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类和兽类杂交av_最刺激的一次真实性经历

【后记兼爱恋心语相片拍摄杂记】 *:・・゜・(●´∀` ●)・゜・・:*:・・゜・这里不是活动页面*:・・゜・(●´∀` ●)・゜・・:*:・・゜・
【分享《飞鸟》爱恋心语,好礼双重抽!】
POPO活动页面(σ・Д・σ)http://www.popo.tw/events/182
今天是《飞鸟》从朵朵手里起飞,飞往各地的日子,
如果你曾经因《飞鸟》感动、微笑,
如果你觉得这么好看的故事一定要分享给其他人,
那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将朵朵亲手拍摄、设计的《飞鸟》爱恋心语图片分享出去,
让感动你的《飞鸟》可以飞到更多人的手中。
*:・・゜・(●´∀` ●)・゜・・:*:・・゜・这里是拍摄杂记・゜・・:*:・・゜・(●´∀` ●)・゜・・:*
写《飞鸟》的时候,我脑袋里是有很多画面的。
正确来说,不管是《夏日的柠檬草》、《飞鸟》、《遗忘的蔚蓝海岸》还有最近开始进行的《小祕密》,我总是先有画面才会出现文字。
朵朵写文其实很慢,逻辑概念也不好,组织能力更差到不行,如果没有这些画面,挤出通顺合理的剧情描述及人物对白对我而言是困难的。
提交20张让编辑大人选出合适的放在爱恋心语相簿,最后选出来的,就是你们看到的这5张。
先说说这五张的拍摄血泪:
第一张玻璃罐里的蓝色水晶珠,是朵朵某阵子发疯想学串珠,买了一大堆,无奈手残再加没耐心,只串了两条送给即将出国的同学。
更悲惨的是不小心翻倒把所有颜色全混再一起,懒得整理乾脆全部倒进玻璃罐里,直到这个活动才把他从角落翻出来。
又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像童话里捡豆的小女孩一颗一颗把所有颜色分类出来,肩痠手抖最后才有了这个画面–玻璃罐里的蓝色海洋。
第二张汤匙里的爱心,是我在某咖啡厅拍的,跟他们借了白色餐盘。
咖啡厅其实物色很久,上网爬文还逼同学提供建议,结果拍完之后发现根本不会出现咖啡店的景(A⊙l|l)
第三张饮料旁的水渍笑脸,也是同一天在同家咖啡厅拍的,那天我点了芒果吐司加鲜柚茶,躲在角落自己一个人从中午”玩”到晚上8:00,拍了超多相片,店家大概以为我是怪咖><。
第四张是我房间的lomo相片墙。(不过大部分的LOMO相片不是我自己拍的)
第五张苹果刻爱心,有看人家拍过类似的相片,想说自己来试试……
心形正面看起来很完美,其实背面被我刻的惨不忍睹,最后还是要依靠PS大神帮忙修片才搞定。
话说那颗苹果现在好像还塞在冰箱角落QAQ
我总共拍了将近300张相片。
那些没被选中的相片,其实也都是写《飞鸟》时曾经在我脑海中存在的画面,有穿梭城市的公车、公车站牌、街道围墙、天空、云朵、小饰品… …,这些画面像一张一张的逐格电影,说着故事,然后我写出来。
包括那些不能写出来,只能在朵朵幻想中延续下去的邪恶不正经小剧场。
再见了,《飞鸟》要从朵朵的脑袋飞去你们家,你们要好好对待小海跟大叔喔(叮咛)。
然后,我们《小祕密》见。

