,对阿华说。
『你们谁有筱清姐的电话,还是有谁知道那个暑期工读生的联络方式?』
『你等等唷,我问一下思惠。』
『思惠宝贝,你有筱清姐的电话吗?还是有那个暑期工读生的电话?』有中转过头问身边的思惠。
『筱清姐的电话我有抄下来,不过放在图书馆的抽屉里。』思惠回答:『那个工读生啊,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耶,怎么可能有他的电话?』
『哈哈哈,说得也是。』有中对着思惠笑着,接着他对着电话另一头的阿华说:『没。不过,也还好啦,只不过是一张遗失的学生证而已啊,你明天再放进去失物招领箱就好了。』
『我明天一大早的车要回家,好不容易买到的车票,我才不要退票咧。』阿华可不想为了一张毫不相干的学生证而耽搁了自己回家放暑假的行程。
『那就没办法啦。不然,等开学再放到失物招领箱应该也没关係吧,暑假期间学生证也没太多用途,应该不会有人想到图书馆借书,唯一的缺点,顶多只是看电影不能买学生票而已。』有中说得可真是轻鬆啊。
『也只能这样啦,掰啦。』阿华悻悻然结束了通话。
阿华从上衣外侧的口袋拿起了那张学生证,无奈地对着它说:『看来,你要陪我一起过暑假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07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