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抬高好深宝贝 经典乱家庭伦小说

Chapter9 – 沧海桑田 (2) 「喂?」
「喂,小冬啊,妳等一下还有课吗?」
「没有,怎么了吗?」
「我也没课,一起去吃冰吧?」
「好啊,等我收拾一下东西,校门见。」
「校门见。」
儘管已经来到C大将近一年,我仍觉得一切如梦似幻。
偶尔,偶尔。当我想起于寞时,心中还是会有股酸涩蔓延,埋怨当时不勇敢,埋怨让自己留下遗憾,但是时间还是不断地走,它不停留、不回头,温柔又坚定的提醒我们:不论是什么事情,都没有重来一次的必要。
所以,就算于寞已经不在我身边两年了,我也不曾尝试联络他,只是偶尔回忆起,鼻头一酸,最后还是会会心一笑。
我在C大念的是中文系。不知道为什么,高三时我回想起和于寞相处的时光,原本还迷惘、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的心情就瞬间消失,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自己想也没想过的目标──于是,我努力,非常努力地来到了这里。
张敏儿则是就读法律系,这两年来过得多采多姿。出众的外表及个人魅力替她赢得女神封号,追求者众多,但我知道她心里始终住着一个于寂。大家都说她的异性缘很好,看起来像是个很会玩的女生,而她也确实常答应跑联谊,但事实上她根本没有答应任何人的追求,实际上的她对于那些对自己示好的异性几乎避而远之,鲜少有喜欢她的男生能真正和她好好聊上一、两句。
高中时我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上了大学才发现我和张敏儿走在一起形成的强烈对比──她高我矮,她漂亮我普通,她擅长交际我却像个宅女……诸如此类一大堆,不过也有这么一句话形容我:「敏儿女神旁边的可爱小女神。」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就是了,形容的太夸张,自己听了都觉得有点噁心。
收起突然涌出的怀念,我也顺便收拾好包包,往校门口走去。
到校门口后我很快地看见张敏儿,然而她身边却多了一个男的,这画面实在太罕见,让我既怀疑又警惕,一走到他们面前便不客气地问:「他谁啊?」
「没事的,是同学。」张敏儿说。
「原来是同学。」我点头,对着眼前这位张敏儿的同学说:「抱歉,因为这位女神张常常被缠上,所以先问清楚是习惯了。」
同学说:「我叫方育息,我知道妳是程小冬,我是要跟妳们去吃冰的。」
所以接下来的描述,「同学」都要改成「方育息」,而且他不但知道我是谁,还要跟我们去吃冰……见鬼!
「张敏儿?」我尾音上扬至少十六度有,是非常非常怀疑的语气。
「妳可以吗?可以吧?没有拒绝就是答应喔──好,我们一起去吃冰。」
「……」张敏儿根本不给我回答的机会,就这样擅自决定后便开始前进。
「妳竟然不介意,人真好,走吧。」而且还把方育息抛在后头和我一起。
这世界病了。
真的对不起,我收回上一句话,这世界绝对没病,因为刚才吃冰的气氛很欢乐──我们三个相谈甚欢,欢喜到最后方育息说了声「我买单」就到柜檯付帐,今日最帅气。
「他在追妳吗?」趁着方育息不在,我悄声问张敏儿。
她耸肩,「不是欸。」
「其实我觉得你们蛮配的……」这样姑且说说看,不知道女神张会不会就愿意把腿抬高好深宝贝 经典乱家庭伦小说 情感 第1张敞开心房试着接受别人?我看方育息好像对张敏儿有意思,看着她的眼神特别温柔。
「小冬,我们等一下回去看看。」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断我的后路……
「什么回去?」
「回学校。」
「可是没课了啊?」我失笑,「刚才妳不是还跟我确定过?」
「不。」张敏儿说,「我想回高中。」
我傻傻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索性就闭上嘴。而今日最帅气回到位置上不久,我亲眼目睹他被张敏儿变相赶走,心想他肯定很失望,不过也不关我的事,摸摸鼻子,我就这么跟着张敏儿走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以校友的身分回到高中,我们没有刻意去找以前的老师,就是随意在校园走逛。
为什么要来?我没有问出声,盯着张敏儿的后脑杓看,彷彿这样就会得到答案。
沉默许久,张敏儿终于说话了:「小冬,我上礼拜也来过这里。」
「嗯?」
「我,好像看到阿寞了。」
我心一惊,「欸……那只是──」
「我太想他们?妳又要这样说了吧。」张敏儿转过身,面向我,脸上带着「我早就知道」的轻藐笑容。
