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教授 偷搞室友的女友 第1部

(10) 后来我替白宣誉穿针引线,他与李曜诚及李伯伯吃了一顿饭,谈了什么我不知道,事实上我根本就没去。
我去的只有白宣誉与李曜诚第一次吃饭的那场。
李曜诚早早知道些股份来自于白宣誉,所以当我提出白宣誉想跟他吃饭的这件事时,他一口就答应了。
他比我清楚在商场上是种什么样的生态。
那餐饭依然是在会所吃的,李曜诚让人端上了满桌的好菜,我以往若是看见他摆出这样的菜色招待人,也许还会挤兑他几句,原来以前招待我们的都不过是尔尔,这才是真正高级的餐点。
可这次我心里总觉得有愧于李曜诚,因此整个席间都显得安静而无语。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李曜诚与白宣誉这一餐饭也吃得极其拘束,我至多只听明白了白宣誉与李曜诚敲定了下一餐饭的时间,其余的半句我怎么都听不明白。
我总忍不住分心想,要是谢永明也在这儿,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情景?
其实我并不讨厌白宣誉,只是那天晚上让他算计的突如其来,我心里没有準备,才显得恐惧也不想与他亲近。
酒足饭饱后,白宣誉藉故离开。
我托着脸,看着他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更加挺拔,他的举手投足间,都有种自信的感觉。
这样的人看起来是好的,宛如人间龙凤。
只是这之中,藏着多少我不知道的黑暗事,我就不愿意深思了。
「妳喜欢他?」
李曜诚让人彻下了空盘,换上了几盘我爱吃的小点,还有瓶香槟。
我抬起眸看他,「我要是真喜欢他又如何?」
李曜诚一愣,摆摆手。「不如何,妳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我一点也不会提起谢永明是妳心中永远的痛。」
我笑出声,斜他一眼,轻点啊教授 偷搞室友的女友 第1部 情感 第1张这人真是……「我与谢永明的事情已经翻篇了,他不喜欢我,我也不是非要他不可,凭心而论,白宣誉不错不是吗?」
高挑帅气、温和有礼,他的身家背景,哪一点比不上谢永明?配不上我?真要说,是我配不上他。
「妳这是突然要跟我掏心掏肺了?」李曜诚挑眉,「那么我跟妳说,白宣誉不是一个好对象,你选他不如选我。」
我愣了一瞬,决定忽略最后那句,李曜诚这人说话没个正经,那话说不定就是开开玩笑,谁当真就输了。
「你说说白宣誉怎么不好了?」我端起香槟来喝了一口,侧目打量着李曜诚。「你可别因为私心,就说什么人家不好。」
李曜诚看着我,直直的、一闪不闪,「那人的背景深厚到我什么也查不出来,我不相信一个人会什么过去都没有,存在的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甚至那些或许是编造出来的。
会这样只有一个可能,他的过去是让人一手抹去的,只有够大的组织,才有能力一手抹去一个人的所有过去。」
他停了一瞬,眼神无比认真。「文婓,那个人,我们都惹不起。」

(11) 我相信李曜诚的话。
但有时事情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会怎么样。
我本来想要辞了棠棠的家教,可是白宣誉说什么都不肯,甚至让棠棠进来求我。
对着大人我还能说些道理或者谎言,但是对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五岁女孩儿,妳怎么跟她说清楚,说自己是因为不想跟她的家里牵扯过多,所以才要辞职。
尤其她又用一双可怜兮兮的明亮眼眸看着我的时候,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让我嚥进了肚子里。
我甚至同意每天下午都会来见她一面,陪她在院子里玩上一会儿。
白宣誉对此情况完全是乐见其成,于是我一脸挫败的对上他含笑眼眸时,真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你拿个孩子当枪使,有没有良心?」
「这是好事,我需要愧疚吗?」他笑着问。
我坐在他面前,棠棠已经让保母领去睡午觉了,「我不明白,棠棠想要什么样的老师没有,不是非得要我,我的钢琴甚至不是最好的。」
白宣誉像是早料到我会有这个问题,笑了笑。「妳的气质像是舍妹。」
我怔愣一瞬,这几个意思?
又听见他说:「女孩儿还是要像妈妈的,小茹身体不好,不能常常陪着棠棠,我希望至少她的生命里有个像是她母亲的女性,让她能学习模仿。」
我笑出来,难怪他从来不苛求棠棠练琴,也不要求我。
原来我只是一个替身。
但这话说出来,我反而轻鬆了许多。
我一直担心白宣誉对我别有所求,而他求得是我付不起的,现在把话说清楚了,我心中的石头就放下来了。
「这样的话一小时八百,我还收的便宜了。」我打趣,「我这干得可不是钢琴老师。」
「那妳想要多少?」他比出两只手指,「双倍?」
我笑出声,我哪里差这些钱。
「倒也不用,供个餐吧,我每次下课就直接过来,常常饿着肚子。」我说。「这附近又没有什么店家,老吃超商我都腻了。」
白宣誉笑着颔首,「这福利应该的,让司机去接妳吧,坐捷运哪有自家车子方便?」
我同意了。
这层膜没戳破之前,我们都还维持着自己的面具,他是个普通商人,我是个缺钱找家教的大学生。
一旦话说开,我们谁也不彆扭了。
就是个司机,要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自己也有司机,我爸整天唸我为什么不让司机接送,但现在我老闆要让人来接送我,我有什么好不接受?同学看到我还能炫耀一番。
「不瞒你说,我早腻了捷运转车了。」我浅笑,靠上椅背,舒适的叹了口气。「这次谢谢你,谢永明那头似乎也进行的很顺利。」
「利益交换,不用说什么谢不谢。」他摆摆手,「我挺喜欢李曜诚,有空可以让他来家里坐坐。」
「啊?」我眨了两下眼睛,我又不是女主人,凭甚么带朋友过来?我急忙扯了个藉口,「那家伙说话没个正经,怕把棠棠带坏了。」
白宣誉但笑不语的看着我。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7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