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一女3p姿势 大炕上的肉体联欢续

第一乐章 夏日的音乐奇缘 9 「妳叫方芷昀。」少年的嗓音温醇,眼神透着研究意味,在她的制服名牌上扫了一眼。
「嗯。」方芷昀收回思绪,视线移到他的右胸口,制服上绣着「陈曜文」三个字,是相当好记的名字,「刚才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追你?」
「谁呢?」他侧头想了想,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
「嗄?不知道?那你干么要跑?」她好傻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他看起来很兇,一副想杀人的模样,换做是妳,难道不逃吗?」他倾身凝视她的脸,清澈的眼神带点无辜,彷彿她的问题很奇怪。
「你根本不是逃跑!」她有点哭笑不得,声调微微拔高,「你从舞台上跑到这里,还左转右绕的,看起来一点都不怕,也没有任何紧张的感觉,简直像……」
「像什么?」他朝她挑眉,眼里带笑。
「像在耍人!」她狠瞪他一眼。
「他毁了我拉琴的兴致,我只是让他运动一下,这不过分吧!」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拖我下水?」
「因为……」他凝视着她,脣角勾起一抹笑,「我无聊。」
「这什么鬼话?」
「一个人跑太孤单了,两个人跑比较有伴。」
「什么嘛……」她微微皱眉,一股被他戏耍的恼火感升起,感觉遇到疯子,「你都没有想过,跑路还带着小提琴,万一跌倒或把琴给摔了,那该怎么办?」
「所以啦,」他停顿一下,眼底闪过一丝促狭,「我没有时间收小提琴,只好找个人帮我拿琴盒,跑起来不是比较省力吗?」
「省力你个鬼!陈曜文!你真的很差劲欸!」她生气地大吼,抓起琴盒丢向他的脸。
「没礼貌!妳国中,我高中,应该要尊称我一声学长吧。」他一把接住琴盒,搁在旁边的草地上,从树丛下拿出小提琴和琴弓。
「我考上梅艺高中了,而你是松冈的学生,完全不同校,我干么要叫你学长?」
「原来是小高一,松冈和梅艺是友校,社团活动也多有往来,」他伸出手,在她头顶揉了一把,「不要计较那么多,乖……喊一声学长。」
「你——我才不要!」一股气朝头顶冲,她用力挥开他的手,抄起地上的琴弓,作势要朝他的笑脸抽下去。
他没有闪躲,只是右手握拳压在脣上,轻轻地笑了起来,夏风拂过花圃中央的绿树,斑驳的光影自叶隙间洒下,在他的四周盈盈闪动,不是非常耀眼的刺目光芒,倒像被回忆筛滤过的温暖流光。
愣愣地放下琴弓,她一时不知道该骂什么,看着他打开盒盖抽出一条布,轻轻擦拭琴面的灰尘,温柔的动作像在对待情人,或许对喜欢音乐的人存着一定好感度,怎么都讨厌不起来,怒气也逐渐消去。
擦完琴,将琴弓和小提琴收进琴盒内,他背起琴盒走出花圃外,回头朝她笑道:「妳陪我跑路,我该怎么感谢妳?」
「免了!」方芷昀跟着他跨出花圃外,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你突然拉着我跑掉,我哥找不到我,现在一定担心死了。」
「机会难得欸。」他诱惑地挑挑眉毛,「只要合乎常理,不超出我的能力範围,任何要求都可以,真的不要吗?」
「那要你当我的男朋友,这也可以吗?」她不屑地冷哼。
「可以呦。」他神祕地微笑。
「这、这……」她突然结巴,脑筋转不过来。
「方芷昀。」他倾身向前,伸指点住她的鼻尖,「要我当妳的男友吗?」
彻底傻了!
方芷昀的脑筋完全打结,近距离望着他好看的脸庞,眼里没有捉弄的笑意,正经到不像在开玩笑,反而还带着一点……期待?
这表示她只要点头说好,就可以捡到一个从舞台上跳下来,颜值一百分,又会拉小提琴的极品男友吗?
但是……她今天没有踩到狗屎,会有这么好运的事吗?
「这太随便了!你觉得可以,但我觉得不可以。」她后退一步和他拉开距离,感觉被他碰过的鼻尖开始发热,逐渐漫延到双颊。
「所以,我被拒绝了?」他脸上没有任何失望,似乎也猜到结果会是如此。
「我又不喜欢你,要你当男朋友干么?」
「好吧!那就算了,妳快去找妳哥哥吧,我也要回家了。」
「陈曜文!」她突然扯住他的衣角。
「怎么?反悔了?」他微微一哂,回头望着她,「好吧,我再给妳一次机会。」

第一乐章 夏日的音乐奇缘 10 「我不是那个意思!」方芷昀双手扠腰瞪着他,感觉他有点自恋啊,「你把你们学校的乐团表演搞砸了,不回去道个歉吗?」
「再说吧,拜!」他朝她摆摆手,悠然走出小公园。
望着他背着琴盒远去的背影,那事不关己的态度,让方芷昀忍不住叹气。
真是怪人一个,女朋友可以在路上随便抓吗?
