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熟妇素琴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久违的后记啦! 虽然在写的过程中好多次幻想自己写后记时的样子,但真的下笔后却是满脑子空白啊……
/
首先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一直以来为我加油打气、频频催稿的朋友们,还有默默收藏、默默送珠的可爱读者!泪影超爱你们的,因为有你们,我才有可能在繁忙的国三完成我的处女作!
(陈芯表示:是因为我太可爱妳捨不得好嘛!)
(阿诚表示:要不是我妳哪来那广大的女性粉丝?)
一路上当然也有觉得疲惫想放弃的时候,但泪影还是拖着半口气撑过来了~~~因为是第一次完成一部小说,所以内心有太多感受,从我现在语无伦次的样子大家应该都可以发现吧哈哈!
历时约略五个月的时间,在电脑上狂飙了十一万个字,在我周围很多人都说我疯了,明明是会考生还成天坐在电脑萤幕前自言自语,一副堕落的样子,但是,我想,很多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做了。
(陈芯表示:小泪请好好掌握气氛啊……)
(阿诚表示:我知道是妳太爱我。)
总之,泪影会继续朝写作之路迈进的!因为还有满腔热血喔!
满腔热血=脑子里充满爱情的粉色泡泡xD
敬请期待 不是系列 第二部曲~~~~~
泪影就在这先退场啦,谢谢大家还耐心地看到这里哈哈!
希望每个人都能有一场美好的爱情。
(陈芯表示:这个结尾有够逊。)
(阿诚表示:我看我们就别太嫌弃阿泪了,走吧,她好像在番外呼唤我们。)
呵呵呵呵呵,顺便送上一张曼哈顿街景图,是阿诚和陈芯住的所在啦~
2015/1/10

第一章 一病成娇 1
一九三二年春,日本,东京。
午夜时分,霍相贞抱着马从戎向前飞奔,马从戎下午无端的闹起了肚子疼,起初家里谁也没在意,霍相贞甚至根本就不知道,直到马从戎蜷缩在卧室地板上,哼哼呀呀的呻吟出了声音。
这里可没有家庭医生供霍相贞随叫随到了,霍相贞也没有妙手回春之术,只能是翻出一本地图去找医院的所在,而就在他翻地图的这一会儿工夫里,马从戎从呻吟转为了惨叫。
马从戎这人是最有克制的,当着霍相贞的面,他一贯是连喷嚏都不肯打出太响亮的,他能叫得这样惊天动地,必是感受到了非人的痛苦。霍相贞见他面无人色满地乱滚,当即抱孩子似的拦腰抱起了他,撞开院门就跑出去了。
街上一辆洋车都没有,霍相贞只能是凭着两条长腿往医院跑。马从戎在颠簸之中虚弱了声气,挣命一样挤出了奄奄一息的声音:“大爷……家里的存折,在我屋里……床底下……那个……”
他那声音太轻了,风一吹就散,霍相贞跑得气喘吁吁,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马从戎强睁着眼睛,看出他是没听自己的话,就颤巍巍的抬起一只手,抓住了霍相贞的上衣前襟:“大爷……我现在……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我怕是、怕是要不行了……”
说到这里,马从戎有气无力的想要哭,并且很怕——哪有这么死的?一点预兆也没有,也没人打也没人杀,就是因为肚子疼,就要疼死了。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冤的死法?眼泪顺着眼角哗哗的往下流,他没有力气哭了,只能默默的在霍相贞怀中抽搭,鬓角都被泪水打湿了。
“完了……”他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完了……”
马从戎一边想着自己“完了”,一边昏昏沉沉的失了知觉。这一昏可是昏得够长久,等他苏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日本医院的病房里,整个人有些木,胳膊腿儿都不很听使唤,但是头不疼,眼睛也明亮,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完。
然后他一扭头,看见了床边椅子上的霍相贞。
椅子太秀气了,简直要盛不下人高马大的霍相贞。霍相贞并没有睡,正盯着地面发呆,觉出马从戎的动静了,他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疼不疼了?”
马从戎气若游丝的回答:“现在倒是不觉着疼了……我这是闹什么病了?怎么还住上医院了?”
霍相贞看着他,忽然一笑:“盲肠炎,医生给你开膛破肚,割了你一截肠子。”
马从戎看霍相贞对自己有笑模样,就猜他这话可能是有一点戏谑的成分:“大爷,我都这样了,您还吓唬我?”
