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h短文张婷婷_混世小农民第二部在哪下

第一乐章 爱的大冒险,开始! 3 傍晚,全校学生到操场集合放学,做交通安全的宣导,下午的打扫暂停一次。
教官宣导完毕宣布放学后,学生们一窝蜂涌向校门,乔舒晴坐在操场边的大树下,等待放学的人潮疏散了些,这才背着书包慢慢走向校门。
穿过中庭时,右侧花圃突然传来一道久违的名字,无预警地撞进她的心坎。
「许子威,耍得不赖嘛!」
乔舒晴下意识停住脚步,心头怔忡了几秒,忍不住转身走进右侧花圃,站在一棵龙柏的旁边,朝着前方望去。
花圃里的草地上,四周散开了几个学校旗队的学长,个个手里拿着长度比人高的黑色缀金大旗。
草地中央,翩然立着一道颀长身影,双手抓着旗桿来迴旋转,把大旗耍得虎虎生风,那张她曾经熟悉的俊逸面容,跟国中一样扬着自信的微笑。
大旗不断地发出猎猎声响,突然被用力抛上半空,金色夕阳在旗尖闪烁了一下,旗桿旋转一圈又再度落下。
学长伸手稳稳地抄住旗杆,旋身用力甩开旗面,像电视上的武术表演一样,跨开双脚摆出一个结束的姿势,那画面结合劲与美,让乔舒晴一时看得着迷。
「许子威!真人不露相喔,你在哪里偷练的?」学长们热烈鼓掌着。
「没有偷练啦,只是小时候常常看我爷爷打国术,刚才随便套用了几个招式,至于抛旗和接旗,那是我国中当过乐队指挥,曾经耍过指挥棒而已。」许子威收起大旗,将它交还给旗队同学。
「许子威,你要不要加入旗队?」学长们开始游说他加入旗队。
「我愿意让出社长的位置,拜託你将旗队发扬光大!」旗队社长还搞笑地跪地膜拜。
「不行!我已经接下热音社的社长了。」许子威微笑婉拒社长的要求,伸手捞起放在草地上的书包,脸一抬,突然对上乔舒晴的视线。
乔舒晴微微垂眼,直接转身走开。
「等一下!乔……乔、乔舒晴!」
乔舒晴猛地顿住脚步,彷彿被施了定身咒。
「学妹,好久不见!」许子威满面惊喜,快步绕到她的前面,「原来妳也考进梅艺高中了。」
「学长,好久不见。」她抬头看他,眼神有点複杂。
「干么看到我就跑?」
「我国二转学离开,隔了两年,我以为学长不记得我了。」
「妳是我带出来的乐队一员,怎么可能会忘记?」许子威轻笑一声,面露关心,「刚上高中还适应吗?」
「嗯。」她点点头,心房流过一丝暖意,「学长刚才耍大旗很厉害。」
「那都是国中当乐队指挥,耍指挥棒训练出来的,学妹还记得我们怎么认识的吗?」
「那么痛的事,怎么可能忘记?」她语气带抹怀念,「刚升上国中的时候,学长放学后在小操场练习抛棒,我要去车棚牵脚踏车回家,莫名其妙就被指挥棒打到头。」
「哈哈……当时手滑了,真的很抱歉。」许子威笑得尴尬,两人来到校门口的公车站牌前,「学妹要搭车回家吗?」
「不用,我转学后跟爸爸搬到附近,走路就可以到了。」
「朝哪个方向走?」
「前面过四条街有一家书店,我就住在后面的公寓里。」她指着校门左边的人行道。
「真巧!」他打了个响指,「我要去乐器行买东西,刚好同一个方向,我们就一起走吧。」
两人聊着近况,并肩漫步在人行道上,夕阳将两道影子拉得长长的。
「学妹想选什么社团?」
「阅读社。」
「妳国一当过乐队的小鼓手,要不要加进热音社打爵士鼓?」
「虽然打鼓很好玩,跟大家演奏音乐也很有趣,不过高中还是决定专心读书,希望能考上好的大学,不想浪费时间在社团里。」
「好实际的想法。」
「学长是热音社的社长?」
「是啊,梅艺高中没有乐队,只有音乐班的管弦乐团,虽然男生旗队也不错,不过我想挑战难度高一点的,才会选择加入热音社。」许子威本来想邀她加入热音社,但是刚才听她说想专心读书,想想也就作罢了。
「学长在乐团里,担任什么位置?」她有点好奇。
「我是鼓手,也是热音社的鼓教学。」
「男生打爵士鼓很帅气。」
「还好啦!」许子威谦虚地笑了笑,「反倒是妳,第一次跟我聊这么多话,没有国一那么沉默寡言,看来妳转学后个性改变很多。」

第一乐章 爱的大冒险,开始! 4 「其实是再度遇见学长,心里很高兴,话就变多了。」她认真回答。