是说……凭他的外在条件,随便抓应该也可以抓到一大把,可惜他的运气差了,偏偏抓到她,踢到一个大铁板。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小提琴真的拉得很好,到现在只要闭上眼睛,都能听到他的琴音在脑海中缭绕不绝。
但是她有点不懂,他看起来是热爱小提琴的,为什么表演的时候,眼神和表情有些可怕,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想不透,也不想再猜,毕竟她和他不同校,说不定以后不再相见,缘分到此为止。
方芷昀慢慢踱回舞台边,台上的表演还继续着,方聿翔和学弟们已经表演完毕,一群人坐在花台上聊天。
和哥哥一聊,这才知道她被陈曜文拉走后,松冈高中的表演中断了一下,后来在没有小提琴的状况下,把那首歌表演完了。
当时哥哥和学弟们在后台準备,并没有看到她被拉走的一幕,还以为她跑去哪里乱逛;虽然表演结束后有听人谈起舞台上的混乱,但众人都以为被拉走的女生是小提琴手的朋友,完全没想到是她。
「我去找松冈高中的人,问问那是什么情形?」方聿翔听完她的叙述,嚷着要去找松冈高中的乐团算帐。
「哥,算了啦,我快热死了,好想吃剉冰。」方芷昀勾住他的手臂。
「託学长的福,表演才能这么顺利,我来请客吧!」阿照开心笑道。
「耶!吃剉冰,社长请客。」其他的团员跟着欢呼。
***
一个星期后,方芷昀和爸妈来到国际机场,送方聿翔前往英国读书。
「听说在国外生病很麻烦,哥哥要好好照顾自己。」她慎重叮咛。
「我会的。」方聿翔伸手揉揉她的头,眼神透着一丝不捨,「妳弹琴也要适度休息,不要像考音乐班那样,练琴练到右手发炎了。」
「我知道啦。」她心口一沉,右手不自觉地握拳。
兄妹俩依依不捨地话别后,方芷昀目送哥哥走进机票检查口,这是第一次体悟到,长大就是要学会能微笑面对离别,可惜她的功力还不够,当哥哥的背影消失时,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下来。
回家的路上,方芷昀坐在轿车的后座,望着窗外的晴朗蓝天,想起住在奶奶家的日子。
当时应妈妈的要求,她和哥哥从三岁开始,由奶奶陪着到山下的音乐教室上课,训练音感和节奏感。
奶奶的个性严谨,嘴巴有些刻薄,骂孩子的时候非常兇,当时的她常常惹她生气。
犯了什么错?
事隔多年她也不记得了,只记得她每一次被奶奶骂,就会躲在桌子下或衣橱里。
奶奶面对她的无声抗议,态度上大致是:「不吃饭就饿死妳」、「不洗澡就等着皮肤烂掉」、「爱躲衣橱就躲到死吧」。
哥哥总是很有耐性地哄她,把她从桌子下或衣橱里背出来,甚至有几次她胆子大了,故意躲到院子里的花丛后,还有一次躲到奶奶家旁边的空地里。
那块空地堆着许多废弃家俱,她抱着双膝躲在一张桌子下,怨叹自己可能是垃圾堆捡来的孩子时,突然听到草地传来窸窣的脚步声,由远到近。
一双脚闯进她的眼帘,哥哥徐徐弯身朝她微笑,像孙悟空逃不开如来佛的掌心似,不管她躲在哪里,他总是一下子就可以找到她……
「妹妹,妳在笑什么?」爸爸从后照镜看她一眼。
「想到小时候和哥哥住在奶奶家的事,觉得好怀念,好想回奶奶家看看。」她回神笑道,爸妈从小到大都叫她妹妹,第二个「妹」字尾音要上扬。
「奶奶去世后,那间房子由妳叔叔继承,可是叔叔嫌房子太老旧,后来把它卖掉了。」妈妈感慨地说。
「真可惜。」她心里叹气。
思绪飘回小学二年级那个雨停的午后,她和哥哥到后山的树林玩,却不小心跌到旁边的山沟里两男一女3p姿势 大炕上的肉体联欢续 情感 第1张
她撞得头破血流,右手腕也骨折了,在医院里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时看到哥哥守在病床旁,一脸自责地啜泣着。
意识还昏沉间,她听到奶奶和爸妈的对话。
奶奶说她老了,脾气不好,已经管不动孩子,语气里充满对孙女的心疼和自责,爸妈听了才深深检讨,后来由妈妈辞去乐团的工作,把两个孩子接回家照顾,开了这间音乐教室。
出院后,她的伤也渐渐康复,不过怕爸妈和哥哥自责,就绝口不提那件意外,隔了一年,奶奶因急病去世,那栋房子后来就卖掉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6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