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身上 在教室做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啊

XIII.他(1) 一大早的芊妤提着行李厢走到客厅,范菈和向轩也已经将行囊整理好了。
「没事啦……刚刚跟爸爸通过电话了,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芊妤右手抓着左手手腕,拿着手机的左手不自觉紧握。
「就算稳定了,妳还是得回去。」向轩走近她,安抚地轻拍她的头。他拿起芊妤的行李说:「等等我会飙车,药都吃了吗?」
芊妤与范菈双双点头。
「那我们走吧。」向轩拿着行李率先离开屋子。
「Vera对不起啊,妳明明花这么多时间规划的。」芊妤对范菈说,她知道范菈很喜欢旅行的,但现在却被迫中止。
范菈拍拍她的肩,说:「别这么说,我也很担心阿姨的情况。」
「希望是真的没事……」芊妤担心地说。
回去的路程果然如向轩预告的,开快车他倒没问题,但是怕车上另外两位女孩会受不了。不知是药物起作用还是因为心里有个挂记,范菈晕惨了可是芊妤没事,当车一停下,她马上冲进医院。
从电梯跑出后,芊妤边跑边寻着妈妈的病房,她的手突然被人拉住,转头,是向轩。
「妳冷静点,别一股脑儿往前冲行不行?」他拉住芊妤的手,蹙眉拜託她。
「我怎么不冷静了?我现在非常冷静。」她想挣脱开他,却怎么都无法。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这般阻挠,芊妤气愤地瞪他。
「好,那就请非常冷静的芊妤听我说。」向轩知道她现在心急如焚,如果放开手她一定会跑走,所以他更不能鬆手。
「说!」她没好气地吼。
「妳走错边了。」他平静地回答。
「……喔。」芊妤慢慢冷静下来,毕竟这里是向轩实习的医院,路线还是他熟悉,凭她胡乱地闯是本末倒置罢了。
和范菈一起跟着向轩走,果然立刻就抵达妈妈的病房。芊妤推开门,见爸爸守在病床旁。
「妈……」她看了一眼在床上沉睡的妈妈,又望了一旁面色凝重的爸爸,她问:「情况怎么样?」
爸爸闭上眼,吁了好长的气,缓缓说着:「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公司前些日子出了问题,她每天忙……现在公司没事了,倒换成她……胃溃疡。」
芊妤步履蹒跚的走到病床旁,她俯身握住那插着点滴的手,凝望着妈妈的睡颜,久久没有说话。
向轩搬了一张椅子到芊妤身旁,他轻轻拍拍她的背。
芊妤抬眸,看爸爸的眼睛都半瞇着了,一脸倦容实在令她不捨,勾起微笑说:「妈妈我来顾,爸你回家休息。」
「妳一个……」
打断父亲的,是女儿不容拒绝的眼神。
「向轩,可以请你送我爸回去吗?」芊妤转头问。
「不用麻烦啦,在隔壁县而已。」爸爸委婉拒绝。
「顺便送Vera回家。」她将三人往病房外推,「向轩,拜託你了!」然后,把门关上。
在走廊上的三人互望对方,范菈默默地说:「我自己先坐车回去。」
「喔,那行李我再送过去。」向轩颔首。
范菈潇洒地挥手离开,向轩目送她的背影之后,扬起微笑说:「伯父,我送你一程。」
「唉……这次真的谢谢你,排得进这医院我也比较放心。」芊妤爸心中既感叹又欣慰,他肯定地拍拍向轩的肩。
「没有,家父认识医院里几个老医生,我只是藉着这关係。」向轩微哂道。
「我知道你非常排斥婚约,但你知道老莫就你一个儿子,而且你这么冷静沉着……」芊妤爸嘎然而止,他叹了一口气而后说:「罢了,我就不再多说了。」
「……其实我也没有这么讨厌。」向轩默默地低喃。
「没关係,我们走吧。」
向轩跟在后头,抓抓耳朵,他思考着刚才的对话,心里挺複杂的,只能说……有些事是无法倒退,只能用其他的方式试图去达到心里想要的结果,即使那会绕得更远。

XIII.他(2) 向轩开着车在街上漫游,他不是这个城市的人,送伯父回去以后就这么回去也是浪费,他拐了个弯,绕进芊妤的母校。