「我也是,见到妳很高兴,不过……」许子威歛起笑容,望着她平静无波的脸,「刚才聊了这么多话,听妳说心里高兴,我还是没看到妳笑过。」
乔舒晴默默低头,遇见学长是真的很开心,但是她无法把这份高兴表达在脸上。
「学妹,国中『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
「我懂。」
「不管怎样,学妹都要继续努力,让自己快乐起来。」许子威意味深长说道,「我在二年七班,如果妳在学校里遇到困难,需要帮忙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谢谢学长。」她凝望学长的笑脸,心里又升起一丝暖意。
两人来到乐器行门口,乔舒晴望着透明的玻璃橱窗,上头用LED灯写着「ROCK」的字样,闪闪烁烁非常漂亮,橱窗里摆着一组爵士鼓,墙上挂满各式各样的木吉他、电吉他、贝斯和乌克丽丽,二楼还有练团室,隐约听见音乐声从里头传出来。
互道再见后,许子威推开玻璃门走进店内,乔舒晴转身朝回家方向走去。
回家前先绕到超市,採买晚餐的食材。
乔舒晴提着菜篮站在生鲜蔬果区前,看着高丽菜的价牌,喃喃说道:「好奇怪,八月又没有颱风,高丽菜怎么变得这么贵,一颗要一百五十元?」
「错了!」一道清冷男声从右边传来,「不是八月,是七月底的颱风重创了高丽菜,它的复耕期要两个月,越到后面就越供不应求,菜价才会越来越贵。」
乔舒晴愣了一下,转头朝旁边看去,隔壁站着一位年纪和她相似的男生,身上穿着一样的制服,斯文的脸庞戴着眼镜,眼神有点冷傲,左手跟她一样提着菜篮。
「改买没涨价的菜吧。」那男生拿了两颗马铃薯放进菜篮里。
「你要煮咖哩吗?」
「嗯。」
「刚缴完学费和制服费,看到喜欢吃的菜变得这么贵,心情有点难过。」乔舒晴拿了两颗马铃薯放进菜篮,想到明天还要再缴班费和冷气费,决定节省一点。
「那就认真念书,不要浪费了那些钱。」那男生冷劈了一句,再拿起一根红萝蔔放进菜篮里,转身走到柜台结帐。
公车h短文张婷婷_混世小农民第二部在哪下 情感 第1张 乔舒晴同样拿了一根红萝蔔,跟着排到他的身后,趁他掏皮夹结帐时,偷偷瞄了一眼他的名字,制服上绣着「范翊廷」三个字。
数理资优班,一年级的榜首,入学时代表全体新生上台,对校长行拜师礼。
瞧他面无表情结完帐,酷酷地转身离开,昂然的背影缓缓融进夕幕里,乔舒晴突然有一种遇到同类的感觉,觉得他和自己很像,同样的实际、同样的独立、同样的寂寞。
回到家后,乔舒晴放下书包走进厨房,穿起围裙开始煮饭作菜。
手里拿着马铃薯开始削皮,一层又一层,跟着剥离了那段痛苦回忆……
国小五年级重新编班后,班上编进了几个躲避球队的男生。
这些男生的身材比同龄的孩子高,运动神经敏捷,个个都非常团结,一起接受训练、一起参加比赛、一起捉弄看不顺眼的同学,班上男生因为惧怕他们的势力,几乎都是选择依附。
就像「哆啦A梦」里有个胖虎,在这个童党里,当然也有个带头的孩子王。
而她,是最被小霸王看不顺眼的女生,经常被他们联手捉弄。
那些男生掀她的裙子,在她的抽屉塞满垃圾,把书包里的书倒在地上,拿她的汤匙去舀水沟里的烂泥……把捉弄当成有趣。
就在国小六年级,所有的捉弄渐渐扩大成肢体上的霸凌,让她的生活陷进无止尽的黑暗里,她变得不爱说话,下课时都缩在座位上,拒绝和任何同学接触,每当有男同学靠近时,还会莫名惊跳起来。
国小毕业升上国中,即使大家分到不同的班级,小霸王还是常常挡路找她的碴。
当时因为被许子威的指挥棒打到头,两人进而认识了,学长后来邀她加入乐队,担任小鼓手的位置,而她也在乐队的练习中,找到暂时忘掉痛苦的方法。
虽然和学长的谈话次数不多,但是只要看到他开朗的笑脸,就好像看到一丝温暖微光,直到国二转学离开,她唯一会感到怀念的日子,就只有在乐队里的时光……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38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