【蒲公英的花语】《飞鸟》未曾公开的结局 我最想要到达的天涯海角,不过就在妳心里。
**
「沈医师,对不起,我拿错病历表给妳了。」走廊外,护士追上我,「这才是加护病房的,妳手上那份是开刀病房的。」
眼角余光无意识的瞄了一下,三个字陡然映入眼帘。
「李海澄?」手抖的厉害,我几乎抱不住手里的病历。
「前天急诊送进来的病人,是『心脏瓣膜闭锁不全症』,排好晚上要做心瓣膜移植。」护士抛下一声叹息:「之前已经做过两次瓣膜移植手术,能不能撑过就看今晚了。」
顾不得病历表从手中跌落一地,我跌跌撞撞朝开刀病房奔去,连转了好几下才打开房门。
李海澄躺在病床上,手腕上绑着点滴针,闭着眼睛,微微骤起眉,嘴角却若有似无的上扬,彷彿做着甜蜜而忧伤的梦。
小海,你的梦里有我吗?
我慢慢走近,坐在床沿,手指极轻极柔的滑过他的眉梢、略显清瘦的脸颊、稜线分明的下巴、锁骨、单薄医院衣服下微微起伏的胸膛,感觉到我指尖的抚触,他模糊的呻吟几声,缓缓睁开眼,瞳仁幽深如黑潭,毫无一丝光亮。
「小海,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天涯海角吗?」我凝视着他,喉咙酸涩的开口。
「对不起… …。」他将我紧紧抱进怀里,冰凉的脣贴着我的脸颊。
「骗子!大骗子!小海是大骗子… …」
他任我槌打发洩,把我怀抱得更紧,彷彿要将我揉进他身体里。
「子茉,可以和我说『再见』吗?」他说,声音带着恳求:「拜託… …。」
「不要。」我抿住唇角,泪水盈在眼眶,彷彿轻轻一眨就要滚落。
「子茉,跟我说再见,再喊一次我的名字… …」
「小海… …。」再也止不住泪水,我像个绝望而受伤的孩子伏在他胸前哭泣。
李海澄握住我的手,轻轻贴在他的左胸,按住,手心下是他的心跳声,循环返复,怦怦而动。
「好奇怪,妳喊我名字的时候,」他的手覆上我的手,缓缓阖上眼睛,声音恍惚,「这里就很痛,很痛,很痛… …。」
「小海–」
到达手术室的路途如此漫长,我紧紧牵着他的手,怕放手了,就再也牵不住了。
「沈子茉,妳不能进手术室。」
推床到手术室前停了下来,有人拦住我的去路。
「这个病人情况危急,需要安排紧急刀。」受过专业医疗训练,我很冷静的说,「麻烦颜总医师让一让。」
「我知道,但是妳不能进手术室。」颜凯很坚持。
「为什么?」
「妳现在这个样子,」他的手抚过我的脸颊,举在日光灯下,手指沾满晶莹的水珠,「一点也不专业。」
我蓦然一震,慢慢鬆开手,看着李海澄被推入手术室,眼前迷濛一片,才意识到眼眶里涌满了泪。
2014年12月30日,李海澄接受第三次心瓣膜手术。
而我却只能在手术室外无助的哭泣。
*
据说,人将死前,会不断想起从前的事,那快要忘掉一个人之前呢?
是不是也会像这样一直想起关于他的事?
几个月后,我终于去赴一个我迟到了十年的约。
在遥远的苏格兰,有一处名为「天涯海角」的地方。
海角悬崖上有一片草地,开满了蒲公英花,被无边无际的大海环抱着,景色苍茫而壮丽。
一个男人站在悬崖的尽头,他的背影隐隐约约衬在蓝色天幕前,有些透明,虚幻而不真实。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转身,淡淡一笑,朝我伸出手。
我伸出手,在他冰凉的掌心里,把手指逐一弯曲。
「等很久了?」我问,他没说话,只是把我拉进怀里。
就这样静静的,我们静默着,拥抱着,陪伴了许久,直到初阳昇起,将这片大地染上淡金色的光线,无数细绵的蒲公英花絮随风飞舞,像下起一场淡金色的细雪。
「我爱妳。」他说,声音渐渐被风吹散。
「我也爱你。」我说,只有我自己听得见。
即使周身洒满了这样明亮而美好的光,即使他怀抱着我,我仍然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汩汩而出的悲伤从四面八方不断汹涌过来,几乎将我完全湮没,似乎只有呼唤他的名字才能够舒缓这疼痛。
「小海… …。」
「嗯?」
「你还在吗?」
「我在,我一直都在。」
风吹扬起我的髮丝,撩在颈项与耳后,微触的麻痒呵在耳畔,彷彿他在我耳边轻喃… …。
「沈子茉,妳知道蒲公英的花语吗?」
「不知道… …。」我忍住泪,想握紧他的手,却发现握住的只有漫天飞舞的蒲公英花絮,随风飘散… …。
「『我在远处为妳的幸福而祈祷。』」他说。
他说了:我爱妳。
即使相爱,也不能成为恋人。
他还说了:我在远处为妳的幸福而祈祷。
这片天涯海角的蒲公英是你给我的祝福。
他最后说了:「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你再也,不能见。
于是,我终于知道,那只翱翔天空的飞鸟,曾经短暂在我身边栖息,终究会飞走。
除了回忆,什么也没留下… …。
2015年4月1日,李海澄手术不久后心脏衰竭,死亡,得年29岁。














<(‵▽′)><(‵▽′)>
愚人节快乐。我是小恶魔朵朵…………….掩中国人类和兽类杂交av_最刺激的一次真实性经历 情感 第1张面逃。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74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