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约伴旅游,第一次和陌生人同房,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在和偶然的一次聊天中,朋友眉色飞舞的谈到自己的西藏之行,那个神秘而又令人震撼地方延续了我对人生幻想。那一瞬间我发现自己以往的旅程及其的空洞和苍白,虽然在那之前我已经去过了新疆吐鲁番,张家界,桂林阳朔,九寨沟这样的知名景点。

第一次约伴旅游,第一次和陌生人同房,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情感 第1张

但是那些地方都是跟团去的,和朋友描述的自由行没有可比的地方。那时我就知道,单一的美景已不可能满足我日渐疲乏的感官需求了。

我在某旅游平台看见一个去西宁的约伴贴,没有过多的准备,也没有太多的顾虑,就毅然报名了。

清楚记得报名表上有一栏是要求填写户外经历别人都是填的高原徒步这种看起来很牛X的,而我这个菜鸟只填了几个字:海边露营。

我们要乘坐的航班早上8点多就要广州站起飞,因此我和召集人飞雪提前一晚就赶到了广州机场的宾馆。没有背负精神包袱,一晚睡得还算不错不过在搬动行李的时候,就觉困扰了。首先是一个55升的背包,外加一个大编织袋的物品让人深感力不从心;再有就是带的东西太多,找起来毫无头绪。

早知道就应该听取家人建议,画张物品位置图带上此行一共十个人,有一个提前到了西宁,另外两个将从上海飞到西宁跟我们会合,剩下一起从广州出发。

大家以前都不认识,刚见面时都显得拘谨,7个人飞机上分开坐在四处不同的地方。三个小时后,航班安全在西宁站着陆,事先联系好的回族司机小马开着面包车来接我们,之前谈妥的丰田面包却换成了金杯面包。不过看到开来的也是新车,大家也不作计较了。

从上海飞来的两位小伙伴一个小时后才能到达,于是先到的人在机场里闲聊等待,话匣子一打开,很快就熟络起来。队员之一痒痒肉出了个馊主意,准备要跟上海过来的两位开个玩笑。

行人休息椅上坐得端正,在两位走过来辨认队伍的时候全体起身很热烈的鼓掌迎接。让对方感受宠若惊后,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被迎接的对象。剧本老套,演员笑场,两位受害者反应平淡。行程也在自娱自乐中拉开序幕。

安顿好住处,吃完午饭都临近下午了。我们奔向此行的第一个景点——塔尔寺。就外观而言,个人对这结合了汉藏风格的建筑群并无太大兴趣。

此地作为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诞生地,在藏传佛教中深具重要意义。宗喀巴,这么具有影响力的名字,我却是第一次耳闻。略过堆绣,壁画,望着酥油做出来这么多栩栩如生的造型,我不由得出了神。

只见个个造型色彩鲜艳醒目,同我们小时候爱不释手的泥人具有异曲同工之妙。想来泥巴应该是很难做出这么大型的主题造型吧!据说现在对游客展示的都是每年农历年或其他重要日子里参赛选出来的获奖作品

大家请了一个解说,不过她还介绍什么,我充耳不闻。“这么香的酥油,竟能保存如此完好,它怎么就没有被虫子破坏呢?”我兀自在一旁为这个无聊问题发呆。“不管是人还是神,都是有烦恼的。。。“听到解说这一句时,方才如梦初醒。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神呢?都在烦恼什么?在从塔尔寺返回的路上,解说的那句话还被我反复的咀嚼着。

西宁的小吃是我们来之前就垂涎过数尺的。这回,当然要一尝为快。首先就来一碗最爱的西宁老酸奶,舀一勺放入口中,味蕾在被一阵微酸唤醒后,随即就被另一阵浓郁奶香包裹小心翼翼的将这种感觉储存起来,留待往后的路上再作回味。

夜市口的烧烤也堪称一绝,鱿鱼丝,羊肉串,羊杂都被烤得金黄可口。吃上一口便也停不下来了,我前后回头买了三次,方才算是解了馋。

酒足饭饱后,一行人采购很多备用的蔬果。趁着在路边等司机的空档,又开始自导自演起街头闹剧来。我们盘腿往地上一坐,面前摆上刚采购的黄瓜,西红柿,咸鸭蛋,飞雪和我演起了变卖物资欲作路费的可怜女子,小伙伴白白出演凶神恶煞前来踢摊的城管。我们演得卖力,观众看得开心,也不理会路人侧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