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延轮乱小说目录 高肉黄文长篇小说

第三章(2) 「妳最后没有参加社团?」韩千渝问,我点头,除了烹饪社外其他兴趣平平。「不然来魔术社,怎么样?反正我们学校可以中途加入社团。」
「不了。」我摇头。
「妳真怪,魔术很有趣啊。」她又变出一朵花来。
妳才怪吧!谁会讲话讲到一半突然变出花来。
「喂,各位。等等打扫完后最后一堂课是服装检查,大家注意一下。」班长在台上提醒大家,点头后大家便开始打扫工作。
我运气好,工作的範围是空中花园的花圃,简单来说是个爽缺,只要浇浇花就好,当然遇到下雨就不用打扫啦。
提着洒花器来到空中花园,一上来便闻到那淡雅的清香,看着前方如白蝴蝶般的花瓣,还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想起来上次在这边遇见的男孩,后来也没看过他,等等就要服仪检查了,不晓得他名字绣了没。
将所有花圃浇过一轮后,我坐在椅子上望着天空,感受下午的微风。
喵~
再一次猫叫声引起我注意,我睁开眼睛,发现黑白猫就坐在前面。
「怎么走路跟猫一样都没声音啊。」说完我就笑了,也是,牠本来就是猫啊。
我朝牠伸手,但猫不随意亲近人,如同二姑姑家附近的野猫群般,牠也没靠过来,舔着自己的肉球再抹抹脸颊,伸了懒腰翘高屁股后,跳到另一边叼出一块白布。
仔细一看,不是布,是衣服,天吶,那不是我们制服衬衫吗?
是哪个同学拿了旧衬衫放在这让牠当窝吗?
但我看那件衬衫挺新的,反倒像是遗落在这,但这样也不合理,谁会把穿着的衣服丢在这呢?
我小家延轮乱小说目录 高肉黄文长篇小说 情感 第1张心翼翼地往前靠了几步,黑白猫甩甩耳朵,斜睨我一眼,又趴下来,完全不视我为威胁,没被当作有敌意固然开心,但却被瞧不起了。
这跟二姑姑家那边的花猫群完全不一样呀,牠们总是警戒不已,但想起离别那晚牠对我喵了声,牠还是把我当成「朋友」吧,我是这么想。
现在不是想那种事的时候,蹲在黑白猫身边一阵子后,我才偷偷移动脚步,这一次黑白猫虽然甩了甩尾巴,但却没有抬头。
看样子我完全被无视了。
但这样正好,黑白猫可爱的肉球下就是衬衫胸前的口袋,上头绣有名字,但是被猫压着,只看得见「秋」这个字。
「啊,果然在这。」熟悉的声响从楼梯间传来。
来人可能因为一口气爬了这么多阶梯,导致些微喘气,他看见我有些睁圆眼睛,而后说道:「这边是K班负责打扫啊?」
秋老师边说边走向我,警觉性的我立刻站起来往后,而怪的是秋老师靠近黑白猫边,那只猫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露出肚皮,像是对秋老师撒娇一样。
「哎呀,被妳拿来当窝啦?小猫?」
「什么?」最近都被班上同学称呼小猫的我下意识回答。
「哈哈,不是叫妳,妳是狸猫呢。」秋老师笑了几声,我咬紧下唇。
你这个秋喔老师!
在心里叫他外号是我小小的无力抗议。
他一手摸着黑白猫的肚皮,一手将猫身下的白衬衫拉出来,上头沾有黑白相间的猫毛,秋老师轻微的皱了眉头,碎唸着说要用黏毛滚轮滚一下。
我将衣服上的名字和秋老师联想在一起,开口道:「秋老师,你干嘛要把自己的名字绣在我们的制服上面?」
只见秋老师一脸疑惑,「这件?」
我点头,「是呀,一个秋字,不就是秋老师吗?」
秋老师恍然大悟,张着嘴点了老半天的头,看着我的眼神好像有些好笑,他抱起黑白猫,而那只猫也乖乖的让他抱着。
「小猫,妳有点迷糊对吧?」秋老师往楼梯间走去,停顿下回头看我,「这一次是叫妳。」
什么呀,我有听没有懂。
空中花园剩我一人,再次闻到那天淡雅的香味,那如白蝶般的花朵在我身后绽放,我蹲在花前,忍不住唠叨碎唸。
「什么,哪有老师会说学生是迷糊?光是能考上这间学校就证明我不迷糊了。而且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名字绣在学校制服上面,该不会是想角色扮演吧,也太噁心了吧!」
因为太专注在眼前的花香以及碎碎唸上,没有注意到楼梯间传来的脚步声,直到猫叫声响起,我才吓得回头。
秋老师一手抱着黑白猫,另一手在牠头上来回抚摸着,黑白猫舒服得都发出咕噜声了。
但我却惊骇的发不出声音,秋老师站在楼梯间,表情有些震惊又有些玩味,天,刚刚那些话他有听到吗?
我讲的那么小声,应该是没有吧……
可是……可是如果没有的话,他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因为心虚加理亏,所以我不自觉得立正站好,像做错事一样看着秋老师。

