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妖孽人生 我们全家轮乱有声小说

你说呢? 孔子曰:非视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可这个时刻任怜安却没有任何闪避。
她低低地哼了一声,非但没有退出去为他们掩上房门,反而往前跨了半步,双臂环上前胸淡淡一笑:「呵呵,你们继续,不必管我,好让我有机会观摩一下免费的顶级成人秀。」
既然他们想要她难堪,她没有必要再闪避。
之前的那么多次已经造就她有了免疫力,她怎么可能还会逃避呢?
她不喜欢当懦夫。
与他相反的是,周烈倒是退出了门外很远的位置。
当然,床上那两个人则是因为她的话语止了所有动作。
席谦的脸色阴沉,从anglea身上退出翻滚坐到床榻位置,似笑非笑盯着她:「要不,你也一起来玩玩?」
「免了!」任怜安嘴角一勾,转身潇洒地离开了房间。
在手指带上房门以后,她秀气的小脸瞬时神色一暗。
伪装的坚强,真可笑——
周烈静静站在一旁,随着她关上房门的动作而轻轻蹙了一下眉。
「周先生,把东西放下,你先回去吧!」任怜安淡而无味地扫他一眼,小脸已经染上了一层漠然:「其他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的。」
「是!」周烈恭敬地点了点头,转身踏步下了楼。
任怜安疲惫地靠着墻壁,身子慢慢滑落到地板上坐着,臂膀抱住那屈起的双膝,小脸埋入了腿间。
「吱——」
门教人拉开,男人披了一件宽鬆的睡袍踏步走了出来,眸子斜睨到那地板上瘫坐着的女子,伸脚往她的大腿位置一踢:「任怜安,起来!」
「席少爷完事了?」被他踹中了还不曾结疤的伤口,椎心的刺痛在身子四周流窜,任怜安身子差点没软倒在地。
可她的声音,依旧倔强且有气势。
席谦冷哼,瓷白无瑕的俊脸带一抹讥嘲:「装模作样。」
她的确在装模作样,这样的她在他面前一定是虚伪到令他想吐吧?
任怜安笑得淡薄而轻柔,那双水灵灵的眼珠子有层迷濛的薄雾覆盖:「总好过,你被人打扰一下,就快不行了。」
男人,最忌讳被女人说那什么的不行了。
听着任怜安这般挑衅话语,席谦的脸色立即一暗,心中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起来!
任怜安觉得自己有点犯傻。
明明知道跟眼前这个男人对立最终得到惩罚的会是自己,可她还是没能忍住。
察觉到席谦那浑身散髮出来的戾气在空气中扩散,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吞噬下去,她急忙扶着墻壁站起身便欲往着楼梯口位置扑去逃避他的对付。
可惜,她永远都不可能快得过席谦。
腰身被禁锢住,那人以巨大的力量把她抵到了墻壁上。
双臂被他举起,以单掌便把她两只手腕都握住。
前身的柔软,贴上了他坚实温厚的胸膛!
这样的姿势,很容易令人产生暇想。
尤其是,那人的掌心已经在她上身摸了一把!
「你想做什么?」任怜安平生首次有了一种后悔的冲动,脱口而出的声音带着轻轻的颤抖。
「你说呢?」席谦勾着脣瓣,笑得凛冽冷寒。
「我——」
到嘴的话语因为他那双墨染般漆黑瞳仁迸射出来的冰凉光芒卡住,完全没有办法从脣瓣逸出。
席谦眸底闪烁着讥诮神色,嘴角轻轻一勾,涔薄性感的脣瓣浮出了好看的弧度。
惑人心魂!
