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顶开她重重地磨 嗯嗯嗯轻点好疼太紧

第五章-2 天啊,女强人怎么会跟小孩扯上关係啊?
真不敢相信小凤姐竟然有个10岁大的小孩欸?
下课时间的某国小校园,少了孩童喧闹变安静多了,姚心瑀拿着姓名小抄在教室门口张望,教室里没有半个人,她张望着继续向前走,走到老师休息室,偷偷摸摸的探头。
见休息室里有个女老师和小凤形容相仿的小男生,姚心瑀连忙趋前打招呼:「老师好,我是小翔妈妈派来接小翔放学的助理,我叫姚心瑀。」
「咦,不是小翔妈妈亲自来啊?」老师表情有点为难,「小翔有点怕生,平时都是由保母接送放学,我不确定他愿意跟你走欸……」
「老师,小翔怎么了吗?因为刚刚有点匆忙,他妈妈还来不及跟我多说什么……」
姚心瑀循着老师视线看了远远安静看书的小翔。
老师比比椅子方向,示意姚心瑀坐。
「要不是今天小翔妈妈分身乏术、託我过来,我根本不知道她有个这么大的孩子,因为她总像女超人一样坚强的处理一切,我以为……」
「人的潜力是被环境逼出来的吧,没有老公在身边、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孩子,却什么人也不依赖,真的很坚强啊。」
姚心瑀一脸疑惑,「小翔这么怕生,有什么问题吗?」
「我当班导带了小翔三年,他一直都安安静静的、也不打入同学社交圈,虽然小翔妈妈一度很担心,还为此去了医院好几趟,不过诊断结果是没什么问题的,我想,根本原因或许跟家庭失和有关吧,让这么小的孩子学会把事情憋在心理……」
「原来是这样啊,」姚心瑀再看了小小背影一眼,觉得跟自己背景有些相似,为此感到心疼。「老师,我先带小翔去操场玩吧,如果真不行的话,我会陪着他直到他妈妈下班为止……」
离开休息室后姚心瑀本想牵小翔的手,可是小翔面无表情的加速向前,姚心瑀自讨没趣后也只能装作欢乐说着:
「哇,不知道操场在哪里呢,大姐姐好想玩鞦韆喔!」
小翔虽然闷不吭声,但却领前往操场前进,可见对周遭人事物并非没有反应。荡距离前次荡鞦韆是几百年前的经验了,何况姚心瑀没什么与小孩相处的经验,一大一小的一个在鞦韆,一个在树下的土堆边,各玩各的,毫无交集。
突然间,小翔不知道手里抓了什么,表情专注。
「小翔,你在做什么,姐姐去找你玩喔!」
姚心瑀从鞦韆上起身,拍拍屁股,朝小他顶开她重重地磨 嗯嗯嗯轻点好疼太紧 情感 第1张翔走进,蹲在同样的高度。
小翔双手握实,脸上没什么多余表情。
「手放开啊!」
小翔瞅了一眼后手一放开,某种不知名物体在0.5秒还来不及反应的时间内,很邪恶的跳上姚心瑀脸上,长长细细的尾巴嚣张地在她鼻尖摇来晃去,她脑袋瞬间缺氧,眼前闪过红色、黄色、蓝色,惊声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心慌意乱的小脸揪成一团,姚心瑀尖叫着往后扑倒,摔了个狗吃屎。
原本面无表情的小翔小脸突然皱在一起,爆出夸张大笑。
「我的妈呀,快把它拨走!快把它拨走!」惊魂未定姚心瑀紧闭双眼,朝空中挥舞双手,丝毫不敢碰自己的脸。
「拜託,蜥蜴都被你吓死了啦……」
姚心瑀惊魂未定的缓缓睁开眼睛,一瞇瞇、两瞇瞇确定没事后,狼狈的爬起身,搞的全身都是泥土。
「你这邪恶的小孩,怎么可以抓蜥蜴吓姐姐呢!」这、这小鬼是故意的吧,姚心瑀恼羞成怒,脸都涨红了。
「笨蛋,是你自己跑过来的欸!」
「怎样,姐姐很笨你又有多聪明啊!」她幼稚的和小孩槓起来,互不相让。
「承认自己笨吧!笨蛋、笨蛋、笨蛋!」
「小鬼,就算姐姐很笨你也不用讲这么多次吧,难道妈妈没教过你对大人要有礼貌吗?」
「但是你就真的很笨啊!」
%^&**(%&*&*,我忍……
「算了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笨姐姐不想留在恐怖的操场了,聪明的小鬼头愿意指路让姐姐带你回家了吗?」可恶的小鬼,要不是看在你老妈的份上,本小姐还在这浪费时间嘛,早就开扁了!

