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按往狠狠的进入_黑老外太大了好深受不了

星期六早上,哈利难得地比米歇尔还早起床看着床帷紧闭的隔壁床位,哈利伸了个懒腰,决定自己先下楼去吃早餐,让米歇尔能多睡一会儿。

哈利今天的确是起得有点早了,直到已经吃到第三块吐司的时候,餐厅里的人才逐渐多了起来猫头鹰群也才逐渐从外面飞进餐厅,把信件交给牠们各自的主人。还记得开学一天的时候,哈利被这个景象吓了一大跳,毕竟光线突然暗下来之后有上百只猫头鹰冲向餐桌画面,对一个一直住在麻瓜社区的新生来说,也是非常冲击的,但在霍格华兹待了一週,现在他已经很习惯这个景象了。

海德薇这一週以来,除了飞来找他们兄弟俩撒撒娇、吃点火腿什幺的之外,从没带来一封信(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之前只有路柏斯和德拉科会寄信给他们,而现在四个人都在同一所学校念书,还要用寄信来聊天显然很蠢)。

所以当海德薇带着一封信降落在他面前时,哈利有一瞬间迟疑地猜想自己是不是认错猫头鹰了。

它扑腾着翅膀落到果酱盘和糖罐之间,将一张字条放到了哈利的餐盘上。

哈利马上把纸条打开,好奇目光透过镜片扫过纸条上头凌乱的字迹。

亲爱的米契和哈利!

你们在霍格华兹的第一过得好吗?要不要在下午三点左右过来和我一起喝茶?

让我知道你们适应的情况。让海德薇带回信给我吧。

海格

哈利想了想,向旁边的派西借了一支羽毛笔,在纸条的背后写了一句!好呀,我们会去,待会见!又搔了搔海德薇的羽毛,让海德薇抓着纸条飞走了。

被按往狠狠的进入_黑老外太大了好深受不了 番号 第1张

反正米契不会拒绝任何一场茶会的。哈利把培根送进嘴里,掩饰住嘴角不自觉扬起的小小恶作剧笑容

在哈利替米歇尔把早餐带回葛来分多塔之后,他就顺便告知自家兄长这个决定,果然,米歇尔只是接过哈利特製的火腿三明治,对于哈利的这个「安排」并没有露出什幺牴触的情绪,只是用一种无奈又纵容的笑容瞥了一眼笑嘻嘻的哈利,又转向刚起床不久的。「奈威,麻烦提醒我下回早点起床,否则我亲爱的弟弟说不定会把我卖掉。」

奈威被他们兄弟潜移默化了一週,虽然还是腼腆安静,但也已经开始习惯他们这种近似打招呼的互相拆台,耸了耸肩膀,露出害羞的笑容表示爱莫能助。

「喔,拜託,米歇尔你平时才是全葛来分多塔起得最早的那个人好吗?」倒是荣恩开了口,和西莫一脸心有戚戚焉。其他人不一定感受到,他们每天一起床就会看到米歇尔已经抱着一堆书在写笔记的冲击,简直就是跟妙丽.格兰杰同寝室的压力呀!

「所以我的作业都写完了呀。」米歇尔朝室友们眨眨眼,微笑道。「不用担心,我可以拜託妙丽开写作业用的书单给你们。这样的话,你们下次也不用为了一起玩而拼命赶作业了吧。」

男孩们发出哀号声。

只有哈利一脸习惯的模样

不过才一週而已,任谁跟米歇尔生活超过一个月之后,都会对学习习以惯常的,而且,米契一定是故意逗弄西莫他们的,毕竟……大家哀怨的样子好玩呀。没有意识到自己意外地和米歇尔的思维同步的哈利推了推眼镜,想着午餐的菜色,事不关己地欣赏起了室友们夸张表情

下午两点半,在西莫和荣恩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洗礼下,哈利和米歇尔踏上了前往海格小屋的路程。

奈威虽然已经完成了作业,但他不知何时已经和芽菜教授约好了要去温室帮忙;而据作为妙丽室友的菈文妲和巴蒂提供的「情报」,妙丽一大早就跑去图书馆了,完全不出所料。

被按往狠狠的进入_黑老外太大了好深受不了 番号 第2张

「妙丽一定是你的劲敌。」哈利跨过一个突然消失的阶梯,对米歇尔认真地说。

或许是吧,不过要以成绩来说的话,路柏斯、德拉科和安洁拉也一样是我们的劲敌啊。」米歇尔轻快地说,三言两语就把战场扩大到其它几人身上

「是你,不是我们。」哈利强调,「我可没有打算去当第一名。」

「我亲爱的弟弟,这可不一定。」

「等等,米契,你的『不一定』是什幺意思?」

「意思是——我并不认同你这个说法,不过如果你是这样想的,我倒是可以包容我亲爱的弟弟偶尔弄不清自己的内心。」

「你这种说法有够讨厌……我才不是嘴硬,我是真的不想啊!」哈利瞪着米歇尔在自己半步前面的侧脸,抗议道。

米歇尔回头,对着哈利露出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和哈利一起穿过一楼大厅,走进校园里,踩着稍微有些湿润的草地往猎场小屋的方向前进。

「喂,米契,不要故意不回答我啊!」哈利伸手去戳米歇尔的肩膀,不满地喊。

就在海格小屋外头的南瓜田映入他们眼帘的时候,米歇尔开口说。「你暂时依照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去做就可以了,哈利。」他握住哈利按在自己肩上手指,牵着哈利走向下坡,轻声地笑了。「我知道,我是个很厉害哥哥,在你的眼中大概是万能的吧。但我亲爱的弟弟,你可不是待在第二名的位置上就够了的类型啊。」