任怜安呼吸无端一窒,心跳也加了速。
男人这个模样,很可怕,却也妖孽得令人心动——
她的脸颊如同被抹涂了淡淡胭脂一般嫣红柔美,犹似三月初绽的桃花,妍丽得醉人。
「说不出来?」
身子因他的压製禁锢,任怜安的后背抵着墻壁。
「席谦,你!」
「呵呵,你刚才不是在嘲笑着我不行吗?」席谦对她这种羞怒反应颇为满意,他眸子往着她那衣衫V领扫下去,神色带着戏谑味道:「我想我有必要用实际的行动向你证明……我真正行动起来底是什么样的。」
那带着他专属气息的暖气随着这意味浓郁的暗示话语拂过耳畔,任怜安的身子不争气地一软,整个人便差点没往地板滑下去。
当然,因为席谦那有力手臂箍着她纤腰,她倖免于难。
「席谦,你这个疯子,快离开我!」
「休想!」席谦掌心托住她的臀位,横着把她搂抱起来便跨步走入了房间。
「席少……」anglea这时正穿好衣服,看到席谦抱着任怜安进门,有些吃惊道:「你是不是——」
「滚出去!」席谦漠然扫她一眼:「把门关上。」
「席少——」anglea几曾被人这般对待,一时心里不悦,撅着嘴撒娇道:「人家才不要嘛,我还想陪席少一起玩……」
「我说,滚!」
anglea被席谦清冷的斥喝声音吓了一跳,眸子接触到男人那瞳仁内散射出来的嗜血光芒,立即吓得哆嗦着冲出了房门,顺带着把门也掩上了。
而任怜安也为方才席谦的眼神吃惊,整个身子几乎变得僵硬了去。
席谦眼皮轻轻垂着,暗黑的瞳仁扫视着她。
任怜安到嘴的话语被逼迫着吞咽了回去。
「不要怕,等会我们做的,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席谦把她丢到床榻上,身子覆了下去。
「你今天吃错药了吗?」任怜安原本想翻转逃离的动作教席谦看穿,在被他压製禁锢以后涨红了脸:「我还是病人!」
「没有人规定病人不能侍候自己的丈夫。」
话毕,低头吻住她的脣瓣。
任怜安摇晃头颅逃避,那人的指尖便掐住了她的颚骨,令她无论如何努力都逃脱不了被他脣舌侵占的举动。
男人指尖力量一增,在她吃痛时极品妖孽人生 我们全家轮乱有声小说 情感 第1张候,带着湿濡的霸道舌尖橇开了她的贝齿,滑入她的嘴里吮吸着她甜美的蜜汁。
「嗯——」
掌心往着他肩膀拍打过去,任怜安在做最后的努力。
男人单掌压住她那一双手腕,瞳仁一抹耀眼的邪肆光芒万丈,完全席捲了她的呼吸。任怜安差点呛气。

几近崩溃 「嘶——」
衣衫碎裂的声音响起,在屋内清脆迴荡。
冰冷的空气沁入肌肤,任怜安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席谦,不要!」纵是隔着衣物,那人指尖带来的触感依旧强烈,任怜安因为男人强势摩挲的那种灼热奇异感觉而浑身酥软,声音也带了压抑不住的颤抖。
「我讨厌听到女人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而且你总在反反覆复说着这些话,你不嫌说得累我都嫌听累了,还是换个新鲜一点的吧。」席谦讥嘲一笑。
「既然觉得噁心,那就别碰我!」
「本来我也不想碰你,不过你既然怀疑我不行,我倒是很乐意向你证明这一点。」
「我不怀疑了——」
「太迟了!」
席谦话至此处,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移。
她羞赧地红了脸,偏开头不去看对方那带着厌恶却霸道的掠夺目光。
「谁準你偏开脸了,看着我!」席谦如是命令着,手掌直接扣住她的小脸,逼迫着她看着他。
任怜安大惊失色,席谦却是微微冷笑,眸中一抹火花涌出之时,低头再度咬住了她的脣瓣。
他是个中好手,舌尖灵巧快捷地吸吮着她樱脣,令她为此而心跳加速,几乎宣告崩溃!
在他强行霸道侵占的脣舌中,她脑子开始有些晕眩。
他与她此刻近在咫尺,那俊逸迷人的脸庞如同神祗一般英气秀逸,而他的脣,带着一股清新而温润的霸道,把她的思想都凝固,仿佛感觉到他们之间这样的接触是夫妻间最正常的举止,她不应该有任何的抗拒意思。
便在她脑子处于一片空白时,席谦的舌尖已经卷住她的舌苔,以高超的技巧摩擦着她的舌根,以带着刺激与奇妙的神秘感觉把她整个人都收服。
她粗喘着气息,身子以极度升温——
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的感觉令任怜安意乱情迷,她压抑不住发出轻吟声音,整个人都变得无措起来。
席谦那一泓深邃墨黑的幽潭越发暗沉,大掌一扯身上衣袍,身子便覆下去与她交叠在一起。
任怜安紧张又害怕。
他嘴角勾着邪魅凛然笑意,脣瓣有些恶意地往着任怜安的前胸刮了过去,惹得她身子起了一阵阵痉挛,惊呼一声双臂瘫软搁置被单上,完全失去了抵御能力。
就在此时,室内忽然响起了柔悦的手机铃声。
任怜安的身子一僵,原本茫然的脑子瞬时惊醒。
而席谦也同样蹙了眉,低咒了一声,眸光往着床头柜面扫了一眼。
「电话……」任怜安这时意识完全回拢,急忙腾起手掌一推席谦的胸膛:「快接!」
「别管它。」事已至此,席谦哪里愿意就这样轻易放手,他强行推开任怜安挡在他胸膛上的手掌。
可任怜安这时却已经清醒,自是不会容许他侵犯。她咬牙,伸出手掌便往着席谦的脸颊挥打过去。
席谦反应倒是很快,翻身便避了她。
这突来的意外令两人的距离迅速拉开,任怜安急忙扯起被单裹住了自己的身子。
「该死的女人,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到底在想什么?」那男人居高临下瞪着她,眼里布满了盛怒。
任怜安蜷缩着身子,指尖死命攥住被单不愿意鬆开,却在微微颤抖着。
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手机柔悦的铃声在继续,倒是缓解了二人对立的趋势。
席谦恨得咬牙切齿,却还是率先伸手去执起床头位置的手机接听。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90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