第五章-3 百货公司内寻常时间没提前一星期预订绝进不来的高级中菜餐厅,女记者姗姗来迟,服务生陆续端出丰盛菜餚和餐酒。
姚心瑀见来人连忙起身招手,殷勤的说:「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问过餐厅的热门菜餚后就先点了一轮。」
「听说你是汪敏赫的助理,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女记者走进坐下,略带警戒的看了一眼。
无事献殷勤,姚心瑀也晓得自己的邀约有多突兀,她努力漾出自然的笑,但桌巾下那握起拳头都浮出青筋的小手倒是忠实的洩漏了紧张心绪。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啦,只是我们公司的宣传姐姐们早就该作例行拜访了,那因为我刚接任汪敏赫先生的助理、对这圈子比较陌生,所以才拜託姊姊让我过来打声招呼……」
「喔,这样啊。」女记者听完原委,稍事安下了心。
两人开始用餐,生疏客套的聊着无关紧要的演艺圈新闻等,小助理则是不停分菜、倒酒的,谄媚的伺候着女记者。
以为只是例行拜访、没什么油水可期待,当服务生端上最后一道甜点时,女记者拿起餐巾抹抹嘴,象徵餐叙接近尾声,「……吃的好饱啊,总之,今天谢谢你们公司招待了!」
「嗯,那个,」姚心瑀见机不可失,鼓起勇气从包包中拿出一个纸袋礼盒,递上前:「刚只顾着吃饭,差点忘记了,这是T品牌最新一季的女錶,如果陈姐不嫌弃,就请收下吧……」
女记者钿了钿眼光,若无其事接过纸袋再从中取出礼盒,平时在娱乐圈打滚看惯高级名品的她,一看见价值不低的手錶眼界顿时亮了起来,「喔?你们公司的公关礼品什么时候变这么高级了?」
「恩,是啊,今年公司业绩还不错,这是我们的一点小心意,请您不用有负担。」姚心瑀笑笑,巧妙避谈手錶来源。
「哎唷,我超喜欢这一季新錶的,早想存钱买一只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啰。」女记者收礼后笑颜逐开,不待姚心瑀开口拜託,随即主动示好:「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找我吃饭是为了什么,虽然你老闆最近有点流年不利,但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会想办法帮帮他的,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啦!」,
***
先艺娱乐的大办公室,流言满天飘、风声鹤唳的,不但原先筹备汪敏赫新专辑的企划团队充满无力,就连公司旗下其他团队都忍不住窃窃私语,企划们或坐或站一脸无力,聚成个小圈圈。
「我们再修修企划案吧,敦节成本、修到高层觉得稳赚不赔的地步……」其中之一的企划满脸愤愤率先发难。
「恩,再年轻族群间网路视频的效益不比电视低,行销费用却省很多,我们重新修正一下行销重心吧!」
「好,不成功便成仁!这次绝对要一战成名,让大家瞧瞧我们TNW团队的实力不只是TNW而已,就算敏赫王子单飞也能做得很好……」大家一言一语开始附和。
哎,不如先向琛哥打探消息吧,无论如何收Demo的事也不能停,假如之后高层又改变心意时间却接不上就糟了!
「恩!」姚心瑀站在圆圈外围听着众人讨论、边附和的着头,谁知道她脑里想法瞬息万变,心神飘的老远。
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杂思中,这时汪敏赫像旋风般从后方颳近,那紧绷气场不免让企划们识相的拉拉链关上了嘀咕的嘴,「姚心瑀你给我过来!」
抛下这句话后,他大步往茶水间方向走。
看着那燃烧的背影,企划面面相觑,一脸「你又干了什么好事!」的怀疑,小助理不明所以然的耸肩,跟着往茶水间方向走去。
只见汪敏赫双手环胸,一脸蕴怒的站在咖啡机前。
「老闆怎么了吗?」她傻傻的提问。
「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吗?」汪敏赫不敢相信她还继续装傻,可恶的家伙,她到底想让自己丢脸到什么程度才甘心啊!
