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头的爱情 和老师在她家啪的经历

12. 我带他到一处空地,从那里可以眺望夜晚的城镇,灯火通明的,好不美丽,「如何?会想拍吗?」
「嗯。」他拿起相机,迅速的拍了几张,「没想到有这么一个地方。」
「这里路不好走,所以平常也没什么人。」
站在这个地方,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两年前,回到了那些过去的日子。
回到孟玄对我告白的那天。
回到孟玄初次亲吻我的那天。
然后,回到他跟我提分手的那天。
那些与他快乐的、甜蜜的、幸福的,以及伤心的回忆,都在这里。
从他在这里跟我提分手后,我便没再来过,因为不想来,也没理由来,最重要的是,总是跟我一起来的人不会再来了。
但没想到我竟然跟张尚军来到这个地方。
「妳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
我静默了会,接着眼神望向远方,「我前男友带我来的。」
「妳说你们班的柳孟玄?」
「连你都知道是他。」跟我这种人交往过,也真是丢尽孟玄的面子吧,而且还一堆人都知道。
「两次去你们班时你们班的同学都有提到。」
两个老头的爱情 和老师在她家啪的经历 情感 第1张 「他们真的很白目,没事就爱拿这件事来损孟玄。」。
「妳还喜欢他吧?」
今晚风凉,微风吹乱我的头髮,却没吹乱我的思绪,我冷静回答,「没有。」
「骗人。」
「都分手两年了,哪还有感情。」
我不喜欢孟玄了,我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一直一直这样说服自己。
可是……
「之前去你们班分享数学竞赛的题目时,妳整节课都在看窗外,但是那位柳孟玄说话时妳却一直看他,可见妳还喜欢他。」
「你还真喜欢注意些无聊事。」
「这样才不会错过精彩的画面。」
「你真的很爱摄影,以后是想当摄影师吗?」不想再继续谈论跟孟玄有关的事,我试着转移话题。
「嗯,那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你一定会是位优秀的摄影师。」
「妳真的这么认为?」
「真的。」不管是景物照,还是帮弟妹拍的那张照,都好的无话可说。
「那妳支持我成为摄影师吗?」他看着我,眼神跟他在摄影时一样认真。
「支持啊。」我回答得毫不犹豫。
我这么一回答,竟然让他笑开了,我不懂他为什么会那么开心。
我只是支持一位有摄影天份的人成为摄影师而已啊……
「为什么你会觉得开心?每次你上台受奖时都不曾这样笑过,却会因为我说支持而笑。」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坐了下来,「领成绩的奖有什么好高兴的?我喜欢的是摄影,领摄影的奖我才感到开心。」
我跟着坐下,「所以你不是不爱笑的人?只是没遇到开心的事?」
「可以这么说。」
「我还以为你是个冷淡的人,对事情没感觉。」我想学校大半的人一定也都这样想,毕竟他总是一张扑克脸。
「我只对摄影有感觉。」
「那你的家人支持你当摄影师吗?」
倏地,他轻鬆的表情一沉,面露沉重的闭起眼睛,「他们不知道我喜欢摄影。」
我大惊,「怎么可能,你拍了不少照片不是吗?」
「我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他们并不清楚我在做什么。」
「你的父母一定会因为你的摄影才能而骄傲。」
不像我,一无是处。
没有半点可以让父母骄傲的地方。
「才不会……」他小声讲,我并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只是发现当提及他的家人时,他的脸色很难看,也似乎不愿多提。
我听说他爸爸是医生,家境应该不错的,他本身又如此出色,像这么优秀的人会有什么烦恼吗?
应该不会有吧。

13. 「我想问……如果妳不想讲就算了,妳家……好像发生了些事?」
听到他问我家的事,我的心抽了下。
我的神情黯了下来,但并没有避而谈之,「也不怕说给你听,反正很多人都知道,我家……我爸在两年前因为杀人被抓去关了,被判了几年刑。」
「没有男主人的家,妳母亲一定很辛苦。」
对于他的反应我有些讶异,一般人听到我爸坐牢,总是先说一声「好惨喔」,然后就在背后说三道四,再来就是渐渐疏远我,不敢靠近杀人犯的女儿我。
他却没有这样,他能体谅失去男主人的我们的痛苦。
「嗯,我妈妈真的很辛苦。」说到妈妈我忍不住心酸,「她每天早出晚归,一个女人要养三个孩子,真的很辛苦。」
「妳照顾弟妹也很辛苦。」
我摇头,「跟妈妈劳累的工作比起来,我一点都不苦,倒是苦了我的弟妹,爸爸坐牢,妈妈又忙于工作,年纪那么小却无法享天伦之乐。」
可是羽贤、羽荷仍旧每天笑嘻嘻的,我知道他们心里其实是难过的,但是他们仍那么坚强、那么懂事。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恐怖?因为我是杀人犯的女儿。」我问。
一定会吧?
一定会的。
大家都很怕我的。
『简羽宁是杀人犯的女儿,好可怕。』
『我以后不要跟她做朋友了,我不敢接近杀人犯的女儿。』
『我爸妈要我不要跟她走太近,他们说杀人犯教出来的女儿一定很糟糕。』
『她爸爸是杀人犯,她体内也留着那种杀人的恐怖血液。』
『我看她一定也有想杀人的可怕基因。』
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他们都是这么说我的。
所以你一定也会这么认为的吧。
反正全世界都认为我很糟糕。
「有什么好可怕的?妳爸是妳爸,妳是妳。」他自然的道,完全没有心虚或是假意。
他不觉得我可怕?
他竟然不觉得我可怕……
我看着他,「你不怕我遗传我爸吗?你不觉得哪天我很可能也会杀人吗?」
因为我是杀人犯的女儿啊!
「照妳这么说,妳那可爱的弟妹不也是妳爸的孩子吗?那他们也……」
我打断他,「不!他们跟我不一样,他们很善良,跟我不一样!」
别把我那美好的弟妹跟我这种人扯在一起!
「总之我不怕妳,一点也不怕。」
我看着他,「真的?」
「真的。」从他的眼神,我知道他不是在骗我。
弯起嘴角,我笑了。
然后,他也笑了。
好久了,已经好久了,
好久没有和家人以外的人相视而笑了。
久到我几乎快忘记这种感动。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39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