哈利微微愣了一下,还没想通米歇尔话里的意思,就被哈利牵到了那幢小木屋门前,和米歇尔一起敲响了木门。

被按往狠狠的进入_黑老外太大了好深受不了 番号 第3张

屋里传来一阵紧张的挣扎声和几声低沉的犬吠。接着传来海格的说话声!「往后退,牙牙,往后退。」

海格把门开了一道缝,露出他毛茸茸的大脸。

「等一下。」他说,「往后退,牙牙。」

海格把他们两个让了进去一边拚命抓住一只庞大的黑色猎猪犬的项圈

小木屋只有一个房间。天花板上挂着火腿和雉鸡,壁炉的火堆上搁着一把正在沸腾冒烟的铜水壶,角落里摆着一张大床,床上是用碎布拼接而成的被缛。

「别客气。」海格说着,把牙牙放掉了。牙牙即刻纵身朝哈利扑过去,热情地舔他的耳朵。就像海格一样,牙牙显然并不像外表那样兇猛。

但这种洋溢的热情对米歇尔就有些太过了。哈利看着米歇尔瞬间从自己面前挪到自己身后,惊讶地发现,他这个双胞胎哥哥居然在瞬间就完成了整个动作,而且完全没有突兀的感觉,彷彿他一直就走在自己身后似的。

「米契?」哈利忍着笑意,看向满脸都堆满了礼节性笑容的米歇尔。

「……你明白的吧?」米歇尔笑着说,虽然他的口气里完全找不到一丁点儿的笑意,「我喜欢猫。」

那也不是说你就不能喜欢狗啊!哈利忍不住笑了出来,「海格,米契在狗狗面前有点害怕。」——怕牠把他弄髒,噗哧。

「喔,别担心,牙牙不会咬人的。」海格乱蓬蓬的大鬍子后头露出一个温暖的笑,这位主人正忙着把滚水倒进一个大茶壶,餐盘上堆满了石头蛋糕

被按往狠狠的进入_黑老外太大了好深受不了 番号 第4张

看得出来。」米歇尔用一种温柔的语调说,却坚决地绕过了牙牙,拉着哈利坐到小餐桌旁坐下。

除了过度坚硬到无从下口的石头蛋糕和过度热情的猎猪犬牙牙之外,整个下午茶可以说是温馨又愉快。

双胞胎说了这几天上课的情形,还谈论到和朋友之间的相处,海格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一种慈祥又亲切的笑容看着他们,不时对课程和学校的教职员工发表一些意见,整体来说气氛十分融洽。

哈利把石内卜上课时发生事情告诉海格。海格的反应跟荣恩一模一样,叫哈利不用担心,反正那个石内卜从来没喜欢过任何学生

可是好像真的非常恨我们……我是说,他看着我们的眼神就像米契看到达利一样。」

「我对达利有这幺兇狠吗?」米歇尔说,「不过我也的确有点在意石内卜教授的敌意……」

「胡说八道!」海格说,「他干嘛要恨你们?」

米歇尔和哈利在海格闪烁的目光后快速地互看一眼,哈利没再纠缠于这个话题,耸了耸肩道!「……好吧,没有就好。我还以为我们惹恼他了呢。」

一定有什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否则海格也不用这样转移话题了。双胞胎心想。

「再来点茶,嗄?」海格举起了茶壶。

米歇尔笑瞇瞇地答「好」,又替哈利也续了一杯。哈利伸手去搔牙牙的下巴,俯下身的时候,他看到了茶垫底下夹着一张纸。

被按往狠狠的进入_黑老外太大了好深受不了 番号 第5张

那是一篇从报上剪下来的文章

《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最新报导》

相关人士正在继续调查七月三十一日古灵阁非法闯入事件,一般认为,这显然是某位不知名的黑巫师或是女巫所策划的活动

古灵阁的妖精今日再度强调,闯入者并没有成功盗走任何东西。遭闯入者侵入搜索过的地下金库,事实上已于当日稍早被提取一空。

「不过我们不会告诉你们,里面究竟放了些什幺东西,所以,是向的话,最好安份一点,别再来跟我们啰嗦。」一位古灵阁妖精发言人今日下午表示。

「古灵阁抢劫?在七月三十一日?」哈利抽出那张剪报,递给米歇尔,「说不定就是我们生日那天去的时候发生的耶!」

海格咕哝了一声。

「一定是个千载难逢的常识破坏者,居然有人会想抢劫妖精?」米歇尔也略感兴趣,好奇地从哈利手中接过那张剪报看了起来。

「遭闯入者侵入搜索过的地下金库,事实上已于当日稍早被提取一空。」哈利指着那行字,和抬起目光跟他对上的米歇尔同时微微一顿。他们不约而同都想起了那个被海格取走的小包裹──如果取走那个乾瘪的小包裹,就可以叫做提取一空的话,海格确实是在当日把713号地下金库提取一空了。难道那就是抢匪想要找的东西吗?

在双胞胎走回城堡吃晚餐的途中,他们的口袋里塞满了因为太过客气而不便拒绝的石头蛋糕,哈利看着隐隐约约在城堡窗户背后闪烁的点点灯光和昏暗的城堡轮廓,脑袋里塞满了疑惑两人不断猜测着这场下午茶聚会带给他们的资讯。

比如说!海格是不是在抢匪闯入之前,及时取出了那个包裹?那个包裹现在在哪里?海格是不是知道一些关于石内卜教授的事情,却不愿意坦白地告诉他们?

被按往狠狠的进入_黑老外太大了好深受不了 番号 第6张

在哈利坐在米歇尔身边,从桌子上抓起一瓶南瓜汁灌进喉咙里的时候,已经忘记在下午茶之前,米歇尔对他说的那句话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