今天是星期六,高中没有辅导课所以更显得校园閑静,他漫步于树荫下,风吹得树梢飘移,伫足,向轩环顾四周。
应该是背景的关係,他想起了芊妤与许翼。
她们是否曾经一起如他这般停留于此?她们在这里又留下了多少共同回忆?不敢想,他也不愿想。
「初恋」,那是最难对付的,不管是美好抑或苦涩,都会佔去内心的容量,并且难以消除。
他不能否认自己心里曾一丝丝羡慕过许翼,就他的观察是也推敲得出一个大概,虽然不知道她们发生过甚么事以至于现在这种局面,不过还是觉得幸运的,至少芊妤选择中部的大学好让他可以接近她。
一片落叶抚过他的肩头,他笑了笑,何时他也开始这般分析算计了?算过好多艰深的题型,却任何一个都比不上在脑里周旋不去的杂乱思绪。
初次体验,挺新鲜的。
*゚*゚*゚
「小妤,医院待久不好,妳要不要回去?」
「我来照顾妳的。」芊妤将手中的苹果切成小块,递到妈妈的嘴边。
妈妈先讚美了苹果的好吃,随后继续劝:「看是要回妳那儿还是要回家?隔壁县而已,叫管家来载应该也不用多久。」
「妈,我是……」
妈妈挡在芊妤前头说:「妳来几天了?」
她思考了下回答:「两星期。」
「妳看看妳,」妈妈捏捏芊妤的脸,「都憔悴成这样了,我才不要我女儿跟看护一样。」
「回去好好打理!」
妈妈一声令下,芊妤也只能遵从。她快快离开好能尽速回来,毕竟妈妈的身子还很虚弱,需要有人照料,是亲人所以不想由他人之手。
低头滑动手机叫了辆计程车,她的视线里出现一双鞋,礼貌地自己先让路,想不到那双鞋也跟着向右移。芊妤往左一跨,但那双鞋又跟着她,摆明了就是要挡她的路。
「有事吗?」无可奈何,她翻了翻白眼后抬起头,笑问。
她虚假的笑容挂在脸上,僵住了,停了两秒才抽抽嘴角打了个招呼。
「妳怎么在这?又不舒服了?」许翼没有后退,仍旧保持着刚才的距离,他想轻触她的脸庞,可是不行,握住自己手腕他说:「妳的气色很差。」
「没事。」芊妤向后站了一步,她直视着问:「你又为什么在这?」
「没事。」他答。
她是学医,但还是不能直接看出许翼有什么毛病而在医院出现,罢了……既然他不想讲,她也管不着。芊妤点点头:「是吗,那再见。」
「嗯。」许翼倒是乾脆地回应。
虽已互道告辞却谁也没有要走,僵持了下,芊妤蹙眉向前,与他擦肩。
步出医院,她搭乘先前叫的车回家,不是隔壁县的老家,而是和范菈同居的住所。做在计程车内,她不断想起方才的偶遇,他不可能知道她会出现在医院,所以必然是因其他缘故所以出现在医院。
直男身上 在教室做扶住宝贝的腰挺进去啊 情感 第1张 是为什么?他生病了?可是南部也有医院,何须这般千里迢迢地北上呢?
许是同她一样因为亲人生病吧……她也只能这样猜测。
芊妤打开大门走进玄关,脱下鞋子走到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仔细一瞧,是吊饰,许翼送给她的。
她拎起吊饰,坠饰微小地叮噹响。也许是范菈整理行李时不知道要放哪所以先搁置在这儿,她心想。
范菈似乎外出去了,芊妤做了简单盥洗与整理要带去医院的物品后,留了张字条在茶几上,说明妈妈的病情以及她已经回来过。
她叫了辆车返回医院,等了好久的电梯想不到里头客满,莫可奈何,她选择爬楼梯。
妈妈的病房位在不算高的楼层,缓缓地爬倒也没啥困难,扶着扶手芊妤一步一阶地向上,猝然,左旁一阵风刮起,一个身影快速经过,她抬头一看,是许翼,他只有低眸瞥了一眼,没有停下脚。
他走得急促,几乎是两阶两阶地跨,芊妤见状,跟着跑起,她一直追赶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停留在某个楼层时,芊妤伫足。
悬挂在楼层入口的,是紫字写成「安宁病房」的白底牌子。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85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