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图文无关

这是我工作的第一年,我对象博硕连读第一年。

“我想你了”

“???”

“你干嘛呢?”

时间是三天前。

收了手机,我接着往楼上走,结果碰上有两口子吵架,男人“哐”一甩门,抄着车钥匙骂骂咧咧的往下走:“都快四十了,还他妈当自己是小姑娘呢!”

我赶紧让一边去,心说:可不是嘛,跟你过日子,还不到四十人就当了大妈了。

4天了,也不知道我对象干啥呢也不来见我。

可能是因为环境不同了吧,我记得在学校的时候女生宿舍楼底下经常有男生或者铁T站着等女朋友下去,不论风吹雨打,像一只只痴情沉默的鹌鹑。

那时候我觉得怪傻的,像我对象,从来不这么做。

现在,我开始默默统计我一生到现在,被打脸的次数。

说来说去,都怪我对象太操蛋了,不愿意聊的就永远也不回我,一忙起来还总是处于忘记我的境地,我俩刚好上的时候我觉得完全没毛病,样子清新,嘴也不贫,在爱嘚吧所以显得油的学生党里尤为出众。

他不来找我我也不爱找他,那时候,我的朋友都夸我美色当前坚持本我,出去约饭十有八九都是跟朋友出去,我还挺高兴的。

如果知道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就干脆都跟我朋友在一起了,谁还搭理他啊!!!

唉,那时候,我也是挺痴线的。我一直认为“大学跟朋友在一起浪,毕业了跟对象流浪”是人生规律呢。

越想心里越烦,还饿,于是翻出昨天的炒饭,随便热了热,刚要准备吃,就感觉有人在拿钥匙开门。

我跑到门口,问:“谁啊?”

门口是我对象熟悉的声音:“是我。”

孙子,就等你呢!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图文无关

门还没开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

结果,我一打开门,我对象正放松的两手空空地靠着门,看见我了,还冲我笑!?还抱我!?还亲我!?还要进屋!?

日你仙人板板,我心情复杂的扶着门。告诉自己,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他现在用这一套还行,可是他现在可是要读博士的人,虽然发量现在看还可以,万一以后秃了呢?不能有什么事都亲亲抱抱就没事了,这样下去,你只会收获一个油腻还装傻充愣的大叔!

“嗯?为什么不进来?”我对象换好了鞋,不解的问我。

我关门坐下来,非常气不顺的问: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进我家?

他在厨房寻摸了一圈拿出一只空碗,非常自然的把剩下的炒饭都呼撸进自己的碗里,吭哧吭哧的埋头吃,卧槽,这小子不仅不像是来道歉的,反而像来吃地主的。

万幸他的耳朵及时把我说的反馈给他的大脑,他停了筷子说:“这两天跟着老板到处跑,太忙了。我这也是好不容易出来的。还没来得及看手机呢。”

说着,他抬起头,冲我笑了笑:“我今天能在这儿睡一晚吗?太晚了,我懒得回学校了。”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渣男!

我严重怀疑我为什么会跟他好上,这也怪我,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俩一开始好上的时候就是不冷不热的,现在当然不是他的问题。

不是他的,那就是我的问题了,我突然非常的委屈,搞对象的时候如果分个精力多想想也不至于这样,现在怎么看都像是我在找事,可我是真的累了。

可是,说着这些毛病其实都是小事,平时没什么影响,但是两口子吵架从来也不是没事找事啊,都是有影响才吵起来的啊!

我一肚子火,然后坐在他对面,盯着我对象的眼睛,突然大吼: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

说着我就猛地朝着他的头就要给他一头槌,我对象虽然乍一听没听明白,但是电光火石之间,他发挥了作为一个理工男难能可贵的警惕性,梗着脖子要往后躲,但是还是迟了一点点,

“pang!”一瞬间,我们俩都感觉像是磕头一样的两眼发黑

我当时想,我这算不算家暴呢?那一会他要是气急了打我,他算不算家暴呢?

可能我对象是被我“抡起自己锤他”的方式砸懵了,他把嘴里的饭嚼了嚼,咽了下去,迟疑道:“你……”

“我?我怎么了?”

他又扯了张纸擦擦嘴,竟然要来摸我的头“你没事吗?头痛吗?怎么了?”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 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图文无关

我看着眼前明显细皮嫩肉、脑门红了一大片的我对象,傻了吧唧的还想着要来管我,非常想笑,但是当时不知道怎么了,就“吭哧”一下哭了,

然后断断续续的,我说:“你能不能改改你的毛病?”

他现在好像是回过神来了,凑过来,搂住我,一只手的指腹仍然轻轻的碰我的额头:“怎么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找事?你是不是觉得消失一个礼拜没问题?我们俩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我应该习惯?可是,可是,你能不能稍微改一改,我现在觉得,在学校里和在来到这里真的不一样,我还没有找到能说话的人,每天上班下班回家,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你,你能不能多陪陪我,哪怕顶过这一阵呢?等我在这里有了新朋友,你再忙你的呢。我就是,我就是太想找人说说话了……”

没有人告诉我,原来一个人的滋味真的不好受,不愿意一个人出去吃,那就点外卖。不愿意一个人逛街,那就逛宝。可是想找人说话的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咱俩才过了几年啊,我才只把我家门钥匙给你呢,就这么各过各的,你忙起来就完全忘了还有我这么个人了,你知不知道照这样发展,我们万一真过一辈子,我算了算,出轨、家暴的几率很好高的……”

我当时也忘记了我都说了一些什么事,反正回过神来俩人都坐在沙发上,我对象还是在看着我,客厅的灯该换了,光不太好,反正我看了看我的手,像一块土坷垃,但是我对象的眼睛还是黑的发亮,我也不知道他都吃什么长大的,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黑的发亮,

我当时脑袋一短路,突然来了一句:“你……你眼睛怎么还这么亮?你哭廖?”

然后他愣了一下,我也愣了一下,我们俩突然爆发出大笑,非常开心非常猥琐的那种。

然后我抹了一把脸,说:“大佬,我其实,就是太累了,然后小作了一把,没事……”

说着就想去洗洗脸,我对象一把就拉住了我,没头没脑的问我:“你刚说,谁出轨,谁家暴?”

我一听,合着净听见这些花话了,没好气的说,“当然是我出轨,我家暴!”

我对象一听,像是终于想起脑门疼了,又开始笑了。

奇怪,难道他真的很累?笑点变低了?我记得以前他没这么笑不呲咧的啊?

我对象终于平复下来的时候,他终于说,“你说得对,我们都习惯了原来的模式,以前,我看着你,和朋友们出去玩,有没有我也一样快乐,毕业后我以为你会选择留在那里,我知道你的朋友们都劝过你,但我没有想到你最后还是决定跟我来这里,于是,我想着要努力给你好的生活,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好的生活没有我在,确实没有任何意义。对不起。”

“……谢谢。”呃,我没想道谢的,说顺嘴了。为了掩饰尴尬,我干脆抹了抹眼泪。

有生之年系列情话我滴妈。

当然,虽然他一个礼包没又有,但是鉴于良好表现,还是给了他一个安慰礼包:洗洗睡吧。

等到把灯熄了,我搂着我对象的一只胳膊,马上就要睡过去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他自个儿嘟嘟囔囔“刚你就说过一辈子得了,加什么万一呢?晦气……”

找茬呢?!但可能我太困了,都来不及睁眼,很快的就进入黑甜的梦乡。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