霍相贞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晃了晃脖子,然后转身对他说道:“我的日本话不行,通译一会儿就到,到时候让他再问问大夫,究竟是不是割了一段肠子。你躺着吧,我——”
马从戎感觉他像是要走,立刻颤颤的从棉被下伸出了一只手:“大爷,您别走,我一个人躺在这儿,心里发虚……”
霍相贞本来也没打算走,所以听了这话,他不假思索的“嗯”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一个小时之后,通译到来。
通译的日本话自然是精荡熟妇素琴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情感 第1张湛的,经了他与大夫的沟通,霍相贞确定马从戎的确是被大夫割去了盲肠。在医学方面,他的知识十分有限,虽然也知道盲肠这个东西是割得的,可它毕竟顶着肠子的名,况且马从戎的肚皮也的确是挨了大夫一刀,这样一想,他就认为这也算是一场大病,被开了肚皮的马从戎,想必也要流失大部分元气。想起马从戎素日摇头摆尾的得意模样,再看看床上那个半死不活的病人,霍相贞忽然有点可怜他,想他身边也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若不是他跟了自己来到这异国,凭着他在国内的财富和地位,何至于要这样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苦熬?
想到这里,霍相贞在病房里踱了两圈,依然没走。
马从戎从没奢望过霍相贞会怜惜照顾自己,此刻躺在病床上,他周身的麻药过了劲,刀口开始作痛。他所住的乃是单人病房,房门一关,室内再无闲杂人等,所以他忍了片刻之后,扭头盯着霍相贞的背影,心中忽然一动,感觉此刻是个机会。
他是从来不吃亏的人,那截盲肠自然也不能白白失去,将心内一副算盘噼里啪啦的拨打了一番之后,他在疼痛之中,龇牙咧嘴的无声一笑。
然后从这一刻起,马从戎就娇贵起来了。
他疼得呻吟不止,等大夫给他注射了镇痛剂之后,他缓过一口气,开始含泪对霍相贞说话:“不是大爷,我这回小命就交待了。”
他握着霍相贞的手,又说:“来医院的路上,真是吓坏了我,我要是没熬过来,大爷一个人可怎么办?”
霍相贞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手拿着一份日文报纸,一手交给马从戎握着,听了这话,他盯着报纸,头都不抬:“你死了,我一个人继续过。”
马从戎连着几天没剪指甲,自己觉着自己这手要变成利爪,听了霍相贞这没心没肺的话,他是强忍着没有去抠他的肉。
“大爷不想我,我还放不下大爷呢。”他哀哀的嘀咕。
霍相贞看日文报纸,因为认不得几个日本大字,所以看得头痛眼花。从马从戎那里收回手揉了揉眼睛,他把手又递给了对方:“刀口不疼了?”
“疼,针扎火撩的疼,像有刀子在挖似的。”
霍相贞一听这话,信以为真,放下报纸向前欠身,他掀开棉被,撩起了马从戎的病人服。马从戎本是想向他诉诉苦,让他对自己多看重几分,哪知他忽然动了手。想到自己这几天都不曾沐浴过,他不禁有些尴尬,又因为霍相贞似乎从来不曾仔细看过他的身体,他露着雪白细长的一段腰身肚皮,也有一点不好意思。
“大爷别看了。”他伸手去挡:“怪脏的。”
霍相贞坐回原位,重新拿起了报纸:“刀口没开,疼就忍着吧!”
话音落下,他继续对着那份报纸使劲,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忘了给马从戎盖好被子。马从戎自己伸手去拽棉被,结果胳膊使劲,牵动了肚皮,登时又疼得哼了一声。
马从戎在医院躺了十天。
他很懂得保养自己,这十天躺得老老实实,刀口愈合得非常好。十天之后,他出院回家,然而两条腿柔如面条,一下床就要瘫软。霍相贞没法子,只好把他背出了医院大门。及至上了汽车,汽车刚刚发动,他又哀鸣起来,硬说这汽车颠得他肚子疼。
汽车颠得慌,那就换辆胶皮轱辘的洋车,让车夫挑着平坦大街慢慢走,然而马从戎在洋车上坐了没有十分钟,又闹起了抗议:“大爷,不行,不行,石子儿总硌车轱辘,还是颠。”
霍相贞做出答复:“混蛋!”
然后霍相贞无计可施,只好让马从戎趴回自己的后背上,一步一步的走过五条大街,把他背回了家。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682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