第三章(3) 「想不到小猫人如其名,看起来乖乖的,依然会用爪子抓人呀。」秋老师一边笑一边靠近。
「我、我哪有,我的名字才没有猫字,你是国文老师还发音不标準……」一个不小心我又吐槽了,赶紧闭上嘴巴,可是已经来不及,秋老师全部都听到了。
这时候是不是要道歉?道歉是不是比较好?
秋老师的笑脸好可怕喔,他为什么要那样爽朗的笑,那种笑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再怎么说他也是老师,万一这样我就被记了一个小过该怎么办?
脑袋胡思乱想的期间,秋老师已经走到我面前,忽然缓缓靠近我,他越近我就越退,退倒退无可退时,比我高了一个头的秋老师的脸居然已经在脸前。
顿时间呼吸困难、心跳飞快,我长这么大还没这么靠近男生的脸过,虽然他是老师,可是……可是老师也是男生啊!
感受到他的脸越来越近,我身体不断往下压,忽然双膝一软,整个人一屁股坐到地面上,秋老师的脸还不断靠近,我赶紧双手遮住自己的脸并闭上眼睛:「秋老师!你是老师!请你自重!自重!」
「噗!」
结果我听到一阵爆笑,满头问号的张开眼睛,却看见秋老师蹲在我前面抱着肚子,笑到脸都红起来。
「秋、秋老师?」我茫然。
「哈哈哈哈哈,小猫,妳真是太逗了,是不是漫画看太多了?」秋老师抹去自己的眼泪,黑白猫在他脚边磨蹭。
「什、什么?」
「忘记拿这件衬衫了,所以上来拿。」他呼了一口气,晃着自己手中的白衬衫,一脸笑意。
我整个面红耳赤,瞬间连接起来,刚才这衬衫是落在我脚边,秋老师靠这么近只是想拿衬衫,我却以为……天啊!丢脸死了啦!
可是!拿就拿,干嘛故意靠近,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愤愤的看着他,秋老师贼笑。
「……你不是老师吗?」
「我是啊,很明显啊。」秋老师依然挂着那大男孩般的笑容。
老师还这么幼稚!
不过他从第一天就这样幼稚了……
不搭理不搭理,那只猫绕着他脚边转圈,秋老师弯腰抱起。
「那是校猫吗?」我还是好奇了,怎么会这么黏秋老师。
「牠是野猫,只有秋天会出现。」秋老师看着我,「牠出现了,代表秋天要来了。」
秋天才会出现的猫?这是什么奇怪的猫?
原来猫还有分季节性的啊,「会迁徙的意思吗?」
上课钟声响起,秋老师拿着衬衫往别的楼梯走去,「快回教室吧,等等就要服仪检查了。」

结果我的问题,秋老师还是没回答。
全校四千人一起站在操场其实挺壮观的,服仪检查由各班老师象徵性检查,其实指甲油、染髮都是违规,但基本上已经是默许了,所以最重要的变成是胸前的学号跟姓名。
毕竟学校四千多人,老师们不可能全部记得,大多时候都是从学号与姓名来认定这学生是谁,所以这就变成一个很重要的项目。
我忽然想到那个爱睡觉的男生,不知道名字绣了没。
很快的我们班便检查完毕,有些人打起哈欠说着想快点回家,校长到台上讲几句话后,服仪检查便结束。
我看见秋老师挂着笑容站在讲台边,双手放在身后,不知道那只黑白猫跑哪去了。
在秋天来,又只黏秋老师,还真是不可思议,好像跟秋老师很搭。
解散了队伍后,大家慢步回到自己教室,韩千渝一边说着自己另一件衬衫还没缝上名字,一边抱怨名字外露是侵犯隐私。
在我们经过一个班级队伍前时,我多看了几眼,那个班级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几乎都是男生,而且各个看起来意兴阑珊,眼神中都带有叛逆。
「别看了,快走。」韩千渝拉着我,但因为用力过猛我一时间来不及反应,居然绊了一跤,下意识立刻有什么抓什么稳住身体。
「呀!」韩千渝轻声惊呼,我抬起头,印入眼帘的是制服上头的名字,叶子秋。
「放开。」这声音怎么又这么熟?
我抬头,对上一双略微讶异的双眼,「又妳?」
「啊?」
男孩手插口袋,看了眼我抓住他衬衫袖口的手,「皱了。」
「对不起,不小心。」我赶紧鬆开退后,一旁的韩千渝好像些微颤抖。
「子秋,谁?」男孩身边的其他男生不怀好意的笑着,打量我和韩千渝。
「一只猫罢了。」他回答。
我看向对方,他的衬衫衣服上有着些许猫毛,又看了他胸口的名字,恍然大悟道:「衣服是你的?」
原来在桥下睡觉、在空中花园叫我穗花山奈的男孩,叫做叶子秋。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64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