「我怎么了?」
「大嘴巴!你干麻到处宣传新专辑企划案停摆这事?」
「……我?」哎,真被那伙人害死了啦,都说了是秘密不能讲,竟然还传回汪敏赫耳里,弄清原委后姚心瑀尴尬的百口默辩,「因为上次开会虎头蛇尾的,大家都很关心嘛!我想说大家知道的越多,才能想办法帮忙啊。」
「谁要你乱传话搞的办公室鸡犬不宁的!你没看见这两天大家浮浮躁躁、无心工作的样子吗? 」
「哎,我……」
「还有,你没事找记者送礼干麻,公司有公司的规定,你这样胡乱送礼养大人家胃口干嘛!为什么这么不知轻重,我已经衰到需要你出头的地步了吗!」
「不是这样的,汪敏赫先生,我只是想帮你……」
「怎样,帮忙小真婚礼、被小凤姐称讚广告构想就以为立功了吗!不要这么得意忘形好不好!」汪敏赫愤怒大吼,压抑许久无法对人宣洩的怒气全一股脑洒在姚心瑀身上。
茶水间外窸窸窣窣人影骚动。
挖靠,小助理这下死定了,才到职多久就触犯龙颜,这下真的要被火了吧!
啧啧,应该早点开赌盘的,猜猜姚心瑀会不会成为TNW成军以来第一名的短命助理!
「认错也要知道自己错在哪,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好不容易以为自己帮了点忙,又从云端被打入深渊,一路被狗血淋头压着骂、鸡同鸭讲的,姚心瑀隐藏在血液里的反叛基因终于爆发了,她也不甘示弱的回吼回去:「汪敏赫,为什么你老爱以恶毒的角度解读我的心呢?」
汪敏赫没料到竟有小助理敢对他大呼小叫,差点忘了自己立场为她鼓掌喝采,「所以,意思是你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啰?」
「我错在哪?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反反覆覆,一下就翻脸不认人呢!」每次都这样,靠近汪敏赫总让她感觉自己被伤的遍体鳞伤,为什么偏要这么犯贱非待在他身边不可呢,「我心里还感念你送我去医院那时的温柔,结果你马上又变回大恶魔,到底什么才是你的真心啊?」
汪敏赫没想到有人胆敢质疑自己,反省半晌终于从震惊中清楚找回自己声音,扬声大吼:「你给我闭嘴!」
她不知道茶水间外面有多少人在探头偷听吗!
竟敢跟他讨论真心,竟敢跟他回嘴!
「我只是想多了解你一点、多帮助你一点,就算行为错了、可是为什么你不能理解我的心意呢?」
「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试图进入别人的心、自以为是的样子!」汪敏赫气炸的像连珠砲般吼个没完。
姚心瑀对自己好意被曲解实在心灰意冷极了,于是也开始口不择言:「笑死人了,难道我就不讨厌汪敏赫像闷葫芦什么都闷在心里的死样子吗?有空去办公室抓个人问问吧,看看是不是真的只有我伴君如伴虎、无所适从!」
吼吼吼,吼完继续吼。
「死鸭子嘴硬,你在歌迷面前耍酷就算了,在自家人面前耍酷个屁啊,需要什么帮助就开口嘛!想帮助你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只好照着自己的想法作,如果你早告诉我你需要什么的话我根本不会做错!」
理不直却气壮,敢情是觉得自己作的很好吧!
姚莉露,你真的太有种了!
「你以为自己多大能耐,我需要你的帮助吗!」,汪敏赫愤愤地瞪大眼,怒吼分贝爆錶,「辞职,你马上给我辞职,我不想再看见你!」
「你为什么老大呼小叫、不好好讲话呢!」真可笑欸,三天两头就赶人辞职,他一年到底发多少资遣费啊!「算了算了,我看我们两个是没办法沟通了,你自己好好反省吧!」
不管汪敏赫还想吼什么,姚心瑀打定主意转身。
一波波委屈怒火直攻脑底,鼻管内浓烈的酸涩呛的她眼眶发麻,倔强的紧咬牙关、拚命瞪大眼睛,坚决不让眼眶里的水气有机会凝结,她才不会为这暴君哭哩!
没想到这场吵架擂台最后胜负完全反转,竟是姚心瑀像旋风般很有气势的颳出茶水间,门口看戏看到入神的企划和总机小姐,来不及逃开全一脸尴尬。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293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