「对,只是妳太想他们了。」我皱眉,本来不太想生气,但看见张敏儿的表情就一个气,「张敏儿,我直接了当告诉妳好了,妳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已经丢下我们,我觉得他们不会再回来,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呢!今天的那个方育息,他喜欢妳吧?一直以来对妳示好的人没少过,我相信其中一定也有真心,可是妳看都不看一眼,到底为什么?」
「程小冬,我也告诉妳,我是真的看见阿寞了,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女生,动作很亲暱,就像男女朋友。」
「妳怎么知道妳看见的是于寞?」我看着张敏儿露出脆弱表情的脸庞,冷冷地问,一个字一个字,或许对她来说就像子弹打进她心里。
「因为小寂不会那样,他不会和别人在一起!」她歇斯底里。
「够了张敏儿,妳根本什么也没看见,已经这样几次了?」看见她瞪大眼睛的模样,我赶紧抓住她的肩膀,「妳的药呢?」
她终于冷静下来,「在包包里。」
「现在吃。有水吗?」
她点头。「欸,小冬。」
「怎样?」
「对不起。」
「不用跟我道歉,我还在啊。一定会过去的。」我拍拍张敏儿的背,说些鼓励她的话,却是再次替她感到担心。
这不是第一次了。

Chapter9 – 沧海桑田 (3) 忧郁症。
当张敏儿得知自己得用药物控制病情,她哭了很久。我不断安慰她,也怪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她的不对劲,她说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好像灵魂缺了一块,已经不像自己了。
我自然是无法体会她的痛苦,所以无论怎么鼓励她都显得像是在说风凉话,只能这样陪伴她,当她的情绪又失控时在及时提醒她。
但我又时常想,是不是只要我继续待在张敏儿的身边,她就注定无法痊癒?
只要看到我,就会让她想起过去的那些日子,她将永远无法向前走,甚至看不见自己的未来……儘管如此,她依然选择继续和我当朋友,紧抓着我不放,彷彿在她眼中,我就是能救她一命的浮木。
我们人,为什么总是不肯放过自己呢?
「对不起。」张敏儿突然又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
「好点了吗?」我问。
「嗯。」她看着我说:「阿寞的事……很抱歉。应该是我看错了,他们不会回到这里的。」
「说过不用再跟我道歉了。」我失笑,「也别再提起他们了。」
张敏儿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半晌,她又抬起头对着我说:「我知道了。要继续逛逛吗?」
我点点头,跟着张敏儿的脚步继续走。
「小冬,妳还记得不记得高中时,有一次早上应该要是小寂去接妳上学,但他却没去?」
我没答腔,一边走,一边观察张敏儿的表情。
因为我没应话的关係,使张敏儿回过头来看我,当她和我对到眼的瞬间,才像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啊,对不起,我又……」
「没关係。」我说,「我记得,妳继续说吧。」
又沉默了许久,张敏儿领着我来到以前念高中时最喜欢的乘凉大树旁,才开口:「那时候,我……一直很希望你们分手。后来我无意间得知妳喜欢上的人应该要是阿寞,就以此威胁小寂不能够再每天都去接妳一起上学。」
我沉默。
看着大树,不知怎地就想起了那次和张敏儿的对话。
『喂,程小冬。』
『不知道八年以后的我们,会变得怎么样?』
『于寂、于寞、我,和妳,我们……会变得怎样呢?』
『反正,一定是跟现在不一样吧。』
虽然还没过八年,但也算是被我说对了。
一定会不一样的,虽然人们都会怀念过往,但时间会推着我们不断前进。
「看电影的那次也是。」张敏儿隔了一会儿又说:「卡门的那次也是。」
「张敏儿,妳好卑鄙啊。」我斜睨她。
「谢谢。」她一脸无所谓,一屁股坐在大树旁的草地上。
「好不要脸。」我来到她旁边,也坐下。
她轻笑,「谢谢。」
「心机真的很重。」
她又低下头,突然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对不起。」
我拍了她的肩膀一下,示意她抬头看我,当她再度抬起头,我笑着对她说:「早就没关係了。」
张敏儿望着我几秒,突然朝我扑过来,将我紧紧抱住,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第一次。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张敏儿深深的歉意。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49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